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安言趣语 | 安游天下 | 安赛英语 | 安比才艺 | 安观世界 | 11-12岁 | 10-11岁 | 9-10岁 | 8-9岁 | 7-8岁 | 6-7岁 | 5-6岁 | 4-5岁 | 3-4岁 | 2-3岁 | 1-2岁 | 0-1岁 | 我的文章 | 12-13岁
正文

求生欲望 步步惊心——请出示身份证(7)冠肺疫情惠州逃亡

                                          在爷爷房间里看电脑,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今天是2020年11月12日 安安12岁3个月29天

求生欲望  步步惊心——请出示身份证(7)冠肺疫情惠州逃亡

 

20.1.26(星期天初二)

中午时间都已经过了,下午两点钟,是搬出酒店的最后通牒时间,求生欲望使我们必须争分夺秒的找房。可是根本找不到住店,刘经理随时会跟公安联系,我们就会被公安带走,与发热门诊的冠肺病人住在一起。

酒店、饭店拒绝武汉人;小旅社、简易住宿不接待武汉人,我们真的走投无路了。求生的欲望迫使爷爷大脑飞快旋转,他突然想到,几天前无意中看到的那个广告栏,上面好像有私人出租屋的信息,这可是最后希望。

爷爷依稀记得,那个广告栏好像在龙丰公园的对面。爷爷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向求生公告栏快速狂奔。十几分钟之后,他来到了广告栏下。武汉没有公告栏,租房要去中介签合同的。爷爷如饥似渴的阅读广告栏上的租房信息,唯恐漏掉了求生希望。

爷爷争分夺秒挨个拨打广告栏上的电话。一电回复:我有许多住房,是租给打工者的,租期要求一年才行。二电回复:我们这里没有你要的什么歪?奥,是没有网络的。爷爷要炒股,没网络怎么行?当时还不知道安安要上网课。

三电回复:我们这有网络,但我走不开,不能带你去看房,新年快乐。三电很有礼貌。四电打通了半天没人接,都在吃年饭吧。五电是罗小jie,她还没等爷爷问询,快人快语的说:大哥,你是湖北的吧?爷爷很诧异,罗小jie说:你的电信电话是武汉号段,我可不敢把房子租给你,抱歉哈。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爷爷心想,遇到高人了,她一定有武汉朋友,所以很熟悉武汉手机号段。该打的电话都打过了,还是没有找到住处,爷爷不免心急如焚。看到栏目左边还有一个不起眼的橙色招租广告,爷爷按照所留号码打了过去,又是盲音,爷爷彻底崩溃了,失望的离开了公告栏。

雨终于停了,爷爷垂头丧气的回到酒店,争分夺秒也没有用,全是无用功,越是争分夺秒受伤越重。奶奶得知还没有找到房子,知道事态严重了。爷爷看到奶奶已经把行李都收拾好了,就严肃的说:估计今晚之前是找不到住处了,我们只能到火车站去借住一宿。安安看了看爷爷,又看了看奶奶,心情十分复杂。

已经中午一点多了,奶奶把电蒸锅里加上水,准备下面对付一餐。一定要争分夺秒在两点之前,退房离开酒店。万万不能跟警察打照面,他们会习惯性操作,把我们严密控制起来,然后送到发热门诊去隔离。隔离费用十四天要一万三千元,在那里很容易交叉感染,患上冠肺。

正在我们坎坷不安的时候,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原来是找爷爷的电话,大家一下子兴奋起来。电话那头是房东邓老板,他约我们半小时之后,在老长途汽车站汇合,再带我们一起去看房。爷爷急忙问,有WiFi吗?邓老板说有。几个小时的找房无果,终于接到了救命电话,爷爷感慨万分。

爷爷对奶奶和安安说:从现在开始大家要记住,你们不要乱说话,只有我一个人对外沟通,不要政出多门。还有,我们是从宜昌来的而不是武汉。我和奶奶一会看房,安安在家看电视,公安来了询问,你只说三个字,不清楚或不知道。

我们来到老汽车总站,没有看到邓老板,已经过了约定时间,必须争分夺秒。电话打通了,邓老板说已经来了,他的车子在我们后面,他已经看到我们了,问我们是不是要进入治安亭。

我们眼前的确有个治安亭,里面坐着两个警察,我们躲都躲不及,胆敢去找警察?爷爷回头张望,没看到身后有汽车,不知道邓老板是在哪里看到我们,难道是在对面的高楼上。

此时有一个瘦高个子,对着我们招手,他骑着一辆电动车。邓老板说他有车子,原来是辆电动车呀。进入小区感觉很破旧,爷爷心中反而窃喜,老房子没有物业管理好哇。出租屋在五楼,楼道陡而窄小,到处贴满了小广告。

进入屋内,房间还算整洁,卧室里新铺了地胶。邓老板问:你们是哪里的?奶奶回答:宜昌来的。邓老板说:宜昌我去过,请出示你们的身份证。爷爷心想,租私房还要检查身份证,闻所未闻。他怕奶奶搭错话,这可是成败的关键。

爷爷急中生智抢先说道:身份证没带,租私房还要看呐?邓老板说:我们这有规定,房子不能租给武汉人。是害怕武汉人挂掉吗?爷爷心里揣测着。他不接邓的话题:我们是宜昌退休的,常年在外旅游。邓老板锲而不舍的追问:你们之前住在哪里,到底是哪里人?说着把自己的口罩捂得更加严实。

求生公告栏,已经没有房主的信息了。

电表起止码

水表起止码

爷爷顾左右而言他:这里网络怎么样?停电吗?电视连接网络,怎么收看效果很差。手机登陆WiFi密码是多少?邓老板一时答不上来,打电话问前一个上海的租客,但对方忘记了,仍然不知道(密码)。上海租客还说:这里别傻阴天,天天下雨,太冷了真不该离开惠州。爷爷庆幸,你不走我们就完了。

邓老板打电话到电信局查问,一位值班的小伙子十分耐心。爷爷说:可能机顶盒、遥控器的电池没电了。邓老板急忙到楼下去购买。爷爷和小伙子聊天,了解了一下网络使用情况,并留下了他的联系电话。

邓老板买电池回来了,小伙子远程操纵指挥,邓老板根本不能应付,连提示的界面都找不到。爷爷开始和小伙子交流,重置新密码登陆。但网络连接还是不正常,爷爷用排除法逐一测试,终于登录成功了,而小伙子所提供的英语单词报错了,也许邓老板的机顶盒是老产品。

邓老板的房租要求每月700元,加网费50元。爷爷曾问过小伙子,知道网络是包年的,不能撤费,就要求邓老板优惠50元的网费。邓老板面有难色,爷爷对奶奶说:还有几家要去看房,这里的厕所不是抽水马桶,还要拿盆子端水冲,太简陋了。

进入门栋口

楼道里的平安符,安安祈求保护。奥林姥爷说安安的名字起的好,果真是这样。

说着爷爷起身要走:我们先到那边看房,若要租你的房再给你电话。爷爷知道大过年的,求租房的人几乎没有,邓老板很想把房子租出去。邓老板急忙说:好吧,就700元,网络50元免费优惠你了。我这里有煤气坛子,要用煤气吗,做饭洗澡。奶奶害怕不安全,不同意用他的煤气。

我们终于签下了这份救命合同,邓老板竟然忘记要看身份证了。爷爷欲把合同收好,邓老板让奶奶把合同拍下来。奶奶问为什么呀?邓老板说万一他死啦,你还有拍照合同嘛。

爷爷不高兴了:大过年的咒我死呀!邓老板说,不是说你死,是说你万一死了怎么办?爷爷皱起了眉头。邓老板连忙解释:是死衣服时,把合同死啦!爷爷终于明白了:那是洗不是死。邓老板连连点头说:系系系,就系这个意思。

邓老板告奶奶知如何关灯,如何锁大门,一脸的喜悦。他临到分别时说:新年愉快,祝你们健健康康。我们也祝福他了。感觉邓老板可能并不知道,我们是从疫区来的。争分夺秒取得了初步胜利,下午3点半钟,房子终于有了着落,不用睡火车站了。可是没有被子,怎么办呢?

犹如铁窗

爷爷说铁窗便于自我隔离,求生的乐观主义精神。

救命合同

回到酒店,爷爷向刘经理汇报:腿都跑断了,终于找到一家出租屋,就是没有铺的盖的。能不能借我三床被子?  刘经理说:怎么出租房子没被子呢?他还是答应了爷爷。爷爷说我们搬出去后,你也减少了麻烦。出乎爷爷的意料,刘经理突然大发雷霆:我有什么麻烦,我都在替你解决麻烦。假如你不搬走,我就跟公安说,他们怎么处理是他们的事,我没有任何麻烦。

刘经理想赚我们隔离住宿的钱,又怕公安不允许,十分矛盾纠结。现在我们真的要走了,失控爆发了。爷爷说:是我说错了,只是想到我们走后,公安不会再会找你了。还是借4床被子吧,要写借条吗?

刘经理语气缓和了些:不用啦,还被子时把700元钱退给你(剩余房费600元押金100元),被子还是要收一点洗涤费的,一床被子20元。爷爷说:好的!能不能少押一点钱,那边租房还要现金。刘经理脸色一沉:那你就不用借被子啦。爷爷连忙说:好好好,就按你的来,我们用钱再想别的办法。爷爷委曲求全,此时就是一孙子。

爷爷说:现在用的二床被子不用换了。服务员又拿了两床洗干净的被套,她边套被套边问:你们准备住到哪里去呀?刘经理就站在旁边,怎么会告诉她住址呢?若走漏风声,躲公安搬家岂不就前功尽弃了?

服务员不知趣的连续问了二次,连安安都知道要闭嘴,不能搭理她,真是好奇害死猫呀。爷爷让她快点赶时间,为了加快速度,服务员没有扯掉原被套,就直接又套上了一床干净的被套(当时我们不知道)。这多出的床套,后来解决了退还押金的大问题。

栖息之地

窗外

天无绝人之路,下午四点钟,乾坤大转移开始了。安安背上自己的双肩包,抱上两床被子下楼了。爷爷随手拿了一个枕头,那是为安安准备的。爷爷拿的是两床大被子,和安安一起向出租屋走去。好在雨已经停了,但路程遥远,抱着被子行走,不一会儿就大汗淋漓了,而且两个手臂酸疼。

爷爷看安安走不动了,就找了个高点,让他抬起腿蹬住,再把被子放在膝盖上。爷爷则把被子放在门房旁的一个靠椅上。哪里知道,靠椅上有一条裂痕,里面的海绵吸满雨水。这下子可好,被子被打湿了。爷爷赶紧抱起被子继续前行,只是歇了一小会儿

走到花园旁边,安安一直叫着拿不动、拿不动了。爷爷回头一看,好家伙,双肩包的拉链开了,双肩包的背带,跨在了安安的胳膊上,他双手还要举着两床被子。只见安安咬牙坚持,步履艰难的走着。几天后,安安的手臂还一直酸疼,这是人生磨难的考验呀。

进入门栋口,河南人居住的平房前,有一张长条椅,祖孙俩放下被子休息。一个河南妇女问:哪赖的拜拜创单!我们赶紧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被河南人盯住也不妥,人多口杂呀。后来应验了,只要对话一定凶多吉少。进入门栋,还要爬上五楼,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上去的。

两人放下各自的背包和被子,再次返回酒店搬家。这次是安安和奶奶推着一个行李箱和蓝色袋子,爷爷推着另一个黄色箱子,向着出租屋前进。爷爷和奶奶是分开走的,爷爷还让奶奶走隐蔽的地方,以免拖箱被警察看到遭到询问。然而一切都顺利,真是万幸。就这样我们在走投无路的关键时刻,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安安坐在电脑前,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晚上,爷爷走到公告栏边上,撕掉了邓老板的招租广告,就连罗小jie的广告也撕掉了,扔进了变压器围栏旁的垃圾桶里。爷爷怕警察顺藤摸瓜,询问罗小jie有没有武汉电话租房。过了几天,我们在电视机下发现了上海租客的(合同),租金也是700元含网费每月,邓老板这次有意把房租和网费分开算,很有经营头脑呀,我们差点每月多交了50元。

事后总结,来惠州的这些天,只要我们走错一步棋,就会被送去惠东发热门诊,真可谓步步惊心。有基础病的老人感染,会导致生命不保,万劫不复。当时大家对冠肺不了解,许多医务人员都被感染去世了,老人死亡率占比最高。因患者太多病床太少,医疗器械、物资缺口太大,有人就死在医院的过道里,恐怖万分。

 

 

 

本文标签: 旅游漫步

    发布于2020年11月12日 11:57 | 评论数(9) 阅读数(867)

上一篇:驱出酒店 寻屋求生——流离失所惠州(6)冠肺疫情惠州逃亡

下一篇:白色石栏 花草丛中——提着灯笼拜年(8)冠肺疫情惠州逃亡

评论

清杨奶奶 发表于2020-11-18 21:47:37

又看一遍,像是地下党一样。
ANDIYI 回复:

奶奶看的仔细,真的是步步惊心,错一步,生死未卜。

欢欣彤乐 发表于2020-11-14 17:00:28

刘经理这人真不说话呀,就三张被子押金还这么贵呢,有点欺负人呀。不过,总逄是找到住处和被子,不然大冬天在异乡睡火车站也是很可怕的。
欢欣彤乐 发表于2020-11-14 16:58:57

看得我心都揪得紧紧的,真是捏了好几把汗呀

还是爷爷机智,会去公告牌那里找租房电话来打,这个邓老板真是你们的救命恩人呀,人也爽快,连网络费都优惠了。

ANDIYI 发表于2020-11-14 00:25:44

下篇文章预告:

白色石栏 花草丛中——提着灯笼拜年(8)冠肺疫情惠州逃亡

爱儿妈妈王蓉 发表于2020-11-13 19:06:00

晚上好
清杨奶奶 发表于2020-11-12 21:53:02

惊险!
奥林姥爷 发表于2020-11-12 20:20:04

不易。
畅姥姥 发表于2020-11-12 15:56:28

还在回忆啊?
ANDIYI 回复:

心情平复后才能写回忆录

ANDIYI 发表于2020-11-12 12:15:15

下篇文章预告:

精彩的秋季运动会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