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参赛 | 育儿指导 | 中医育儿 | 三寸之地 | 黑白键
正文

赤岩金都,一座静静的城



假期留给人的,

除了大把可以挥霍的时间,

还有成股成股无处安放的闲情。


如何将闲情与时间作个完美的结合,让国庆中秋大假过成“内心充实、外表丰满”的模样呢?

放假前,饭友小张就谋划着提前回家,甚至决定夜间上路,这样可以赶在国庆当天出浙江,好避开高速免费引发的车流高峰。听着她侃侃而谈,深深触到了她思乡的浓烈。是的,从河南嫁到温州十几年,回娘家的日子屈指可数,好不容易有了大假,还赶上中秋团圆夜,我默默祈祷,一定要让她安全到家啊。

家,不只是一座城市,一段故事;家是有童年承载,有记忆浓情的器皿 ,装满了丰富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更深沉的是,家中有人,有一脉相联的血亲,永远无法割舍的老父老母与手足。但是,这种情愫 ,只有远离故土的人,才能深深体味。对于一直身处其中的人而言,家是一层紧紧裹胁的包衣,从未想过挣脱,只是一味习惯于他的存在,他的供养。我们就是这类人,出自这样的一个家庭。

所以,国庆假期,我们依然安静地待着,家门、街巷、田园、山涧,这些地方,都是素常逛悠的美景,假期里全城的人都跑出去各地巡游了,将这方土地留给了我们,也将这份清静独独留下。正是应了节前朋友们的玩笑话:“放假了,城里人都跑乡下度假去了,咱们最明智的旅游方式,就是进城去,轧轧空旷的马路,这样的机会不常有的。”

是的,我们正是奔着“空旷”、“悠闲”去的,逛完了自己的城市,决定辗转另一座小城池。假期的最后几天,买上一张火车票,去了一趟永康。



永康是什么地方?临行前,一启小朋友就好奇过。其实娘亲对这个地方也模糊得很,过去只听闻过,医院里的护工大多数来自永康这个地方,估摸着那儿的经济算是比较平淡的吧。爸爸这次也没做详细的攻略,一天时间来回,估计走不了多少景点,于是,我们还是套用老模版:博物馆、老城区、繁华街市——三大主题,便可以给我们呈现一个真实而又活泼的城市。

一个小时的动车,穿山峦,过隧道,停在了永康南。这是一座新建的火车站,连垒起的石头都还透着生涩,偌大的站前广场上,还停留着小树小草们稚嫩的气息,以及罕有人至的冷清。我们到达的时间是十点半左右,室外温度只有二十五六,青山绿树铺陈,顿觉神清气爽。坐上公交进城了,整辆车只有我们一家三口,司机师傅慢慢悠悠地停车、启动,全程开得何其平稳。这种步调,感觉踏入了老年生活,心跳频率紧跟着柔和了许多。第一站是逛古城区。我们在最繁华的华联商厦下车,逛过闹市,和一群晨起懒洋洋的市民,一同呼吸着繁华的商业气息。沿途的商铺,全是熟悉的面孔,不同的是,出现在永康的这些品牌反而显出了几丝贵气,这算是经济低迷态势下的点滴惊喜。古城区就藏在闹市的尽头,一座嘉庆年间的跨江古桥出现在眼前,便真正地呼吸到了古韵。这座桥名为“西津桥”,整体红木搭建,二层式建筑躲卧在江面上,如长虹,格外惹眼。一家人上桥,便和市民一起,落入了日常闲逛中,没有匆忙的步伐,没有人群的喧嚣,也没有马车洪流的拥挤,每根柱子上的书法,成了安静里的风景。这种格调,是静的,静中却蕴存着古韵的荡气回肠。每一根木头,都是来自那个朝代的,虽然曾经被洪水造次,有过一次整形翻修,但古老的气息却丝毫不减。我感叹这份深沉,也向往这份时间的重,凝结而成的踏实平稳。



中餐是在古城里吃的,找了一家特色的“流麦”炒饭,完全是被门口的金字招牌吸引的。等到炒饭上桌,话题就开始了。搞不清躺在盘中长长的物件儿是米粒儿,还是面条。于是邀请一启小朋友先尝试,果然不同寻常:这就是所谓的流麦。就餐时分,看着进进出出的客人,门前停放的车辆,娘亲不禁感慨:“看来,永康的生活水平远超我的想象,一路豪车那么多,光这一份炒饭的价格都比咱们温州的贵。”爸爸笑了:“你也不看看,我们现在身处的是永康最繁华的地块。”当然繁华的除了经济,还有文化。出了小吃店没几步就是永康市博物馆、图书馆、园林。一家人饭后消食,便逛了紧挨着的三处景。



园林完全是意外的收获。博物馆门前的广场上,它静静地立在左侧,敞开了两扇木门,门里装满了山石松柏,爸爸那颗植物迷的心瞬间被勾醒了,纵使只是多了那匆匆一瞥。于是我们调转脚步,朝园林走去。(至于园林的名字,直到我们逛完了也没找到,也许他就喜欢这样低调。)门口坐着一位酣睡的老头儿,守候着他的小摊,水果饮料一字排开,似乎迫切地等待尊贵的客人来访,却直等到醒意四起。进了门,才发现这是一个与苏州拙政园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园林,只不过他着的是民间衣裳,落在凡尘里悄无声息,而拙园却披了件皇家大氅,惹得万千眼球顶礼膜拜。入园后,发现偌大的园子,没几个人,只有庭榭楼台绕着莲池,兀自精神,倒真真适合一家人闲逛。爸爸对每个庭院的别名很感兴趣,举着相机不停地拍:蕴玉、藏珠、映华、三友、明月、邀月轩、状元轩……一启小朋友有点不懂古文的美,只当是汉字挨个拼读。于是,爸爸提议,邀请一启吟诵古诗一首,也不枉费这般美景。小家伙兴起,站在状元轩匾下,有模有样的吟了一首《池上》,眼前这满池的莲篷,静静听着小家伙平仄有声地童音,诗似乎活了。



从园林绕出来,走几步路就到了博物馆。刚入永康时,司机师傅就打趣道:“我们这儿只是个县级市,不比你们大城市。不过小城市也有小城市的好处。”一个县级市,能拥有一座独立的博物馆,而且其规模也不比温州市博的小,这是让人很吃惊的。这是一座守着时间过日子的城市,满满的生活气息,厚重的历史印迹,博物馆展品里写满了永康人的工匠精神:锡匠、铜匠、铁匠、银匠、木匠……江南人曾经赖以为计的手艺,已经淡出80后、90后的世界,也终将消失在后人的眼眶里,留在博物馆,也许是他们最好的归宿。但是对于生活的认真严谨,一直在历史长河里延续。“赤岩金都”历史馆里,我们发现了永康的另一个名字;“锡喜”展厅里,我们找到锡器,并发现了自己的影子。妈妈指着其中的一套展品叮嘱一启小朋友:“这套锡器,我们家也有。是从太外婆手里传下来的,将来我也传给你的孩子。”虽然锡器没有金饰玉器贵重,但是传承又何尝计较材质与分量呢,只要有情,总是金贵的。



从博物馆出来,又发现街对面一座古院旧,红漆木门已掉了漆,几进院落规规整整布置成展厅,原来这是民间个人捐建的“古窑博物馆”,里面陈列着永康当地有名的松石、瓷器、书画藏品,三个院落里没见几个游客,也不见工作人员,倒是天井处那只穿着黑衣裳的八哥,叫得很欢,一会一句:“你好!”一会儿一声嘶嚎。幸亏有了它,不然这古老的地方,得多寂寞。

回程的路上,我们依然选择了公交。从城门口到车站的路上,猛然发现,这座城市里竟然没有共享单车的影子。真好,静静地守着土地,不被现代某些纷乱所打扰,这就是永康,与他一直送给游人的清流。



 

本文标签: 妈咪唠

    发布于2017年10月09日 11:14 | 评论数(1) 阅读数(70)

此文已被博客管理员"李家熙熙"推荐到博客首页"心情随笔",奖励20分

上一篇:生命勿须多言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啦!

评论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17-10-12 10:26:17

很悠闲的小城呀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