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女人心情 | 瑜言瑜语 | 育儿心经 | 生活体验 | 学习经历 | 小瑜糗事 | 小瑜糗事
正文

一锅粥的感念(转自小妹的文章)

今天是2020年5月29日  小瑜13岁7个月28天大了

一锅粥的感念

 

又到周末,晚饭后,小朋友说明天早餐想吃南瓜小米粥,说起粥就让我想起来小时候家里杀猪时那锅香喷喷的瘦肉猪杂粥。

 我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父母是地道的种田人,有六个兄弟姐妹。一家人就住在几间泥砖瓦房里。生活虽说清贫,但慈爱的父母和相亲相爱兄弟姐妹却让这个家温暖倍加。

 家里耕种几亩田地,圈养三两头猪和一头耕牛,卖掉养大的猪是童年时代家里最大的经济收入,请屠夫来家里杀猪的时候也是我们兄弟姐妹最开心的时候,因为只有这个时候,嘴馋的我们可以吃上自留的猪手、瘦肉、猪大肠酿猪血,还有一锅香喷喷的瘦肉猪杂粥。我特别喜欢吃瘦肉猪杂粥。母亲先用柴火熬好一锅白粥,然后才往锅里煮调好味的瘦肉猪杂,所谓调好味其实就只有盐和些许酱油,拍几个胡椒,剁一把自家种的姜,煮好后再撒上自家种的葱花,然后一大家子人围着不大的桌子,一人端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有说有笑,津津有味,幸福感满满。

  想起猪杂粥,又想起儿时生活的苦与乐:下田插秧,耕地种番薯花生,上山砍柴挑柴,到野外割草喂牛,窜蔗林剥老蔗叶,还有捡猪菜剁猪食扫猪粪冲洗猪圈……还有父亲非常简朴甚至粗陋的教育之道:每次喂猪前他都会跟我们说“不好好学习啊,以后只能像猪一样吃淘米水吃糠了” ,但也正是他这朴实的教育激励我们六兄弟姐妹成长成才……

想起父亲和他的拖拉机。1993年,三姐考取了县里的重点中学念初中,哥哥也即将小学毕业,我和弟弟也入学在即,但是几个小孩的学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仅靠种作几亩田地怎么撑得起家里的开支?穷则思变,九十年代,农村掀起了建房高潮,父亲东凑西借,筹了几千块钱,买了一辆二手四轮拖拉机开始了他的拉建筑材料生活,这一拉就是20多年,期间还换过两辆拖拉机。他开着半新不旧的拖拉机穿村过寨,多少人家新房子的红砖、沙石、水泥、钢筋、瓷片……是他拉的,可他自己却还住在泥砖瓦房里;他不抽烟不喝酒,不买大鱼大肉,也不给自己添新衣;他赚的小钱给了他心爱的儿女们交学费。村里的叔伯都笑他笨花钱供女娃念书,世俗的眼光鄙视他时,他已经把三姐培养成为村里第一个女大学生。三姐大学毕业后,考取了农业银行的职位,后来又顺利通过公务员考试,在县政府上班。实实在在的读书增长才干,知识改变命运,后来,村里大学生越来越多,有男娃,女娃也不少。有一年春天,父亲帮人运果苗刀到山里的果场种植,雨后泥泞的山路时不时迎来一个个小山坡,拖拉机爬坡动力不足,轮子深陷泥泞中,后来在很多人的帮助下才顺利驶过去,父亲还为此伤了小腿。南俊农用卡车的普及,给拖拉机运输业带来了一定的冲击,父亲买不起南俊车,就到农机部门把拖拉机改造成后驱动力,接不到大货,父亲的拖拉机就快乐地奔跑在小村小道和狭小的十八弯的山路上。我和弟弟相继大学毕业,弟弟签约中铁大桥局,青春的汗水挥洒在高铁建设的轨道上;我选择回到家乡小镇的中学当一名人民教师,回到我那与拖拉机为伴的老父亲身边,为他洗衣做饭。“儿女们都大学毕业,工作稳定了,真好啊 ,在家享福啦,不要再开拖拉机啦。”村中婶娘们规劝的话语里满是羡慕。而他总是笑着说:“习惯了,习惯了,不开还不自在呢。”这一开又是10来年,直到我和哥哥弟弟成家生儿育女, 60多岁的老父亲才把拖拉机卖了,携着母亲随哥哥弟弟到广州生活、带娃,共享天伦。

想起母亲和她的“大罗马”自行车。20多年前那个苦瓜丰收的初夏。一天早上我和弟弟提着篮子屁颠屁颠地跟着母亲到瓜田里摘苦瓜,望着一个个绿得发亮的苦瓜,母亲说:“这批瓜长得真好,我拉倒县城去,肯定能卖个好价格,顺便给你们买点好吃的。”听着母亲的话,我仿佛已经闻到母亲卖完苦瓜后给我和弟弟买的馒头包子的香味了。然而那个风雨交加的傍晚,我和弟弟并没有在村口等到母亲买回来来的馒头包子,或许她正在那个地方避雨吧。奶奶把我们劝回家,嘱我们烧好水,这么大的风雨肯定把母亲淋湿了。晚上八点多,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在昏暗的厨房里我和弟弟焦急地等着母亲回家。忽然听到大门楼木门嘎吱一声响,“妈妈回来了”,弟弟跑着出去,我也赶紧跟上。母亲艰难地推着28寸大自行车进门,车尾上载着依然沉重的大菜筐,苦瓜并没有卖出去,母亲的头发湿答答的,还滴着水,衣服已经全部湿透,贴在她的身体上,双手已经被雨水淋得皱巴巴的、白森森的,满是泥泞的双腿几乎抬不起来了。原来那天县城里卖苦瓜的特别多,母亲想自家的苦瓜长得那么好,不甘心在县城贱卖,于是又赶往连麦中州等几个小镇,但价格依然不高,加之下雨,赶集的人少,苦瓜又被车了回家,经过一路的颠簸,原本绿得发亮的绿精灵已经破损发瘀,不能再卖,母亲却微笑着说:“还可以当猪食呀,猪儿养大了肯定能卖个好价钱,还能给你们这群小馋猫煮一锅猪杂瘦肉粥呢。”从家里到30里外的县城,再从县城到其他小镇,从上坊到下坊,踏着自行车,载着沉重的菜筐,顶着夏日的狂风骤雨,再柔弱的女子也变得刚强。母亲常说生活的希望在自己的手脚上,只要勤劳就肯定有收获,但现实却总给以她沉重的打击,而她坚持迎难而上。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赶紧和弟弟协助母亲把车停稳,把胶带绑得有点变形的菜筐卸下来。弟弟又急急地跑回家要帮母亲打水洗澡,然后姐弟俩乖乖地坐在昏黄的灯光下'看书。此后,我和弟弟再也不会在母亲去卖菜前嚷着回来要买零食。几十年来,大字不识一个的母亲骑着她的“大罗马”自行车,载着各种蔬菜瓜果,风里来雨里去到各个小镇叫卖给我们攒学费。丝丝白发儿女债,历历深纹岁月痕,我们已长大,母亲的腰杆却不再挺直。

 又想起为减轻父母负担供送弟妹念书而早早放弃自己学业外出打工的大姐、二姐和哥哥。大姐二姐小学毕业就随村里的大哥哥大姐姐到东莞打工,她们给城市人当过保姆照看小孩,到过酒店端盘子,进制衣厂学裁剪,进电子厂加班加点……每次换工作都只为赚取更多的工钱以让我们几个小的弟妹断掉辍学打工的念头。哥哥中专毕业,父亲本打算借钱供他念大专,但他说:“我还是出去打工赚钱供弟妹念高中考大学。”于是他辗转北京、深圳、广州、佛山等城市开启他的打工之旅。一家人聚在一起聊家常时,父亲母亲常常说后悔当年没有坚定信念把六个孩子都供书上学,说愧疚于大姐二姐和哥哥,但他们从没有过一句半句的怨言。如今六兄弟姐妹都已成家立室,但彼此相互扶持,相亲相爱如年少时,这是父亲母亲言传身教家风的熏陶,也是手足血浓于水的绵延。

    去年年初,回到村里,村里许多田地为修建高速公路而征去了,老房屋已经在推土机的威力下夷为平地,准备规划建设新农村,猪圈更加不复存在了,或许再也没机会吃到儿时味道的猪杂粥了,愿家乡愿亲人越来越好!!!


    发布于2020年05月29日 08:40 | 评论数(7) 阅读数(260)

此文已被博客管理员"欢欣彤乐"推荐到博客首页"心情随笔",奖励20分

上一篇:树叶花草手工拼图——5月亲子作业(补)

下一篇:低烧

评论

甜媛时光 发表于2020-06-19 13:30:53

亲爱的,快来更新啦,好久不知道你们的近况了呢
甜媛时光 发表于2020-06-01 22:04:58

全天下的父母为了孩子付出真的很多,现在能够安度晚年也是最好的归宿
甜媛时光 发表于2020-06-01 22:04:26

从小姨的文中又回到了儿时,我们这一代人都是这样辛苦过来的,看到的都是满满的回忆与温暖。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20-06-01 10:57:03

瑜小姨文采真好~ 那个年代,孩子多,父母供孩子真的太不容易了。
畅姥姥 发表于2020-05-31 05:05:56

可怜天下父母心!先苦后甜了……祝福!
晨曦的阳光 回复:

谢谢姥姥!

欢欣彤乐 发表于2020-05-29 10:28:09

你爸妈都是勤劳、积极乐欢的人,他们这一代人真的吃了很多苦。

你爸开拖拉机,你妈载菜去卖,共同努力赚钱供你们读书,现在每个人都有了稳定的工作,是爸妈的骄傲呀。

欢欣彤乐 发表于2020-05-29 10:26:04

瑜小姨不愧是老师,文采真好,写得情真意切,一下子把我拉到童年时代,我们的经历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小时候家庭氛围也差不多,只是你们比我们幸福一点,因为你们天天有爸爸的陪伴,我的爸爸几乎是在县城工作比较多,平时其实很少见到他的,感觉童年时的父爱有缺失呢。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