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教育要趁早 | 小病小灾 | 旅行记录 | 美食诱惑 | 成长瞬间 | 周末闲游 | 我的絮叨

鲜鱼口美食街,跟我去吃好吃的


今天是2019年6月15日 闫子瑜10岁7个月20天

多云 19~33




鲜鱼口的美食不胜枚举,我们到的时候正值中午,人不是很多,到了下午四五点钟,大批的游客就会蜂拥而至。

那天没带相机,照片拍的不多。


鲜鱼口进去没多远,有一家“尚香”蟹黄汤包。


蟹黄汤包

蟹黄汤包是江苏小吃,制作过程十分讲究。

蟹黄和蟹肉要用猪油炒制以后才能做馅儿,馅里的肉皮冻也不是一般的肉皮冻,是用鸡汤熬制的。

除了美味的馅料,蟹黄汤包的皮也很重要,因为皮特别薄,吹弹可破,所以一定要用高筋面粉,和面时还要加少量陈村枧水(枧水就是食用碱水)和盐。

蟹黄汤包的历史可以追溯至三国时期,清朝以后更是享有盛誉。乾隆皇帝六次下江南,品尝到了以蟹黄蟹肉做馅儿的包子,对此美味赞不绝口,所以民间又称之为“乾隆汤包”。

鲜鱼口的蟹黄汤包20元一个,很多人估计都是被装包子的小盒子吸引住了。味道上其实没有想像的那么惊艳,除了汤汁并没有看到蟹黄。像这种江南小吃,做的最正宗的应该还是江南吧。


还是他们家,蒸包子的大蒸笼旁边就是这个烤炉。

肉串10元3串,可以自由搭配。可那天我看到的只有羊肉串和面筋。

肉串是提前烤熟的,再放到炉子上加热一次,不知道是孜然粉撒得太多,还是肉不新鲜,没有尝出羊肉特有的香味。

烤肉串还是要吃现烤的。


果木烤鸭

说起烤鸭,北京人第一想到的就是全聚德、便宜坊、金百万,孰不知,其实“烤鸭”属于鲁菜系,烤鸭的发源地在山东济南。

北京烤鸭有两大流派:挂炉和焖炉。

焖炉是先给烤炉预热,灭掉火关上炉门,再把鸭子放进炉膛里面蒸桑拿,靠炉膛内剩余的热度把鸭子烤熟,不见明火,鸭子熟到什么程度全凭经验。

挂炉使用明火,用果木为燃料,烤制过程中要用挑杆有规律地调换鸭子的位置,保证其受热均匀,这种技术火候把握是关键。

果木烤鸭就属于挂炉烤鸭,最适合用来作木炭的是枣木。枣木具有无烟、底火旺,燃烧时间长等优点,更有一种天然的香气,能够渗入到鸭子的皮肉,烤出的鸭子带有天然的果香。

现如今,大多数烤鸭店已经改成电烤炉,鸭肉的果木香已经不复存在了,十分可惜。

更加可惜的应当属济南烤鸭了,不管是全聚德,还是便宜坊,两大巨头长期名噪京城。相比之下,作为鲁菜系的济南烤鸭却少有人知,这不能不说是济南美食的悲哀啊!


炒肝

天兴居的炒肝久负盛名,据说鲜鱼口店开张时,有人专门从海淀、石景山甚至更远的地方赶过来。

店门口看起来好萧条啊,进去以后才别有洞天。


店内分东西两间,客人不算多。


靠墙有几个老年人专座,很人性化的设计。我们看到有很多空座位,多是上面这种大方桌,我们就两个人,本着节约资源的原则,试着问了问店员,店员说老年人专座也可以随便坐。


我们要了两份炒肝,9块钱一份,满满的一小碗。

芡汁很厚实,蒜汁味很浓郁,配料也丰富。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吃炒肝,以前只是浅尝一下。因为天兴居的名气,也因为受到周围老北京文化气氛的感染吧。

老北京人吃炒肝也是有讲究的,不用筷子和勺子,只需手托碗底,嘴唇沿着碗边转着喝。我倒没看到有人这样喝,多是拿着勺子很斯文地喝,可能他们都不是北京人吧,哈哈哈!


周末中了炒肝的毒,一发而不可收拾。

第二天下了课,应子瑜要求,我们两个人又跑到“庆丰包子铺”吃炒肝去了。

庆丰的炒肝味道要淡一些,料也很足,和天兴居几乎没有差别。

北京有三家炒肝店名扬京城,第一家就是天兴居,第二家是鼓楼的姚记,庆丰排第三。

好吧,看来哪天要去一次鼓楼了。


鲜鱼口的价格还是很公道的,像这种鲜榨的大杯果汁都是10元。


薯塔价格也公道,10块一根,这家的薯塔太硬,吃完一整根费了老劲了。


爆肚

爆肚也是北京小吃中最传统的,北京大多数清真餐馆都有爆肚。

“肚”读三声而不是四声,用了很长时间我才明白,“肚”原来就是胃。

因为牛羊的胃很发达,它们有多个胃,因为经常活动,所以口感也好。注意了,羊的胃才叫肚,牛的胃叫百叶。


卤煮

相对于炒肝和爆肚,卤煮我吃过很多次。它是将火烧、炖好的猪肠和猪肺放在一起煮,一碗大杂烩,主食和下酒菜都有了。

据说光绪年间,因为肉的价格昂贵,所以人们就用猪头肉和猪下水代替。经过民间高手的传播,久而久之,卤煮火烧就产生了。


吴裕泰也卖冷饮,我还是最近才知道。冒着尝尝鲜的目的买了花茶冰淇淋和经典奶茶,冰淇淋的茶叶味很浓,有点苦,奶不多,容易化。奶茶里面加了银耳,味道还可以,不过还是更加喜欢加珍珠的奶茶。


灌肠

灌肠也是北京人最喜爱的京味小吃之一,50年前的丰年小店就建在隆福寺街,半个多世纪以来,只做这一道小吃!尽管这样,早上一开门就开始排队,一直到下班。以前客流量一天能达到几千,现在只有百十来个。

因为现在的隆福寺区域都在整修,客流量大大缩减,来的也都是老北京人,这些人是这里最稳固的消费群体。

前门大街的丰年灌肠,地方也不大,只有几平米,除了两个收银员,只有一个炸灌肠的师傅。


师傅正在把切好的生灌肠分成一小盘一小盘的,一份炸好的熟灌肠20元,也可以买整块的生灌肠。


因为传统炸灌肠有猪油,有人不喜欢猪油的味道,就买生的回家自己炸。生灌肠放冰箱里面可以保存7天左右,不能冷冻。


有人不喜欢灌肠,是因为随着商业味儿越来越浓,灌肠的味儿变得越来越淡了,改用素油后,味儿不纯正了。

有人喜欢灌肠,其实就是难以割舍的一种情怀吧,里面有童年的回忆,有深入骨髓的执念。

前门大街刚入口处的糖葫芦,是我们这次最糟心的一次尝试了,价格高得离谱。最便宜的山药豆别处卖产2-4块,他家卖8块,山楂泥串15,像这种只有5个草莓的竟然卖20块!

好吧!就当成买五送一吧,买五个草莓送一个山楂。

一个草莓4块,吃得我肉疼!

发布于2019年06月19日 11:04 | 评论数(1) 阅读数(138) 周末闲游

前门大街鲜鱼口


今天是2019年6月15日 闫子瑜10岁7个月20天

多云 19~33


前门大街的大栅栏,相信不管是北京人还是外地人都非常熟悉,但是知道鲜鱼口的人就少多了。


鲜鱼口就在前门的步行街上,和大栅栏正对面。

鲜鱼口是条小街,很短,规模没有大栅栏大,名声也不及大栅栏响亮,但历史要比大栅栏早很多。


570多年前的明朝正统年间,这个地方还叫做“线市口”,据说最初是卖针头线脑的地方。

因为来买针线的都是小媳妇老太太,颇有商业头脑的人看到商机,就把菜摊、肉摊也摆了进来,这些媳妇、太太、老婆婆们买了针线正好捎带着买点肉和菜回去。

这里曾经也是漕运码头,与大运河连着,卖鲜鱼的鱼贩最多,所以后来干脆改为“鲜鱼口”了。

鲜鱼口还有着动人的传说:一位老人从这里买了一条活鲤鱼,回到家放到盆里,想着第二天为家人做一道美味时,突然发现这条鲤鱼全身通红,摇头摆尾非常好看,老人家不舍得吃了。第二天却发现鱼不见了,鱼缸里竟然堆着明晃晃的金子。老人家喜出望外,为了答谢鲤鱼,他每天都到鲜鱼口买一条活鱼,再拿回去放生。

不管是“线市口”,还是“鲜鱼口”,这里曾经因水兴旺是不争的事实,不远处的三里河、水道子、河泊场等地的地名可以作证。

至于鲜鱼口何时没了水,何时没了鱼,历史并未记载。只知道清末光宣年间,河道干涸,两旁盖起了许多民房与商铺,慢慢地趋向于商业化。

修缮后重新开张的鲜鱼口,增添了许多以“鱼”为元素的装饰。

在东西口入口处,均有一个铁艺的鱼形花门,步行街的砖雕、井盖、牌扁均以“鱼”为主题。


如今,这里已改造成老字号美食街,里面聚集了便宜坊、天兴居、稻香村、锦芳小吃、天源酱园、吴裕泰、锅贴王等著名老字号小吃。

除了餐馆,里面还有戏园、浴池、茶楼和手工艺作坊等。

古色古香的建筑风格更加突显了厚重的历史文化和北京特色。


颇有历史感的各式招幌颜色鲜亮,迎风摇摆。


鼎鼎大名的“锦芳”小吃,每年正月十五前几天,为了买到正宗的锦芳元宵,京城每一家“锦芳”门前都会出现长龙一样的队伍。


吴裕泰的茶业很有名,你尝过他们家的冷饮吗?

我们买了花茶冰淇淋和经典奶茶,冰淇淋的茶业味儿很浓,有点苦,奶不多,要快点吃,否则会化得很快。奶茶里面加了银耳,这是吴裕泰的独创吗?味道还可以,只是还是更加喜欢加了珍珠的奶茶。


所有的中华老字号基本上都能看到。


来北京旅游必来前门大街,只要来到前门大街,鲜鱼口基本上是必经之地。

与一些旅游区只看不买,或者价格奇葩不同,鲜鱼口里面基本上都是老北京美食,物美价廉,除了一拨又一拨的游客,本地人也会来,经常是打包带走。

“天兴居”的炒肝也很有名气,我们就是冲着他们家炒肝来的。

其实我对于炒肝并没有那么喜欢,几片猪大肠猪内脏,加上粘稠无比的汤汁,感觉不出来有多美味。可是据说鲜鱼口的天兴居开张那天,好多人从海淀、石景山甚至更远的地方赶过来,冒着严寒,排着长队,就为了吃上一口天兴居的炒肝。

外地人可能永远不会理解,但对于老北京人来说,这就是童年的回忆吧,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执念和情怀。


丰年灌肠的店面很小,除了收银员,只有一位炸灌肠的师傅,里面的桌椅也不多,坐不下的,就端着简易小盘子站在外面吃。

熟灌肠一份20元,生灌肠一斤22元。我们呆了十几分钟,期间就有好几个人直接买生灌肠。炸的时候要切的厚一些,跟店里师傅的操作手法没什么两样。生灌肠放冰箱里可以保存7天左右,不需要冷冻。


除了老字号,鲜鱼口还有许多快时尚品牌入驻。


铛铛车”是前门一大特色,铛铛车的铁轨在道路两侧,贯穿整条步行街。


鲜鱼口美食街游客如潮,旁边的仿古街却人迹罕至,与前门大街和鲜鱼口美食街的人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为了保护老字号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有价值的文物与建筑,鲜鱼口被定位为“京味特色、美食经典”的老字号美食街。

鲜鱼口不仅是游客光顾的地方,也是老北京人割舍不断的情怀,更是延续历史风貌、发扬民族特色、展示古都文化的窗口。

发布于2019年06月17日 14:37 | 评论数(1) 阅读数(18) 我的文章

哈姆雷斯玩具店


今天是2019年6月2日 闫子瑜10岁7个月7天

多云转雨 19~32


6月1号那天子瑜跟着我们逛了一天的家具市场,又累又热又烦躁不说,一天逛下来,啥也没买成。

这周的舞蹈课做了调整,因为子瑜所在的周日下午班有两个转学的,有一个妈妈生二胎顾不上的,有一个小学入学没有通过审核要回老家的。这样一来,就剩下子瑜一个人了。老师说你们可以选择一对一,也可以选择放弃,放弃的话学费退回。

放弃是不可能的,一对一也没有必要。学费贵是其一,子瑜说她不喜欢一对一,没有小伙伴一起学没意思,再说了,舞蹈方面我们也没有那么高的追求,不会以此为专业,更不想以此为职业,所以一对一也不打算考虑。

因为子瑜在她们班里是最大的,她的学习能力也是最好的,和一帮小不点一起学,明显是吃不饱的状态。按照子瑜现在的水平,高一级的周六上午班她也完全能够跟得上,虽然人家一周上两次课,周二下午还有一节课。但我们只能上一次课,即使这样,老师说子瑜跟上进度也没有问题,只是考级或者比赛跟她们就不是同一个级别了。

能够跟上就好,至于考级和比赛,能报考哪个档次就报考哪个档次吧,我们学舞蹈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比赛。

周六上午班也是我们第一次来试听的那个班,当时就是因为时间问题没有选,因为我想把课外班都放到周日,空出周六一天可以出去玩。

这样一改,两个周末的早上都不能睡懒觉了。

其实就算不上课,我们也很少睡懒觉,出去玩的话可能起得更早。

舞蹈课8点半到10点半,时间还早,其实不管去哪里玩也来得及。

下了舞蹈课我们就去逛家具市场了,因为当天是六一儿童节,子瑜跟着我们逛了一天,就想2号再补偿她。

哈姆雷斯玩具店早就听说了,开在著名的王府井步行街。迟迟没带子瑜去,是怕子瑜禁不住眼花缭乱的玩具的诱惑。老母亲以慈悲为怀,到时候子瑜一哀求一撒娇,老母亲说不定就慈悲到底了。

可是呢,前段时间小姨给子瑜买了个玩具,就是在哈姆雷斯买的,价格竟然非常亲民。

哈姆雷斯虽然是英国著名品牌,又开在繁华的王府井步行街,可是价格却出乎意料。


哈姆雷斯在百货大楼里面,一共有五层。

包括哈姆雷斯自有品牌在内,还涵盖了200多个耳熟能详的品牌:乐高、迪士尼、芭比、森贝尔、变形金刚、小马宝莉、小猪佩奇、超级飞侠、海底小纵队、汪汪队……


我们在四层呆的时间比较长,四层主要是手工拼搭类、DIY类、户外运动类。


我喜欢森贝尔家族。


子瑜又看上了小马宝莉里面的小马,她都有无数只小马了,每次看到小马都会找出一万个理由来说服我。一个大礼盒里面只有两只十几厘米的小马,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小衣服小配饰之类的,标价200多。一只小马才四五十,两只也不过一百块,你要那么多小配饰干什么?


一楼主要是毛绒玩具,所有展柜都是红色的,英伦范儿更加明显。


戴着面具的小狮子:


穿着雨衣的小猪:


见过公主范的毛毛虫吗?


穿着芭蕾鞋的小象:


芭蕾家庭:


我们在四层呆的时间最长,子瑜一心要买小马,后来又看上个娃娃,我说你再到别处转转,万一又看到别的东西了呢?后来我们在一层呆了一会儿,子瑜对毛绒玩具不太感兴趣。我答应她如果实在喜欢,咱们回家淘宝去。

出来了,子瑜闷闷不乐,嘀嘀咕咕:转了半天,啥也没给我买!


坐在肯德基里,还是决定再回到哈姆雷斯,毕竟儿童节嘛,啥都不买不合适。最后答应子瑜,小马和娃娃选一样。


子瑜在小马和娃娃之间摇摆不定,哪个都想要,哪个都舍不得放下。最后,我答应给她买个娃娃,至于小马,还是回家淘宝吧!50多块钱能买三个!

发布于2019年06月03日 09:29 | 评论数(2) 阅读数(90) 周末闲游

童年歌声里的鲁冰花,原来真的存在!


今天是2019年5月25日 闫子瑜10岁6个月29天

多云转雷阵雨 19~34


一听到“鲁冰花”三个字,最先想到的一定是台湾歌手甄妮演唱的那首《鲁冰花》。歌声耳熟能详,但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真正见过鲁冰花的却不多。世界上真的有鲁冰花吗?鲁冰花到底长什么样?哪里才能看到鲁冰花呢?

北京玉渊潭公园今年正在举办首届鲁冰花展,就在南门西侧的下沉景区,据说今年栽种了7万株鲁冰花,是京城里规模最大的。


鲁冰花有7种颜色,大红色、玫红色、粉色、紫色、蓝色、黄色和白色。

园中的鲁冰花大部分是混色种植,五彩缤纷。

盛放的鲁冰花,色彩艳丽,像宝塔、又像铃铛一样聚在一起,一丛丛,一串串,美不胜收。


鲁冰花学名叫“羽扇豆”,英文lupin,“鲁冰”就是音译过来的。鲁冰花原产于北美洲,后来传到南美洲、欧洲等地,亚洲地区很少,只在台湾地区有栽培。


鲁冰花花穗长30-60公分,每个花苞像两个连体的豆子,花苞紧密地扎堆在一起。

鲁冰花花期很长,能达到两个月之久,这在露天花卉品种中很难得。


鲁冰花属于豆科植物,根部具有根瘤菌,在根瘤菌中固氮酶的作用下,能将空气中的氮合成其它含氮的有机化合物,从而增加土壤肥力。所以,台湾的茶农在种植茶树时,常常在茶山周边,甚至茶树附近种上鲁冰花,以帮助茶树健康生长。


当鲁冰花开花的时候,茶农就把它砍倒,作为肥料,让茶树开得更加茂盛。

鲁冰花花期过后,散落的花叶虽然掉入泥土,但却在悄无声息地呵护和滋养着茶树,是一种默默奉献的花。

台湾人敬重有功者,经常用举行庆典来表达内心的尊敬,鲁冰花对茶农有贡献,据说在新竹,就有专门为茶农开办的鲁冰花祭活动。


我们是从甄妮的歌声中知道鲁冰花的,这首歌其实是电影《鲁冰花》的主题曲。

《鲁冰花》原是上世纪60年代一部台湾小说,以台湾北部山区的客家茶园为背景,讲述了一个凄美的乡村故事。这部小说在1989年被改编为电影,原唱是曾淑勤。1991年春节晚会上,甄妮演唱了这首歌曲,一夜之间传遍大陆。

主人公阿明的妈妈早逝,所以他对于妈妈的模样是模糊的,他总是在一个个夜晚,缠着姐姐讲妈妈的故事,对着天上的星星充满期盼和遐想。


在电影里面,鲁冰花用来象征母爱,由于鲁冰花总是在5月份母亲节前后开花,因此鲁冰花被台湾人称为母亲花。

鲁冰花开满乡间田野,点缀农村景致,而在花叶凋谢后化作春泥更护花,正如同世间最真挚的母爱一样无私和伟大。


下午逆光拍摄,花叶上的小水珠变成了星星点点。


送走千树樱花,迎来万株鲁冰花,玉渊潭首届鲁冰花展,你来了吗?

发布于2019年05月30日 09:07 | 评论数(1) 阅读数(1500) 我的文章

去天津坐摩天轮


今天是2019年5月18日 闫子瑜10岁6个月22天

 19~28


两年前的清明小长假去了一次天津,连续两天去了两次天津之眼都没坐上摩天轮,子瑜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旧事重提。直到今年的清明假期,公司小同事从天津带回来小道消息,说平时周末的时候摩天轮那里根本没什么人,于是我就萌生了再去一次的想法。

北京到天津的城际列车每隔几分钟一趟,30分钟就到了。

因为不知道摩天轮那里到底什么情况,所以这次没做任何攻略,周六早上6点半出门,到达摩天轮的时候刚好9点半。


摩天轮下面竟然一个人也没有,我不禁怀疑,不会没营业吧,或者停顿整修也说不定啊,我们又没有事先查一查。


还好是我杞人忧天了,这种情况应该是摩天轮在周末的常态吧。就是这个坡道,节假日堆满了人。


拐到后面的小门去排队,人就这些,看来还得计划一下一会儿去哪里。


摩天轮的门票很奇葩,正面最大的图片是一家酒店,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才发现浅浅的“摩天轮”几个字,你把酒店印在门票上,就有人去住了?


轿箱缓缓地转过来,一个轿箱可以坐8个人。


我发现相隔的两个轿箱都是空着的,不允许上人,开始不明就里。有人说可能人上多了轿箱负重太大,不好往上爬。但最后才明白,这是摩天轮独有的设计,更加人性化,也避免资源浪费。


摩天轮的速度非常非常慢,如果不静下心来根本体会不到它是动着的。

我们的轿箱快要升到最高处了。


海河风景,那天阴天、闷热,天空灰白一片。


到达最高点,开始往下走了。


这一圈下来得半个小时,别说节假日排队的人多,平时人不多的时候,要想等下一轮也得需要耐心啊!除非像我们一样,赶在早上第一轮。

为什么每隔一个轿箱是空的?结束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摩天轮在工作时间是一直转动的,不会因为结束一轮就会停下来,这样轿箱转到门口的时候,外面的人直接就进入空的轿箱了,不必等着上一轮的人出来。大家进出有序,互不干涉。


真是一次无计划无攻略的出行啊,摩天轮都坐完了,还不知道下一步去哪里呢?这在以前可是从未有过的。

海河岸边有孩子拿网子捞鱼,瞧这个小桶里,有鱼有虾有蟹,有海螺,还有泥鳅。


子瑜也抓了几只小海螺,干脆把果汁喝完,这样就有瓶子了。


这位妈妈的手臂吸引了我,小孩子的涂鸦稚嫩、好笑,妈妈却没有急于擦掉,让孩子的童真多停留一会儿吧!


摩天轮之行变成了赶海行了。


假装在海边……


中午了,问子瑜一会儿去哪,子瑜说意式风情街。我说为什么要去意式风情街呢?她也说不上来。好吧!那就去意式风情街吧,离火车站近,我还念念不忘那里的煎饼果子呢。

这个角度的摩天轮显得不是那么空旷、孤单。


意式风情街还跟两年前差不多,西餐厅里吃饭的大多数都是老外。


在狗不理的招牌下面买了两个煎饼,交完钱才发现,里面夹的竟然是薄脆,难道天津的煎饼不都夹油条的吗?


本来绿豆面就粗糙得很,而且我注意到他不是用刷子刷酱,而是跟挤牙膏似的划了几道完事,吃到嘴里特别干,简直难以下咽。


这个东西第一次见到,走近一看,竟然全是一根一根的螺丝钉!


手提袋的装饰也是用螺丝钉组成的。


这家火锅店装饰得花里胡哨,我让子瑜坐在台阶上拍照。里面不时地出来几个人,每次出来都非常客气地说一句“不好意思”,我总觉得坐在这里给人家造成了不便,说不好意思的难道不应该是我吗?


这一面茂盛的绿墙前面永远人满为患。


蹭了一段导游,这所学校可是大名鼎鼎地相声演员冯巩的母校,他的老搭档刘伟跟他是同班同学。


“天津记忆”像一座小型的博物馆,别的东西不感兴趣,唯独对这个巨型麻花感兴趣。


在意式风情街逛了好几个来回,实在不想逛了可以坐下来休息,所以我提前买的是下午6点半的车票,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慢慢悠悠地逛。可是,这一切全被没脑子的我打乱了。

昨天晚上给充电宝充电,今天早上也早早地把充电宝装在包里了,可是,我竟然忘了充电宝的电源线接口跟我手机并不匹配,我直接把充电宝放包里了,却没有把电源线换过来,直到下午一两点手机电不足了才发现。

别的倒不怕,我怕的是手机没电了,一会走路去车站就用不了导航了,或者,万一需要改签呢?手机没电都办不了啊。

所以,在征求了子瑜的意见以后,不到三点我们就往火车站溜达了,只要到了火车站,能改签改签,不能改签就等到6点也没关系。

临走前,又在别的地方买了夹油条的煎饼果子,就是两年前我们买煎饼的小亭子那里。

意式风情区离天津站特别近,如果没有导航还真容易走错。


走到售票口时正好3点半,因为我已经把车票取出来了,所以改签必须去窗口。

我把车票改签成4点半的了,改签以后不仅和子瑜的座位不挨着,就连车箱都隔着三个!怎么办?只能到时候和别人商量了,如果别人不答应换座位,我就在旁边站一会儿,反正到北京也才30分钟,就当成坐公交车了——城际列车比公交车车可稳当多了!

令人惊喜的是,子瑜旁边的17C竟然没有人!


发布于2019年05月21日 11:19 | 评论数(0) 阅读数(178) 周末闲游

    1 2 3 4 5 6  >>    尾页  页码:1/119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