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教育要趁早 | 小病小灾 | 旅行记录 | 美食诱惑 | 成长瞬间 | 周末闲游 | 我的絮叨

那些令人感动的片段


今天是2012年2月29日 闫子瑜3岁4个月3天

恻隐之心

可能从小给子瑜正面的暗示多一些,比如赞扬、鼓励。都说给予孩子什么,孩子就会加倍地回馈于你。确实是这样,也许我只做了件不起眼儿的小事,子瑜也会及时地说句“你真棒”。除了表扬和鼓励,爱心和同情心也是很重要的。当她心情不佳时,绝大多数我会先安慰她,站在她的立场认同她的感受,当她为了一件被破坏却又无法修复的玩具伤心的哇哇大哭时,我尽量的不去责备呵斥她,而是静静地抱着她,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并感化她。所以小小的子瑜很快就学会了这种极富同情心的表达方式:

我抱着子瑜去等出租车,脱口而出“你太沉了”之类的话,没想到她立刻把小脸儿凑过来,双手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然后对我说:“我抱着你,你就不会yei   ye(累了)!”虽然她这个动作一点也没减轻我的负担,但心里还是小感动了一下。

姥爷不小心碰到了额头,流血了,自己正在涂抹酒精的时候,子瑜也过来凑热闹,还非要帮着姥爷涂抹酒精。当子瑜手里的棉签碰到姥爷的伤口时,姥爷本能地“嘶哈”了起来,子瑜连忙停了下了手里的动作,单薄的双手轻轻地抱了下姥爷,姥爷大为感动!

好伦哥餐厅,爸爸去取吃的了。我趴在桌上作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都快饿死了!”子瑜于是满脸的“同情”,用她一惯的无比“怜悯”的声音安慰我:“一会儿饭就yai(来)了!”还不忘过来抱抱我!

子瑜一玩起这个,就成了“疯子”!

机灵鬼

子瑜一天天地长大,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她的“心眼儿”越来越多了:

姥姥带子瑜买菜,顺便买了两个生玉米,回来后正要做饭,却接到了舅姥爷的电话,于是两人开始煲起了电话粥……终于挂断电话了,子瑜过来了:“yao  yao(姥姥),刚qai(才)我们干xin(什)么去ye(了)?”姥姥:“刚才跟舅姥爷打电话了呀!”“yao  yao,刚 qai 我们干 xin 么去 ye?”姥姥想了想,刚才?哦——刚才我们去买菜了!“yao  yao,玉米 ju (煮)了么?”姥姥这才恍然大悟,敢情小家伙想吃玉米了,绕这么大的弯子!

给子瑜买了五袋维尼熊的酸奶,她一连喝了三袋后,还是抑制不住想喝的欲望。但她知道我肯定不会同意的,于是跑过来开始给我“做工作”。“妈妈,你喝一袋吧!”“我不喝。”“妈妈,你喝一袋吧!!我去给你拿!”她从冰箱里拿出一袋举到我面前。“我说了我不喝。”“你喝一袋吧!!!”“我不喝呀!”“你喝一袋吧!!!”“那好,我就喝一袋吧!”见我终于妥协了,她的最终“面目”也暴露出来了,仰着脸贪婪地对我说:“给我喝一口吧!”无奈这袋酸奶也进了她的肚子!

子瑜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手里拿着自己的“小包”(她把毛线帽子倒提着,手拎着两根帽绳,说成是自己的“包”)。我见她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就好奇地问她:“你在那干什么哪!”“看哪!”“看什么哪!”“看你哪!”我更加好奇了,“看我什么呀?”“看你漂亮呀!!”我的天!我发誓不是我教的!

客厅的沙发被子瑜“分配”了:最右边的沙发床是她的,中间一部分是奶奶的,最左边的部分是爷爷的。她不允许奶奶在沙发床上坐着,一发现奶奶“过界”,就强行把奶奶“赶”走。可当子瑜在自己的“地盘”上玩了许久后,她发现更加愿意跟着爷爷玩,可是,要去找爷爷的话,就必须要经过奶奶的“地盘”。于是小小的子瑜说了一大堆让所有人哭笑不得的话:“奶奶,你去我那边吧!没关系!你去我那边吧!我让你过去!”

早上起来,爸爸说:“我做了一个梦。”子瑜脱口而出:“准是梦见我了!”这么小的孩子都把自己摆在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有时候难免有点自以为是!

我看到客厅的地上很脏了,就问子瑜:“地上这么脏,应该让谁扫呢?”——在场的还有小姨。子瑜想了想说:“可是,我扫不干净怎么办啊!”先为自己找借口。

子瑜找不着自己的棒棒糖了,爸爸在电脑前说:“你来看看桌子上(电脑桌)有吗?”子瑜说:“我没穿鞋。”又是借口。

我们在包饺子,子瑜却在面碗里“种树”!

阿Q精神

自从决定不再偷偷地走以后,每次回北京前都要提前做好她的思想工作。“等你睡醒觉,你就去送妈妈好吗?”“送妈妈干什么呀?”“送妈妈上火车呀!”“上火车干什么呀?”“去上班呀!”“你去上班我哭不哭啊?”“不哭,等到了星期六妈妈就又回来了!”“我就又高兴啦!”子瑜不钻牛角尖,不会为了一件事而耿耿于怀,我不禁窃喜。

深思熟虑了好久,终于决定把工作调整一下,为的是能尽快把子瑜接到北京,于是,上上个周末回去时,我跟小人如实相告:“妈妈很快就能把你接走了,但是呢,妈妈现在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完,等妈妈把手里的事情全部做完了,妈妈就把你接到北京!”小人听了很是兴奋!因为在我走之前子瑜已经跟着姥爷去了有院子的那个家,所以后来听姥爷说,从那边回来时,刚进小区的大门子瑜就对姥爷说,我们看看妈妈还在不在家啊!姥爷说妈妈上班去了,子瑜非常懂事地答道:“妈妈做完事情就回来了!”

喜欢小猫(ipad中的虚拟小猫)

“妈妈,你有小猫吗?”“妈妈没有小猫。”“哦,没有呀,姑姑有小猫。“哦,那妈妈没有小猫,你还喜欢妈妈吗?”“不喜欢。”——回答的倒挺干脆!“那你去找姑姑吧,别跟着妈妈了。”“嗯。”她竟然还“嗯”,真是没心没肺啊!那好吧,我走吧!我起身往门口走去,假装真的要“走”。身后传来她急切的声音:“可是,我喜欢你呀!”“你不是说妈妈没有小猫,就不喜欢妈妈了吗?”“你没有小猫也喜欢你!”这还差不多!我不死心,又接着问她:“那你喜欢小猫,还是喜欢妈妈?”“喜欢小猫,喜欢妈妈!”原来小猫和妈妈缺一不可!

子瑜和刚认识的小伙伴玩起了扭扭车。

子瑜骑着扭扭着从远处过来。不比不知道,跟小男孩一对比,坐在扭扭车上的子瑜显得双腿老长了,眼看扭扭车快要坐不下了。

发布于2012年02月29日 17:51 | 评论数(1) 阅读数(3357) 成长瞬间

正面管教——把主动权交给孩子


今天是2012年2月23日 闫子瑜3岁3个月28天

吃糖的子瑜让人头疼

2011年春节,子瑜2岁3个月。虽然才刚刚尝到了糖的甜头,但是对糖的喜爱很快一发不可收拾。

子瑜经常盯着桌上的糖果盘窥视许久,然后趁我们不注意,偷偷剥开一颗填到嘴里。过年期间免不了走亲访友,所以我根本无法抵挡那些热情的手,看到子瑜欣喜若狂地装着一口袋的糖,我真是头疼的要命。我不想强行制止她,只想这个春节快点结束,远离那些花花绿绿的糖果!

就是这个春节,子瑜第一次吃到了棒棒糖。那天在小小姨的“帮助”下,子瑜竟然连续吃了两颗棒棒糖!从此,子瑜记住了小小姨,从此,子瑜更加钟爱棒棒糖了。以至于后来,无论子瑜做什么,她都会跟棒棒糖联系到一起:排积木的时候排的是“棒棒糖”,吃鸡腿是吃“棒棒糖”,把橡皮泥搓成小球球,然后扎上牙签也成了“棒棒糖”。

其实子瑜很乖

虽然子瑜知道了“糖”是个好吃的东西,但是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她并没有给我们制造麻烦。因为我们家里几乎看不到糖的影子,就算在超市的货架上看到了糖,虽然她会明知故问“妈妈那是什么呀”,但得到我的如实相告后,她却从来没有强求过!去年4月份,子瑜不满2岁半,我们在站牌附近等姑姑,子瑜在旁边高高的台阶上来回走,突然,她指着前方“哈!哈哈!”地叫起来,然后扑到我身上,我也不得不抱着她往她手指的地方走去。正在我纳闷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了前面报刊亭的小窗口旁边插着几颗棒棒糖,于是我也“兴奋”地“哈!哈哈”地叫起来。我们俩就这样此起彼伏地“哈哈”着,然后在报刊亭主人诧异的目光中离去。期间我和子瑜没有说半个字,离开了就离开了,子瑜也没有非要不可!

其实我一直在纠结,到底让她吃糖还是不吃?虽然我知道吃一点无妨,但是这个度,到底该怎么把握?又该如何把握?子瑜心情好的时候倒是可以商量的,但是一旦发起脾气来,便来势汹汹让你无法收拾!所以我也非常矛盾,有时候看到她可爱的身影就会想:她只是想吃颗糖啊!凭借自己小小的力量竟然连这一点都无法做到,看起来真的挺可怜的!

茅塞顿开

后来在育儿网看到一位妈妈写的博文,意思是如果孩子想要某一样东西,如果做家长的强行压制,那么孩子想要拥有这样东西的欲望就会更加强烈!一般的家长都会控制孩子的零食和玩具,唯独对于书是例外的,只要孩子想买书,买多少,做家长的都是欢喜的,并心甘情愿掏出钱包。而当儿子向这位母亲提出要买书时,母亲却只同意他一次买一本,并且规定每隔多长时间才能再买第二本。儿子对母亲的做法非常不解,这位母亲却有她独到的看法。她说我就是要限制你买书的数量,这样你每次都不会得到满足,而且你会非常期待下一次买书的时间,从而让你对书永远都保持强烈的渴望!

我突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这种思维真的很独特,这位母亲也很聪明!

由此我开始反思自己,我对子瑜是不是太苛刻了?我越是不让她吃什么,她越是对这种东西感兴趣!我这样限制子瑜吃零食,其实已经出现了一些负面影响,比如她知道我不让她吃糖,所以一逮住机会就偷偷的吃!比如在外面看到小朋友吃什么,子瑜就会眼巴巴地望着人家,眼神里充满了羡慕与渴望!想想自家的孩子也太可怜了,就这么一口吃的,让我弄得跟回到自然饥荒年代似的!

开始立规矩

所以后来,家里也慢慢地出现了一些零食,包括之前的大忌,像旺旺仙贝、薯条、果冻,但给子瑜吃得都是极少的量。而且为了控制数量,一般拿出来之后,我都会先问她:“你要吃几个?”这时子瑜就会眨巴眨巴眼睛说:“先(三)个!”有时还会说四个。然后我会让她自己拿,每到这时,她都会非常认真地边拿边数:“一,二,先,细,细个!”拿完后我把其它的放到一边,说明天再吃,子瑜也非常配合,从来没有破过规矩,家里一片和谐景象!

子瑜满载而归

今年的大年初一,我们带子瑜回老家拜年。回家的路上,我们告诉她,到了家里会有好多爷爷奶奶,你要有礼貌,叫爷爷奶奶过年好,然后爷爷奶奶就会非常高兴,然后他们就会给你糖吃。其实我们是为了让子瑜能够有礼貌地叫人,只是拿糖做一个诱饵,无奈子瑜就是不张嘴,这是后话。

到了第一位奶奶家,子瑜的小口袋就快装满了,出门的时候,子瑜问我:“有没有棒棒糖啊!”我说我也不知道,过一会儿你看看。我们接着去第二家、第三家,有的奶奶家没有准备糖,只给了子瑜一些小桔子和花生,子瑜出来后又问我:“有没有棒棒糖啊!”我们转了七八家,子瑜的小口袋已经快装不下了,却没有子瑜想要的棒棒糖。

子瑜说话算数

不过,子瑜的好心情显然没受到影响,回到家她便全把糖翻了出来。我说今天我们只吃一颗糖,然后明天再吃,子瑜愉快地答应了,并且说话算数,只吃了一颗。随后她便把这些糖当成了玩具,在沙发上玩了起来。不一会儿,她冲我兴奋地喊道:“妈妈妈妈,你看这是什么糖呀!”我一看原来是块桔子瓣形状的软糖,于是我说:“这是一块软糖,不过呢,你今天已经吃了一块了,这块就放到明天再吃吧!”子瑜没有抗议,接下来她又挑出了好几块软糖,拿在手里,捏来捏去。

初二那天,我们去了另外一个亲戚家,子瑜看到了桌上的糖果盘,不加思索地对我说:“妈妈,有没有棒棒糖呀!”我说一会儿你问问大娘有没有棒棒糖。大娘闻声过来,于是逗子瑜叫她,说叫了大娘就给你找棒棒糖。无奈子瑜就是金口难开,不叫!大娘一看小人儿确实不想开口,于是放弃了,不过还是从橱柜里拿出了两颗棒棒糖。看到她那垂涎欲滴的样子,我没忘记提醒她:“不是说好今天吃那块软糖的吗?”显然她已经把软糖忘得一干二净了!于是我让她自己作决定:“如果吃棒棒糖呢,今天就不能吃软糖了。你是现在吃这颗棒棒糖,还是回家吃软糖?”子瑜又是不加思索:“现在吃!”看来她已经等不及了!那好吧,开吃!

回到家,子瑜照样把软糖当玩具,桌子上其它的糖还有巧克力全都成了她的玩具,她不停地用各种形状的巧克力“搭积木”,对于“吃”只字未提。下面的视频是子瑜拿过一块又一块的糖,不厌其烦地问爸爸“这个是什么味儿的”,这样的问题很频繁,只要得到答案,她就好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接下来的两天,子瑜吃了一块“大白兔”和一块巧克力球,那块软糖被她玩得都破了口了,其实只要两个手指一捏就能捏出来,但子瑜似乎并不想打破我们之间的规矩,那块软糖就这样裂着口子被子瑜扔到沙上,又扔到茶几上,从这屋拿到那屋,有一次还落在了电脑旁。看到子瑜这么乖,我暗暗松了口气,不过,我需要做的另外一件事就是,随手把那几块软糖“保存”好,不要被来访的客人一口吃掉!

初六那天,我实在忍不住了,主动把那块软糖装在口袋里,在冬日温暖的阳光下,看着子瑜一小口一小口把它吃掉!

让子瑜作主

根据子瑜上述种种表现,我不再担心她对糖的那种“痴迷”了,而是放开手大胆地让她自己作主!

回到北京,我告诉她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有好多不二家的棒棒糖,全都是你的,从今往后你自己来分配,一天只吃一颗。子瑜看到了那么多的棒棒糖,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她说原来是扁扁的棒棒糖呀!子瑜照样遵守我们之间的承诺,一颗也不多吃。

意外惊喜

一天我看到她正津津有味地吃着棒棒糖,不由地心生“歹念”。我装出十分委屈的可怜相,“悲伤”地对她说:“妈妈也没有棒棒糖吃,你分给妈妈吃一半好不好?”她看着我,没有回答。我一看“有机可乘”,于是马上来了精神:“要不这样吧!你先吃,最后留给妈妈一小口行吗?还是先让妈妈吃,妈妈给你留一小口?”她想了想,说:“我先吃!”我说好,我等着哈!说完我接着在电脑前忙碌着,过了几分钟,子瑜喊我:“妈妈,你看这样一小口,行吗?”我转头一看,子瑜手里正举着棒棒糖,她果然给我“留”了一些,据我目测,其实不是一小口,起码有三分之一。我说你真的给妈妈留的?她还在“征询”我意见:“行吗?”行!那当然行啦!我顿时对子瑜“感激涕零”,“激动”地接过她手里的棒棒糖,“沉醉”地吃起来!

关于子瑜吃糖,从开始的惶恐到现在的坦然,其实回想起来并不复杂。只要用一种平和的心态去积极引导,让孩子明白他也有选择的权利,并且自然的接受选择的结果,他的内心就会拥有足够的力量!

要想让孩子变得更好,首先改变自己吧!

发布于2012年02月23日 21:39 | 评论数(0) 阅读数(1679) 教育要趁早

我要回那个家


今天是2012年2月15日 闫子瑜3岁3个月20天

圣诞节前夕,姥姥搬进了楼房。在新房子打扫卫生的时候,我们曾带子瑜去过两次。她兴奋地穿梭于客厅和卧室之间,又跑又跳。

因为姥姥之前住的平房非常宽敞,这边的新楼房只有平房的两间屋子那样大,我们生怕她不适应新的环境,不喜欢这个迷你的小家,不过这样看来,我们的担心倒是多余的了。

可是正式搬进去的第一天晚上,麻烦就来了!

疾控中心外面有一个小小的滑梯,以前姥姥经常带子瑜来这里玩。那天下午我和子瑜在外面玩了好大一会儿,回到新家里刚好要吃晚饭了。以前来到新家只是看一看呆一小会儿就走了,可能子瑜感觉到不对劲了,怎么还要这里吃饭呢?

于是她环视一下四周,问道:“我们一会儿要干什么呀!”“洗手啊!”“洗完手干什么呀!”“洗完手吃饭啊!”“吃完饭干什么呀!”“吃完饭……就念书啊!”从她一开始提问,我就料到事情不妙!她之所以这样问,是她已经知道今天晚上要留在这个家里过夜了。“念完书干什么呀!”我还在纠结不能如实说出要睡觉,但是到底要怎么说呢?谁知子瑜一下子带着哭腔喊起来,“我要回那个家我要回那个家!”我们只好暂时安慰她,说等吃完饭就回那个家。

如果不是平房还要自己烧暖气,如果不是天气这么冷的话,我们肯定不会强迫子瑜留在这边。可是,既然已经搬到新家里来,为的就是姥姥和姥爷能在这边过上一个温暖的冬天,我们怎么可能会搬回去呢?

白天的时候,床上的被子褥子还没有收拾,一摞一摞地放在那里,子瑜就在这些高低不同的被子之间钻来钻去,还称自己是在捉迷藏。吃完晚饭后,她有点忘记我们刚才的承诺了,又爬到床上想去捉迷藏。可是,姥姥已经把被子收拾整齐放到了柜子里,只留下我们三人当晚要盖的被子。子瑜看了看床上一字排开的三个被窝,立刻充满委屈:“妈妈,你把被子弄成这个样子,你要干什么呀!”还不等我回答,她又立即惊叫起来:“我要回那个家我要回那个家!”我们又是好一顿劝说!

第二天我就回北京了,子瑜可能知道事已至此,后来就没再发脾气!不过有时候姥爷会问子瑜:“你喜欢我们这个家,还是喜欢有院子的那个家?”子瑜每次都会回答“有院子的那个家”,也难怪,子瑜从小就在那边长大,感情很深。

春节过后,子瑜又回到了姥姥的这个小家。不过,子瑜每天都会跟着姥姥姥爷去有院子的那个家,拿点东西、喂一下小狗。回到曾经熟悉的地方,子瑜一推开屋门便把鞋一脱,飞快地跳上摆在地上的垫子,一通“热舞”,最后出了一身汗不得不把羽绒服脱掉。

我提醒过姥爷,如果子瑜不愿意回来,那就跟她说明情况,等天气暖和了,大家再搬回来住,而不是拿谎言来搪塞她。因为我发现子瑜越来越容易沟通了,跟她摆事实讲道理后,她都能够明白。

果然,子瑜跳痛快了,想起了一会儿还要离开这里,于是她问姥爷:“咱们一直在这里,行吗?”姥爷换了一种说法:“等我们脱下棉袄了,再搬回来住。”子瑜欣然接受!

发布于2012年02月15日 11:16 | 评论数(0) 阅读数(779) 成长瞬间

怀念“手忙脚乱”的日子……


今天是2012年2月14日 闫子瑜3岁3个月19天

春节假期之前,除了每周末固定地回家看子瑜之外,我的生活是相当有序而且自在的。上班的时候偶尔还能借助办公事为由忙里偷闲一下,逛个街什么的。而且家里没有小孩子家务活更是少之又少,到了晚上,更是有大把自由的时间,这样反倒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

子瑜来了之后,这种悠闲与宁静瞬间便被打破了,生活一下子变得“手忙脚乱”起来。

从每天早晨睁开眼睛开始,子瑜便不停地给你制造一些小麻烦。

例如:早晨不起床,好不容易答应起床了,又不想穿衣服。我深知要给孩子自由,有些时候要尊重孩子的意愿而不要干涉太多。

ok!不穿就不穿吧,于是我把她晾在一边自己去收拾。等我洗漱完毕,早餐也准备的差不多了,然后再去叫子瑜,而每当这个时候,她都能无比顺从地、无比乖巧地任由你安排——我猜她在床上已经折腾够了,也折腾不出什么新花样了。

终于穿好衣服了,又面临着洗手洗脸的问题。子瑜不喜欢别人帮她洗,从洗脸、洗手、打洗手液、洗毛巾到最后擦干净完全自己来做。

虽然这的确是个好现像,但中间会出现好多小插曲:比如小盆是放在马桶盖上面的,子瑜稍一用力,小盆就会被推出去然后打翻在地;比如子瑜洗手的时候她会不停地甩来甩去,甚至会提着湿漉漉的毛巾在盆里划圈儿!这样一来,子瑜身上、地上全都溅满了水!我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她这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玩耍,不管什么形式的玩耍,都表明她是在探索、在学习,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会努力克制自己发火的冲动,而是任由她在那里“探索”。

子瑜挤洗手液之前,都会问我:“我的手是不是好脏啊!”这是她根据我俩以往的对话总结出来的“经验”,以前总是上她的当,每当我说“很脏”时,她都会用最快的速度拿过洗手液,然后拼命地挤啊挤啊!后来我改变了策略,我说:“早上刚起床,小手不是很脏,用香皂就行了。”她会说:“用香皂~可是不香啊!”“那就用洗手液吧,用一点就够了。”“用一点~可是不香啊!”最后,我只能无奈地看着她又是拼命地挤啊挤啊!而每到这时心里总是很懊恼,总感觉自己真的很无能,总是被这个小人儿“算计”!

算了,由她去吧!如果不是着急出门,那就她忙她的,我忙我的。平时只需要两分钟的洗手时间,让她一折腾就变成了二十分钟!然后,不等我招呼,她自己则甩着两只小手踱出了卫生间,满脸兴奋地对我说:“妈妈,我洗完呀(啦)!”

她玩儿痛快了,我却要收拾卫生间一地的水和泡沫!

除了穿衣和洗手这种“家常便饭”,子瑜时不时地还给你制造一些小“混乱”。

混乱对象之一:小姨

一般情况下,小姨不在的时候,子瑜倒也不是经常光顾小姨的卧室,不知怎么“心血来潮”了,才会过来“巡视”一番,然后把一些小箱子啊、小桶啊、铅笔之类的小零碎儿都“搬”到床上。玩过以后她也会象征性的“收拾”一下,但要求她把这些东西都归到原位好像不大可能,所以在小姨下班之前做最后的整理工作的往往都是我。

小姨不是小画家,可是彩笔铅笔一大把。把这些铅笔都放回笔筒,再把笔筒归位。

卡通CD包放好。

除了彩色铅笔,小姨还有各式各样各种颜色的碳素笔,这些都放到另一个笔筒里。

这只小猫也被子瑜扔到了角落里,显示器上面才是它的家。

还有这只小小的招财猫。

两只黑色的小狗也回家了。

收拾完这一切,眼角瞥到桌面上好像还有个什么东西,等我伸手正要去拿的时候,我一下子就被定在了那里,心头一股暖流涌过,刚才还有点烦燥不安的心,突然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正是子瑜的这个小小杰作,碰触到了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让我想起了一个词——童真!立在原地看了半天,我竟不忍心去打乱子瑜的那份童真。不曾想到,这个盖着被子的小机器猫,竟然在小姨的电脑桌上“睡”了好几天都没被打扰!

混乱对象之二:爸爸

爸爸吃午饭的时候,子瑜竟然爬到了爸爸脖子上。子瑜在后面丝毫不能安分守己,爸爸这顿饭吃得也丝毫不得安生,但不难看出,爸爸的心情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很享受子瑜的这种“折腾”。

从前的“甩手掌柜”能有这样的表现,实属难能可贵!

混乱对象之三:妈妈

那天我突然听到“咚、咚”两声“巨响”,扭头一看,子瑜正“端庄”的坐在床上,床下面分别“躺”着她的一本《小小西游》和我的……手机。我一看就明白了,于是问她:“咦?这两个东西,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子瑜听到后也学着我的口气说道:“这两个东西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看她又有想和我绕圈子的嫌疑,于是我倍加“亲切”地问道:“是它们自己掉下来的,还是你把它们扔下来的?”子瑜面不改色心不跳异常坚定地回答:“是它们自己掉下来的!”我心里一阵冷笑!跟我斗?!“你说的是真话吗?”只见子瑜张了张嘴作了个“是”的口型,然后立马改口说道:“不是!”就在我要“发作”之前,子瑜连忙从床上跳下来,边跳还边说:“我赶紧给你拾起来吧!”看到她那紧张的样子,既好气又好笑!

《小熊毛毛》掉在地上了,我问:“那本书怎么在那里啊?”她又开始跟我绕圈子:“哦?那本书怎么在那里啊!——我帮你拾起来吧!”

《小熊毛毛》又在地上,我问:“怎么又掉地上了?”这次她倒回答地很干脆:“我扔的!”“为什么扔?”“我想想啊!我想想啊!”“为什么扔?”“我想不出来!你快点帮我拾起来吧,我要着急了!”

发布于2012年02月14日 17:01 | 评论数(0) 阅读数(1866) 成长瞬间

    1 2     尾页  页码:1/2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