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教育要趁早 | 小病小灾 | 旅行记录 | 美食诱惑 | 成长瞬间 | 周末闲游 | 我的絮叨

两小无猜的缘份


今天是2012年8月31日 闫子瑜3岁10个月5天

 

好久不见

离开北京二十多天,子瑜当然见不到彬彬了。渐渐的,我也开始想念那个活泼好动、调皮捣蛋的小男孩了。

回来的第二天下午,我们便迫不及待地去了少年宫。巧的是,在大门口竟然遇到了彬彬母子。彬彬的眼神里闪现了一丝惊讶,瞬间的淡定过后,那股疯狂的劲头又卷土重来。

两个小家伙你追我赶,操场上又响起了他们俩的尖叫声!

这次两个人倒没怎么玩滑梯和秋千,倒是对最东边墙底下扔着的破沙发破桌子感兴趣。他们把那里当成了小小的舞台,彬彬扯开他那又尖又细的小嗓子,唱起了新学会的歌:

 

那边唱罢,这边篮球架也被当成了舞台:

 

 

众里寻他

刚刚和彬彬久别重逢,两个小伙伴终于又热火朝天地玩在一起了,可当我们再次踏入少年宫的大门时,却被保安给拦住了,说什么前段时间有个小孩儿摔伤了,现在4岁以下的小孩儿不让进了。不知道闫子瑜心里是什么感觉,反正当时我心里是失望至极。这个地方是两个孩子撒欢儿的乐园啊,不让来了,以后两个孩子可怎么见面呢!转念又一想,不是还有个小公园吗?彬彬肯定在那里!于是,从那天开始,我们便一路艰辛地寻找着彬彬

 

没想到,这一找便找了一个星期!

每次来到小公园,子瑜都推着她那辆红色的滑板车,绕着圆形的小路一圈又一圈地走着……开始我还很好奇,我说你怎么不滑呢?你要不滑的话,就把滑板车放下吧!子瑜头也不抬:“找彬彬哪!”是啊!都好几天了,连彬彬的影子都没找到,看着子瑜“失魂落魄”的样了,我不禁有点小心酸。虽然知道彬彬的家离我们很近,就隔一条马路,虽然我也知道,小公园也是彬彬经常光顾的地方,但是,尽管近在咫尺,却无法相见,我不免得有点着急上火。

这样“死等”下去不知何时才能见到彬彬,着急上火之余竟然想到一个好主意:我知道彬彬在哪所幼儿园,我们可以等到幼儿园放学的时候到门口去“接”他。

第六天,也就是周三,为了能准时赶到幼儿园,那天中午破例没让闫子瑜午觉。四点半出门,到了幼儿园已经快五点了,幼儿园门口早已人去楼空。本来兴致勃勃地前往,没想到又扑了个空。

我和子瑜又把希望寄托在了小公园。刚刚从北面的小路上走过,子瑜忽然对我说:“我看到彬彬的妈妈了!”当时我竟然对子瑜的话深信不疑,赶紧问她彬彬的妈妈在哪里?我顺着她的小手放眼望去,可不是吗?离我们大概100米远的前方,彬彬妈妈正拽着彬彬那辆蓝色的滑板车急匆匆地走着。我心中大喜,连忙吩咐子瑜赶快去追彬彬的妈妈。于是子瑜撒腿就跑……拐了一个弯,在公园的南半部分,我们看到了彬彬正在跟另外一个小男孩儿玩遥控汽车。

这一路的艰辛啊!

 

彬彬的情有独钟

二十天后第一次见到彬彬,在滑梯下面,彬彬和一个年龄大点的小哥哥发生了冲突。后来从彬彬妈妈那里了解到,子瑜不在的这段时间,彬彬和小哥哥两人玩得火热,关系也很融洽。当时不知道因为什么,彬彬对小哥哥“翻脸”了。彬彬妈妈赶紧调解:“你不是和小哥哥玩得很好吗?”彬彬小眼睛一瞪,嘴一撅:“我不喜欢他,我喜欢闫子瑜!”

六天后再次找到彬彬时,彬彬连忙把手里的遥控器递给子瑜说:“我让你玩我的汽车!”两人正玩得“如胶似漆”,刚才跟彬彬一起玩的小男孩突然很伤心地哭了起来,彬彬妈妈又开始做彬彬的工作:“你跟他也一起玩一会儿嘛!”彬彬:“不!我跟闫子瑜玩!”

刚才还玩得甚好,没成想一见到闫子瑜,彬彬立刻翻脸不认人了!小孩子的心思真是奇特,像彬彬这么外向充满活力的孩子,竟然会对外表看似冷淡的闫子瑜情有独钟!

发布于2012年08月31日 22:44 | 评论数(0) 阅读数(458) 成长瞬间

这个折腾的八月……


 

今天是2012年8月25日 闫子瑜3岁9个月30天

 

想像是美好的

本来没打算给闫子瑜放假,但看到周围的小朋友们都陆陆续续离开幼儿园时,我还是忍不住改变了主意。 一个月有点长,那就半个月吧!我的计划是:月初把子瑜送回姥姥家,到月中的时候再接回来。自己还想像着,没有了约束的闫子瑜,终于可以在姥姥家自由自在地玩个痛快了!

                                                                                                                       

措手不及

8月2号回去,第二天子瑜的体温就有升高的趋势。白天37度到38度之间,晚上38度以上,本以为这次还跟以前一样,反复两个晚上就没事了。但一到白天,依然是37到38之间,而且两天之内竟然完全没有退烧的迹象,这可跟以前大不一样!第三天去医院,竟然又烧到了39度,医生毫不犹豫地让打针,在我一再地坚持下医生只开了一些消炎药和几粒退热栓。退热栓当时给子瑜用了一粒,回到家就降到38度以下了,而且那天晚上也没有再烧。第二天我按原计划返回北京。   

                                                                                              

祸根原来是“腮腺炎”

就在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我也好不容易过了两天轻闲自在的日子时,往家打电话竟然得知子瑜得了腮腺炎,就是“痄腮”。这个名词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过了,印象中应该是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小时候的一种常见病,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那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再加上麻腮风疫苗的普及,现在的孩子几乎没几个得这个病的。

赶紧上网搜索一番,百度百科里是这样描述的:腮腺炎是由腮腺炎病毒侵犯腮腺引起的急性呼吸传染病,是儿童和青少年中常见的呼吸道传染病,成人中也有发病,由腮腺炎病病毒所引起。腮腺的非化脓性肿胀疼痛为突出的病征,病毒可侵犯各种腺组织或神经系统及肝、肾、心、关节等几乎所有的器官。因此,常可引起脑膜脑炎、睾丸炎、胰腺炎、乳腺炎、卵巢炎等症状。

虽然也知道小孩子得了腮腺炎基本上都会全愈的,并且会终身免疫,但一看到百度里提及的各种伤害,心里还是被吓了一大跳。腮腺炎的潜伏期是7到14天,初期症状是发热,这就不免让我想起前几天子瑜的低烧不退——原因果然在这里!

 

老天爷不让回

14号下午给子瑜换上了第二贴药,脸上的肿块明显消退了不少,另一侧也没有肿起,贴完这贴药就基本康复了。虽然看起来并不影响我们第二天回北京,但心里还是有一些小小的担忧。腮腺炎不像其它的疾病,有什么不舒服忍一忍就过去了。这一路上,又是出租车又是火车的,腮腺炎尤其禁忌颠簸、剧烈运动和高分贝的噪声。晚上,在全家人一再的分析与权衡之下,子瑜还是暂时别回去了!就这样,我和子瑜又留了下来,这一留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

21号是星期二,提前买好了车票。谁知道去衡水的路上正在大张旗鼓地修路呢谁知道这千年不遇的事情竟然让我们赶上了呢?好好的挺宽敞的马路,非要大动干戈兴师动众重修一番,都是让马拉松给害的!!由北向南整个车道全被占用了,迎面而来的体积庞大的货车把由南向北的路堵了个水泄不通!不知道我们在那儿堵了多长时间,最后还是司机师傅绕了一大圈才突出重围!当我们火急火燎地赶到火车站时,已经超过开车时间5分钟了!

第二次回北京的计划又泡汤了!

就这样,我带着子瑜,拎着大包小包出入售票厅和候车室去排队、签字,再排队、改签。在子瑜的全力配合下,我顺利签到了第二天的车票。

多亏子瑜乖巧地很,从我们到达火车站,到坐上回程的出租车这一个半小时,子瑜没有一丝不快。只要闫子瑜小朋友心情愉快,再多的折腾又算得了什么呢?

发布于2012年08月25日 23:17 | 评论数(0) 阅读数(1668) 成长瞬间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