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教育要趁早 | 小病小灾 | 旅行记录 | 美食诱惑 | 成长瞬间 | 周末闲游 | 我的絮叨

龙潭公园玩雪


今天是2019年2月16日 闫子瑜10岁3个月21天

晴-3~5


    去过了老家令人无语的滑雪场,一心惦记着龙潭公园的冰雪嘉年华。

    一进公园北门,五颜六色的风车迎风飘扬,过年的气氛依然浓烈。

    


    事先给子瑜团购了套票,包括雪上飞碟、悠波球和小火车。我以为雪上飞碟是很刺激的那种,没想到却是如此的小儿科。子瑜看上去也很不屑。

    


    其它三个轮胎上都是大人抱着孩子,我猜整体已经超重了,本来速度就不快,这下子轮胎转起来更费劲了。

    


    然后又玩了这个悠波球。

    

    

    

    

    

    

    

    

    

    

  

    话说玩一次雪可得舍得下血本啊!

    

    

    

    

    

    

    

 

    就是这种玩法吸引了我,我以为这就是雪上飞碟呢,其实这是包含在雪圈里面的。

    

 

    直直的雪道子瑜根本不在话下,拽过雪圈一屁股坐进去,然后往前噌了两下,“嗖”的一下就滑出去了。

    

    

    

    

 

    我特意看了一下龙潭公园的雪道,下面有长长的一段平缓的路,为的就是缓冲高处强大的惯性。

    

    


    这个特别好玩。

    

    

    

    

    

    

    

    

    

    

    

 

    玩了一次又一次。

    

    

    


    看看人家的设计,雪道两旁都有台阶可以上去。一边是铺上地毯的木质台阶,一边是被冰雪覆盖的坡。

    

    

    

    

    

    

    

    

    

    

    

    

    

 

    我们套票里还有小火车没有坐,子瑜就被零食一族吸引住了眼球。

    


    旋风土豆,良心价只要10块钱,这倒出乎我的意料。这种时候,这种地方,卖20块也太正常。

    

    

    

    

    


    完全忘我了。我尝了两口,比别的公园都好吃,除了油大一点,口感软软的,不扎嘴。

    

    

    

 

    最后一,小火车。

    

    


    我以为小火车好歹在雪地里绕一圈呢,没想到只走了半圈不到,半圈还不算,走到半路竟然倒着就回来了! 

    

    

    

    

    

    

    


    北门西边的风车已经陆陆续续摘下来了。

    

    

    

     

发布于2019年02月28日 13:10 | 评论数(1) 阅读数(979) 成长瞬间

年前年后


今天是2019年2月15日 闫子瑜10岁3个月20天

晴-6~2


    2019年的春节,总算过完了。

    虽然年龄越大越不喜欢过年,但从来没有觉得过年是一件特别难的事。

    可能也是因为天气不太好吧,阴沉沉的,温度也骤降好几度,本来就没有暖气的客厅,更显得冻人无比。

    子瑜在家基本上就是这种状态:穿着棉袄、裹着被子。何止子瑜啊,大人们也是如此。

    

    


    天气不好,就不想出门,在家窝着,更冷。

    初三那天下午,我们去了县城周边的滑雪场。其实根本说不上是滑雪场,只是开辟出一块地供孩子们乐呵乐呵罢了。

    地方实在太小,基本上没有什么玩雪设施,雪道也很无语。算不上太直,但雪道上坑坑洼洼的,人滑在上面被颠得七上八下,下来后还没有缓坡,被高处的惯性直接颠得老高,有几个孩子都被吓哭了。

    

 

    人坐在雪圈上被颠得直转圈,可雪道又不够宽,需要高高地抬着双脚才不至于撞上边缘,有个大人的鞋跟就被削掉了,有个孩子的鞋整个被撞掉了,全场尖叫连连,刺激得很哪!

    


    拉着雪圈上去的时候也超级费劲,因为上坡的路竟然没有设计成台阶,坡路上的雪被踩得实实的,拉着雪圈又贼沉,脚底下还打着滑。

    既然有意开发这么一处地方,就用点心好不好,不求最好,但求让人玩得安全、玩得舒服。

    这里的硬件让人很无语,但工作人员态度都很好。租雪圈是30一小时,但明明白白告诉我们可以多玩一会。雪道下面两个小伙子也很负责,不停地拿着大喇叭提醒别人远离雪道。

    


    初五,一顿普通的家常便饭就算给老爷过生日了。

    


    盼着盼着,终于盼到初六回京了。

    我还有一周的时间可以陪子瑜,周一上午去公司加班,下午去合生汇。

    五层的海盗虾饭第一次尝试,子瑜颇稀罕人家的虾仁靠垫。

    

    

    

    


    要了一份虾开心扮面和一份龙虾饭,味道太淡了,吃着不过瘾。

    

    

 

    吃完饭就在商场里面瞎转悠,这个貌似室内逃脱之类的。

    

 

    半截火车头的窗户里伸出一只只恐怖的手。

    


    逛商场,来一份冷饮也是必不可少滴。

    


    周二去看《疯狂的外星人》,那天我们赶上了北京的第二场雪,雪花很大,飘飘洒洒的,答应子瑜看完电影玩雪。可当我们走出影城,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路上湿漉漉的,一片雪花都没留下。

    

    

    


    我俩包场了。

    

    

    

    


    周三没出门,爸爸没来由地发烧了。

    周四,又忍不住去看了《流浪地球》,因为天气不好,实在不知道去哪里。

    惊喜的是,下午又下雪了,持续时间并不长,但正巧我们刚看完电影,回到家拿了两把小铲子就下来玩雪了。

    

    

    

    

    

    


    这次去柬埔寨吃了两次炒冰,子瑜拿着小铲子模仿人家做炒冰。

    

    

    

 

    马路上一辆三轮车出了一个小事故,不知道是地上打滑还是什么原因,车上的水桶咕噜噜全滚下来了。

    


    周五,嘟嘟来家里。两人玩画画,玩小马,或者拿丝巾乔装打扮一番,有伴的孩子很省心。

    

    

    

    

发布于2019年02月19日 12:59 | 评论数(1) 阅读数(649) 我的文章

柬埔寨之行(九):返程


天是2019年1月28日 闫子瑜10岁3个月2天

晴17~32



    早上在酒店吃完最后一顿早餐,回房间拿了行李,大巴车已经等在门外了。

    我们8点就到机场了,回去的航班是暹粒时间10点40起飞,下午3点到达香港,然后就是3个小时的转机时间,香港起飞的时间是6点,晚上9点到达北京。

    


    来柬埔寨办理入境的时候担心海关索要小费,后来发现虚惊一场。办公柜台的明显位置都用中文写着“此处不收费”,我想可能柬埔寨的风气也越来越好了吧,起码公务人员不会明目张胆地索要小费。

    所以,出境的时候完全忘记这码事了。

    爸爸在我们前面,海关盖好章就把机票还给他了,护照却迟迟不肯拿出来,一边低着头嘴里一边秃噜两个字:“小费…小费”。因为完全没有防备,我还随口接了一句:“小费?”完全是不过脑子的那种。有人说这个时候应该假装听不懂,装傻就行。显然我装傻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尴尬地站在那里。心想,我听懂了又能怎样?我不给你你能拿我如何?果然,也就10几秒钟的时间,他就乖乖地把护照还给我们了。

    据说海关索要小费都是中国导游惯出来的毛病,对欧美人他们就不敢。其实我们怕什么呢?出境表该填的都填了,证件齐全,没什么可怕的,毕竟大庭广众之下他们也不敢太过分

    值机窗口空空的,子瑜说柬埔寨的人也很懒。

    

    


    办理值机的小伙子很和善,子瑜上前跟他说帮我们选一个靠前的位置时,他笑着点了点头。

    


    听说飞机上是不能带新鲜水果的,办完值机,我想先把没吃玩的水果消灭掉。一个莲雾刚啃了两口,爸爸说这里座位这样紧张,我们干脆去里面等着吧。

    后悔不该听他的,谁知道进到里面就要安检了啊!

    一看见排队安检的阵势,立刻又紧张了。于是我和子瑜赶紧加快速度,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飞快地吃着红毛丹。

    越是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安检的速度低一点,越发现队伍走得越快!

    轮到我们安检时,红毛丹吃得差不多了,一多半蛇皮果和两个莲雾不得不扔进了垃圾筒。

    

    


    就在等待登机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有人拿着一袋水果,有葡萄和香蕉,我突然就想起来了,来的时候在飞机上好像看到有人吃梨了!飞机上是可以带水果的吧!

    于是又赶紧百度了一下,飞机上允许带没有异味的水果,比如榴莲和菠萝蜜不可以,其它大部分都是可以的。

    我那个懊悔啊!白白扔了那么多水果!

    

    

    


    7点多刚吃过早餐,又吃了那么多红毛丹,不到12点发午餐的时候一点也不饿。

    这次的午餐是鸡肉饭和牛肉土豆泥。

    

    


飞机在云层之上,好像仙境一般。

    

    

    

    


    到达香港上空,比预计时间提前了20分钟。

    

    

    

    

    

    

    

    


    

    转机有3个小时呢,够我们在免税店好好逛一逛了,刚给子瑜买了心心念的娃娃就得知飞北京的航班晚点了。

    5点多,子瑜说饿了,我没打算在香港机场吃东西,因为就算晚点,飞机上也是有晚餐的。而且晚点一个小时,又不是太长。

    谁知子瑜看到麦当劳就走不动了,爷俩一人吃了一个大汉堡和一份薯条,导致飞机上的晚餐都吃不动了。

    

    

    

    

    

    

    

    


    最后一趟航班是架大飞机,我们的座位在后排中间三个。

    


    最后一顿飞机餐堪称豪华了,主餐是鱼肉土豆和牛肉米饭,还有小面包、沙拉、饮料,竟然还有哈根达斯的冰激淋!

    

    

    


    那俩人吃了一肚子汉堡和薯条,鱼肉和牛肉基本上没吃,全给我了。

    

 

    沙拉里的主角不知道是什么,外表像糯米,但口感滑滑的,有一点甜,这样的沙拉我吃了三份!

    


    以前写博客都不会拖太久,最多一周。而这次从柬埔寨回来20多天了才把整个不算游记的游记写完。

    天知道我这20天是怎么过来的!

    一千多张照片,删删减减留下七百多张,从手机和相机导出来,存到硬盘。再挑选出适合放到博客里的,先缩放,再一张一张调色、裁剪,然后上传。

    没有故意拖延,而是想把这次旅行记录得更详细一些,更完美一些,不论是细节还是心境,尽量做到没有遗漏。

    回来后离春节放假没几天了,关键是回来后第三天子瑜就跟着爷爷回老家了,我也才有时间把上传照片的事赶在放假前完成。

    过年那几天也没闲着,想起来什么赶紧掏出手机更新一下。

    以前出去玩,过几天印象就淡化了,为什么从柬埔寨回来20多天了心里还是澎湃不已呢?

    虽然我们的团是6天5晚,可逛景点只有匆匆两天。但是,柬埔寨大大小小的景点根植于我心又何止两天啊!

    自从订下柬埔寨之行,就浏览了许多攻略,当然只是粗略地看一下。但是自从进入1月份,蒋勋的《吴哥之美》便看了又看,简直如醉如痴,看完视频又把《吴哥之美》这本书翻了几遍。所以短短两日,为什么我会觉得意犹未尽,为什么会觉得没有尽兴,因为我从蒋勋那里获得的东西比跟团游知道的太多了。回来后为了补游记,又查了好多资料,可以说整个1月份和2月份我全是在吴哥窟的实景与幻影中度过的。

    这也是我做功课最多,耗时最长的一次记录。

    还没有完,最后选出将近四百张照片,打算做到子瑜的成长册里,但是这个数量太庞大了,只好改变初衷,单做一本柬埔寨专册了,这又得花费我一个月的时间。

    每当整理这些照片和文字的时候,我就会向子瑜爸爸报怨并且期待:吴哥寺明明有五座塔,我偏偏只拍到了四座塔;第三层都没上去,好遗憾;吴哥寺应该至少去两次的,日出一次日落一次;女皇宫、巴扬寺的雕刻都没仔细看,时间太短了;我想再去一次……我想自由行……

    有些地方是打动到你心里的,越是这样的,越是记忆深刻。

    暹粒这个地方民风纯朴,不论是餐馆服务员、景点检票人员、甚至tutu车司机都很友善、温和,不像导游说的那样可怕,要比柬埔寨的首都金边好很多。

    希望再来一次柬埔寨自由行,希望这个时间不会太久。

发布于2019年02月18日 20:58 | 评论数(0) 阅读数(794) 旅行记录

柬埔寨之行,感受一个伟大帝国的繁华与衰落(八):洞里萨湖


今天是2019年1月27日 闫子瑜10岁3个月1天

晴17~31



    洞里萨湖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从西北到东南横穿整个柬埔寨。

    水上浮村是洞里萨湖上一道独具特色的风景,这里住着战争时期流亡至此的越南人,好像与世隔绝。

    这是一段悲摧的历史:1978年12月,越南出兵10万入侵柬埔寨,并一度想称霸东南亚。1979年中国发动对越自卫反击战,战后这10万人就滞留在柬埔寨境内。输了老本的越南把这10万人视为难民而不准其回国,他们便逃到洞里萨湖上搭建水上浮屋,过着一种自生自灭的生活。

    近四十年时间,这群人就在洞里萨湖的红树林里栖水而生,繁衍后代,现在的人口据说已经达到了70多万。

    不来一次洞里萨湖,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

    

    

    


    坐船需要20多分钟,而船也是当地村民和外界保持联系的唯一交通工具。

    

    

    

    

 

    这个小男孩看起来个子很矮,但导游说他都14岁了。

    柬埔寨的小孩只上半天学,下午就出来挣钱补贴家里了。船没开多久,他就跑到后面,不由分说在我后背上敲敲打打,我吓了一跳,脑海中立即出现他事后索要小费的情景,所以赶紧制止了他。这种不经过别人允许就强行上手的行为,开始我挺反感的。可是后来,上船下船的时候小男孩都会扶我一下,除此之外就在那里安安静静地坐着,或者和同伙小声说话。忽然觉得,他的行为好像也没那么可恶。身处恶劣的自然环境和贫穷落后的国家,他们也是身不由已吧!

    

    

    

    

    

    

    

    

 

    岸边破败的草屋,甚至都算不上是屋子,周围用几根棍子搭在一起,再围上两张床单,简直可用“支离破碎”形容,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住人呢?现实是,一家好几口人真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湖上的村民靠打渔为生,读书,看病,吃饭,买卖东西,就连排泄也都在湖里。

    

    

    

 

    船又行驶了一会儿,才到达水上浮村。

    

    


    他们在柬埔寨没有身份,也没有国籍和户口,他们的行动是受到严格限制的。不能上岸,也没有任何生活保障与人权保障。

    

    

    


    无论湖水大小,这里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大自然。近千户渔家连接在一起形成巨大的水上村寨,水上学校、水上医院、水上教堂、水上警察局、水上杂货店、水上篮球场等一应俱全。

    据说这是水上寺庙。

    

    

    


    水上人家的生存状态的确让人触目惊心,他们非常苦,却又非常善良。

    洞里萨湖的渔民是世界上最勤于搬迁的人。随着雨季来临,湖水升高,房子可以“整间”拖走。雨季和旱季交替,他们一年要搬家5—6次。

    由于旅游业的发展,孩子们过早被卷入商业大潮,卖艺索要小费在洞里萨湖上很普遍。

    

    

    

    

    

    


    四十年过去了,在这些人家里,几乎找不到一个大件,也没有像样的家具。

    带着一丝莫名的酸楚继续前进,希望旅游业的发展可以让他们的生活过得好一点,但同时也希望他们保留住那份纯朴。

    

    

 

    还有一部分人,他们连湖里的小破屋也没有,只有一艘船,终生漂浮在水上。

    

    

    

    

 

    据说,每年都会有游客以及民间团体给他们捐款捐物,他们当中的个别人有了一定的经济能力后也会通过一些关系回到越南。现在的越南政府也欢迎他们回家,给他们办好一切相应的身份证件,但相比庞大的基数,这种现象只能算是凤毛鳞脚。

    柬埔寨是全世界公认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而住在洞里萨湖水上人家的人们,则是这个贫穷国家里最贫穷的一群人。

    

    


    孩子穿得破破烂烂的,那个小点的孩子右胳膊可能骨折了,绑了一个类似凉席的东西,看着真心酸。

    


    在偌大的洞里萨湖上面漂泊,风吹日晒、生死由天,很可怜。

    更可怜的是他们的子孙后代,一代代还得继续过着这种颠沛流离、无根基的水上生活,而且不知道要经过多少代人才能结束?这些一出生便生活在船上的小孩,没有教育和医疗,陆地更是他们遥不可及的梦,很难想象孩子们会是怎样的成长轨迹?

    这个女人一人带着三个小孩儿,肚子里还怀着一个,是什么力量促使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生孩子呢?

    以前面对乞讨行为,心里只是觉得厌恶。但在洞里萨湖,更多的是对他们的同情和怜悯。他们除了从游客身上索取,似乎也没有其它办法去改善生活。即便是索取,他们的生活条件和环境依然恶劣,甚至他们连自己身处这么恶劣的环境都意识不到,因为他们从出生就呆在这里,无法改变。

    


    除了同情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这是一个并不完美的世界,我们旅行看到的不仅仅是美景,还有那么多的心酸与苦难。

    

    

    


    我们到了一艘更大的木船上,这里卖各种吃的,有烧烤有水果,有一个小男孩儿脖子上挂着一条蟒蛇来吸引游客拍照。

    

    

    

    

    

    

    

    

    

 

    二层是等着观日落的人们。

    

    

    

    

    

    

    

    

    

 

    子瑜其实特别想拿着蟒蛇拍照,一边催促上到二层的我赶紧下来,一边给自己打气。她说我现在还有胆子拿蟒蛇呢,一会儿可能就不敢了。拍照要2000柬币,我们买了一个芒果,换了点零钱。

    

    

    


    子瑜确实胆子够大的,别的小孩子拿到蛇动都不敢动了,只是乖乖地配合大人拍照,表情僵硬,身体僵硬。子瑜完全不同,攥着蟒蛇上下活动,左看右看,好像她拿的不是一条蛇,而是一条普通的绳子似的。

    

    

 

    蛇的嘴巴被皮筋绑着,而且牙齿也被拨掉了,没有攻击性,也没有毒。

    

    


    后面两个小男孩,就是一路陪我们在船上的小男孩,身高不及子瑜高,但年龄却不小了,看起来却像国内七八岁的样子。

    


    看看爸爸的拍照角度,他一个快1米8的人,拍一个1米4的孩子,就不能弯下腰屈下腿吗?这样高高俯视的角度,孩子都被他拍成小萝卜头了。

    

    

    

    


    洞里萨湖的日落。

    

    

    


    码头上船来船往,热闹非凡,发展势头迅猛的旅游业给这片偏僻落后的土地带来了勃勃生气。

    

 

    笼子里是圈养的鳄鱼。

    

    

    

    

    

    

 

    太阳褪去金黄的光圈,渐渐变成了粉红色。

    


    我从没来见过这么美的落日。

    


    洞里萨湖,有如天堂般美好的落日,也有如地狱般贫穷的水上人家,这种落差给人一种极大的心灵上的震撼。

    有人说,如果你感到日子过不下去了,就来一次洞里萨湖吧。洞里萨湖是最容易找寻幸福感的地方,因为看到他们,你就会觉得自己那点困难真的不算什么了。

    国内不管在哪里乞讨的,好歹他们还有家,洞里萨湖的渔民连家也没有,终生漂在湖上,还有谁比他们更可怜吗?

    


    从洞里萨湖回到酒店,我们又去了老市场,因为周围实在没有吃饭的地方,虽然肚子也不太饿。

    tutu车把我们送到步行街,然后问我们需要多长时间,他的意思是还在原地等我们,再把我们送回酒店。这样也好,我们省事了,他也多了一份收入。

    这家餐厅看起来装修不错,价格较高棉的厨房贵一些。

    


    点了菠萝炒饭和烤鸭炒饭,空心菜和南瓜西米露。

    为什么对炒饭欲罢不能呢?

    我对爸爸非要点一份空心菜非常不理解,虽然我也爱上吃空心菜了,可这几天几乎一天两顿饭里都有空心菜,你就不能有点创新吗?

    点完餐,服务员叽哩咕噜说了一长串,好像在询问我们什么?见我们没听懂,于是加上手势又说一遍。还是不懂。这可如何是好。

    如果是我们主动询问什么,我会事先查一下要用到的单词,基本说清楚还是可以的。可是遇上人家主动询问我们,我们仨瞬间就懵圈了。

    不知道是不是服务员的手势给了爸爸灵感,反正颇为尴尬的几十秒钟过后他突然猜出了对方的意思。服务员是想问我们,所有上的这些菜是分成一小份一小份的,还是全部一起上,因为这里用餐的欧美人居多,欧美人比较讲究分餐,各吃各的。我也反应过来她说到一个单词“together”,于是赶紧回复她“together,together”。

    额滴神啊!头一次碰到这种情况。

    烤鸭炒饭更胜一筹。

    


    菠萝炒饭一般。

    


    空心菜倒不是很合乎口味,太甜了。

    


    上完两个饭一个菜之后,服务员又端来一份白米饭!显然是配那份空心菜的,我都要抓狂了!为什么要给我米饭,我就是点了一份菜啊啊啊!

    


    第一次吃南瓜西米露,南瓜好多!感觉西米露还是跟芒果更配一些。

    

发布于2019年02月16日 20:49 | 评论数(0) 阅读数(706) 旅行记录

柬埔寨之行,感受一个伟大帝国的繁华与衰落(七):自由散漫的上午+柬式按摩


今天是2019年1月27日 闫子瑜10岁3个月1天

晴17~31


    第四天早上终于不用早起了,一上午的时间都是自由活动。

    虽说可以睡到自然醒,但是出门在外,我一贯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被窝里。

    不那么紧张,7点半才起来吃早餐。这次我直奔餐厅外面可以看到游泳池的那张桌子,好好拍了几张照片。

    

    

    

    


    第一天晚上我们就去了老市场,觉得那里的水果干味道很纯正,虽然价格不便宜,但好歹也算当地特产,所以就打算离开之前去买一些。

    导游规定集合的时间是中午12点,去老市场来回一个多小时就够了,所以就满足了子瑜先游泳的愿望。

    

    

    

 

    出发前在酒店门前留个纪念,柬埔寨一定会再来,但下次肯定不会选择这家酒店了。

    


    酒店餐厅,人家有自己的名字“一块瓦餐馆”,应该也接待外来的客人的,但我们入住的这几天,基本上都是旅行团的人。

    

    

    

    


    打了辆tutu车,不到10分钟就到老市场步行街了。导游嘴里最危险的交通工具,我们四天之内坐了6个来回。一路颠簸、急转、抢道、飙车速,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哈哈哈!

    

 

    白天的老市场颇冷清,主要原因可能是太热了。我们来的这几天最高温度在32-34度,但早晚温差较大,最低16-18度吧,1月份是旅游旺季,也是最舒服的季节。等到2月份,温度会高达38度甚至40度。

    

    


    子瑜又吃了一次炒冰。

    

    


    瞧这长脖子伸的……

    

    


    上次那家小店里的菠萝蜜干10刀三袋,这次还了还价,10刀四袋,我们买了菠萝蜜干和芒果干。

    爸爸后面的餐馆,特意把鳄鱼肉汉堡的牌子放到显眼的位置。这几天吃了两次鳄鱼肉,对用鳄鱼肉做为食材已经习以为常了。也了解到在柬埔寨,养鳄鱼就跟我们国内养鱼养虾一样,是一种极为普遍的养殖产业,不然见到这个牌子我肯定会惊掉下巴的。

    

    

    


    一路逛着、买着、吃着,还碰上我们团的两拨人,酒店附近除了老市场也没有其它可以转的地方了。

    

    


    这是第一天晚上我们吃饭的地方“高棉的厨房”,刚走到路口,旁边一辆tutu车就主动打招呼。

    我们也不想再转了,但是离开前我还想拍一下餐厅的全景,于是子瑜指了指上面的大牌子对tutu车师傅说:Wait a minute, take a photo。子瑜脱口而出的一瞬间,我不禁汗颜,我脑子里还在搜刮“我想要……”用英语怎么说,难道不应该用“I wanna”开头吗?

    上了车,师傅给了我们一张吴哥窟参观图,都是小圈大圈的景点,我们摆了摆手,告诉他我们已经去过了。

    不确定师傅是不是已经听懂了,车刚走到半路,爸爸突然一惊:他不会拉我们去吴哥窟吧!我和子瑜大笑,人家又不傻,2刀的车费,怎么可能拉你去吴哥窟!

    


    感觉交了钱的午餐上了一个档次。

    


    吃完午餐我们又去逛水果市场了。

    这个在北京也见过,好像叫酸角还是甜角。

    


    蛇皮果,酸酸的。

    


    买了蛇皮果、莲雾、芒果,还有一些红毛丹。

    


    体验一个小时的柬式按摩,子瑜坐在旁边画画。

    


    给我们按摩的都是年轻姑娘,年龄不大,但手法都很强劲有力。一个小时的时间,腿、腰、胳膊,前胸后背不停地抻拉敲打,力度丝毫不减,如果太瘦弱的小身板估计都受不了。

    导游事先告诉我们,如果想要她们加大力气就竖起大拇指,反之就要竖起小拇指。有的人不了解,觉得她们做得非常好,干脆竖起大拇指表示你很棒,这样就会引起误会。

    见子瑜坐在我旁边,给我按摩的姑娘做出询问的表情,我说my daughter,她明白了,还会用简单的中文复述一遍:女儿?我说对。我指了指旁边的爸爸说:her dad,她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说:老公?我说对对对,他是我老公,哈哈哈。

    

发布于2019年02月15日 20:45 | 评论数(0) 阅读数(693) 旅行记录

    1 2 3     尾页  页码:1/3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