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教育要趁早 | 小病小灾 | 旅行记录 | 美食诱惑 | 成长瞬间 | 周末闲游 | 我的絮叨

将府公园


今天是2019年4月27日 闫子瑜10岁6个月1天

小雨转多云6~15



北京大大小小的公园去过不少,有些公园一去再去,总有不同的风景与惊喜,比如奥森。

有些公园的景色看起来一成不变,但一到某个季节,又总是念念不忘,比如奥森北园的向日葵,元大都的海棠,陶然亭的月季。

有些地方第一次去感觉还不错,第二次去就大失所望了,比如将府公园。

也是四五年前来过一次,南门附近大片大片的二月兰让人过目不忘。

前几天还有人来过,说可能怕被人破坏,今年二月兰外面都围起了绳子,很影响美观。不过,在比较讲究的拍照人眼里,一条一条绿色的绳子即使再碍眼,比起能让茂盛的花朵开得久一点,也不算什么了。

中山公园的郁金香和景山公园的牡丹也围着绳子呢,我们不也照去不误嘛!

北京的天气最近真是反常,都4月底了,一下子好像又回到了冬天。

周六早上,穿上毛衣和羽绒服,带上两件雨衣,迎着阴沉沉的天,冒着下雨的可能,我俩骑着车子就去了将府公园。

照例还是从离南门进,往右拐个弯,就到了印象中的二月兰花海了。

那天天气不太好,我们只打算在南门附近活动,对这片二月兰的印象还停留在四年前,觉得半天的时间也足够了。

可喜的是,没看见网上说的绿绳子。可气的是,成片的二月兰都被清理地差不多了,花开成海的壮观景色已经不复存在了。

后来才知道,网上说的大片的二月兰在北门。

路过一条小沟,开始都没把这条小沟放在眼里,总觉得前面会有规模更大的二月兰。


往前走就是那条安安静静的铁路了。


绕着中心小湖走了一圈,再也没看到成片的二月兰,失望之余,只好又回到那条小沟。


少数的二月兰还呈紫色,有些已经变成白色了。


如果不想跑到北门,这条百十米长的小沟倒是可以拍几张不错的照片。

发布于2019年04月29日 08:51 | 评论数(3) 阅读数(782) 周末闲游

中山公园:又到花开好时节


今天是2019年4月20日 闫子瑜10岁5个月25天

小雨7~14



五年后再来中山公园,一样的花开成海,一样的美不胜收,不一样的是气温聚降,阴雨绵绵。

我们只能躲在长亭里避一避雨。


毛衣穿了洗,洗了又穿,羽绒服一直搁着还没洗,老天对懒人都格外垂青,这天又都派上用场了。


淋上一层薄薄的雨珠,花瓣更显得娇艳无比。


非常不喜欢这种风格,开得热烈火辣,像一颗颗卷心菜。


看看这朵牡丹,比你的脸还要大。


公园还有许多紫藤,紫藤旋转缠绕,只攀爬到架子上才能生长,不爬墙。


今年没有看到郁金香的标牌,什么种类一概不知。


这边叫“愉园”,在中山音乐堂后面。


30块钱可以钓鱼30分钟,钓上的鱼可以带走。一问人家只收现金,我就说算了吧。耐不住子瑜可怜巴巴的哀求,于是请人帮忙换了现金。


不错,一共钓了6条鱼。

我说干脆把它们倒回去吧,否则拿回去也养不了多久。子瑜舍不得,还是全部拿了回来,一路坐地铁倒公交,死死不松手。


自从钓了鱼,子瑜便归心似箭了,一心想着怎么好好安顿她的鱼。


中山音乐堂也是久仰大名了,下次可以尝试来听一场音乐会哦!


音乐堂门前的景色非常美,碧桃开得正艳,我最钟意的是一树繁花下面绿色的椅子。

粉色羽绒服太煞风景,脱掉!


有了五年前出东门然后经过故宫南门又绕着护城河走到东华门才坐上公交车的狼狈经历,这次我事先查好了路线,找到了这个位置并不隐蔽但只许出不许进的西南门,走出去一拐弯就到地铁站了。

这么朴素的大门,谁会想到这是大名鼎鼎的中山公园呢?


这是小鱼们的新家,为了它们的寿命考虑,第二天买了一个简单的制氧机。


希望它们可以活得长久一点。


发布于2019年04月23日 18:59 | 评论数(3) 阅读数(2131) 周末闲游

吴哥之行,感受一个伟大帝国的繁华与衰落


去了一次柬埔寨,拍了1000多张照片,回来后写了9篇大约27000字的博客,又花一个月时间做了一本旅行相册……

可谓收获颇多。









关注走着瞧好久了,之的云南和泰国都在观望,一直没有付诸行动。

直到11月份走着瞧推出了柬埔寨线路,顿时让我眼前一亮。第一次出国,又带着上小学的孩子,去就去一个有意义的地方,柬埔寨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立马下单,时间定在寒假后春节前的1月底。

因为提前了两个多月,我们还订到了超值的机票。虽然时间上不是那么如意,可看在价格的份上,也只好克服一下了。

电子签证很顺利,接下来就是做足攻略。

吴哥绝不是一个可以说走就走的地方,否则去了也只是看一堆乱石废墟。只有好好了解一个民族的文化背景,才能更接近它的灵魂。

于是买了蒋勋的书,可能是对于吴哥窟完全陌生的缘故吧,大篇大篇的白纸黑字完全看不进去,不过,我很快就原谅了自己,哈哈哈!于是又去爱奇艺找视频,没想到一看便入了迷。

蒋勋的《吴哥之美》一共19个视频,听他将吴哥王朝的前世今生娓娓道来,成了1月份每天晚上必做的事。

这也是我做功课最多,耗时最长的一次记录。可以说整个1月份和2月份,我都是在吴哥窟的实景与幻影中度过的。


DAY1

北京——香港——暹粒——夜逛老市场

因为订的是1月23号凌晨3点的机票,导致我们22号晚上10点半就从家里出来了。

我原本最抗拒这趟航班,因为头一天晚上根本没时间睡觉。

其实人的潜力是无限的,永远不要轻易低估自己和孩子的适应能力。

能省下不少钞票,又怀揣即将旅行的激动心情,披星戴月和舟车劳顿感真算不了什么。



北京时间11点零5分(当地时间晚一个小时),飞机准时到达吴哥机场。

落地后手机时间自动更新,后悔没有把相机时间也调整过来,导致回来整理照片的时候整个人都混乱了,一千多张照片呢!还好只有一个小时的时差。





飞机上只发了申报单和落地签的单子,入境卡和出境卡需要过关时自己取。

该填的都填上,包括酒店名称和地址,不给海关索要小费留下任何借口。

我们入关时非常顺利,没有出现被索要小费的情况。但是出境时却出现了一段小插曲,海关盖好章后迟迟不把护照还我们,嘴里一直嘟嘟囔囔着“小费、小费”。这个时候装傻就行,他不会太过分的,等了10几秒钟就把护照还给我们了。





机场非常小,只有一个出口。很顺利找到了我们的地接导游,那一刻才完全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的行程就不用自己操心啦!



从寒冷的中国北方一下子到了30多度的东南亚,好像也没那么难适应。



第一天是不管午饭的,我们就在酒店餐厅解决了。

服务员是柬埔寨当地人,会说简单的英文。

我也是搜肠刮肚使出浑身解数才硬想出一些简单的单词,一个一个往外蹦,完全扔掉语法的那种,勉强点了两份高棉炒饭,一杯果汁,一个冰激淋。果汁比较正宗,冰激淋也算正常,炒饭嘛,味道一般而已。





酒店环境非常不错哦!



下午补了觉,感觉满血复活。壮了壮胆子,和另外一家人打了两辆tutu车,一起去了老市场。



晚餐去了大名鼎鼎的“高棉的厨房”,刚点好餐就停电了,楼下的人们一阵大呼,但服务员都很淡定,上菜传菜有条不紊。

后来听导游说起,柬埔寨这个国家是没有电的,他们的电都是泰国的,一旦停电,可能是泰国不高兴了吧,当然这种说法有玩笑的成分。

我们点了柬式饺子、芒果沙拉、豆角蛋饼、私房柬式汤,还有一份好像是蒜苗炒时蔬。

本来想吃一些青菜的,没想到每一份菜品都要加一份肉类,比如芒果沙拉加了鸡肉,柬式汤加了虾肉,炒时蔬里面加了牛肉,结果又吃撑了。








DAY2

巴扬寺——象台——十二生肖塔——塔普伦寺——圣剑寺——达松将军庙——变身塔

不知道是历史遗留的问题,还是语言翻译的原因,吴哥窟以及其他各寺庙都有着让人混乱的别名。吴哥窟、吴哥寺、小吴哥让人傻傻分不清。

吴哥窟广义上是指位于柬埔寨暹粒市的吴哥遗迹群,分散着各种建筑遗迹600多处,其中主要包括吴哥都城、吴哥寺以及在吴哥王朝建造的各种寺庙等。而狭义上,吴哥窟就是吴哥寺的代名词,为了和吴哥都城区分也被人们叫做小吴哥。

第二天比较辛苦,安排的景点比较集中,先坐大巴,再换小巴。因为吴哥城的城门比较窄,大巴车开不进来。

换小巴之前先去买票,导游给我们买的都是三日票,62刀,10天之内任意3天都可以随意进出。门票上的照片是现场拍的,小孩儿不用拍照,查票的时候给他看一下护照照片就可以了。



阇耶跋摩七世改信大乘佛教之后,盖了54座高塔,每一座高塔上都有四面的佛陀的像。

蒋勋形容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建筑,也是世界上最幽静的地方,不管东西南北怎么走,始终都在佛陀的笑容里。  







大乘佛教脱离了动物性,呈现出人的庄严,但仍然保留了早期的女神像。



每个佛像都眼神慈祥,面带微笑。这些佛像矗立千年,安祥而静谧,从容而纯净,仿佛有一种穿越时空的力量,令人震撼!



最著名的笑脸就是被称作“高棉的微笑”的这一尊,可与“蒙娜丽莎的微笑”相媲美。美学家认为这张笑脸的表情和面部比例接近完美,代表了高棉民族,所以就有了这个称呼。

这一尊微笑面前人最多,拍合影得排队。



大门对面的小摊上有导游说的极其好吃的牛奶果,2000柬币一个,人民币不到4块钱。



牛奶果被切成了四半,糯糯的、甜甜的,非常好吃。



 象台是皇宫前宽350米的一处平台,非常像举行阅兵大典的观礼台,正东是一大片广场。



周达观在1296年到过吴哥,在这里停留了一年多,写了一本《真腊风土记》,他是唯一一个看过象台当年样子的中国人。

说的好听一点,周达观当年是作为大使来到吴哥的,实际上他是为了探听军情的,相当于间谍的身份。

元朝当时是很有野心的,想要攻打真腊王朝,所以元成宗就派了周达观作为特使来到吴哥。

周达观的书里对吴哥城城墙的长度、高度,城门的宽度,护城河与桥梁都有精确的记录,甚至军队如何布局都做了详细的描写。

整个台座下面是鸟神和狮神,高举双翅、挺胸站立、厚实雄壮,远远看去,威严又气派。

当时柬埔寨北到云南,东到越南,西到缅甸,南到大海,可是说整个东南亚都是它的,那个时候还没有泰国。从外表看来这绝对不是一个弱势小国。

元朝并没有真正攻打真腊,是不是被无知惊到了,或者是被真腊王朝的气派震慑到了,我们不得而知。



象台对面有十二座小塔,即“天狱”,又称之为“十二生肖塔”,其实跟十二生肖没有任何关系。

印度教认为人是不能审判人的,能审判人的只有神和天。

“天狱”的意思是相信上天会有公平的审判。所以当双方无法判断对错的时候,就把原告和被告各自关进小塔中,由对方亲属监视,不准出来,一直关到其中一方生病、生疮、发烧、咳嗽等,出现类似的症状便说明此人有罪,上天已经看到了,并且已经受到了上天的惩罚。





通往塔普伦寺的小路上,卖东西的孩子特别多。

小女孩用她特有的柬式普通话介绍小筐里的东西:这个两千,这个四千……



这个女孩已经9岁了,可跟10岁的女儿相比,个头体型差一大截。

这个女孩只有9岁,可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成熟却是蜜罐里的孩子无法比拟的。



巨大的榕树肆意生长在寺庙周围、殿堂之上,如同巨蟒缠绕在建筑上,又如同瀑布般倾泻而下。

我看到很多游记里面津津乐道地谈论这里是《古墓丽影》和《花样年华》的取景地,这两部电影我都没看过,也不感兴趣,我眼里看到的只是纯粹的自然力量和恢弘建筑的抗衡,那种冲击让我觉得目眩和震撼。



塔普伦寺的美,在于建筑与丛林浑然一体。树木与神庙交错相缠,蔚为壮观。



塔普伦寺由印度认养, 印度的整修方法跟别的国家完全不一样,他没有全部拆开重新盖一座新的寺庙,因为他觉得,这些树已经五百年了,我们人类没有权利把大树砍掉。

把树砍掉,其实墙也会垮,大树与建筑是彼此依靠的关系。

不是大树干扰了建筑,而是大树同建筑共生。

废墟有废墟的美,有它存在的历史意义和时间的沧桑感,把它完全整修到全新,历史的记忆就会消失。

其实这样做是最难的,因为砍掉大树很容易,可要维持大树跟建筑之间的共生关系却很难。





午餐后去圣剑寺,圣剑寺是阇耶跋摩七世为供奉父亲而建,和塔普伦寺相呼应,曾是国王的临时行宫,最重要的节日庆典都在这里举行,相传国王的传世之剑藏于这里,所以才有了这个名字。

导游是一个81年的单身大男孩,柬埔寨华裔,祖籍是广东潮汕。人特别好,介绍当地风俗的时候喜欢说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姐姐弟弟,亲戚朋友,非常接地气。

我们笑称他不仅是导游,还身兼保姆,几个年纪小点的孩子都喜欢粘着他,这种前呼后拥左右都围着小朋友的情景也成了我们团一大特色。



中央塔庙的浮屠,正西面的墙上有一个小裂缝,光线照射进来的时候会有一道亮光。

我现在站的角度应该再后退几步,那道亮光正好落在浮屠的顶端,好像一支被点燃的蜡烛。



达松将军庙门口有几个水果摊位,除了椰子和牛奶果,还有柬埔寨当地最有名的棕糖果,外表像一个大茄子。

我们买了绿色的牛奶果,没有导游说的那么甜,感觉还不如紫色的好吃。椰子也是国内喝不到的口味。一样的价钱中国人只图个头,总觉得个头大的占到了便宜,其实椰子小点的会更甜。



达松将军庙也称塔逊寺,很像一个缩小版的塔普伦寺,但比塔普伦寺安静地多,人也少很多。

寺庙非常小,从西塔门一直往里走,走到东塔门再原路返回也不过20分钟的时间。这里最大看点就是寺庙深处的东塔门完全被一棵榕树覆盖。



出来后买了几粒棕糖果尝尝。

相比于其它水果,棕糖果是最贵的,一个棕糖果里面只有四粒白色的果肉,好像一粒果肉2000柬币,两粒3000吧。外面糯糯的,略有弹性,里面全是汁水,不是很甜。棕糖果是雌雄同体,这种圆形的是雌性的,雄性的是长条形的,比雌性的更甜一些。



下午5点多可以看到变身塔最美的落日,所以这是今天停留时间最长的地方。

每个景点的检票人员都特别和气,不欺生,也不像国内某些景点的工作人员拉着一张冷脸。

我的门票塞到了手机壳里,给他看票的同时咔嚓拍了一张。他露出一口白牙,用含混不清的中文说了一句:哈哈哈jiao……



变身塔是典型的塔山建筑,高高的须弥座尽显王者气派。变身塔是红砖结构,相对于巴扬寺的灰色,这里整个呈现出暖暖的红色。



通往高层主塔的台阶异常陡峭,下来更是凶险无比,其目的是让信徒体会到进入天堂之路的艰辛,以表达对神灵无限的虔诚和敬仰。

变身塔的台阶和小吴哥的差不多,攀爬起来还是需要勇气的,尤其是下台阶的时候要非常小心,我甚至把整个身体横过来,或者坐着台阶一点一点蹭下来。



在夕阳的照射下,砖塔的颜色变得更加鲜亮。















入乡随俗,每人给小巴车师傅2000柬币的小费,人民币不到4块钱。

师傅手里攥着一张张钞票,禁不住开怀大笑。在我们眼里微不足道的几块钱就能让他获得极大的满足,心底突然感到一丝心酸。

柬埔寨是这个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被战争笼罩时间太久了,虽然结束了血雨腥风的日子,离开了死亡的威胁,但富足的生活离他们还很遥远。

导游说得对,孩子小的时候,带他旅游应该先从落后的地方开始,见识了那么多的贫穷与艰难,才能够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幸福,才能吃得了苦,不会报怨,学会感恩。



这个黑黑瘦瘦的像小猴子一样的小孩儿严重发育不良,同样瘦弱的姐姐用一只手就能轻而易举地把他抱起来。当姐姐把他放下来的时候,我突然就呆住了,小猴子竟然会走路!而且箭步如飞的那种感觉!

我心里还在思揣,走得那么快,肯定一岁多了吧。可导游说这个小孩儿已经两岁了!从身形上,两岁的孩子相当于我们国内七八个月的孩子吧,七八个月的孩子都不会这么瘦!唉!心灵又一次受到重创。




DAY3

乳胶店——女皇宫——吴哥艺术学校——小吴哥

在女皇宫外面尝一杯棕糖果汁吧!

雄性的棕糖果呈条状,像一条条水管子,直接从顶端砍断,就会有果汁流出来,雄性的含糖量较高,味道有点像椰子又有点像荔枝,还有一股淡淡的焦糖味。



女皇宫有“女人的城堡”的意思,其实这个名字就是以讹传讹来的。

这里是高僧的修行之所,还是叫音译的名字“班蒂斯蕾”更贴切一点。

女皇宫大量使用红色砂岩作为建筑材料,以艳丽的色彩和精美的雕刻闻名于世,是吴哥古迹中风格最独特和最精致的建筑之一。



女皇宫第一眼看上去的感觉就是一片红色,颇有些特别,在这里可以看到被蒋勋称赞为“像刺绣一样”的浮雕,也是吴哥景区内最密集、最精致的浮雕,浮雕的内容大多数是描绘宗教神话的,和吴哥寺一样。

城门的高度一层比一层矮,听说最里面的主庙,大门的高度只有108cm,这是为了让信徒膜拜时,个个都能卑躬屈膝、弯腰而入。不得不感叹设计者的巧妙心思和对信仰的高度热忱。







这些历史上没有留下姓名的伟大艺术家和工匠们,把自己毕生心血都献给了神。在烈日下、在暴雨中,他们用铁器、石器,给冰冷的砂石注入了生命,带着虔诚的信仰,让这片石头开出了花。

这种繁杂的工艺即便是在现代也有极大的难度。

怪不得都说女皇宫是古代高棉艺术的巅峰之作。



女皇宫第三层围墙内部只有几百平米,却被众多建筑填满,外围都围了起来,看不到女神像。

据说,法国作家马而候年轻的时候曾经对这些精美的女神像非常着迷,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偷偷挖下来四个,装在箱子里,想偷偷带到法国,但在海关被稽查截获,后来被审判,坐牢。

值得一提的是,几十年后他却成为戴高乐执政期间的文化部长。所以后来他也经常自嘲:年轻的时候不爱美爱到痴迷的地步,是做不好文化部长的,哈哈哈!



因为时间久远,又处于亚热带雨林中,吴哥古迹中的雕刻大多破坏严重,像女皇宫这样保存完好、历经千年日晒雨淋而不腐蚀的几乎不复存在。



小吴哥外面有一条长长的乡村小路,两旁都是当地村民摆的小摊,以卖水果为主。

最让我动容的是这个两个小女孩。

我们一行人走过时,她俩就这么静静地望着我们。当我举起手机时,两人也冲我微微一笑。当我放下手机,俯下身来给她们一个灿烂的笑容时,两个孩子突然欢快地大笑起来,一反刚才的羞涩,然后又雀跃地跳个不停。

转过身我的眼圈就红了。那么清澈的眼神,那么天真的笑容,跟周围的破败和落后形成强烈反差,让人心底不由得生出一股心酸。她们可能一辈子也无法走出这片土地,看着眼前各个国家各种肤色的外国人,应该是她们拓宽眼界的唯一途径了。



吴哥寺不同于其他寺庙,是两千多座寺庙中唯一一座朝西的。古代高棉人认为东方是日出的方向,象征生;而西方是日落的方向,象征死。吴哥寺向西的原因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是东面没有足够大的广场来做400多米的参道,二是这是国王的陵寝,因此朝向日落的方向。

直通中心殿堂的是一条石板路,我们跟着导游走的是旁边的一条路,中间那条路好像正好施工,走不通。旁边这条路的地面全是塑胶铺成的,走在上面颤颤巍巍的,稍用力感觉整条路都在抖动,很有乐趣。



参道两侧是面积很大的草坪,左右还各有一座藏经阁。在一片开阔的平地中,吴哥寺更显得辉煌和伟大。







第三层向征庄严的须弥山,拔地而起、陡峭险峻,抬头一望,高耸入云,让人望而生畏。

第三层下午是有人数限制的,排队的人太多。

蒋勋说,爬楼梯时绝对不要认为自己是观光客,更不可以打打闹闹,一是很危险,二是对神的不敬,因为这是祖宗神庙,是一千年前吴哥文化里最神圣的地方。

曾经有个法国女人攀登阶梯时失足坠落,后来她丈夫捐资在两旁修建了木梯,所以现在又叫“爱情阶梯”。





长廊的外侧也是拍照的好地方。



吴哥寺前面有两个水池,方方正正,像两面明亮的镜子,高耸的吴哥寺的塔尖倒映在水中,令人联想到了“镜花水月”。



回去才发现,无论是相机拍的还是手机拍的,无论是爸爸拍的还是我拍的,五座塔都被我们拍成了四座塔,我们站到了塔前最正面的位置,应该再往左边一点点就好了。

左边的水池前人最多,也是网上推荐拍倒影最好的地方,其实右边的水池也不错。



草草地结束了吴哥寺的游览,也相当于结束了整个吴哥之行的精华部分。没能仔细看一看浮雕和壁画,没有爬上吴哥寺第三层,没能更仔细地看一看这些遗落的精华,都是这次旅行的遗憾。

越大的遗憾也让一次旅行越深的存在于记忆之中吧!




DAY4

丝绸店——吴哥全景博物馆——农家乐坐牛车——免税店——看表演《吴哥的微笑》



在吴哥全景博物馆展厅里,可以看到吴哥城古迹的全景沙盘,可以参观馆内珍藏的高棉王朝各个时期的风情画和艺术代表作品,进一步体验吴哥王朝这个伟大帝国的传奇色彩。

最令人感到震撼的是二楼一幅360度反映吴哥王朝兴亡历史和吴哥窟建设场景的环幕全景图。

据介绍,画面上有超过四万个人物,包容了整个高棉历史的生活场景。最重要的是在画布前面还配有实景,坍塌的石块、茅草的雨棚、战争的武器近在眼前,而远处画布上的景物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接下来去农家院坐牛车,对于孩子尤其是城市里的孩子来说完全是一次新鲜的体验吧。



走到半路停下来,拉车的农民还会主动帮我们拍照。

绕着村转一大圈,路上全是土,建议大家事先备好口罩。

午餐都是“硬”菜,糯米烤香蕉、烤肉串,还有一整只烤鸡,另外有汤和炒空心菜。







后来又去了免税店,我们只是走马观花转了转,买了一盒唇膏和几个冰箱贴,还有女儿喜欢吃的巧克力。

不过马卡龙的价格可比国内良心多了,0.85刀,合人民币5块钱左右。



从免税店出来,旅行社的行程安排就结束了,第五天是自由活动。

由于是第一次出国,我们还不太敢自己出去。旅行社的自费项目包括《吴哥的微笑》和洞里萨湖,也正是我们感兴趣的,所以接下来还是跟着旅行社走。

这里是看《吴哥的微笑》的地方,名字就叫吴哥的微笑大剧院,一层就是吃自助餐的地方。



自助餐厅很大,大得感觉拿吃的都不太方便了,要走很多路,转很多圈,才能把所有吃的都尽收眼底。




DAY5

自由活动——洞里萨湖

第5天早上终于不用早起了,一上午的时间都是自由活动。

虽说可以睡到自然醒,但是出门在外,我一贯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酒店里。

早餐的时候我直奔餐厅外面可以看到泳池的那张桌子,好好拍了几张照片。



酒店大门口:



老市场的水果干味道很纯正,虽然价格不便宜,但好歹也算当地特产,所以就打算离开之前去买一些。

打了辆tutu车,不到10分钟就到老市场步行街了。

导游嘴里最危险的交通工具,我们四天之内坐了6个来回。一路颠簸、急转、抢道、飙车速,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哈哈哈!

白天的老市场颇冷清,主要原因可能是太热了。我们来的这几天最高温度在32-34度,但早晚温差较大,最低16-18度吧,1月份是旅游旺季,也是最舒服的季节。等到2月份,温度会高达38度甚至40度。



爸爸后面的餐馆,特意把鳄鱼肉汉堡的牌子放到显眼的位置。这几天吃了两次鳄鱼肉,对用鳄鱼肉做为食材已经见怪不怪了。

也了解到在柬埔寨,养鳄鱼就跟我们国内养鱼养虾一样,是一种极为普遍的养殖产业,不然见到这个牌子我肯定会惊掉下巴的。



洞里萨湖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从西北到东南横穿整个柬埔寨。

水上浮村是洞里萨湖上一道独具特色的风景,这里住着战争时期流亡至此的越南人,好像与世隔绝。



这是一段悲摧的历史:1978年12月,越南出兵10万入侵柬埔寨,并一度想称霸东南亚。1979年中国发动对越自卫反击战,战后这10万人就滞留在柬埔寨境内。输了老本的越南把这10万人视为难民而不准其回国,他们便逃到洞里萨湖上搭建水上浮屋,过着一种自生自灭的生活。

他们在柬埔寨没有身份,也没有国籍和户口,他们的行动是受到严格限制的,不能上岸,也没有任何生活保障与人权保障。

近四十年时间,这群人就在洞里萨湖的红树林里栖水而生,繁衍后代,现在的人口据说已经达到了70多万。

还有一部分人,他们连湖里的小破屋也没有,只有一艘船,终生漂浮在水上。

不来一次洞里萨湖,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



据说,每年都会有游客以及民间团体给他们捐款捐物,他们当中的个别人有了一定的经济能力后也会通过一些关系回到越南。现在的越南政府也欢迎他们回家,给他们办好一切相应的身份证件,但相比庞大的基数,这种现象只能算是凤毛鳞脚。



水上人家的生存状态的确让人触目惊心。

孩子穿得破破烂烂的,那个小点的孩子右胳膊可能骨折了,绑了一个类似凉席的东西,看着真心酸。

在偌大的洞里萨湖上面漂泊,风吹日晒、生死由天,很可怜。

更可怜的是他们的子孙后代,一代代还得继续过着这种颠沛流离、无根基的水上生活,而且不知道要经过多少代人才能结束?这些一出生便生活在船上的小孩,没有教育和医疗,陆地更是他们遥不可及的梦,很难想象孩子们会是怎样的成长轨迹?

这个女人一人带着三个小孩儿,肚子里还怀着一个,是什么力量促使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生孩子呢?

这是一个并不完美的世界,我们旅行看到的不仅仅是美景,还有那么多的心酸与苦难。









洞里萨湖,有如天堂般美好的落日,也有如地狱般贫穷的水上人家,这种落差给人一种极大的心灵上的震撼。

有人说,如果你感到日子过不下去了,就来一次洞里萨湖吧。洞里萨湖是最容易找寻幸福感的地方,因为看到他们,你就会觉得自己那点困难真的不算什么了。




后记:

每当整理这些照片和文字的时候,心中就会生出无限的遗憾与期待:吴哥寺明明有五座塔,我偏偏只拍到了四座塔;第三层都没上去,好遗憾;吴哥寺应该至少去两次的,日出一次日落一次;女皇宫、巴扬寺的雕刻都没仔细看……

感谢走着瞧,给我们第一次出国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有些地方是打动到你心里的,越是这样的,越是记忆深刻。

好想再去一次吴哥,希望时间不会太久……


发布于2019年04月18日 11:42 | 评论数(1) 阅读数(1828) 我的文章

奥森南园的春天


今天是2019年4月13日 闫子瑜10岁5个月18天

多云8~23


第一次在百花齐放的春天来奥森。

奥森每年都会来几次,唯独春天没来过。

奥森地处北五环,离市中心较远,不像玉渊潭、元大都、北海公园那么有份量,在许多人眼里,奥森可能就是一个大大的郊野公园吧!

其实,正是因为奥森太大了,所以北京的春天完全不用东奔西跑,每周来一次奥森,所有的花都可以看到。

每次换着门进,南园南门,南园北门,北园南门,北园北门,北园西门,有时候一个方向还会有好几个门,比如北园东门……两个月可着奥森转悠吧,保证都不带重样的。

我们今天的路线是从南园南门进入,然后从左到右围着中间那片奥海转一圈。

南门附近的花都谢的差不多了,应该再早来至少两周。

第一次看见这种大约一米来高的小花,花瓣紧致、一大串一大串的。

手机的智能识图用不了了,费了好大劲才从网上搜到,应该是重瓣麦李,分为白色和粉色。


这张光线不好,单反竟然拍出了手机的效果。


淡雅素静的白海棠:


临近湖边有一大片空地,再早两周,应该能看到一树繁花的景象。

明年一定来这里野餐。


远处的钉子塔,有蓝天的时候应该特别漂亮!


拐入一条小路,又是另一番灿烂。


找亮点——


这个地方也特别美,不过太阳出来了,光线立刻硬了起来,拍出人像脸都是黑的。


记住这个地方了,明年再来。


过了萌溪俱乐部往南走,路过一处隐蔽的小树林。


奥森地大人稀,很轻松就可以找到人少景又美的地方,这一点是任何一家公园都无法比拟的。


万花丛中的小眼睛——想要对上焦可真不容易啊!

发布于2019年04月17日 08:53 | 评论数(0) 阅读数(438) 周末闲游

元大都海棠花溪


今天是2019年4月7日 闫子瑜10岁5个月12天

多云6~19


    三天小长假倏然而过,前两天忙着装修的事情,只有第三天才得闲。


    要说小长假的计划,真真又是蓄谋已久。

    好不容易英语课舞蹈课都放假,所以想在烟花三月下一次扬州的念想更加强烈了,因为有过一次去西安坐卧铺的经历,所以这次依然选择卧铺。想的是4号晚上卧铺去,5号6号玩两天,然后6号晚上卧铺回来。

    心里一直很笃定,提前一个月网上抢票,每张票都加了40块钱呢,不会抢不到票的。过了几天开始抢扬州回北京的票的时候,猛然发现唯一一趟卧铺怎么不见了?刷新了好几次,7号显示有票,5号显示抢票,唯独6号连车次都没有了!这都神马情况?就算我抢到了北京到扬州的票,回来呢?从扬州回来没有高铁,转车也很麻烦。

    犹豫了两分钟,马上去翻无锡的票,6号回北京的卧铺有票,又看了看酒店,位置和价格也合适,干脆取消扬州的票,改成无锡了。

    照例每张票加了40块钱,级别都升到“极速抢票”了,当时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个“极速”一点屁用都没有。

    就这样,小一个月的时间,每当打开携程,就看到左上角那个小圈儿不停地转啊转啊,越到后期越煎熬。直到4月2号上午,那个小圈儿还在无休止地转,我不得不忍痛取消了事先订好的酒店,因为酒店在2号中午12点之前是免费取消的。抢票行动还在继续,其实心里还抱有一丝希望,万一最后一天抢到了呢?直到4号上午,希望彻底变成失望,无奈之下取消抢票,接着又退掉无锡回北京的票。

    我的小长假计划,我梦想中的江南之旅,还没开始就破灭了。

    希望一旦落空,身上紧绷的弦一旦断开,那种亢奋与激动瞬间转化成懈怠、消极,还有说不出的失落。

    唉!无锡去不成,也只好在咱大北京的地界自娱乐自乐了。


    只有一天时间,本来想去奥森。朋友圈里有人晒出元大都的海棠花开得正艳,再过一周估计就蔫了,不如就去元大都吧。

    这次把车停到到小河南岸的小区里,这边距离安贞医院非常近,所以停车费也是贵得离谱。非本小区15分钟就要2块钱,本小区2个小时才1块钱。真是天上人间的差别啊!

    不管是南岸还是北岸,满眼看到的全是花团锦簇。

    

    

    


    几乎每年都要来一次,每次来都会感叹这里的美。

    

    

    

    

    

    

    


    这个北京最大的带状公园,东西走向,全长4.8公里,至今还是不收取门票,所以一到四月初,越来越多的人都涌到了这里。

    

    

    

    

 

    梨花也很香。

    

    

    

 

    这张拍残了,阳光太强烈,不知道焦点在哪里。之所以留下来,还是喜欢这种一团团、一簇簇热闹的感觉,看着就喜庆。

    

    


    随便一拍都很美。

    

    

    

    

    

 

    下面两张是手机照片,手机拍照颜色会非常艳丽,但不像相机那么有质感。

    

    

    

    

    

    

    

    

    

    

    

    

    

    

    

    

    

    

 

    转悠了半天,子瑜一直问为什么没有玉米棒。记得去年来的时候,公园里有烤冷面,有煎饼,所以这次来什么吃的都没带。谁知今年有些不寻常,不光没有烤冷面和煎饼,连玉米棒也没见着踪影。我在想,是不是元大都越来越火,不再允许外面的小商贩进来了呢?

    中午时分,终于等来了玉米棒。

    

    

    

    

    

    

    

    

    

  

    手机的效果看起来还不赖,可如果冲印或者做相册的话,还得是相机。

    

    

    

    

    

    

    

    

  

    蒋勋的《细说红楼梦》听了两个多月了,三十七回大观园里开了个海棠诗社,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纷纷作诗咏白海棠。林黛玉的那两句“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香一缕魂”借助梨花和梅花,写出了白海棠的纯净洁白和芳香四溢,尤其偷”和“借”用的灵巧别致,听起来很有趣,其它几句没印象了,但这两句一下子就记住了。

    这次颇留意了一下白海棠,颜色远没有粉的红的惊艳,但确实香气袭人。

    

    

    

    

    

    

    

    

 

    走到东头,找了个凉快的地方坐了一会儿,子瑜爸爸觉得差不多了,可以走了。那怎么行?我们俩一出来就是一天,这还不到一点,哪能说走就走呢?再说了,上午的光线太强烈,我习惯让子瑜先玩,然后等下午光线变柔和了再多拍几张。

    可是转念一想,没带任何吃的东西,我们仨都饿着肚子呢。而且相机的电量也不足了,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了。

    爸爸把车先开出来,在公园的便道上停了下来,我和子瑜又从大东头溜达到大西头走了个来回。

    


    小河北岸从西往东拍,下午两点多的光线拍风景刚刚好,拍人相还是有点硬。

    

    

    

    

    

  

    在这种人山人海的地方拍写真,这是有多享受人群的围观啊!

    

    

    

    

    

 

    眼神突然变了——

    

 

    原来走过来一个小宝宝。

    


    子瑜的样子突然让我好感动啊!真有一种大姐姐的风范呢!孩子什么时候会长大?就是下面有弟弟妹妹的时候吧,独生子女在妈妈身边永远都是腻腻乎乎的。

    

    

    

    

    

    

    

    

    

    

    

    

    

    

    

    

    

    

    

    


    拍完下面这张相机就没电了,不过关一下机再开机,还是可以勉强按下快门的。

    

 

    下面几张拍出来真不容易啊,几乎都是关机——开机——按两下快门这样的程序。

    

    

   

    抓紧时间珍惜最后一点电吧。

    

    

    

    

发布于2019年04月08日 16:11 | 评论数(6) 阅读数(4751) 周末闲游

    1 2     尾页  页码:1/2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