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教育要趁早 | 小病小灾 | 旅行记录 | 美食诱惑 | 成长瞬间 | 周末闲游 | 我的絮叨

自己骑车上学


今天是2021年4月8日 闫子瑜12岁5个月13天

多云 9~21


3月份开学的第二个周末,子瑜就自己走路回家了。

全班55个学生,有20个走读生,这20个孩子里面大多数都是自己回家,需要接送的只占一小部分。像我们离学校比较近的小区,有的孩子从小学就已经不需要接送了。

老家的孩子比较独立是真的,但是,也和父母的思维理念直接有关。

在北京小学六年,只有最后一年有极个别离家近的孩子自己回家,绝大多数孩子都是父母接送。初中生高中生也是如此。

一是因为距离远,二是因为大城市的交通状况太复杂,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家长尽可能地节省时间,想让孩子多睡一会儿。尤其中学的孩子,你让他一个人坐车上下学完全没有问题,但是,算上走路、等车、下了车再走路的时间,可能比家长接送要多出几十分钟。所以,我经常会在早上上学路上,看到比父母还高出半个头的大小伙子大姑娘坐在父母的电动车后座上。

所以,对于刚上初一的子瑜,我是一定坚持每天接送的。

有一次,我晚到了一两分钟,等我走到学校马路对面时,子瑜已经和同学过来了。我最不放心的也是这条马路。子瑜有了和同学作伴过马路的先例,从那以后,就总是要求自己上下学。

犹豫了几天,我还是答应了。反复叮嘱她要注意所有车辆,尤其过马路时左右都要看,放了学不要逗留、马上回家。

从那以后,中午晚上放学时间一到,我就掐着点等在窗户旁。


自己走了一周,她爸回来了。

在这之前,子瑜也央求我要买一辆自行车,我没有答应。从家到学校1公里都不到,走路只需10几分钟。而且在学校运动量太少,走路上下学权当锻炼身体了。让她自己骑车上下学,起码是暑假以后的事了。

可是,她爸回来了。

没有原则,没有底线,不讲究曲线救国,一点迂回战术都不懂,满口答应第二天就去买自行车。

……

车子买回来了,我这老母亲的心啊,从此更是揪揪着。

从11层窗户往外看,能看到通往大门的那条小路,约摸着放学时间过了15分钟,我就开始盯着那条小路。每一秒都是煎熬。

总是这样也不行,后来干脆让她把电话手表带上了。学校不让带手机等电子产品,但是听她说有偷偷带的,有一次一个同学的手机在课堂上响了起来,老师也跟没听见一样。既然这样就好办了。

手表调成静音,除了我和她爸的电话自动接听之外,其它陌生号码一律拒接。


心里总算踏实了。我知道她过马路时是推着车子的,知道一路上她是骑车还是走路,知道她是否到了教室。

发布于2021年04月08日 13:45 | 评论数(1) 阅读数(432) 我的文章

田村文化广场


今天是2020年4月19日 闫子瑜11岁5个月24天

晴 7~23


我经常带子瑜出去玩,确实会得到很多人的称赞与羡慕。说我精力旺盛不怕累,说我信息灵通哪哪都知道的,说我照片拍的好美好美。

出去的机会多了,也难免会踩坑。尤其花开的季节。

有的时候去早了,花还没开;有的时候去晚了,花都谢了。还有的时候,赶上一场大风或大雨,风景完全出乎意料,就像那年赏葵花变成吃瓜子一样。有的时候地方没找对,光秃秃的一朵花也没有,连掏出相机的欲望都没有。

乘兴而去,败兴而归的时候数不胜数。所以,别看发圈的时候美景如画,背后的辛酸也是一言难尽啊!

这次去田村也是如此。查路线,翻看网友的介绍,掐好时间,从东四环奔到西四环。可令我完全没想到的是,齐腰高的油菜花全被砍了。千想万想,再也没有比我想得周全了,就是没想到它不按套路出牌!


从东四环到西四环,三十多公里,地方很好找,门口却没有车位,我们转了好几圈,最后我和子瑜进去,爸爸把车停得远一点。

进了园,还有点恍惚,看见矮小的油菜花,心里不免纳闷:是花还没开呢?还是已经开过了?

直到蹲下时差点扎着屁股,这才注意到油菜花枝被砍的痕迹。


田村文化广场只是一个街心小公园,也是附近居民溜弯跳广场舞的地方。见我们在里面拍照,一位大叔告诉我们油菜花前几天刚被砍断,是因为怕人群聚集。疫情期间,也实属无奈吧!在里面挖野菜的大有人在,也没人管。


这个地方很小,半眼就望到边了。蜿蜒的木栈道是这里的一道亮色,想像一下,两旁的油菜花齐腰高的壮观场景,唉!只能用意念赏花了。


紧临大门口的地方有片规模不小的银杏林。


秋天的时候,这里应该很漂亮。

发布于2020年04月23日 10:22 | 评论数(2) 阅读数(523) 我的文章

北海公园


今天是2019年12月1日 闫子瑜11岁1个月5天

晴 -4~4


北海公园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文津街,始建于辽代,是我国现存最古老、最完整的皇家园林之一。

文津街从东至西不过七八百米,从北大第一医院东面外墙向北拐了弯,然后又向东拐了个弯,这两条弯路也不过二三百米,整条街也不过一千米。从名字上来看,并不是那么响亮,反正如果你要问北京市文津街在哪里,十人有九人答不出来。

文津街原本是西安门大街的东段,1911年改称为西安门内大街,1931年,本来在承德避暑山庄文津阁保存的《四库全书》移到北平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分馆),所以把这条小街更改为文津街。

文津街位于老北京皇城之内,也是老北京皇城的一部分,因此也是皇家的禁地,普通百姓是不能随便进入的。

文津街上不仅有北海公园,更展现了老北京的古都风情,连老舍和林海音都对这条街赞不绝口。

这条街还是周总理拍板,拆掉中南海的一面墙而来的。


北海公园作为一座皇家园林,见证了历史的风云变幻,被誉为“世界上建园最早的皇城御园”,是我国古典皇家园林中的典范。


初冬的北海公园,少了人群的喧闹,多了一份平和的安宁。


北海公园始建于辽代,距今也有近千年的历史了,比故宫还要早上几百年。经过元、明、清三个朝代的多处扩建,才有了今天的北海公园。

北海公园既有皇家园林的宏伟气势,又有宗教寺庙的庄严肃穆,同时设计上还非常精巧。将江南园林景观引进皇家宫苑,增加了亭台楼阁、山水相依,这在我国古典园林建设中还是比较新颖奇特的。


1925年,北海公园正式对公众开放。公园内路面平坦宽阔,植物茂盛,春花、夏荷、秋叶、冬雪,一年四季皆美景。

北海公园占地71公顷,其中水面约39公顷,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城能有这么一片广阔的水域面积实属可贵。

北海公园里有许多著名的“园中园”,如静心斋、快雪堂、铁影壁、小西天、西天梵境。


传统的烤肠华丽变身了,外面裹了一层面粉,价格却翻了一倍。

发布于2019年12月04日 11:46 | 评论数(2) 阅读数(549) 我的文章

奥森葵花如期绽放


今天是2019年7月16日 闫子瑜10岁8个月10天

阴转小雨 18~28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应该是北京市区最大的公园了,被北五环分成南园和北园。

南园和北园又有好几个门,分别有不同的美景。大草坪在南园南门,蔷薇花在北园东门,免费的向日葵花海在北园西门。

千万不要小瞧了这几个门,因为一旦走错,可能离你的目的地就会南辕北辙。

下了地铁,乌央乌央的人群基本上都是去西门的,如果现在有人问我西门怎么走,我会直接告诉他,跟着人群走保准没错。

一年比一年人多。


北园西门的“花田野趣”我们一年要来两三次,7月份看向日葵,10月份看波斯菊,11月份枫叶红、银杏黄的时候,也是非常美的。

从西门进去往右转,顺着左手边一条小河一直往前走,大概500米就到花田野趣了。

每年一到流火的7月,向日葵都会如期绽放。尽管天气炎热无比,但还是抵挡不住热情似火的诱惑。


    周六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最高气温不过30度,这都要归功于前一天的降雨。

    我们已经连续来了六年了,熟悉的花海,熟悉的木栈道,上百亩金灿灿的葵花,洋溢着热情与活力。


      奥森的向日葵有二十多种,颜色也多种多样,除了我们常见的黄色以外,还有紫红色、粉红色、淡黄色。最特别的是,一朵花瓣上通常混合着两三种颜色。

      记得去年也是在这个地方,一朵花从中间被分成了两半,一半黄色一半红色。今年我围着木栈道转了一圈,再也没有找到那种颜色的花。


        如果不花点心思,拍出来的照片就是这个样子的。


          子瑜坐在木栈道一侧,我则跑到了对面的小坡下面,我俩相隔三四米远吧,中间木栈道上还会人来人往。


          灿烂的颜色里充满了阳光的味道。


            拍这张照片足足等了10多分钟,中间晕染着一圈红色的小花叫“云之恋”。

            “云之恋”紧挨着石阶,只有一小片。在“云之恋”后面,则是规模庞大的黄色向日葵,两者之间隔了三米远的距离,就是这两三米远的空地上,往往站满了人。

            偶然发现这个角度,觉得很有层次感,于是耐心等待。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匆忙按下快门,瞬间又被人群占满了。


                看惯了黄灿灿的颜色,这种柔和的粉色往往让人眼前一亮。乍一看,它是那么不起眼,但越看越喜欢,越看越觉得在耀眼的黄色中像是一股清流。


                  拍婚纱照的,拍个人写真的,身穿奇装异服cosplay的大有人在。


                    有美景的地方就不缺少人,更不缺少抗着长枪短炮的专业摄影人。除了这些有团队、有组织的专业人士之外,我更喜欢关注一些特殊群体。


                      大爷大妈人手一只单反相机,对着向日葵仔细地找角度。大妈告诉我,上周四天气最炎热的时候她来过一次,也是她第一次来。以前住南城,不知道这边有这么大规模的向日葵花海,现在她搬到附近住了,在网上知道了这个地方,所以又选了凉爽的周六再来一次。


                        我没问大爷大妈的年龄,目测大爷至少80高龄了吧!老两口平时不喜欢跳广场舞,不喜欢打麻将,就喜欢挂着相机逛逛公园、拍拍照,既能锻炼身体,又能享受大自然的美景。大爷告诉我他的相机是尼康的,老伴的相机是索尼的,像个孩子一样,满满的兴奋与自豪。


                          和向阳而开的花一样,两位老人的笑容甚至比阳光还要灿烂。

                            发布于2019年07月12日 08:50 | 评论数(0) 阅读数(615) 我的文章

                            前门大街鲜鱼口


                            今天是2019年6月15日 闫子瑜10岁7个月20天

                            多云 19~33


                            前门大街的大栅栏,相信不管是北京人还是外地人都非常熟悉,但是知道鲜鱼口的人就少多了。


                            鲜鱼口就在前门的步行街上,和大栅栏正对面。

                            鲜鱼口是条小街,很短,规模没有大栅栏大,名声也不及大栅栏响亮,但历史要比大栅栏早很多。


                            570多年前的明朝正统年间,这个地方还叫做“线市口”,据说最初是卖针头线脑的地方。

                            因为来买针线的都是小媳妇老太太,颇有商业头脑的人看到商机,就把菜摊、肉摊也摆了进来,这些媳妇、太太、老婆婆们买了针线正好捎带着买点肉和菜回去。

                            这里曾经也是漕运码头,与大运河连着,卖鲜鱼的鱼贩最多,所以后来干脆改为“鲜鱼口”了。

                            鲜鱼口还有着动人的传说:一位老人从这里买了一条活鲤鱼,回到家放到盆里,想着第二天为家人做一道美味时,突然发现这条鲤鱼全身通红,摇头摆尾非常好看,老人家不舍得吃了。第二天却发现鱼不见了,鱼缸里竟然堆着明晃晃的金子。老人家喜出望外,为了答谢鲤鱼,他每天都到鲜鱼口买一条活鱼,再拿回去放生。

                            不管是“线市口”,还是“鲜鱼口”,这里曾经因水兴旺是不争的事实,不远处的三里河、水道子、河泊场等地的地名可以作证。

                            至于鲜鱼口何时没了水,何时没了鱼,历史并未记载。只知道清末光宣年间,河道干涸,两旁盖起了许多民房与商铺,慢慢地趋向于商业化。

                            修缮后重新开张的鲜鱼口,增添了许多以“鱼”为元素的装饰。

                            在东西口入口处,均有一个铁艺的鱼形花门,步行街的砖雕、井盖、牌扁均以“鱼”为主题。


                            如今,这里已改造成老字号美食街,里面聚集了便宜坊、天兴居、稻香村、锦芳小吃、天源酱园、吴裕泰、锅贴王等著名老字号小吃。

                            除了餐馆,里面还有戏园、浴池、茶楼和手工艺作坊等。

                            古色古香的建筑风格更加突显了厚重的历史文化和北京特色。


                            颇有历史感的各式招幌颜色鲜亮,迎风摇摆。


                            鼎鼎大名的“锦芳”小吃,每年正月十五前几天,为了买到正宗的锦芳元宵,京城每一家“锦芳”门前都会出现长龙一样的队伍。


                            吴裕泰的茶业很有名,你尝过他们家的冷饮吗?

                            我们买了花茶冰淇淋和经典奶茶,冰淇淋的茶业味儿很浓,有点苦,奶不多,要快点吃,否则会化得很快。奶茶里面加了银耳,这是吴裕泰的独创吗?味道还可以,只是还是更加喜欢加了珍珠的奶茶。


                            所有的中华老字号基本上都能看到。


                            来北京旅游必来前门大街,只要来到前门大街,鲜鱼口基本上是必经之地。

                            与一些旅游区只看不买,或者价格奇葩不同,鲜鱼口里面基本上都是老北京美食,物美价廉,除了一拨又一拨的游客,本地人也会来,经常是打包带走。

                            “天兴居”的炒肝也很有名气,我们就是冲着他们家炒肝来的。

                            其实我对于炒肝并没有那么喜欢,几片猪大肠猪内脏,加上粘稠无比的汤汁,感觉不出来有多美味。可是据说鲜鱼口的天兴居开张那天,好多人从海淀、石景山甚至更远的地方赶过来,冒着严寒,排着长队,就为了吃上一口天兴居的炒肝。

                            外地人可能永远不会理解,但对于老北京人来说,这就是童年的回忆吧,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执念和情怀。


                            丰年灌肠的店面很小,除了收银员,只有一位炸灌肠的师傅,里面的桌椅也不多,坐不下的,就端着简易小盘子站在外面吃。

                            熟灌肠一份20元,生灌肠一斤22元。我们呆了十几分钟,期间就有好几个人直接买生灌肠。炸的时候要切的厚一些,跟店里师傅的操作手法没什么两样。生灌肠放冰箱里可以保存7天左右,不需要冷冻。


                            除了老字号,鲜鱼口还有许多快时尚品牌入驻。


                            铛铛车”是前门一大特色,铛铛车的铁轨在道路两侧,贯穿整条步行街。


                            鲜鱼口美食街游客如潮,旁边的仿古街却人迹罕至,与前门大街和鲜鱼口美食街的人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为了保护老字号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有价值的文物与建筑,鲜鱼口被定位为“京味特色、美食经典”的老字号美食街。

                            鲜鱼口不仅是游客光顾的地方,也是老北京人割舍不断的情怀,更是延续历史风貌、发扬民族特色、展示古都文化的窗口。

                            发布于2019年06月17日 14:37 | 评论数(1) 阅读数(670) 我的文章

                                1 2 3     尾页  页码:1/3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