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教育要趁早 | 小病小灾 | 旅行记录 | 美食诱惑 | 成长瞬间 | 周末闲游 | 我的絮叨

生病了


今天是2017年12月18日 闫子瑜9岁1个月22天

晴-4~10


    子瑜从上周二就没去上学,发烧、咳嗽,来势汹涌。

    其实轻微的咳嗽也有好几天了,只是没在意。总是叮嘱她要多喝水,可有的时候一壶水会原封不动的带回来,任凭你着急发火甚至苦口婆心,人家照旧。

    终于,上周一晚上刚到家,子瑜便主动过来告诉我她发烧了,自己偷偷跑到卧室试的表,不到38度。于是强逼着她喝水,并且侥幸地以为,第二天早上会自愈。

    第二天早上六点,本应该是起床上学的日子,一摸脑袋还是发烫得厉害,所以向老师请了假,睡到自然醒。周二白天一天都没事,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我差一点就送她去上英语课了。谁知晚上又烧,周三早上还是如此,白天又一切正常,如此反复。

    周四去了医院,验了血,还查了甲流抗原,原来是呼吸道感染,开了5天的药,花了将近700块!这年头,医生开药都是这么大手笔吗?

    不是肺炎,已经谢天谢地。

    这个周末就是补作业的节奏了,语文只是一个单元的字词外加一篇作文,英语也只是熟读课文,数学可就没那么轻松了,小条卷子加上目测,足足十几页!从来没有在家做过这么多作业!

    在家这几天,我也请了假一直陪着她。白天精神状态不错,便跟你讨价还价磨磨唧唧,看动画片吧玩乐高吧,不情不愿地终于答应写作业了,只写语文不写数学吧,写半页吧。吃药能吃一个小时,嫌药苦了嫌水兑多了。本来写着作业呢,扭头一看又没影了,原来卫生间拉屎去了……时而斗智斗勇,时而火冒三丈,照顾个病号怎么就这么累哪!

    医生给开了七天的假条,一再强调一定要全休七天。从周五就不再烧了,偶尔还会咳嗽,但周一一大早,我便迫不及待地把她送到学校了,我实在等不了啦!

    长舒一口气——上班了,我就可以休息了。


    这是12月9号,上上个周六,去了马泉营附近的奥特莱斯,夏天去红砖美术馆的时候路过那里。

    

    

    


    树上挂着各种形状的灯,连树干上都围了一圈,晚上的时候一定很漂亮。

    

    


    欧洲小镇式的建筑风格极具艺术气息:

    

    

    

 

    每一幢别墅都是一个独立的品牌,365天天天都在打折!

    

    

    


    还有免费的滑梯可以玩。

    


    子瑜玩了没两分钟就出来了,觉得自己在上面太大只了,哈哈哈!

    

    

    

    

    

    

    

    

    

    

    

    

    

    

    

 

    调戏小丑没商量!

    

    

      

    


    小细节下足了功夫,适合周末闲逛。

    

    

    

    

    

    


    上个月月底,学校的“宝贝蛋”在行动——拿一颗生鸡蛋,按自己的喜好给它装饰一番,每天要带到学校,坚持七天,看谁的能保持完好无损。

    


    陪子瑜写作业的时候,宝贝蛋开小差了,遭到子瑜的大声呵斥。

    


    挨批评了还美美的——发现给鸡蛋画上五官以后,它仿佛真的有了生命似的。

    

    


    上上个周三以“感恩”为主题的家长会,也是因“宝贝蛋”而起,旨在让孩子们懂得感恩。看了一段长长的视频,家长们已经难掩激动之情了,等到孩子们读一封写给妈妈的信的时候,场面一度失控,个个红了眼框。

    

    


    活动的最后一天了,书桌上安静的宝贝蛋:

    


    家长会后的惯例,就是写一份观后感。其实现在对于写观后感之类的特别犯怵,总觉得没话可写。不过呢,仗着还有点文字功底,写着写着也就有话了。这也是我用来鼓励子瑜写日记常用的伎俩,没话可写也得硬着头皮写下去,写着写着就刹不住车了。

    

    


    小心翼翼、呵护备至了十几天,怕磕了怕碰了怕碎了。现在,你终于可以卸下包袱了。而我,却无法把你卸掉,对你的关爱与揪心还在继续,时时刻刻并且永无止境……

    

    


发布于2017年12月18日 10:11 | 评论数(1) 阅读数(1582) 小病小灾

秋天的尾声


今天是2016年11月12日 闫子瑜8岁17天

晴-1~12℃


    秋天的美景还没来得及欣赏,就已经接近尾声了。

    在这个秋天的尾巴尖儿快要结束的时候,子瑜却病倒了——平生第一次得肺炎!

    发烧加咳嗽,反反复复,总不见好,最高直逼40度!第五天才带她去医院,验了血、拍了片,医生说是肺炎,当即留下输液,第二天就不烧了。后来又连续输了两次,再验血C反应蛋白明显下降了,于是开了些药,回家静养,上周都没怎么上学。开始我一直以为就是一般的发烧,上个周六的舞蹈课都没耽误。本想用她自身的抵抗力抗一抗,可关键我忽略了子瑜咳嗽这一点。所以,只要咳嗽并且发烧,一定要验个血排除肺炎的可能,以后千万不能大意了。

    

    


    从周三到周五输了三天液,周六继续上舞蹈课。好家伙,学校里的课都一周没上了,舞蹈课一节也没落下。这就叫不发烧了干什么都有精神!

    周六下了舞蹈课,吃过午饭,顺便去朝阳公园,瞅一眼秋天的尾声。

    进了公园直奔银杏广场,可满眼皆是空落落的树枝,铺了一地的银杏叶也已经失去了黄色的光泽,变得破碎不堪了。

    

    

    


    樱花树的叶子基本上都掉光了,这种略微深一点的黄色远没有银杏叶黄得耀眼。

    

    

    

    

    

    

    

    

    

    

    

    

    

    

    

    

    

    

 

    蹒跚学步的小宝贝闯进了镜头:

    

 

    就这样毫不避讳地盯着姐姐手里的火腿肠:

    

    

    

    

    

 

    捡起一片叶子递给姐姐:

    

 

    好和协的画面啊!

    

    

    

    

    


    很执着地要把叶子给姐姐:

    

    

    

    

    

    


    决定走着回家。

    路边的银杏叶黄得正艳,为什么公园里的就提前衰退了呢?

    

    

    

    

    

    


发布于2016年11月21日 14:57 | 评论数(1) 阅读数(1386) 小病小灾

珍贵的第三场雪


  

  今天是2012年12月18日 闫子瑜4岁1个月22天

   

   

   安然无恙风平浪静地过了几个月,子瑜的小体格在冬天到来后又一次向我们示威了!

  

   周四接子瑜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她无精打采的。其实周三晚上她就已经发烧了,半夜喝了4ml的美林很快就退下去了,早上醒来时状态很好,所以照常上幼儿园。据子瑜后来描述,她说在幼儿园时就头疼,腿还没劲儿。看来周四那天又烧起来了,没有等她彻底好起来就把她送走,心里有点后悔。

  

   所以我决定不管第二天是否退烧,都不送她去幼儿园了。一是让她好好休息,二是周四晚上下大雪,第二天早上的路肯定不好走,再加上爸爸没有时间接送,我自己骑车带着子瑜太过危险。

  

   还好周五早上子瑜不烧了。

  

   雪已经下了一夜,地面早已被厚厚的一层银白覆盖了。虽然这不是北京的第一场雪,但好像比第一场雪还显得珍贵异常,因为这场雪足够大,下的时间足够长!对于孩子们来说,撒欢的时刻终于到来啦!

  

  

  

  

  

   

   天气算不上冷,但是雪花纷纷扬扬铺天盖地地涌来,着实“吓”到了温室中的人们,所以小公园里只有三四个人,冷清得很!

  

  

   

   子瑜抱起一个大雪球,非要“尝”一口!

  

  

  

  

  

  

   

   这只小狗极具喜剧特色,主人不知弄的什么东给扣到小狗的头上了。

  

   

   狭路相逢!

  

   

   我们没有任何工具,而且在外面呆的时间长了,我的两腿开始发凉了。子瑜团了一个小雪球,我帮忙“安”到它的身体上,顺手扯过一根树枝折断就有了雪人的眼睛和鼻子。就这样,我们匆匆忙忙做了一个丑丑的雪人。

  

发布于2012年12月18日 11:00 | 评论数(1) 阅读数(1320) 小病小灾

突如其来的高烧


今天是2012年6月15日 闫子瑜3岁7个月20天

上周二,小人儿又风尘仆仆地跟着我们赶回了老家,还是因为房子的事。

不知道接二连三的折腾把小人儿累着了,还是那天在楼下吹了风,周四一早子瑜便全身发热!

一到这时候,凭我的手感来预测她的体温基本八九不离十,这次当然又感觉不妙,但是自己总是刻意地回避,以为不去给她量体温,她就好像没发烧一样!

在楼下的小门诊拿了点退烧的冲剂,心里还想着,不到38度5就不用吃了。

到了姥姥家,一量,38度3,怕晚上升到39度,还是给子瑜喝了一袋退烧药。

到周六回北京,子瑜的体温一直在37度至38度之间,不但没降下来,反而有上升的趋势,到了晚上,果然又烧到了39度多。看来退烧的冲剂没起什么作用,我不得不给子瑜喝了3毫升的泰诺林。看到渐渐睡去的小人儿,摸着她那滚烫的额头,我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儿。

虽然子瑜发着高烧,但精神头丝毫不减。

周一下午,子瑜已经喝了两次泰诺林了,按照往常早就退烧了,可这次不知为什么体温迟迟降不下来。子瑜一岁多的时候也烧到过39度多,没用过任何药物,第二天自己就退下去了,而且以后每次发烧都不会维持太长时间,像这次烧了四天竟然没有好转的迹象,难免心里发虚!

在我的“威逼利诱”下,子瑜终于停止了玩闹,在床上睡起觉来,这一睡就是三个小时。醒来后,让她喝了一杯热水,然后我就去做饭了。

等我回来,子瑜自己盖着小被子还躺在那里,看到我她说:“我还想再睡一会儿。”我以为她刚才的睡意还没完全醒过来,就由着她捂着被子躺着。

这时子瑜爸爸回来了,看到子瑜没精打采的样子,就担心是不是又烧上去了。我一摸不要紧,子瑜的额头异常地烫!不用猜,肯定39度多了!

我忐忑不安地取出体温表,慌乱地瞟了一眼,天哪!40度了都!此时此刻,我和子瑜爸爸都乱了阵脚!

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去医院,输液!!

可是此时的子瑜一听到“医院”两字便极其不配合,躺在床上拳打脚踢。见她如此排斥,我们强行把她抱走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且当时已经下午六点多了,我担心附近医院的儿科医生快要下班了!于是我继续安抚子瑜,尽量能够让她顺从地跟我们去医院,子瑜爸爸则查找附近医院的电话。

 过了一会儿,爸爸查找电话未果,子瑜依然不依不饶。要搁平时顺着她也就罢了,可是高烧到40度了怎能不去医院呢?就算不去医院,那到了晚上还是如此糟糕,那可怎么办呢?不行!必须去医院!哭也得去!!

就在我下定决心要强行把子瑜抱走时,爸爸说要不先给青姑姑打个电话,问问她该怎么办?

后来回想起来,当时幸亏给青姑姑打了个电话,不然还不知道那天晚上我们会怎样折腾呢!

跟青姑姑说明了情况,开始她建议我们去儿研所,后来听说我们给子瑜吃的是泰诺林,于是建议我们改成美林,并且先不去医院了,因为即使去了医院,医生也照样开一堆乱七八糟的药,而且儿研所人满为患,大晚上的折腾孩子!一听说不用去医院,我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可是子瑜这次烧到40度以上了啊!真的不用去医院吗?青姑姑说烧到40度以上的孩子比比皆是,真的不用担心!

挂断电话,子瑜爸爸赶紧出去买药。真的不用去医院了,子瑜的情绪也开始好转起来,又在床上活蹦乱跳了——我怀疑是不是子瑜喝了那杯热水然后又拿被子捂了半天的缘故!

跟泰诺林差不多,美林的颜色黄一些,稀一些,看到如此赏心悦目并且芳香扑鼻的药,子瑜迫不及待地要喝!!然后没过多久,子瑜又要喝粥!而且一喝就是两碗!这哪像高烧40度啊!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子瑜的额头已经明显不那么烫了!药物终于起作用了,我们的心才踏实地落地了!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子瑜的体温已经降到37度了,而且整个晚上再也没有升高,第二天早晨,挨着子瑜凉丝丝光溜溜的小身体,我知道,连续五天的担心与不安终于结束了!

这是上周三下午,子瑜玩秋千的时候风就很大,但吹在身上很舒服,不感觉到凉,所以也就没想到子瑜会受到什么影响。没过多久密集的雨点便淅淅沥沥地落下,子瑜却不怕雨淋在身上,伸着小手去接雨滴。

下雨了,外面玩不成了,躲在这里跳个舞吧!

跳着跳着,子瑜竟然捡到一角硬币,于是把我当成了站在马路上的警察叔叔……

说孩子发烧不可怕那是假的,孩子发烧尤其是高烧,做家长的都会心急如焚!这个时候没有哪个家长能够镇定自若,而且我相信,孩子发烧40度以上能够坚持不去医院的家长寥寥无几!

就像这次,一贯坚持不吃药的我,面对高烧40度的子瑜,第一个而且唯一的念头就是输液!倘若我们没有给青姑姑打电话,而是直接奔医院输液,可能一瓶都没输完,子瑜的体温就已经降下来了,那么我们会由衷地感叹:还是输液管用吧!等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毫不犹豫地又奔医院了!孰不知,这完全是4毫升美林的功劳啊!

所以,心态固然重要,坚持原则固然重要,也比不上身边有一个在医院工作的亲人头等重要啊!

发布于2012年06月15日 23:14 | 评论数(0) 阅读数(1290) 小病小灾

周末被“幼儿急诊”偷袭


2010730,星期五,子瑜19个月零4天。

 

这个夏天有点热,有点难熬……

从开着空调的公交车里走出来,刚刚接触到外面燥热的空气时,我都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体会!

 

大人还好,唯独苦了孩子!

 

子瑜的额头、脖子、前胸都起满了痱子,没办法风扇只好彻夜开着,因为我跟子瑜睡在蚊帐里,所以电扇吹过来风力就减弱了许多。怕子瑜热得难受,周四的晚上我决定不在蚊帐里睡了,一是为了凉快一些,二是有风扇吹着估计蚊子也飞不过来。

 

头一次,子瑜睡着的时候身上不再是湿漉漉的,头一次,子瑜的身上是干爽滑溜溜的,我还在为自己的决定沾沾自喜。

 

谁想到,到了后半夜,我再一摸子瑜的身上,竟然滚烫滚烫的!想给她试试体温,可糟糕的是前几天我发烧体温表拿到单位了!就这样,后半夜我不停地摸摸她的身子再摸摸自己的,怎么摸怎么感觉她发烧了,而且烧得还不轻!

 

第二天早上,姥姥跑了好几个地方才借到一支体温表,一试果然392!我虽然着急但心里还算镇静,以前子瑜发烧这么厉害的时候不也是我自己拿的主意吗?可姥姥不干了!非要去医院看看不可!转念一想也是,以前是在家里,我能时时刻刻守着子瑜,可现在不同了,如果不让医生看看我是不会安心上班的。

 

子瑜烧得这么厉害,我们已经决定给她打一针了——前提是医生让我们在打针和输液之间二选一的话!

 

打了辆车两分钟就到了社区服务站,还好在那试了试表体温有一点下降——385了,医生给开了两种口服的药,其中之一就是“泰诺林”,而且医生还交待不高于38度就不要服泰诺林!我当时还问了医生这不是疹子吧,医生肯定地说不是!

 

从社区出来,天气凉爽也没有下雨,姥姥推着子瑜慢慢往回走,我则上了公交车直奔地铁站!

 

忙完一阵子就赶紧给姥姥打电话,听姥姥向我“汇报”子瑜的体温。一会儿38度左右,一会儿又386,一会儿又389,虽然我已经预料到肯定会反反复复,但我的心啊还是窜到了嗓子眼儿!

 

下午忙完我就赶紧提前回去了,到了楼下姥姥正带着子瑜跟几个邻居聊天。

 

隔壁楼道里那个三岁男孩的妈妈看了看子瑜身上的痱子,皱了皱眉头说,这不是痱子吧,是疹子吧!然后就开始说她儿子也是在一岁多的时候生的疹子,跟子瑜身上的差不多!

 

听了她的说法我和姥姥都半信半疑,因为我们一直认为,子瑜是因为直接吹了风扇导致身体内的热气没有及时排出而发烧的。况且医生那么肯定地说是痱子。

 

还有一点,早上走的时候,子瑜只是胸前有一片痱子,但肩膀上没有。但周五那天我突然发现她右肩膀下面那块皮肤上也起满了大小不一的小红疙瘩!

 

但到了周六中午,我这才发现子瑜的后背上、腰上、屁股上、大腿上也布满了小红点!上网一查跟“幼儿急疹”的症状一模一样!我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去年子瑜九个多月发高烧时并不是“幼儿急疹”,因为当时也是突发高烧的,只不过下午就退下去了,而且身上也没有起疹子。

 

这次才真的是!

 

其实医生没看错,因为周五早上子瑜的身上确实是痱子!

 

邻居说的也没错,因为周五傍晚的时候,疹子刚刚出来!直到周六中午我们看到子瑜身上密密麻麻的小红疙瘩才意识到这已经不是痱子了!

 

找到根源了,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出疹子前三四天孩子会有所表现,焦虑、烦燥或者食欲不振,只是我们没有留意到。

 

然后就是突发高烧,3940度,然后一两天左右就会出疹子,先是四肢,再是躯干。其实只要疹子出来了就已经快接近尾声了。等两三天疹子全出来了,高烧自然退了!

 

子瑜周六晚上就不烧了,只是身上的小红疙瘩看起来还是挺恐怖的——至少外人看来是这样!

 

星期六上午我们去龙脉转了转,离大门最近的东面有一个康体中心,里面有好多好多游戏机,就跟上次在方庄看到的一样,只是龙脉里面的游戏机都没有通电源!人好少,挺冷清!

 

有人在打保龄球,有人在射箭,我跟子瑜四处乱逛,看到什么都新鲜!只是上午没带相机。

 

下午等我们再来的时候,老远就看到大门内一个大大的牌子,把喷泉遮挡地严严实实的。走进一看,原来是新丝路少儿模特大赛的牌子!难不成这个比赛要在龙脉举行吗?

 

看子瑜的架势像不像个小模特!

 

 

模特还有这种pose吗?

 

这块面包本来是给子瑜带的,谁知后来全部成了鸽子的美食了!

 

 

 

 

 

 

 

 

喷泉后面的假山,这个时间光线正好,可子瑜就是不配合!

 

 

 

 

 

 

 

 

喷泉后面的五星红旗!

 

同一地点,同一时间,同一个相机,拍照的也是同一个人,可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

 

拍到“路过”的一架飞机!

 

这打保龄球的技术也是参差不齐啊!

发布于2010年08月02日 23:09 | 评论数(0) 阅读数(1494) 小病小灾

    1 2     尾页  页码:1/2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