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教育要趁早 | 小病小灾 | 旅行记录 | 美食诱惑 | 成长瞬间 | 周末闲游 | 我的絮叨

令人失望的奥森向日葵花海


今天是2020年7月5日 闫子瑜11岁8个月9天

 21~31



6月份北京疫情卷土重来,开始还担心奥森会闭园。后来看到朋友圈有人晒向日葵的照片,才发觉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出示健康码,并且量体温即可入园。刚把心放到肚子里,却没料到,今年的向日葵却大不如从前。


    以前成片的向日葵花海,今年变得潦草得很。别说各种颜色的新品种了,就连最常见的黄色向日葵都稀疏得很。

    据说因为疫情的原因,公园今年都没有栽种向日葵,我们看到的都是去年的种子掉到地上自己长出来的。

      这样一来,突然就理解了公园为什么是如此境遇了。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这些向日葵,生命力该有多么旺盛!


          如果特意为了欣赏向日葵,今年就没必要去了。虽然向日葵没多少,但木栈道两旁橘色的波斯菊却开得异常茂盛。如果单纯为了逛公园,还是值得一去的。




            发布于2020年07月05日 11:19 | 评论数(3) 阅读数(301) 周末闲游

            5月蔷薇,生如夏花般绚烂


            今天是2020年5月16日 闫子瑜11岁6个月20天

            多云 13~26


            一到5月,奥森北园的蔷薇花如期盛放。


            这场疫情改变了许多,大的方面的不说,小的方面,相信很多人都感同身受,就是变懒了。

            被迫宅家几个月,竟然慢慢适应了这种“宅”,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现象。

            经常带孩子出去玩的我,竟然也觉得宅在家里舒服很多,懒得往外跑,甚至懒得下楼。

            北京的烟火气息渐渐恢复,我们周末当然也会安排外出,但相比以前早出晚归动辄一天的运动量,现在半天就到达极限了。

            上次去奥森拍绣球,从到达到离开只用了一个小时。周六去拍蔷薇花,也不过一个小时多一点。


            从5月1日起,奥森也要提前预约了,蔷薇花在东门外墙上,不用进公园。不方便的是,外面没有卫生间,所以我们计划拍照的时间也不长,而且子瑜下午还有英语网课,从到达到离开只用了一个多小时。

            花朵也分大年和小年,去年也是这个时候,但今年的蔷薇花明显开得不太好,也可能我们去得有点晚,许多花快要凋谢了,稍微一动,花瓣就纷纷落下。


            我们到的时候不到十点,这里空无一人,十点半一过,人渐渐多了起来。


            有意思的是,蔷薇的英文竟然叫“rose”,开始还觉得很拧巴,总觉得“rose”是“玫瑰”的专属称呼,怎么能和蔷薇混为一谈呢?其实不然。

            蔷薇的名字实际上是“蘠蘼”两个字。草字头加一个墙,是表示长在墙上的草,“蘼”表示的是有刺的植物,因此“蘠蘼”的意思是“长在墙上的有刺的草”。

            蔷薇属是一个大的植物范畴,像我们熟悉的玫瑰、月季都属于蔷薇属。

            英国人喜欢把植物只说属名,而rose指的就是蔷薇属,以前称之为rosa,后来逐渐演变成rose。确切地说,rose指的是蔷薇属的所有植物,玫瑰只是其中一种。

              而“玫瑰”的本意也很有趣,跟花朵没有半毛钱关系。

                许慎的《说文解字》中说:”玫,石之美者,瑰,珠圆好者“,意思是说“玫”是玉石中的精品,“瑰”是珠宝中的精品。“玫瑰”连在一起是玉石珠宝的意思。

                  司马相如的《子虚赋》中也有“其石则赤玉玫瑰”的说法,康熙字典中“玫瑰”则指彩色的石头,尤其是红色石头。

                    至于玫瑰什么时候成了花名,史料中没有记载,但杨万里的《红玫瑰》一诗中写道:“非关月季姓名同,不与蔷薇谱牒通。接叶连枝干万绿,一花两色浅深红。”说明至少唐朝开始玫瑰就已经是花名了。

                      玫瑰只是“rose”的一种,可能玫瑰比蔷薇的名声要大,代表的含义更加柔情万种,所以人们便把rose特指玫瑰了。



                        发布于2020年05月20日 09:31 | 评论数(2) 阅读数(293) 周末闲游

                        奥森的木绣球


                        今天是2020年4月25日 闫子瑜11岁5个月30天

                        晴 9~22


                        这个春天,没少往奥森跑。

                        尤其疫情还没结束,其它公园需要提前预约的情况下。

                        奥森不用预约,不要门票,想去了,拔腿儿就走,方便得很。

                        去年颇费周折才找到一小片木绣球,那是五一那天,木绣球开得又大又白。在那之前,木绣球是绿色的。其实,青翠的绿色更加吸引我,所以,今年提前两周去看了看。

                        果然,我去的时间还早,木绣球不光颜色是绿的,花也开得很小。


                        花朵不是那么饱满,颜色也不是那么突出,如果不是提前了解,这种花其实很容易被忽略。木绣球更适合细看,因为乍一看,它圆滚滚一坨一坨的样子,和传统意义上的鲜花差别很大。


                        南门右转还有一片木绣球,有几十棵,就在游乐场那边,沿着小河边走上百十来米就到了。


                        看到这边的人了吧,所以我决定要早点来。


                        这是去年五一那天的木绣球,已经由绿色变得洁白。


                        又过了一周,25号早上,带着子瑜去拍木绣球。

                        现在人们消息都很灵通,一旦有什么好的景色,很快就会游人如织。

                        我们选择早上早点去,一是光线好,二是人会少一点。

                        从游乐场往木绣球走的小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但是,木绣球那里,人就突然多了起来。而且那天天气好,不到九点,光线就已经非常硬了。木绣球在南边,所以从东往西拍,脸是又亮又黄,从西往东拍,脸是又暗又黑。

                        很令人抓狂。


                        一时间非常气馁,唉!拍照还要看老天爷眼色,如果阴天该多好。


                        本来也是奔着长椅来的,但是,这里的木绣球普遍偏高,又是最东边,所以光线出奇地不好。开始这里一直有人,还是有备而来的,女孩穿着淡绿色的小裙子,拿着竹编小筐,和木绣球的气质非常契合。


                        中间这一大坨,像不像大菜花!


                        这里的木绣球颜色不一,有的已经变白,有的还略显淡绿。


                        给爷俩来一张纪念照,11岁半的子瑜1米53了。


                        长椅这里没有人了,但是我们也放弃了。


                        发布于2020年04月28日 09:15 | 评论数(5) 阅读数(279) 周末闲游

                        朝阳公园樱花谷


                        今天是2020年4月12日 闫子瑜11岁5个月17天

                        晴 7~23


                        在北京,一提起樱花就想到了玉渊潭,朝阳公园的樱花谷好像没什么名气。

                        朝阳公园无人不知,但就是不愠不火。唯一有名气的,可能就是南门附近的游乐场了吧!

                        每年我都会来一两次,不是因为游乐场,而是因为樱花谷、银杏林、大草坪……

                        网上说目前东面只开两个门,东7门和东5门,也不知道消息是否确凿,南门是正门,走南门准没错。

                        从南门进来,穿过游乐场,很容易就能找到樱花谷。只是入口处没有“樱花谷”的牌子,如果不是花期,很可能就错过了。


                        清明假期最后一天,早上九点就到了。可是,很显然,樱花还没开。


                        花不仅有大年小年之说,连开花的日子也会有出入。所以,要想看到最美的花,拍到最满意的照片,来一次是不够的。


                        樱花谷标志性的一条小路。


                        那天给子瑜准备了两件开衫,如果花都开了,穿白的;花没开,穿红的。看来我的想法太对了,本来粉色的樱花现在全是花骨朵,远远看去颜色呈红色,和大红开衫倒很般配。


                        高低不同的大石头,成了拍照爱好者们最得力的助手。


                        子瑜也给娃娃带了好几套衣服。


                        娃娃也换了红色裙子,整个面面看起来很舒服。


                        子瑜带着娃娃疯跑,然后出现了惊悚的一幕:娃娃的腿掉了!


                        换装啦!


                        花都没开,我们只呆了不到两个小时,走的时候,子瑜发现娃娃的腿又少了一只!我们原路返回时,在乐高广场那里,地上赫然丢着一只腿!哈哈哈!


                        过了一周,再来到这里,樱花谷已是树繁花。


                        还是这条小路,完全变了模样。


                        樱花谷大多是晚樱,相比早樱树高达十几米,晚樱树就矮小多了。早樱以单瓣、白色为主,晚樱则以重瓣、粉色为主,层层叠叠,满树烂漫,比早樱更加华丽。


                        明朝大学士宋濂写过一首《樱花》:赏樱日本盛于唐,如被牡丹兼海棠。恐是赵昌所难画,春风才起雪吹香。

                        国外赏樱花,最令人津津乐道的就是日本了。据说日本的樱花不仅来自于中国唐朝,赏樱花的风气也是从盛唐流行过来的。

                        但是,为什么日本把樱花定为国花,而中国却没有这么做呢?


                        日本语中的“樱时”,就是指樱花盛开的季节,每年3月15日至4月15日被定为“樱花节”。当樱花盛开的时候,人们带上亲友,一边放歌畅饮,一边欣赏樱花飞舞。

                        日本语中还有一个词叫“花见”,就是赏花的意思。樱花开得是否顺利,花苞结得是否多,意味着这一年是否风调雨顺。所以,日本风俗中赏花不只是欣赏大自然的美,还有祈祷神灵保佑的意味。

                        樱花具有一边开花一边凋落的特点,速度是每秒五厘米,也正是因为这个特点,才更被日本人所钟爱,并被尊为国花。日本文化中推崇“生时辉煌、死时尊严”,他们认为人生短暂,活着就要像樱花一样绚烂,即使死,也要死得有尊严,死得壮烈,就像樱花凋落一样,清清爽爽,无牵无挂。


                        但是,中国精神讲究力量,讲究奋斗,讲究果实,讲究梅花的傲骨和牡丹的大气,“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樱花虽美,但观赏时间有限,结出的果实又难以下咽,再加上它一边开花一边凋落,有一种凋零和悲伤,所以,樱花在中国传统的审美观那里是吃不开的,更成不了中国的国花。

                        日本这个民族却很奇怪,在我们眼中的凋零和悲伤,在他们眼中却成了一种壮丽和绚烂。虽然中日审美有隔阂,但不妨碍我们共同欣赏樱花的美吧。


                        樱花在古代诗词中也是出镜率较高的:“樱桃花下送君时,一寸春心逐折枝。别后相思最多处,千株万片绕林垂。”

                        “树底迷楼画里人,金钗沽酒醉余春。鞭丝车影匆匆去,十里樱花十里尘。”

                        “东风渐暖满城春,独占幽居养病身。莫说樱桃花已发,今年不作看花人。”


                        玉渊潭的早樱比较出名,3月底就开了,那个时候也是游人最多的时候,17年去过一次,后来就再也没去过了。不知道玉渊潭的晚樱具体位置在哪里,其实也不重要了,朝阳公园的晚樱一样绚烂,相比玉渊潭的人流,这里人少多了!


                        发布于2020年04月17日 09:20 | 评论数(0) 阅读数(169) 周末闲游

                        望京海棠花溪


                        今天是2020年4月11日 闫子瑜11岁5个月16天

                        晴 10~22


                        人间四月天。

                        姹紫嫣红花千树,百般红紫斗芳菲。

                        在北京,随便一个街心花园都可能惊艳你的双眼,更不用说著名的颐和园、植物园、玉渊潭、元大都了。

                        暖风正起,繁花正盛。在赏花的路上,总有一群孜孜不倦的可爱的人们,把那些小众的、曾经不为人知的地方都挖掘了出来,比如京城梨园、将府公园、望京海棠花溪等等。

                        一提起海棠就想到了元大都,一提起樱花就想到了玉渊潭,这两个地方已经火得一塌糊涂。赏花时节 ,心向往之,却又望而却步。为啥?因为我只想安安静静地赏花,不想看各式各样的脑门和五颜六色的丝巾。

                        在北京,还有两个地方,名气不大,但人少,景美,非常值得一去。

                        今天给大家介绍望京海棠花溪。

                        这个名字是相对于元大都海棠花溪而来的,暂时管它叫这个名字吧,因为截止到现在,它还没有官方的名字。它不是公园,更不是景点,它只是望京地区的一条水沟。最近两三年,因为两岸的海棠花,才渐渐被人们所熟知。


                        清明小长假第二天,摒弃了熙熙攘攘的元大都,我怀着兴奋与好奇,前去一探究竟。

                        北京市区的道路基本上都是方方正正,很容易辨别方向,但望京是个例外。由于东北四环、东北五环呈西北走向,京密路和京承高速呈东北走向,被这四条路围起来的区域就是望京,因此望京内部道路有横有竖有斜,被称为连出租车司机都头疼的地方。都说只要望京走不丢,全北京都不会迷路。

                        从花家地东路到望京东路,这是一条呈45度倾斜的路,望京沟就紧挨着这两条路。

                        望京沟北接北小河,南连坝河, 从四元桥到五元桥,全长超过4公里。

                        西南方向的花家地东路就不要去了,两岸都围着高高的铁丝网,赏花可以,拍照不太方便。

                        虽然繁花似锦,美到窒息,但是,铁丝网拦住了奔下去的冲动。

                        从花家地东路一直往东北方向走,穿过广顺南大街,那边就是望京东路了,那边只有一小段铁丝网拦着,走上百十来米就没有了。


                        沿着台阶走下去,感受扑面而来的繁花似锦。


                        这里比元大都幽静上百倍,路上会偶尔碰到三三两两的行人。

                        “万点猩红将吐萼,嫣然迥出凡尘。移来古寺种朱门。明朝寒食了,又是一年春。”


                        深浅不一的粉色开满枝头,挤挤挨挨,宛如晓天明霞。


                        相比于梅花桃花李花,海棠花像胭脂点点,总有一种娇羞之美。

                        “著雨胭脂点点消,半开时节最妖娆。谁家更有黄金屋,深锁东风贮阿娇。”唐代诗人何希尧不仅写出半开的海棠花最为娇媚,更是用“金屋藏娇”的典故来表达对海棠的热爱,可谓奇思妙想。


                        望京街辅路的桥上,往东北方向看去,目测还有好大一段,右手方向有红绿灯可以过去。


                        望京有两条水系,北边有北小河,南边有望京沟。望京沟地处朝阳区中北部,由于历史原因,过去数十年一直又黑又臭,近几年经过大力整治,水变清了,岸变绿了,成为望京地区一个新景致。


                        只是,现在这里还没有确切的名字。有人叫“望京花溪”,可以和北小河“玉兰花溪”遥遥相望。

                        有人叫“望花溪”,这个“望”是指望京,“花”是指花家地,这条沟本来就是从花家地流出去的。望花溪含有两个地名,很有意境,也透着股仙气。


                        这是靠近广顺南大街的铁丝网,再往东就没有了。


                        清明节过后的周六,又来了一次。

                        应该早点来,早上七八点最好,那时候光线柔和,适合拍人像。

                        我们到的时候都十点了,明晃晃的大太阳照着,人脸都是黑的。


                        隔了一周,海棠花有点凋谢了。


                        那天风很大,河面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花瓣。


                        上次来的时候是第一次来,我自己绕着小河走了一圈,先探探路,子瑜和她爸在车里没过来。我发现这里的坡很陡,拍照角度有限,所以就放弃了再来一次给子瑜拍照的打算。


                        可是看到小坏妈妈拍得好美,她的模特更是极小一只,心又蠢蠢欲动了。


                        可是,实际操作起来很恼火。一是那天光线太硬,二是拍照角度实在有限,坐在斜坡上,只能拍侧面。


                        小路上人虽然不多,但偶尔有两三个人冲入镜头,还是显得很突兀。


                        这个角度,光到一张大圆脸了。


                        子瑜一直蹭到中间位置,拍出来还是不满意。


                        这是迄今为止最令人抓狂的一次拍照了。

                        发布于2020年04月16日 14:37 | 评论数(2) 阅读数(461) 周末闲游

                            1 2 3 4 5 6  >>    尾页  页码:1/55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