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教育要趁早 | 小病小灾 | 旅行记录 | 美食诱惑 | 成长瞬间 | 周末闲游 | 我的絮叨
正文

柬埔寨之行,感受一个伟大帝国的繁华与衰落(三):圣剑寺、达松将军庙、变身塔

今天是2019年1月24日 闫子瑜10岁2个月29天

晴20~33



    吃午饭的旁边有一家水果摊,品种多样的热带水果着实让我们看花了眼。大家顾不上刚刚吃饱的肚子,又开始了买买买的节奏。我们买了帝王芭蕉、芒果和山竹,这里的山竹才10几块钱一斤。

    

    

    


    就在我提着袋子准备上车的时候,身边多了两个脏兮兮的小孩儿,拽了拽我的衣服,非常小声地重复地说着什么。我反复听了又听,忽然就明白了,她说的是“有钱吗”。

    这些当地小孩儿,煞费苦心学说中国话,竟然只是为了乞讨。我想给她点什么,又不敢轻举妄动,怕招来更多的小孩儿。就算给了她钱又能怎样呢?一时的欢喜又能解决什么呢?

    下午2点多出发去圣剑寺。

    


    几个孩子发现了超级大个的蒲公英。

    


    大门口是柬埔寨人民的图腾崇拜——七头蛇像,搅动乳海的场景在吴哥到处可见,只是现在损坏严重,有的甚至没有脑袋。有的说被法国人搬到他们国家的博物馆了,有的说被偷盗贩卖到欧洲了。

    

    


    导游是一个81年的单身大男孩,柬埔寨华裔,祖籍是广东潮汕。

    我们团一共25人,小孩子有9人,10岁的子瑜是最大的。

    导游脾气很好,介绍当时风俗的时候说着说着就扯到自己身上了,说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姐姐弟弟,亲戚朋友,非常接地气。

    我们笑称他不仅是导游,还身兼保姆,几个年纪小点的孩子都喜欢粘着他,这种前呼后拥左右都围着小朋友的情景也成了我们团一大特色。

    


    圣剑寺是阇耶跋摩七世为供奉他的父亲而建,和塔普伦寺相呼应,曾是国王的临时行宫,最重要的节日庆典都在这里举行,相传国王的传世之剑藏于这里,所以才有了这个名字。

    门楣上也有精细的雕刻。

    


    整面墙上都布满了雕刻,据说这里曾经是佛学院,曾有千余名高僧在这里修行佛法。

    

  

    穿过层层回廊,我们到达了中心殿堂。

    这些小孔当时都是镶嵌宝石的,后来被泰国人掠夺了。吴哥王朝曾经信奉母亲为大,所以阇耶跋摩七世为母亲建造的塔普伦寺中也镶嵌着巨多的宝石,个头要比圣剑寺的大多了。

    看到如今只剩下躯壳,仍然能够想象出当年金碧辉煌的样子。

    


    这里是中央塔庙。原来供奉着以阇耶跋摩七世父亲为原型的佛像,后来遭到破坏,现在放置了一座浮屠,内为现任柬埔寨王室祖先的骨灰,也已经失盗。

    浮屠正西面的墙上有一个小裂缝,光线照射进来的时候会有一道亮光。我现在站的角度应该再后退几步,那道亮光正好落在浮屠的顶端,好像一支被点燃的蜡烛。同行的人争先恐后地拍蜡烛,对光线极为挑剔的我,在这种晕暗的室内完全没有拍照的欲望。

    


    有些建筑已经倒塌,坍塌的石头凌乱地堆在地上。

    

    


    我不懂得雕刻艺术,但觉得这里的女神像更加立体,凹凸感更强,也更加生动。

    

    


    下午4点,到达达松将军庙门口。

    大门外也有几个水果摊位,除了椰子和牛奶果,还有柬埔寨当地最有名的棕糖果,外表就像一个大茄子。我们尝了尝绿色的牛奶果,没有像导游说的那么甜,感觉还不如紫色的好吃。椰子也是国内喝不到的口味。一样的价钱中国人只图个头,总觉得个头大的占到了便宜,其实椰子小点的会更甜。

    


    达松将军庙也称塔逊寺,很像一个缩小版的塔普伦寺,但这里比塔普伦寺安静地多,人也少很多。

    寺庙非常小,从西塔门一直往里走,走到东塔门再原路返回也不过20分钟的时间。

    这里最大看点就是寺庙深处的东塔门完全被一棵榕树覆盖。

    


    有人说,吴哥被淹没的不只是一个城市,而是一段历史和一个辉煌的文明,可惜,我们现在只能在这片废墟中感受曾经的辉煌了。

    

    


    出来后买了几粒棕糖果尝尝。相比于其它水果,棕糖果是最贵的,一个棕糖果里面只有四粒白色的果肉,好像一粒果肉2000柬币,两粒3000吧。也不像导游说的那样好吃,外面糯糯的,略有弹性,里面全是汁水,不是很甜。棕糖果是雌雄同体,这种圆形的是雌性的,雄性的是长条形的,比雌性的更甜一些。

    

    


    4点半,到达变身塔。

    到达变身塔之前经过东美蓬,导游说东美蓬和变身塔类似,都是红砖结构,但是东美蓬太小,景色不如变身塔,没什么好看的。但是如果有人想要进去拍张照也可以,但要快去快回。

    本来我是打算进去的,可是听导游这么一说,大家都不吭声了。咱也是顾全大局之人,虽然车子都走到跟前不进去实在可惜,可我真的做不到厚着脸皮让一车人等我一个。

    因为5点多可以看到变身塔最美的日落,所以这是今天停留时间最长的地方。

    

    


    每个景点门口的检票人员都特别和气,不欺生,也不像国内一些景点的工作人员似的拉着一张冷脸,我的门票塞到了手机壳里,给他看票的同时咔嚓拍了一张。他一下子就明白了,露出一口白牙,用含混不清的中文说了一句:哈哈拍照……

    

    


    变身塔是国王拉坚德拉跋摩为自己建的举行火化仪式的地方,也是我们俗称的火葬场。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