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教育要趁早 | 小病小灾 | 旅行记录 | 美食诱惑 | 成长瞬间 | 周末闲游 | 我的絮叨
正文

柬埔寨之行,感受一个伟大帝国的繁华与衰落(八):洞里萨湖

今天是2019年1月27日 闫子瑜10岁3个月1天

晴17~31



    洞里萨湖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从西北到东南横穿整个柬埔寨。

    水上浮村是洞里萨湖上一道独具特色的风景,这里住着战争时期流亡至此的越南人,好像与世隔绝。

    这是一段悲摧的历史:1978年12月,越南出兵10万入侵柬埔寨,并一度想称霸东南亚。1979年中国发动对越自卫反击战,战后这10万人就滞留在柬埔寨境内。输了老本的越南把这10万人视为难民而不准其回国,他们便逃到洞里萨湖上搭建水上浮屋,过着一种自生自灭的生活。

    近四十年时间,这群人就在洞里萨湖的红树林里栖水而生,繁衍后代,现在的人口据说已经达到了70多万。

    不来一次洞里萨湖,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

    

    

    


    坐船需要20多分钟,而船也是当地村民和外界保持联系的唯一交通工具。

    

    

    

    

 

    这个小男孩看起来个子很矮,但导游说他都14岁了。

    柬埔寨的小孩只上半天学,下午就出来挣钱补贴家里了。船没开多久,他就跑到后面,不由分说在我后背上敲敲打打,我吓了一跳,脑海中立即出现他事后索要小费的情景,所以赶紧制止了他。这种不经过别人允许就强行上手的行为,开始我挺反感的。可是后来,上船下船的时候小男孩都会扶我一下,除此之外就在那里安安静静地坐着,或者和同伙小声说话。忽然觉得,他的行为好像也没那么可恶。身处恶劣的自然环境和贫穷落后的国家,他们也是身不由已吧!

    

    

    

    

    

    

    

    

 

    岸边破败的草屋,甚至都算不上是屋子,周围用几根棍子搭在一起,再围上两张床单,简直可用“支离破碎”形容,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住人呢?现实是,一家好几口人真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湖上的村民靠打渔为生,读书,看病,吃饭,买卖东西,就连排泄也都在湖里。

    

    

    

 

    船又行驶了一会儿,才到达水上浮村。

    

    


    他们在柬埔寨没有身份,也没有国籍和户口,他们的行动是受到严格限制的。不能上岸,也没有任何生活保障与人权保障。

    

    

    


    无论湖水大小,这里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大自然。近千户渔家连接在一起形成巨大的水上村寨,水上学校、水上医院、水上教堂、水上警察局、水上杂货店、水上篮球场等一应俱全。

    据说这是水上寺庙。

    

    

    


    水上人家的生存状态的确让人触目惊心,他们非常苦,却又非常善良。

    洞里萨湖的渔民是世界上最勤于搬迁的人。随着雨季来临,湖水升高,房子可以“整间”拖走。雨季和旱季交替,他们一年要搬家5—6次。

    由于旅游业的发展,孩子们过早被卷入商业大潮,卖艺索要小费在洞里萨湖上很普遍。

    

    

    

    

    

    


    四十年过去了,在这些人家里,几乎找不到一个大件,也没有像样的家具。

    带着一丝莫名的酸楚继续前进,希望旅游业的发展可以让他们的生活过得好一点,但同时也希望他们保留住那份纯朴。

    

    

 

    还有一部分人,他们连湖里的小破屋也没有,只有一艘船,终生漂浮在水上。

    

    

    

    

 

    据说,每年都会有游客以及民间团体给他们捐款捐物,他们当中的个别人有了一定的经济能力后也会通过一些关系回到越南。现在的越南政府也欢迎他们回家,给他们办好一切相应的身份证件,但相比庞大的基数,这种现象只能算是凤毛鳞脚。

    柬埔寨是全世界公认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而住在洞里萨湖水上人家的人们,则是这个贫穷国家里最贫穷的一群人。

    

    


    孩子穿得破破烂烂的,那个小点的孩子右胳膊可能骨折了,绑了一个类似凉席的东西,看着真心酸。

    


    在偌大的洞里萨湖上面漂泊,风吹日晒、生死由天,很可怜。

    更可怜的是他们的子孙后代,一代代还得继续过着这种颠沛流离、无根基的水上生活,而且不知道要经过多少代人才能结束?这些一出生便生活在船上的小孩,没有教育和医疗,陆地更是他们遥不可及的梦,很难想象孩子们会是怎样的成长轨迹?

    这个女人一人带着三个小孩儿,肚子里还怀着一个,是什么力量促使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生孩子呢?

    以前面对乞讨行为,心里只是觉得厌恶。但在洞里萨湖,更多的是对他们的同情和怜悯。他们除了从游客身上索取,似乎也没有其它办法去改善生活。即便是索取,他们的生活条件和环境依然恶劣,甚至他们连自己身处这么恶劣的环境都意识不到,因为他们从出生就呆在这里,无法改变。

    


    除了同情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这是一个并不完美的世界,我们旅行看到的不仅仅是美景,还有那么多的心酸与苦难。

    

    

    


    我们到了一艘更大的木船上,这里卖各种吃的,有烧烤有水果,有一个小男孩儿脖子上挂着一条蟒蛇来吸引游客拍照。

    

    

    

    

    

    

    

    

    

 

    二层是等着观日落的人们。

    

    

    

    

    

    

    

    

    

 

    子瑜其实特别想拿着蟒蛇拍照,一边催促上到二层的我赶紧下来,一边给自己打气。她说我现在还有胆子拿蟒蛇呢,一会儿可能就不敢了。拍照要2000柬币,我们买了一个芒果,换了点零钱。

    

    

    


    子瑜确实胆子够大的,别的小孩子拿到蛇动都不敢动了,只是乖乖地配合大人拍照,表情僵硬,身体僵硬。子瑜完全不同,攥着蟒蛇上下活动,左看右看,好像她拿的不是一条蛇,而是一条普通的绳子似的。

    

    

 

    蛇的嘴巴被皮筋绑着,而且牙齿也被拨掉了,没有攻击性,也没有毒。

    

    


    后面两个小男孩,就是一路陪我们在船上的小男孩,身高不及子瑜高,但年龄却不小了,看起来却像国内七八岁的样子。

    


    看看爸爸的拍照角度,他一个快1米8的人,拍一个1米4的孩子,就不能弯下腰屈下腿吗?这样高高俯视的角度,孩子都被他拍成小萝卜头了。

    

    

    

    


    洞里萨湖的日落。

    

    

    


    码头上船来船往,热闹非凡,发展势头迅猛的旅游业给这片偏僻落后的土地带来了勃勃生气。

    

 

    笼子里是圈养的鳄鱼。

    

    

    

    

    

    

 

    太阳褪去金黄的光圈,渐渐变成了粉红色。

    


    我从没来见过这么美的落日。

    


    洞里萨湖,有如天堂般美好的落日,也有如地狱般贫穷的水上人家,这种落差给人一种极大的心灵上的震撼。

    有人说,如果你感到日子过不下去了,就来一次洞里萨湖吧。洞里萨湖是最容易找寻幸福感的地方,因为看到他们,你就会觉得自己那点困难真的不算什么了。

    国内不管在哪里乞讨的,好歹他们还有家,洞里萨湖的渔民连家也没有,终生漂在湖上,还有谁比他们更可怜吗?

    


    从洞里萨湖回到酒店,我们又去了老市场,因为周围实在没有吃饭的地方,虽然肚子也不太饿。

    tutu车把我们送到步行街,然后问我们需要多长时间,他的意思是还在原地等我们,再把我们送回酒店。这样也好,我们省事了,他也多了一份收入。

    这家餐厅看起来装修不错,价格较高棉的厨房贵一些。

    


    点了菠萝炒饭和烤鸭炒饭,空心菜和南瓜西米露。

    为什么对炒饭欲罢不能呢?

    我对爸爸非要点一份空心菜非常不理解,虽然我也爱上吃空心菜了,可这几天几乎一天两顿饭里都有空心菜,你就不能有点创新吗?

    点完餐,服务员叽哩咕噜说了一长串,好像在询问我们什么?见我们没听懂,于是加上手势又说一遍。还是不懂。这可如何是好。

    如果是我们主动询问什么,我会事先查一下要用到的单词,基本说清楚还是可以的。可是遇上人家主动询问我们,我们仨瞬间就懵圈了。

    不知道是不是服务员的手势给了爸爸灵感,反正颇为尴尬的几十秒钟过后他突然猜出了对方的意思。服务员是想问我们,所有上的这些菜是分成一小份一小份的,还是全部一起上,因为这里用餐的欧美人居多,欧美人比较讲究分餐,各吃各的。我也反应过来她说到一个单词“together”,于是赶紧回复她“together,together”。

    额滴神啊!头一次碰到这种情况。

    烤鸭炒饭更胜一筹。

    


    菠萝炒饭一般。

    


    空心菜倒不是很合乎口味,太甜了。

    


    上完两个饭一个菜之后,服务员又端来一份白米饭!显然是配那份空心菜的,我都要抓狂了!为什么要给我米饭,我就是点了一份菜啊啊啊!

    


    第一次吃南瓜西米露,南瓜好多!感觉西米露还是跟芒果更配一些。

    

本文标签: 闫子瑜 柬埔寨 洞里萨湖 浮村 水上人家

    发布于2019年02月16日 20:49 | 评论数(0) 阅读数(401)

上一篇:柬埔寨之行,感受一个伟大帝国的繁华与衰落(七):自由散漫的上午+柬式按摩

下一篇:柬埔寨之行(九):返程

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