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教育要趁早 | 小病小灾 | 旅行记录 | 美食诱惑 | 成长瞬间 | 周末闲游 | 我的絮叨
正文

去天津坐摩天轮

今天是2019年5月18日 闫子瑜10岁6个月22天

 19~28


两年前的清明小长假去了一次天津,连续两天去了两次天津之眼都没坐上摩天轮,子瑜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旧事重提。直到今年的清明假期,公司小同事从天津带回来小道消息,说平时周末的时候摩天轮那里根本没什么人,于是我就萌生了再去一次的想法。

北京到天津的城际列车每隔几分钟一趟,30分钟就到了。

因为不知道摩天轮那里到底什么情况,所以这次没做任何攻略,周六早上6点半出门,到达摩天轮的时候刚好9点半。


摩天轮下面竟然一个人也没有,我不禁怀疑,不会没营业吧,或者停顿整修也说不定啊,我们又没有事先查一查。


还好是我杞人忧天了,这种情况应该是摩天轮在周末的常态吧。就是这个坡道,节假日堆满了人。


拐到后面的小门去排队,人就这些,看来还得计划一下一会儿去哪里。


摩天轮的门票很奇葩,正面最大的图片是一家酒店,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才发现浅浅的“摩天轮”几个字,你把酒店印在门票上,就有人去住了?


轿箱缓缓地转过来,一个轿箱可以坐8个人。


我发现相隔的两个轿箱都是空着的,不允许上人,开始不明就里。有人说可能人上多了轿箱负重太大,不好往上爬。但最后才明白,这是摩天轮独有的设计,更加人性化,也避免资源浪费。


摩天轮的速度非常非常慢,如果不静下心来根本体会不到它是动着的。

我们的轿箱快要升到最高处了。


海河风景,那天阴天、闷热,天空灰白一片。


到达最高点,开始往下走了。


这一圈下来得半个小时,别说节假日排队的人多,平时人不多的时候,要想等下一轮也得需要耐心啊!除非像我们一样,赶在早上第一轮。

为什么每隔一个轿箱是空的?结束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摩天轮在工作时间是一直转动的,不会因为结束一轮就会停下来,这样轿箱转到门口的时候,外面的人直接就进入空的轿箱了,不必等着上一轮的人出来。大家进出有序,互不干涉。


真是一次无计划无攻略的出行啊,摩天轮都坐完了,还不知道下一步去哪里呢?这在以前可是从未有过的。

海河岸边有孩子拿网子捞鱼,瞧这个小桶里,有鱼有虾有蟹,有海螺,还有泥鳅。


子瑜也抓了几只小海螺,干脆把果汁喝完,这样就有瓶子了。


这位妈妈的手臂吸引了我,小孩子的涂鸦稚嫩、好笑,妈妈却没有急于擦掉,让孩子的童真多停留一会儿吧!


摩天轮之行变成了赶海行了。


假装在海边……


中午了,问子瑜一会儿去哪,子瑜说意式风情街。我说为什么要去意式风情街呢?她也说不上来。好吧!那就去意式风情街吧,离火车站近,我还念念不忘那里的煎饼果子呢。

这个角度的摩天轮显得不是那么空旷、孤单。


意式风情街还跟两年前差不多,西餐厅里吃饭的大多数都是老外。


在狗不理的招牌下面买了两个煎饼,交完钱才发现,里面夹的竟然是薄脆,难道天津的煎饼不都夹油条的吗?


本来绿豆面就粗糙得很,而且我注意到他不是用刷子刷酱,而是跟挤牙膏似的划了几道完事,吃到嘴里特别干,简直难以下咽。


这个东西第一次见到,走近一看,竟然全是一根一根的螺丝钉!


手提袋的装饰也是用螺丝钉组成的。


这家火锅店装饰得花里胡哨,我让子瑜坐在台阶上拍照。里面不时地出来几个人,每次出来都非常客气地说一句“不好意思”,我总觉得坐在这里给人家造成了不便,说不好意思的难道不应该是我吗?


这一面茂盛的绿墙前面永远人满为患。


蹭了一段导游,这所学校可是大名鼎鼎地相声演员冯巩的母校,他的老搭档刘伟跟他是同班同学。


“天津记忆”像一座小型的博物馆,别的东西不感兴趣,唯独对这个巨型麻花感兴趣。


在意式风情街逛了好几个来回,实在不想逛了可以坐下来休息,所以我提前买的是下午6点半的车票,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慢慢悠悠地逛。可是,这一切全被没脑子的我打乱了。

昨天晚上给充电宝充电,今天早上也早早地把充电宝装在包里了,可是,我竟然忘了充电宝的电源线接口跟我手机并不匹配,我直接把充电宝放包里了,却没有把电源线换过来,直到下午一两点手机电不足了才发现。

别的倒不怕,我怕的是手机没电了,一会走路去车站就用不了导航了,或者,万一需要改签呢?手机没电都办不了啊。

所以,在征求了子瑜的意见以后,不到三点我们就往火车站溜达了,只要到了火车站,能改签改签,不能改签就等到6点也没关系。

临走前,又在别的地方买了夹油条的煎饼果子,就是两年前我们买煎饼的小亭子那里。

意式风情区离天津站特别近,如果没有导航还真容易走错。


走到售票口时正好3点半,因为我已经把车票取出来了,所以改签必须去窗口。

我把车票改签成4点半的了,改签以后不仅和子瑜的座位不挨着,就连车箱都隔着三个!怎么办?只能到时候和别人商量了,如果别人不答应换座位,我就在旁边站一会儿,反正到北京也才30分钟,就当成坐公交车了——城际列车比公交车车可稳当多了!

令人惊喜的是,子瑜旁边的17C竟然没有人!


本文标签: 闫子瑜 天津 天津之眼 摩天轮 意式风情区

    发布于2019年05月21日 11:19 | 评论数(0) 阅读数(428)

上一篇:蔷薇花开了

下一篇:童年歌声里的鲁冰花,原来真的存在!

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