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教育要趁早 | 小病小灾 | 旅行记录 | 美食诱惑 | 成长瞬间 | 周末闲游 | 我的絮叨
正文

朝阳公园樱花谷

今天是2020年4月12日 闫子瑜11岁5个月17天

晴 7~23


在北京,一提起樱花就想到了玉渊潭,朝阳公园的樱花谷好像没什么名气。

朝阳公园无人不知,但就是不愠不火。唯一有名气的,可能就是南门附近的游乐场了吧!

每年我都会来一两次,不是因为游乐场,而是因为樱花谷、银杏林、大草坪……

网上说目前东面只开两个门,东7门和东5门,也不知道消息是否确凿,南门是正门,走南门准没错。

从南门进来,穿过游乐场,很容易就能找到樱花谷。只是入口处没有“樱花谷”的牌子,如果不是花期,很可能就错过了。


清明假期最后一天,早上九点就到了。可是,很显然,樱花还没开。


花不仅有大年小年之说,连开花的日子也会有出入。所以,要想看到最美的花,拍到最满意的照片,来一次是不够的。


樱花谷标志性的一条小路。


那天给子瑜准备了两件开衫,如果花都开了,穿白的;花没开,穿红的。看来我的想法太对了,本来粉色的樱花现在全是花骨朵,远远看去颜色呈红色,和大红开衫倒很般配。


高低不同的大石头,成了拍照爱好者们最得力的助手。


子瑜也给娃娃带了好几套衣服。


娃娃也换了红色裙子,整个面面看起来很舒服。


子瑜带着娃娃疯跑,然后出现了惊悚的一幕:娃娃的腿掉了!


换装啦!


花都没开,我们只呆了不到两个小时,走的时候,子瑜发现娃娃的腿又少了一只!我们原路返回时,在乐高广场那里,地上赫然丢着一只腿!哈哈哈!


过了一周,再来到这里,樱花谷已是树繁花。


还是这条小路,完全变了模样。


樱花谷大多是晚樱,相比早樱树高达十几米,晚樱树就矮小多了。早樱以单瓣、白色为主,晚樱则以重瓣、粉色为主,层层叠叠,满树烂漫,比早樱更加华丽。


明朝大学士宋濂写过一首《樱花》:赏樱日本盛于唐,如被牡丹兼海棠。恐是赵昌所难画,春风才起雪吹香。

国外赏樱花,最令人津津乐道的就是日本了。据说日本的樱花不仅来自于中国唐朝,赏樱花的风气也是从盛唐流行过来的。

但是,为什么日本把樱花定为国花,而中国却没有这么做呢?


日本语中的“樱时”,就是指樱花盛开的季节,每年3月15日至4月15日被定为“樱花节”。当樱花盛开的时候,人们带上亲友,一边放歌畅饮,一边欣赏樱花飞舞。

日本语中还有一个词叫“花见”,就是赏花的意思。樱花开得是否顺利,花苞结得是否多,意味着这一年是否风调雨顺。所以,日本风俗中赏花不只是欣赏大自然的美,还有祈祷神灵保佑的意味。

樱花具有一边开花一边凋落的特点,速度是每秒五厘米,也正是因为这个特点,才更被日本人所钟爱,并被尊为国花。日本文化中推崇“生时辉煌、死时尊严”,他们认为人生短暂,活着就要像樱花一样绚烂,即使死,也要死得有尊严,死得壮烈,就像樱花凋落一样,清清爽爽,无牵无挂。


但是,中国精神讲究力量,讲究奋斗,讲究果实,讲究梅花的傲骨和牡丹的大气,“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樱花虽美,但观赏时间有限,结出的果实又难以下咽,再加上它一边开花一边凋落,有一种凋零和悲伤,所以,樱花在中国传统的审美观那里是吃不开的,更成不了中国的国花。

日本这个民族却很奇怪,在我们眼中的凋零和悲伤,在他们眼中却成了一种壮丽和绚烂。虽然中日审美有隔阂,但不妨碍我们共同欣赏樱花的美吧。


樱花在古代诗词中也是出镜率较高的:“樱桃花下送君时,一寸春心逐折枝。别后相思最多处,千株万片绕林垂。”

“树底迷楼画里人,金钗沽酒醉余春。鞭丝车影匆匆去,十里樱花十里尘。”

“东风渐暖满城春,独占幽居养病身。莫说樱桃花已发,今年不作看花人。”


玉渊潭的早樱比较出名,3月底就开了,那个时候也是游人最多的时候,17年去过一次,后来就再也没去过了。不知道玉渊潭的晚樱具体位置在哪里,其实也不重要了,朝阳公园的晚樱一样绚烂,相比玉渊潭的人流,这里人少多了!


本文标签: 闫子瑜 朝阳公园 樱花谷 赏樱花

    发布于2020年04月17日 09:20 | 评论数(0) 阅读数(169)

上一篇:望京海棠花溪

下一篇:田村文化广场

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