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这些我都不需要


下午喂松松吃火龙果,他说:妈妈一口,松松一口!
我们快乐的吃着,他的问题又来了:为什么里面有黑点点?是做火龙果的师傅放进去的吗?
我笑:是种火龙果的师傅种出来的。
松:师傅为什么要种火龙果?
我:种了可以卖钱啊!
松:卖钱做什么?
我:卖钱给他的宝宝买小汽车,就像妈妈上班赚钱给你买小汽车。
松高兴起来:还买什么呢?
我们就一起回忆了所有他喜欢的东西,从奶酪到酸奶,从火车到飞机,从肯德基到奇乐堡,最后我词穷,开始重复了,他马上就纠正我:不对不对,汽车已经说过了!

晚上我上班去了,上到一半,听见走廊传来吧嗒吧嗒的小脚步声---就知道他又来视察了。
我家就在单位院子里,到办公室走快点五六分钟,走慢点十来分钟,他边玩边走,大概半小时能到达我的办公室,所以晚上他经常要求来视察一下----但是办公室晚间都是很繁忙的时刻,领导也在,我当然不敢让他多停留,一般是抱着他让他在我的电脑上看一会汽车图片,他就心满意足的走了。

但是他今天抱着我的脖子不走:妈妈也回去。
我说:妈妈还没下班呢,一会就回去。
他抱得更紧:妈妈不要上班。
我:下午我们不是说了吗,妈妈上班挣钱给你买小汽车。
这位车迷坚决的摇头:我不要,以后我不要汽车。
我无奈:那还有好多好东西呢,奶酪呢,飞机呢~~~
他用我从来没听过的一种哀婉的语气说:
这些我都不需要。

我的宝贝,我知道你需要的其实很少很少,但是有的时候妈妈就是不能给你啊。今天晚上有演出,妈妈等到现在,才把最后一条稿子发了,而这时你早已进入梦乡,我再飞快的赶回去也不能陪你玩了。

即使妈妈晚上2点才睡觉,但只要你想妈妈了,妈妈早上7点就会爬起来陪你,这点你的懒爸爸是绝对做不到的。晚上的时间太少,妈妈把白天的时间都给了你,但是马上你就要上幼儿园了,一想起这个我就更加睡不着觉。宝贝,怎样才能给你我的分分秒秒?你最需要妈妈的时候其实也就短短几年,为什么我连这几年都没有能力完全给你呢,我们供着大房子,但是你只想要妈妈和你一起缩在小房间吧,而等你长大点,住着漂亮的大房子,是不是会开心一些?你让妈妈的心都乱了。

发布于2007年08月25日 23:54 | 评论数(3) 阅读数(1652) 我的文章

花重锦官城


花重锦官城

这诗句从小就读过了。
关于“重”的读音向来颇具争议,一说读“zhong”,动态的,花朵被雨水滋润,一朵朵红艳艳、沉甸甸,压弯了枝头;
我更喜欢读"chong",静态的,层峦叠幛一般,是花之城,是花之海,是杨柳堆烟,花幕无重数。

7年前曾经到访成都,当时翠绕珠围,只顾着吃喝玩乐,对这个城市的印象如此模糊,以至于7年后扶老携幼重来,竟仿佛来到一个我从未造访的城市。

成都之美,在于它的悠然自得,虽然从各种迹象都能看出它正在飞速发展,日新月异,但那些溪流,老树,藤蔓,茶馆,让人随时能停下来,歇下来,静下来,这个城市是一个巨大的中转站,在此处酒足饭饱,给汽车加满油,在行囊放一张地图,就可以随时出发前往,你想到达的任何一处人间胜境。

 
松松马上就3岁了,这是他第一次跋涉千里之外,也是第一次坐飞机。他是对新事物非常谨慎的孩子,害怕巨大的声响,在那之前我们做足了功课,向他描述坐飞机是多么多么有趣的一件事情,我们坐上飞机,一下子就能到姥爷那里去了,多棒啊!
而他弄明白坐飞机是怎么一回事后,反应却是:我要坐车慢慢的到姥爷那里。

因为飞机晚点,到成都已经夜间11点多,松果一下飞机就睡着了,到酒店也没醒,一觉睡到天亮。
拉开厚重的遮光帘,窗外是成都的清晨。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锦里。
 同样是三国文化,湖北人经营的远远不如四川人好。

峨眉天下秀,青城天下幽,这两座名山,距离成都都在两小时的车程之内。
不要被那个“茶”字骗了。桌子一支,麻将声,溪流声,声声入耳啊~~~~

问道青城山,拜水都江堰。
游山玩水,松果这一次玩的极其尽兴

4层楼高的紫薇树,是清代就种下的,满树繁花,如云岁月。


松果在国色天乡乐园度过了成都之行最快乐的一天!

公主会从这样的窗子探头出来吗
或者是罗密欧会在这样的窗下等待朱丽叶

如果要说哪本书是我最爱的,也读了最多次的,想来想去,也许只有《唐诗三百首》。
开元盛世,妆镜前待簪的花,龟年的笛声,太白的歌词,吴道子画中飘飘的衣带~~~~那是我年少时想象中的唐朝,在初懂文字之美时,我热爱着天纵英才的李白,甚至曾经浅薄的以为,杜甫的诗写的一点也不好。

直到有一天,我读着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突然间泪如雨下的时候,才恍然明白,质朴无华的杜诗,没有飞扬恣肆的想象,却直指人心----那是暗中窥伺着的命运,是瞬息凋落的繁华,是雕梁下厚厚的青苔,是春夜静静洒落的细雨。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虽然不是春天,但成都那夜也下了一场大雨。第二天我们来到草堂,找到了这首诗。杜诗中,松果只会背这首诗的前半部分,他还认出了两个字,雨和火。



草堂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余光中的诗碑。

现代诗人中,他也是我极爱的。诗歌也有年轮,很多诗少年时根本咀嚼不出味道,只有经过爱恨与离别,丰盈与失去,在某个落雨的晨昏,隔着烟水,隔着很多岁月,它才会突然之间,却上心头。

再过30年,这滋味就更加难以言说了。
 

发布于2007年08月22日 22:19 | 评论数(5) 阅读数(5273) 我的文章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