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聪儿日记 | 贝儿日记 | 爷爷说事 | 爷爷答疑 | 育儿书简 | 学习与感悟 | 启明日记 | |

聪儿仍喜欢画卡通


             聪儿仍喜欢画卡通
                      聪儿出生于2004年7月12日, 现在14岁7个月10天

    爷爷和奶奶元月三十回武汉吃大年饭。
    所谓大年饭,就是奶奶这边的兄弟和姐妹,都有一个人轮派年饭,如此,这个大家族,每年都有相聚的机会,

中午时分,聪儿同她爸回武昌。
    说了几句客套,聪儿便去作业。

    爷爷了解到,她是为了吃大年饭才赶回来的,明天还要上学去,腊月二十九的才能回来陪爷爷和奶奶。

    补课结束后,教师还布置了一堆作业,大年只有几天的休息时间,看来也不得休闲,初三的学生真的很累...
     大年三十,聪儿有了自己支配的时间,在她的桌子上不知画着什么...
    “你还是喜欢画卡通?”
    “是呀。”聪聪来起她画好的卡通给爷爷看。
    “你经常画吗?”
    “不是经常,学得太累了,画一画,可以放松的。”
    “啊,是这样。”

    爷爷知道,聪儿有一个习惯,太过紧张或者说无聊的时候,喜欢画点什么...
    爷爷好象写过一篇,回头去博客里找,果然有一篇:《
*无聊的时候画的》...

    爷爷回乡三载,也正是聪聪上初中时,她同妹妹有几次回乡看爷爷,爷爷也很少关注她们的学习。


    “爷爷,我元月调考的成绩您知道吗?”
    “不知道。”
    “我考了441分。”
    “这个成绩相比你的过去,是进步了吗?”
    “那当然。”
    “我除了语文外,其他各科都进入重点高中线。”
    “哇!这么厉害!”
    “那当然。”聪儿的欢快情绪,溢于言表...

    “爷爷只知道,你刚进初中时,成绩排列在这个学校年级第196名,现在的名次前进了几多?”
    “年级前20名。”
    “嗯,进步得挺快的。”

    “不过,爷爷听你说到你上课以及你喜欢画卡通的情形,觉得你语文成绩还有一定的上升的空间。”
      “爷爷也这么说?”
      “还有谁说过?”

      “我们老师。”
      “老师怎么说?”
      “老师说我的
逻辑思维还停留在幼儿段,不够理性。”
      “那就是了...”
 
    附:武汉元月调考

  
武汉元月调考是由武汉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命题、全市统一测试、各区统一网上阅卷的综合考试。一般都在元月,所以也叫元月调考。元月调考是初三全市统一考试,教科院命题,与中考题型相似,考点对之后的复习具有重要的指导参考性,并且考试分数成绩、年级排名、区排名,都对日后填报志愿有指导作用。

   元调后,各区各校最高分及分数段会有所统计,因为是全市统考,所有同学,不管你以前在班上是好牛好牛的,这个时候都认真找下自己的位置,认清自己的实力(校排名、区排名、当然能找到市排名更好,前提是别区不压分),找到自己要突击和纠正的地方,定好位置,定好目标学校,好好学习,天天向目标学校迈进。

    爷爷的话:

    爷爷有一丝欣慰,是呀,聪儿、贝儿的幼年,爷爷和她们的父母们,都花了很多的时间细心陪伴,屈指一算,爷爷大概有十一年,她们的成长,爷爷写下大量成长日记,记录了她们童年的快乐,现如今,爷爷回乡下养老三载,聪儿和贝贝,已经出落成大姑娘了,她们很懂事理,在学习上,知道如何对待学习、作业;学习习惯也养成良好;她们的父母,对她们的教育呢,还得继续下去,爷爷相信,用心陪伴孩子成长的父母们,不会差到哪里去,他们会同学校一道,培养教育好自己的孩子的。所以,爷爷比较地放心,用不着操心孙女们的教育,可以放心的在农村颐养天年...   


                             2019.02.22



发布于2019年02月22日 16:15 | 评论数(8) 阅读数(1564)

乡里的手工糍粑


                                                      乡里的手工糍粑

    黄陂糍粑是黄陂当地备年货时的必备美食。

    爷爷来黄陂养老已三载,今天却是第一次碰到了村子里打糍粑,出于新奇,爷爷欣然前往。

    “黄老师,您来看打糍粑。”
    “是呀,我喜欢吃糍粑,只是从来没有见过糍粑是怎么弄出来的。”
    “教授没有见过打糍粑?”这是老年学校的一个学员,好象是不太相信。
    “是,从来没有见过,今天我来看新奇,照两张照片,记录一下。”
    “您老快去方集买来三十斤糯米,我们来给您老人家打点糍粑吧。”一个刚从外面打工回来的年轻人说。

湾子里打糍粑

糯米蒸好了

众人打糍粑

    “我没有柴火。”

    “那能要您老的柴火呢,我们一家出一点不就足够啦。”一位长者说到。
    “那多不好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