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聪儿日记 | 贝儿日记 | 爷爷说事 | 爷爷答疑 | 育儿书简 | 学习与感悟 | 启明日记 | |

*相聚黄金湖畔


聪儿成长日记目录              相聚黄金湖畔
    聪儿出生于2004年7月12日,现在10岁2个月22天
    贝儿出生于2005年12月1日,现在8岁10个月03天


    “爸,明天早晨8点钟在**集合,您组的人要您去黄金湖玩两天,说上次请您去东西湖垂钓,您都没有去。”3号的晚间,聪爸电话给爷爷。
  
    “他们知道我要带孙女们吗?”
    “知道的,安排了三辆车,一共13个人,坐得下的。”聪爸知会爷爷这件事,爷爷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进爷爷的这个圈子的。

    爷爷退休近十载,同教研室同事们的情谊仍在,他们到哪里玩,有时还记起爷爷,只是老来的爷爷,不想干扰年轻人的工作与生活...

    教育战线经历了许多次资源组合,爷爷的电子电工类的十来个人,从职务上,分赴好几处地方,有的到大学任教,有的去中职任职,还有的调到其他学校,只有两人在原校留守,也是改教其他学科...

    这人呢,又以群分,情投意合的,哪怕分开再远,亦能常相聚首,有的,则老死不相往来。

    这次不知是谁发起,利用黄金周长假,组里的人想在某个地方乐呵乐呵、叙叙旧情。

    ...前几天重阳节,爷爷碰到组里的一个老师,他业于武汉大学,年纪亦同爷爷同年,可是他胸前却是带着‘导向牌’(联络电话,以防走丢),由夫人陪着,碰到了爷爷,也少有说话,显然,他是痴呆了;祥舟爸呢,因祥舟参加省14届运动会,他得陪儿子,于是只有九人到场。

    这些人中,桥离了,同**结了婚;苹离异,独身;理,家中的妻,抑郁病情并没有减轻;如果丹,这次夫妻危机不能缓和,真可谓一个多事之秋了...

    唉!世间事难以预料,真可谓塞翁失马、焉知祸福,生活中,每天都会发生很多的事情,顺心的、不顺心的,每件事情都有可能是双刃剑,这样看也许是快乐,那样看没准就是烦恼。乐观地、以平常心态去面对发生的事,不要把自己长时间的沉浸在痛苦中,而哀怨命运的不公...

    上午八点半,车队起动,前往黄金湖渡假村。

    大冶黄金湖,与保安湖,三山湖水脉相连,同属梁子湖水域,水资源得天独厚。多年来,勤劳的湖区百姓在耕田种地之余,驾船张网以水养生,万竿修竹,千条织网,百只乌蓬船,成为黄金湖宽阔的水面上一道动人的景观。如今,黄金湖人积极发挥水资源优势,发展假日经济以钓鱼、吃鱼、赏鱼、发展系列鱼产品,吃农家饭,住农家楼为主题的旅游业正招揽八方游客。

    相传,有一次观世音坐在莲花墩上路过南练山,看见黄金湖上的空渔船漂来梭去。一网,两网,网网提上船头,网网放空。她掐指一算,原来是李元霸挑来的南练山和北练山,把两个渔婆压死了。观世音当时就从她花篮里捉出一条金鲤鱼,丢到黄金湖里,她就驾云回南海去了。

  这条金鲤鱼在南海自由自在玩惯了,呆在这个穷湖里不自在,又现不出自己的本领,总觉得太冤枉了,天长日久,总想找个机会逃回南海去。观世音在南海又掐指一算,知道在黄金湖的金鲤鱼要犯生了,她摘下一根桃枝,往天上一丢,说起来真怪,这棵桃枝落到黄金湖来了,桃枝变成了一排长钩,横在东边,就是现在的东沟。桃枝上的八片树叶子漂到了西南边,变成八只猫子,叫八猫头。桃枝上的九个桃子落在三山上,变成了九女墩;金鲤鱼一看无路可走,气得一头钻进湖底的泥巴里,拱出了一个陆洲,叫婆鲤洲。从此,金鲤鱼住在婆鲤洲底下的鱼窝里,落了业,生儿育女,繁衍后代。至今黄金湖满湖都是鱼,比世上的鱼都好看,鱼肉也格外的好吃。都说金鲤鱼还没走。太阳下,无数条金鲤鱼在水中游来游去,满湖金光闪闪,所以人们称这湖为“黄金湖”

    孙女们同爷爷坐在一起,中午时分才到达目的地,说来也怪,坐在车里,也仿佛有很大的运动量,孩子们叫饿...

    连忙安排吃的,满满的一桌,听介绍说这里的螃蟹很有名,一人来一只,吃得人人手忙脚乱...

    今天来的男老师多,两瓶酒以后,个个豪气冲天~

    孩子们吃得快,她们出去转悠去了,席间的一位女老师发现,请醒爷爷:“她们出去转去了,爷爷不跟着她们,这里到处是水...”。
    “不用担心,爷爷进行过这方面的教育。”


    “爷爷,我发现塘里有条船。爷爷带我们去划一下,可不可以。”聪儿来到爷爷身边。

    爷爷正好吃罢饭,跟同事们一声招乎,便跟着聪儿来到塘边,果然有一条船停在哪儿,固定船的绳子胡乱地系在蒿草上。

    爷爷解下绳,手扶并固定了船头,叫孙女们一一上得船去...

    “老师付,不能要孩子上船的,出了问题我们负不起责任。”一位照塘的老者喊到。
    “不仿事的,我只是要她们上船,照两张像就下来。”
    “老师傅喝了酒吧?”
    “是呀,您老看出来了?”
    “看得出,您一定要小心一点。”
    “没事,我15岁到城里,算得上您老的‘半个’同乡人!”

    爷爷不是不识理的人,不会给人增加负担,照得几张照片,爷爷就和孙女们上来了...

    下午,这群人便兵分三路,一路开车去黄石观景、一桌雀牌研究;聪爸有了孩子的牵挂,就近去了塘边,租得一竿,学着钓鱼去了,聪儿和贝儿呢,则要在宾馆客房里玩纸牌,爷爷么,只有作陪孙女们...

    ******

    水乡嘛,到处是水、放眼望去,都是养鱼的塘,塘中不乏有船。
    她们发现了船,想上船去,但她们知道水的利害,水与火,最无情,所以她们不会随意涉险。哪怕是想到船上去玩,也会折返回来,告诉爷爷、征求爷爷的意见...

    有多少孩子溺水?又多少人死于非命,其实是他们不知险,其中也有我们的错,是我们的教育上,有失偏颇...

    爷爷对孙女们的教育,正在体会着收获、也在接受着时间与关注爷爷的人的‘检验’,对与错,不是爷爷说了算、也不是一些权威说了算,要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经得起现实检验、

                                    2014.10.04

此文已被博客管理员"羊羊乐园"推荐到博客首页"育儿知识",奖励20分

发布于2014年10月10日 22:41 | 评论数(7) 阅读数(819)

相聚黄金湖畔


聪儿成长日记目录               相聚黄金湖畔
    聪儿出生于2004年7月12日,现在10岁2个月21天
    贝儿出生于2005年12月1日,现在8岁10个月02天


    爷爷退休近十载,同教研室同事们的情宜仍在,他们到哪里玩,有时还记起爷爷...

    由于资源组合,爷爷的电子电工类的十来个人,分赴好几处地方,有的到大学任教,有的去中职任职,还有的调到其他学校,只有两人在原校留守,也是改教其他学科...

孙女们和爷爷坐在一起

行驶在武黄度速...

中午十一时许才到达目的地

    这人呢,又以群分,情投意合的,哪怕是分开得再远,亦能经常聚,有的,则老死不相往来。

    这次不知是谁发起,利用黄金周长假,全组的人在某个地方乐呵乐呵。

    前几天的重阳节,倒是碰到一位,毕业于武汉大学,年纪同爷爷同年,可是他胸前带着导游牌,由夫人陪着,显然是老年痴呆了;另一位忘年交呢,家里正在闹腾,可能是七年之痒的那种;祥舟爸呢,因为祥舟参加省运动会,他得陪儿子呀,于是只有九人按时报到。前往大冶黄金湖渡假村。

    这件事,由聪儿爸爸通知的爷爷,爷爷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进这个圈子的。
    “他们知道我要带孙女们吗?”
    “知道的,安排了三辆车,一共13个人,坐得下的。”

    不管家住在哪里,大伙在学校集合,上午八点半,车队起动,前往黄金湖渡假村。

    大冶黄金湖,与保安湖,三山湖水脉相连,同属梁子湖水域,水资源得天独厚。多年来,勤劳的湖区百姓在耕田种地之余,驾船张网以水养生,万竿修竹,千条织网,百只乌蓬船,成为黄金湖宽阔的水面上一道动人的景观。如今,黄金湖人积极发挥水资源优势,发展假日经济以钓鱼、吃鱼、赏鱼、发展系列鱼产品,吃农家饭,住农家楼为主题的旅游业正招揽八方游客。

    相传 ,有一次观世音坐在莲花墩上路过南练山,看见黄金湖上的空渔船漂来梭去。一网,两网,网网提上船头,网网放空。她掐指一算,原来是李元霸挑来的南练山和北练山,把两个渔婆压死了。观世音当时就从她花篮里捉出一条金鲤鱼,丢到黄金湖里,她就驾云回南海去了。

聪儿和贝儿去找乐子

垂钓的人多...

聪爸也加入到垂钓的队伍里

  这条金鲤鱼在南海自由自在玩惯了,呆在这个穷湖里不自在,又现不出自己的本领,总觉得太冤枉了,天长日久,总想找个机会逃回南海去。观世音在南海又掐指一算,知道在黄金湖的金鲤鱼要犯生了,她摘下一根桃枝,往天上一丢,说起来真怪,这棵桃枝落到黄金湖来了,桃枝变成了一排长钩,横在东边,就是现在的东沟。桃枝上的八片树叶子漂到了西南边,变成八只猫子,叫八猫头。桃枝上的九个桃子落在三山上,变成了九女墩;金鲤鱼一看无路可走,气得一头钻进湖底的泥巴里,拱出了一个陆洲,叫婆鲤洲。从此,金鲤鱼住在婆鲤洲底下的鱼窝里,落了业,生儿育女,繁衍后代。至今黄金湖满湖都是鱼,比世上的鱼都好看,鱼肉也格外的好吃。都说金鲤鱼还没走。太阳下,无数条金鲤鱼在水中游来游去,满湖金光闪闪,所以人们称这湖为“黄金湖”

    孙女们同爷爷坐在一起,中午时分才到达目的地,说来也怪,坐在车里,也仿佛有很大的运动量,孩子们叫饿...

    连忙安排吃的,听说这里的螃蟹很有名,一人一只,吃得人人手忙脚乱...

    今天来的男老师多,两瓶酒以后,个个豪气冲天~

    “爷爷,我发现塘里有条船。我们去划一下可不可以。”孩子们吃得快,她们出去转了一圈。

    水乡嘛,到处是水、放眼望去,都是养鱼的塘,塘中当然有船。好在爷爷的孙女们,安全意识不错,知道水的利害,不会随意地下水去。这是爷爷能让她们自由活动的理由。哪怕是想到船上去玩,也会征求爷爷的意见。

    聪儿带着爷爷来到塘边,果然有一条船停在塘边,固定船的绳子绑在蒿草上。

    爷爷解下绳子,叫孙女们上得船去...

    “老师付,不能要孩子上船的,出了问题我们负不起责任。”一位照塘的老者说到。
    “不仿事的,我只要她们上船上,照两张相就上来。”
    “老师傅喝了酒吧?”
    “是呀,您老看得出来?”
    “看得出,您一定要小心一点。”
    爷爷不是不识理的人,不会给人增加负担,照得几张照片,爷爷就令孙女们上来了...

    下午,这群人便兵分三路,一路开车去观景、一桌雀牌,聪爸则去钓鱼,聪儿和贝儿呢,则要在宾馆斗地主,只有爷爷作陪...

                                    2014.10.04


发布于2014年10月10日 22:41 | 评论数(0) 阅读数(56)

 首页  <<  上一页  7 8 9     尾页  页码:7/9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