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聪儿日记 | 贝儿日记 | 爷爷说事 | 爷爷答疑 | 育儿书简 | 学习与感悟 | 博客装饰 | |

*39年的同学会


                            39年的同学会

    爷爷等来了张总的电话:“黄老师您好,我们相约在下周五召开同学会,具体地点还没有定,到时候,请您和师娘一定来参加啊。”
    “一定来、一定!”
    “好,到时我再跟您打电话联系。”

    周四,爷爷和奶奶回来武昌,七旬的内弟得知我们回了武汉,一定要我们去他家作客;真的是越是老来,越是亲热啊...

    周五上午九时许,爷爷接到张总的电话:“黄老师,我们今天下午三点钟在中南商业大楼附近召开同学会,到时我来接您。”
    “不用,我们乘地铁来中南就是了。”
    “也行,到时会有人在中南商业大楼门前等您老。”

    到底是当过集团老总的,对老师的安排既周到又得体,前前后后多次电话,叫老师很是感概,这是那个时候总是找老师麻烦的学生吗...

     爷爷不想学生驱车来接我们,吃过中午饭便去了中南,他们是一点多钟集结,爷爷想,那么多学生,爷爷对他们应该有点粗略的印象吧,会碰到学生的。爷爷自我安慰着...

    果然,我们来到中南时,就碰到了江**和商**,“你是江**和商**吧?”
    “老师,您还记得我们,是不是我们当时给您找了太多的麻烦、给你的印象太深了?”
    “哪里、哪里的话,人人都有青涩的青少年时代,这是成长的必然经历,对老师来讲,何尝不是最宝贵的财富呢?”
    “那也是...”
    “你们毕业以后在做什么?”
     “我们两个都参军了,转业后,我们回到厂里,后来工厂分流,我买断后,去了深圳,后来又回来武汉,现在光谷搞激光焊...”‘江’回答爷爷。
    “重学一门专业,那可是下了一翻苦功夫的。”
    “是的,在这一行当,您的当年很不听话的学生,现在在行业中,也是有点小小的名气了。”
    “老师相信,有个性、很聪明、又能闹腾的你,一定会有出息的。”

     “老师笑话了,您接手之前的班主任付老师,是我把他的的帽子揭下来,从四楼丢到楼下的...那个时候,总喜欢同老师对着干,现在想起来,真是不好意思。”
    “都是过去了事了。”
    “付老师还健在吗?我想去看看他。”
    “他已经去世多年了...”
    一阵沉默...

     是啊,十年浩劫,耽搁了一代人,他们在改革的浪潮中,磕磕跘跘、摸爬滚打,有的也作出一番事业,比如他,中国的卫星上天,也留下了他精准的焊接,看来,没有读过一天大学的他,也能自学出一个权威来...

    “老师,我们上去吧,同学们在等呢。”
    “好,上去。”

    老师跟着他俩来到一卡拉中心,这里果然有很多学生。
    “黄老师,您还记得我吗?”、“黄老师,我是谁?”“...”
    爷爷被一群近60岁的学生们围起来...

    “不好意思,老师只记得当然风华正茂、充满青春活力的你们初中时候的小模样,要是仔细看起来,还是有一点模糊的印象的。”

     爷爷真的不好意思,脑海中只有班上最为头疼的和成绩较好的上十个学生的名字,也能对得上号,表现一般的绝大多数学生,爷爷连名字都叫不上来,更谈不有什么印象了,要是在大街上碰到,肯定行同陌路...

    “老师,我是晓京,有印象吧?”
    “老师记得的,还是在武汉大学湖医分院吧?”
    “医学院同武汉大学合并后,去了武汉大学本部,做一些教学辅助。”
     是呀,没能读大学的她,虽然在后期也进修过大学,拿到大学文凭,在升职和待遇方面,还是同大学老师们有差距,不过,她很努力,也达到了讲师水平了...

     “你为什么没有考上大学?”爷爷问当时的班长王*,她是班上成绩较好的学生之一,“老师,高考的那一天,上了考场,我突然昏倒,考试没有正常发挥,所以...”
    “我们班上有几个大学生?”
    “两个,姜***和*建春”
    “姣子,我记得,为了她能去中山医学院报导,我还同她父亲吵过一架的。”
    姣子的父亲重男轻女,认为女孩子读大学没有用...
    “*建春,我没有印象。”
    “就是班上个子最高、蓝球打得很好的那一个。”
    “啊,想起来了。”
    “高*不是也上过大学吗?我碰到个她爸爸很多次,说是她在某大学任教。”
    “她是后来读的电大留校的。”
    “啊...”

     通过和学生们闲聊,爷爷了解班上学生的大致情形,官当得最大的,倒是当时班上最为调皮的聪明孩子,比如张*和王*平,下海的于*,听说赚了不少钱,这次专门从深圳赶回,参加同学会,在送爷爷回家的路上,在他的车里,爷爷才了解到他这几十年来的大致情形,他的成功,使得他深刻地体会到,人到了社会上,靠的不光是文凭,而是情商,所以他要求女儿,读完研究生就到公司里打拼,从基层做起,他还提出了一个很重要问题,希望明年的同学会,充分调动他们的社会资源,对第二代、对他们的孩子们有所毗益...

    爷爷的学生们,大多数生活在工薪阶层,他们都过了人生的大半辈子,或成功,或坎呵,他们的心态都很好,在同学会上,没有比拼收入与成功,而是同学的情意最重要...

    他们一致同意,明年,就是四十年的同学会,一定要把全班44个同学都通知到,好好的庆祝一番;

    他们都快进入‘六十耳顺’年龄,有些还是爷爷、奶奶与姥姥级别的,索要了爷爷的博客作为育儿的参考...

                 2017.03.30

此文已被博客管理员"南京果妈"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发布于2017年03月30日 22:30 | 评论数(19) 阅读数(997)

*78级的学生找老师


                        78级的学生找老师


    爷爷在乡里,同外界基本上没有联系。
    一天,老伴的手机响了,“你找哪一个?”
    “您是黄老师家里吗?”老伴停了好半天,会过神来,“你找的黄老师叫什么?”
    “***”
    “老头子,有一个罗*京的找你。”
    “罗严京?”爷爷边回忆这个名字,一边拿过电话。
    “你好!你找谁?”
    “我找黄老师。”
    “我是罗*京,您肯定是记不起来了,我是您带的78级的学生。”

    一个小小个子的小女生模样依稀浮现在了爷爷的脑海里...
    “不好意思,只有点模糊的记忆...”

    “找到您,真是太好了。是这样的,我们班想开一次同学会,具体日期还没有定,等定下来以后,我再跟老师联系,好吗?”
    “好的。只是我有点好奇,你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电话的?”
    “我们是找到您的舅辫子(方言:老伴的弟,我们这里叫内弟,亦叫舅辫子),才好不容易得到您的联系方式的。”
    “原来是这样...”

     1978年,是拨乱反正的一年,这一年,可谓是百废待兴;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转折点。中国在这年举行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这一年,堪称是20世纪中国第三次历史剧变发生的一年。

    由于刚刚恢复高考,学校秩序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读书无用论和多年无正常教学,使学生和老师都很好地没有适应...

     我带的这一个班呢,是武汉重型机床厂子弟学校分配来的一个体育班,文化基础很差,他们刚刚‘赶’走了一个班主任付明老师,领导勿勿让我接了这个班的班主任...

     39年,说短也不算短,说长亦不算长,当初的青涩少年们,如今呢,女学生们基本上都退休了,有的还当上奶奶和姥姥,想必是闲下来,才有可能召集齐同学会...

    爷爷之所以满口答应,也想见见这些几十年没有见面的学生们,于是静静的等着他们的消息...

    “黄老师,我是张*,您还记得我吗?我是您操碎了心表现不好的那个学生。”
    “记得、记得,听在你们厂里上班的么弟说起过,你可是集团公司的老总。”
    “哪里,只是历史的误会,把我推到了这个位置上。”

     后来的时间里,基本上都是他跟爷爷联系,可能是他最有份量吧。

     闲谈中,爷爷掌握了一些基本信息,他们为了找到他们当年的老师,可是费了一番周折,爷爷的‘么’内弟虽然还在厂里,可离退休不远,他是拿了基本工资,不知在哪一个单位自谋职业去了,所以没有找到他;他们又找到老伴的六弟,六弟找到聪儿爸爸,才拿到了老伴的电话,这才联系上了爷爷...

    爷爷一定要赶回去,参加他们的同学会!去见见这些曾令我伤过心、努过力又十分惦记的学生们,他们的生活怎么样了...

                         2017.03.29

此文已被博客管理员"谦仔"推荐到博客首页"心情随笔",奖励20分

发布于2017年03月29日 15:01 | 评论数(11) 阅读数(710)

    1 2     尾页  页码:1/2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