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聪儿日记 | 贝儿日记 | 爷爷说事 | 爷爷答疑 | 育儿书简 | 学习与感悟 | 博客装饰 | |

早晨起来洗衣服



                         早晨起来洗衣服
                 聪儿出生于2004年7月12日,现在13岁 零17天
                 贝儿出生于2005年12月1日,现在11岁7个月29天


    换井绳

     爷爷家侧面有一口井,建于90年代,后来村子通了电,也就有了自来水,平时呢,人们不常用井水,只是象这样的六月天,出现旱灾了,不得已,才用井水,当然也有节约的人,只用井水,不用自来水...

    “爷爷,井绳是是您换的,是吗?”聪聪
发现井绳同去年的不一样...
    “是的,这次回来我发现井绳快烂掉了,最上面一节还接了布条,所以买了井绳换上。”
    “这是应该的!”
    “是呀,就是这么一丁点事,爷爷和奶奶还获得了‘好人’的称号。”
    “是吗?”
    “是呀,村子里‘青’的空气开关坏了,家里几天都摸黑,爷爷看到她找不到电工,主动给她装好;

‘老么’家的空调坏了,找到了爷爷,爷爷给了他主意,保修的给他换了控制板;‘凤华’家的大门锁打不开,几个人都开不了,也是爷爷去打开的...”
    “那爷爷是村子里的能人吗?”
    “都是举手之劳嘛...”爷爷给人以正能量,也想给予孩子们正能量。

    井水洗衣服

     早起,孩子们说要洗衣服,爷爷给她们拿来脚盒、搓衣板和肥皂等:“剩下的事情你们都会做,自己打井水洗衣服,只是要注意安全,不要把自个儿掉到井里去了。”
    聪儿首先打水,“这井有多深?”
    “15米左右。”
    “爷爷怎么知道?”
    “我买井绳时问过村子里的‘老大’,爷爷买的20米,所以你们要格外的小心。”
    “掉下去,我也能爬上来,只不过可能会受伤。”聪聪并不在意。
    贝贝提第二桶水:“怎么这么‘重’?”
    “你站的位置不太对,所以要比我们用的劲儿大。”提第二桶时,她改变了姿态...

    “搓板怎么用?”聪聪和贝贝都没有见识过用搓板洗衣服,她有此一问。
    爷爷蹲下来,将衣服打湿铺在搓板上,打上肥皂,用手在搓板上搓动。
    “我知道啦。”聪聪接过爷爷手中的衣服,在搓板上搓动...

    “你们在家里的衣服是谁给你们洗?”

    “是爸爸用洗衣机洗。”贝说。
    “我的衣服都是爸爸用手搓。”聪说。
    “怎么你们小的时候还会洗手帕,长大了反而不会洗衣服了?”
    “我们的作业实在是太多,哪有时间洗衣服啊,老爷,您不知道还是明知故问?”

    爷爷无语以对...

    ******

     爷爷对于孙女们的事情,管束并不是太多,比如带回来的作业,爷爷不会去催促,认为孩子们的作业事,是她们自己的事情,责任当然由她们去承担呀;至于洗衣服之类,不会要奶奶去替代她们,她们换下来的衣服自己洗干净,也属正常的事情;爷爷的责任嘛,就是帮她们泄放压力,陪她们玩,这就够了...

                       2017.07.30

发布于2017年07月31日 21:10 | 评论数(4) 阅读数(636)

烈日炎炎回乡来


聪儿成长日记目录

                         烈日炎炎回乡来
                    聪儿出生于2004年7月12日,现在13岁 零17天
                  贝儿出生于2005年12月1日,现在11岁7个月29天

     黄陂农村,20多天的燥热天气,出现了旱情:稻田龟裂,正值水稻抽穗的时节,但因为缺水而导致叶片发黄;爷爷种的花生,也因“脱水”,枯的枯、蔫的蔫,很是很可惜...

     留守的人们,清理沟渠,准备引小湾水库里的水抗旱,按一亩地15元计费。
    各个村落排队引水,再由各家用抽水机抽到自家田里,于是就造成原本不允足的电力,更加的不足了,爷爷家的空调好几天 因为电压只有150伏而不能开机,有几家的空调因电压不稳频繁起动,损坏掉了...

    爷爷略懂电器,所以当空调出现保护时,拔下了空调插头,这才使空调不至于损坏。

    自来水呢,也因电力不足,每天只通水2、3个小时,且水压很低,压不到屋顶的水箱中,因此只能用井水洗澡...

    在这样的情况下,聪聪和贝贝要回乡里来...

    “爷爷,我和贝贝妹妹明天要回乡里来玩几天,8月5号,我又要培优了...”
    “乡里没有水洗澡。”
    “不是有井水吗?”
    “有井水...”
    “有空调吗?”
    “有...”爷爷只得硬着头皮回答她。
    “那我和贝贝妹妹商量商量,可能明天回来...”

    “老伴,聪聪和贝贝要来乡里。”
    “什么时候?”
    “可能是明天。”

    “那空调打不开怎么办?”
    “那只有去买一个稳压器了。”
    “没有水洗怎么办?”
    “她们答应了可以用井水洗。”

    爷爷今天是一定要将稳压器买回并装好...

    晚七时,安装稳压器的师付才来家里,他们是太忙了,不过爷爷能惊解,因为他们也就只有这2、3个月的生意旺季啊...

    早起,爷爷接到聪聪的电话,说是她们已到了武昌老年大学站,准备上来黄陂的中巴了。

    上午10点,她们到了黄陂,要爷爷去方安接车。

     这次,爷爷没有接到她们父母的电话,也没有收到他们给爷爷的中巴的车牌号码短信,看来,由于她们两个独立来黄陂两三次了,她们的父母比原来要淡定了许多,没有那么地担心与焦虑了...

    10:30分,爷爷看到了一辆来黄陂的巴司,门一开,爷爷就看到了她们的身影,两个小儿肩背手提,五个包,看来,炎炎烈日也阻止不了她们来乡时玩一个星期的...

    ******

    爷爷知道,她们这次来乡里不是为了真正意义上避暑,实质上是避难,因为聪聪上初中了,暑期也变成了第三学期,8月5号,又有新的一轮培训课,所以她邀了贝贝妹妹来乡里。

    不过,从她们带回的包来看,有两个硕大的书包,看来带来的作业并不少,只是爷爷和奶奶这里要比家里宽松得多,起码的不会唠叨与催作业之类的话儿,如此,爷爷和奶奶养老的乡下,就成为了孩子们紧张学习情绪有益的释放与调节的站点了。

                             2017.07.30

发布于2017年07月30日 17:26 | 评论数(6) 阅读数(635)

    1 2     尾页  页码:1/2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