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聪儿日记 | 贝儿日记 | 爷爷说事 | 爷爷答疑 | 育儿书简 | 学习与感悟 | 启明与可可 | |

乡里的手工糍粑


                                                      乡里的手工糍粑

    黄陂糍粑是黄陂当地备年货时的必备美食。

    爷爷来黄陂养老已三载,今天却是第一次碰到了村子里打糍粑,出于新奇,爷爷欣然前往。

    “黄老师,您来看打糍粑。”
    “是呀,我喜欢吃糍粑,只是从来没有见过糍粑是怎么弄出来的。”
    “教授没有见过打糍粑?”这是老年学校的一个学员,好象是不太相信。
    “是,从来没有见过,今天我来看新奇,照两张照片,记录一下。”
    “您老快去方集买来三十斤糯米,我们来给您老人家打点糍粑吧。”一个刚从外面打工回来的年轻人说。

湾子里打糍粑

糯米蒸好了

众人打糍粑

    “我没有柴火。”

    “那能要您老的柴火呢,我们一家出一点不就足够啦。”一位长者说到。
    “那多不好意思。”
    “您还这样说,平时您老帮我们那么多,我们给您整一点糍粑吃,应该的、应该的。”
    “你老快去,不要紧的,能帮您做点事,我们心里舒坦。”
    “......”
   
    爷爷架不住众人的热情,带着老伴去方集买米。

    爷爷将米买回,有热心人带着老伴到一家厨房里淘米、泡米去了,爷爷这才静下心来观察打糍粑的全过程。
   
    好心的老三,(前面老大的三弟)在自家门前用砖石垒起了一个简易的土灶,一口大锅被支起,灶里填了木材,浸泡好的糯米,被均匀、松散地洒到蒸饭的大木桶里,最后用一根洗净的长树枝,在米里扎着汽眼,(木桶底部的蒸汽可通过汽眼上至顶部)最后用塑料纸包裹并盖上锅盖,大火蒸上半个钟头。

    喜欢吃糯米饭的,拿来碗,添上半碗,放点糖,可香呢...

    启明的二爷爷管蒸米,蒸好后,他搬起大木桶,(恐怕有大几十斤呢)倒在石舀里。
    这石舀的清理也有讲究,每一家打完糍粑以后,第二家打糍粑之前,石舀都要认真清理,蒸好的糯米饭倒下去的前几分钟,要用热毛巾将石舀加热,否则糯米饭和石舀会粘连,糍粑的质量受影响。

用力的搅拌

抬到桌子上

压制成形...

    一般由四个人围着石舀捣鼓,插、搅、盘旋,只至看不到米粒,还有一个老者,不断地用热毛巾将粘在棒子或者石舀上糍粑弄下来,直到舂至绵软柔韧以后,便由四人合力将石舀的糍粑挑起,快速的放到桌子上挤压、整形。

    他们将爷爷家的糍粑送回家里,并叮嘱奶奶用塑料纸盖好,上面还要盖上一层床单,待固化后,揭开盖住的东西,凉干,直到发裂,这时可将糍粑切城方块,浸泡在水里,三五天换一次清水,糍粑可以保存好几个月呢...

   黄陂糍粑食用方法:

   1,可油煎,切大小适中糍粑块,放入少许油,慢火细煎,当两面煎至松软金黄时,撒上白糖即可起锅食用!
   2,可水煮,切块与黄陂豆丝,面条同锅煮松软,也可下火锅煮熟。
   3,可火烤,切块于火上烧烤,膨胀松软后即可食用。还可用微波炉加热。

    久住繁华的大都市,是感觉不到农村里的民风朴实,只有走进乡村,才能体会到那里的农民兄弟的真诚、朴实与憨厚,平时呢,爷爷在村子里,能帮人点小忙,他们会送来菜蔬,爷爷为村里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给农村的老年学校讲点课,是想回报社会、多一些善举、多宣传一些正能量,并没有想到回报与感激;

    今天爷爷原本是想看看糍粑制作的全过程,却是引起村里留守的老人们及力劝说,一定要给爷爷打点糍粑,于是有了上面的故事...

                            2019.01.26


发布于2019年01月26日 13:13 | 评论数(13) 阅读数(4392)

长辈那句话


   

   2014.03.22

从小时候起,外婆就经常对我说,不要给流浪的小动物喂食物,你喂给它一次,它就一直跟着你,不停地向你要,你如果有一次没有给它,它就会咬你。以前,我一直很听外婆的话,可那一次,我破例了。

去年,在我上学的路上,那只母狗又出现了。它和我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跟着,故意让我知道它的跟随目标就是我,或者说是我手里的小笼包。起先,我不想理会它,继续走我的路。可它就像黑色的蛇一般紧紧地缠着我的影子,不肯松开,就像它经常跟着别的手里有食物的人或其他小狗时的状况一样。

我看了看它,记得它明明应该是一只壮壮的狗,可是现在一根根肋骨都能看得出来。原本白色的毛,现在都黑得黏在了一起,一只后腿不正常地蜷缩着,它受过伤。我知道,因为它总在向人们讨要食物,与其他的狗抢夺食物,所以被追赶或是被攻击一定是家常便饭了。

我的心一软,但一想到外婆的那句话,我就把情不自禁伸向口袋的手缩了回来,我想:如果下次再见到它,我一定会给它食物的。等我想够了,一位阿姨已经将食物给了流浪狗。

 “呜呜呜……”小路的死角里传来了稚嫩的呼喊,原来,母狗的目的地就是这里,它是有了小狗啊!两只小狗,一只黑色,一只花白,较大的那只把较小的挡在里面一点,好像要保护它一样。它们也和妈妈一样,脏兮兮的,我再也看不下去了,上学去了。

再次见到这一家,是在围观人群的缝隙之中,小狗们“嗷嗷嗷”凄惨的声调刺耳极了!我费力地挤进人群,看到的就是狗妈妈倒在血泊中,它双眼紧闭,后腿不停地抽搐,耳朵偶尔抽动一下,一只小狗不停地舔它们受伤的妈妈,另一只用自己的小爪子轻轻拨弄妈妈那紧闭的双眼,似乎想让妈妈重新睁开眼睛看它一眼。可渐渐的,狗妈妈的腿不再抽搐,伤口却更加狰狞,身上一条车轮印格外醒目,让人心惊肉跳。

肇事者是谁已经无从追究了,也没人会为流浪狗去追究,狗妈妈再也回不来了,小狗们没了妈妈可怎么办啊!真希望狗妈妈只是睡着了而已!我再也忍不住了,把手里仅有的两个肉包子给了它们,真希望它们能够吃饱。一位叔叔试图接近它们一家,较大的那只突然转过身拦在妈妈和弟弟的前面,压低了身子面向靠近的人,喉咙里咕咕作响,和它们的妈妈活着时候的样子一个样!

        天黑了,周围的人渐渐散开了,我也不得不回家了,只留那一家默默度过最后的时光。

 第二天,只有一团暗红发黑的血迹昭示着昨天的事,我的心还在隐隐作痛,想到较大那只小狗的举动,我想,它也许已经从妈妈那里接过了捍卫家庭的责任,但愿它们能坚强地长大,但愿人们都能帮助它们,让它们平安长大。

       那一次,我没有听外婆的那句话,我也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爷爷的话:在给聪儿家修电脑时,无意在她妈妈的文件夹中发现了聪聪在十岁时写的这篇文章,觉得有点意思,便在系统装好后,将此文发往爷爷的博客了。                     

发布于2019年01月09日 07:43 | 评论数(10) 阅读数(2129)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