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曾经的移动博客 | 成长足迹 | 天天乐藏^^ | 心情.思语 | 笑游江湖 | 十月孕事 | 公元2009 | 公元2008 | 天意逍遥 | 公元2007 | 目目事 | 公元2010 | 公元2011 | 公元2012 | 公元2013 | 公元2014 | 公元2015 | 公元2016 | 公元2006 | 怀旧集

 又是清明时


  3月29-3月30 阴雨
  清明的前周六,举家去乡下为逝去的亲人扫墓,不知,与之阴阳相隔的奶奶和三叔你们都好吗?
  下午,一行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微雨中飘来阵阵凉意,空气中有菜花的馨香,思绪中有淡淡的忧伤,又一个思念的季节,我们回来了,唯借响彻上空的鞭炮声、燃起的纸钱、坟头那飘摇的清明吊,遥寄生者对逝者的无限哀思。
  爷爷,从太奶奶、奶奶一直叹息到三叔的坟头,近两年来接连老伴和儿子的逝世带来了这一生不可磨灭的伤痛,也许奶奶的百年归山(80岁)顺应是福,而三叔去年那场飞来的横祸(车祸),带来的却是全家人无尽的伤痛和婉惜,祈愿好人一生平安.

上午,在外婆的教导中,天天潜意识里有了“祭祖扫墓”的最初印象。可在他心中,玩仍是第一位,就连下午在太奶奶的坟上跪头时,他觉得蛮好玩。太爷在坟头放爆竹时,天天一直靠近,却在一个坟头时,“嗡”的一声,只见爆竹从那边直飞到脚跟前不远,赶紧抱起了儿子,转身时耳朵一阵嗡鸣,一片悄无声息疑是耳聋,妈妈缓过神时,去喊儿子时,他却故意装聋作哑起来,怎么都不答应,妈妈使出一招:他不睬,小舅舅我们走!他才”嘿嘿“地冲我露出了大门牙,还好没事,这小子,吓得我一身冷汗。

小舅舅等等我--

走在乡间小路上

菜花黄-微雨泣 在三爷坟边

舐犊情深!
    家乡的老传统风俗,清明节总要吃“清明粑”来纪念一下,据说吃过以后会“粑魂”保佑平安,虽属迷信,但平安总是大家的心愿。于是,妈妈和大姑连夜做起了粑粑,面是表奶送来,自己加上笋子和咸菜、肉经过蒸煮而成,当地的就是面地道,在软软的面中,也能吃出“蒿子”的纯正香味,呵,我连吃下两个,儿子呢,也吃了几口。

老家让人不舍离开,这里特有着纯厚的田园气息和清新的空气,这里民风纯朴,这里洒下了我童年的快乐,这里还有孤伶的老人伴着整片院落,和那只忠驯的“灰狗”!这里...留给我太多念想.

周雨哥陪我玩桌球

小试牛刀

满树桃花红

下午闲来去了月中-我曾经半年的母校

瞧,小球员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