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育儿篇 | 宋朝故事(育儿版) | 中短篇小说 | 育儿理论探索 | 育儿宝典 | 育儿户外行 | 育儿音乐室

边 界


(短篇小说)

 

再过两个月,老吴退休三年整。这天,他去城中村看老妈,一进院子就觉得不对劲儿。

是老妈不对劲儿?不是。88岁的人了,除了耳朵稍有些背,眼还不算花。行走自如,生活自理——那么,是哪儿不对劲儿呢?

他沿室外楼梯上了二楼,要掏钥匙开门时,不经意一回头,发现北邻新建二楼的平台处,向外伸出一个角铁焊成的方框。两根钢管,已经栽到一米宽的胡同里。钢管上面,平托着方框。

早年在工厂车间待过的老吴,目测方框80厘米见方。不由心头一紧,暗自发起愁来:

两家消停10年,难道纠纷又起……

吴家这处宅基,原本是他姥爷康家的。东西长13米,南北长21米,面积273平方。民国年间,兵荒马乱,此地处于村子边缘。原来住在这儿的一户富户,因被土匪抢过,便与住在村西头的老吴的姥爷家商量,甘愿以大换小,住到村子中间。从此,这块地皮便姓了“康”。由于面积太大用不完,卖掉南头儿一半给了张家,仍然剩下了今天的面积。

再后来,虽说是解放了,但村子发展有个过程。于是很长时间,这里空旷得很。站在没有院墙的西屋,往东可以看到京广线上的火车,黑的是货车,绿的是“票车”(客车)。

老吴的姥爷膝下无子。上世纪七十年代,老人先是生病后来去世,老吴一家便搬过来。先是照顾老人,而后在此定居。

老吴一家到来,北邻感到不爽。北邻也姓康,与老吴姥爷同辈。两家关系好时,老吴的姨找婆家,还是北邻作的媒。但是北邻非常关注:老吴姥爷孤身一人。早年,北邻曾在这边院子里,堆过沙土,挖过红薯窑。

吴家搬来,康家虽不高兴,但是没有缘由,也不好发作。

唐山大地震那年,老吴家拆掉姥爷留下的旧屋,准备盖新房。开挖地沟时,康家出面阻挠。说老吴家边界的西头儿,朝北“吃”了三寸多。冲突激烈时,论辈份老吴应该喊姥爷的对方跳到地沟,手拿铁锨填起来。

这时,老吴的老爸,喊着老吴的小名(当时是小吴,才22岁)厉声命令:“把他的铁锨夺过来!”

老吴得令,如猛虎下山。双方相持不下时,被前来帮工的街坊劝住,施工由此中断。

后来,大队干部前来调解,施工重新开始。但是,康家一直觉得:大队偏向了吴家。房子建好后,吴家想把院墙拉起来,但对方坚决不让。于是吴康两家,30年没有院墙。夜深人静,康家老两口对话,吴家听得一清二楚。

男:我死以后,得弄个水泥棺材。

女:为啥?

男:弄个木头的时间一长,上头的土会塌到棺材里。

女:那怕啥?你还想出来吗?

男:……

30年后,康家姥爷病故,儿女搬到了别处。剩下八旬老太,独自在此居住。

这边,吴家老爸病故,老妈依然健在。小弟因病致残,随老妈一同生活。

随着世道变化,昔日的偏远荒村,变成了热闹的城中村。东边不仅铁路上跑“动车”,公路也有了东环。往北一拐,又成了北环。拆迁的消息,一波一波传来。一时间,村里建房成风,谁都想吃“赔偿”的“香饽饽”。

吴家老屋,由于年久失修,房顶塌陷,墙体开裂,地基下沉。几经协商,决定重建。

北京奥运会召开的前一年11 月,吴家全院拆光,然后找来村干部,一起去找康家老太。一见面老吴就说:“姥姥?俺家要盖房。以前你家说,我家占了你们家的地方。现在你说吧:到底占了多少,我们可以往后挪。”

老太坐在当街晒太阳。老眼昏花地抬起头来。看了下老吴,然后幽幽地说:“今儿个你来找我了?要不是盖房,还不会来吧?”

老吴说:“姥姥,千不对,万不对,都是我的不对。以前老辈儿的事儿,都不说了。你是长辈,不要和我们一样儿。你说俺占了你家多少,今天庄上的干部在这儿。应该让的俺让。”

村上管民调的村委姓康,论辈份,应该对老吴的妈叫姑,对老太叫奶奶。于是,康村委奶奶长奶奶短,把老吴的意思又说一遍,老太这才颤巍巍地拄着拐杖站起来。说:“并说了,去拿抽。”(不要说了,去拿尺子。)

老太领着一干人,走到他家东院墙原址西头,用拐杖往地上一指,说:“老边儿——就在这儿。”

老吴用尺子一量,需要往后退10厘米。就说:“中,就这样。不中的话,俺再往后让。”

老太说:“不用,我一寸也不要你家的。该是哪儿,就是哪儿。”

康村委说:“我既不偏向吴家,也不偏向康家。老奶奶说不用让,吴哥你就不要再让。”

中午,老吴在村头饭馆点了一桌,请老太一起去吃饭。她谢绝不去,由儿子代表参加。饭后,老吴送到康家一箱奶,被“姥姥”委婉退回。日后,只要老太街头闲坐。老吴路过向她招手,她也向老吴招手。吴家老屋,原是旧式瓦房,不到59平方。新房建成后,两层半,380平方,还有百十平方的小院。同时,顺利拉起了院墙,装上了大门。

此后,吴康两家再无纷争。

康家争到的地皮,晒了9年太阳。老太去世后,长期空无一人。老吴平日回家,在自家二楼吃住。早上醒来,推开窗户。见康家院内,树多草深,鸟声啾啾,满眼新绿,也是一道风景。

今年夏天,老吴正在湖边骑车,小弟弟从城中村发来信息,说康家开始拆房。他第二天赶回去,见挖掘机已经清净推平。细细一问,原来北邻宅基的使用权,实行了有偿转让。胖胖接手后,准备建新房。

谁是胖胖?胖胖年近不惑,他大伯是老吴的干爹。老吴得知,分外高兴:都是亲戚,以后再也不会起矛盾了。

开挖地沟时,老吴对胖胖说:“兄弟?俺家北墙外,留有25厘米宽的‘滴水’。”

胖胖说:“哥?我准备把中间的胡同,留上一米宽。房子盖好后,胡同里硬化。”

老吴说:“中啊兄弟!我没意见。”

胡同真的留了一米宽,最后也硬化了。但是,事情到了这一步,怎么平台处又“长”出80厘米见方的铁框呢——明显“侵犯”了边界。

老吴下到自家一楼,对正在上网的小弟弟说:“当年与康家签的协议呢?你给我找出来。”

小弟弟慢慢站起,拉开抽屉找了出来。老吴跑到街上的复印店,一式复印了两份。

次日早上七点半,老吴找到胖胖家老房子。一进门就喊:“胖胖?起来了没有?”

胖胖老婆是个美女,清汤挂面头,染成浅褐色。她从外头进来,说:“哥?你是找胖胖吧?他昨天玩牌会儿大了,睡得晚还没起来。你找他有事儿吧?”

老吴说:“跟你说下,也是一样。你家盖的新房,二楼的铁架往南伸多了。这是当年的协议,你给他一份。”

美女弟媳说:“我不要。他睡醒了,我给他说一下。”

老吴说:“那我一小时后再来。”

老吴回到家,刚上二楼,老妈就手扒楼梯不锈钢扶手上来,说:“外头说改呢,你出来瞧瞧。”

老吴说:“我只找主家,不管工人的事儿。”

电视打开,早饭吃起,外边电焊“咝咝”地响。老吴手拿半个馍一边吃,出门走到走廊北头,见工人正在切割铁框。

老吴问:“切了多少?”

工人说:“10厘米。”

老吴说:“切多了,5厘米就中。”

工人说:“胖胖来电话说,一定要切10厘米。”

男工切割着,女工下到胡同里,把钢管往北挪了10厘米。

老吴吃完饭,拿了两瓶酒,又去胖胖家。他老婆迎出来说:“哥?胖胖有事儿,没吃早饭就走了。”

老吴说:“添麻烦了添麻烦了。两瓶小酒儿,叫俺兄弟尝尝。”

胖胖老婆说:“胖胖不喝白酒,你拿走吧。要不然,他回来会吵我。”

老吴说:“今天在你家,我当一回家:这两瓶酒,兄弟要是敢给我送回去,村头饭馆见——咋了,嫌哥没弄菜?”

胖胖老婆一听,笑了。说:“那不会,那不会。”

事情解决了,老吴回市区。半道上胖胖来电:“哥你看你弄这……叫我多不好意思!下次回来,咱俩一定喝点儿。”

老吴说:“一定喝,多喷儿会儿!”

发布于2017年10月21日 13:10 | 评论数(1) 阅读数(81) 中短篇小说

今天是个好日子


   昨天,还在下雨。今天不再下,太阳露了脸。

   今天是个好日子。一是北京在开大会,二是中央红军长征到陕北82年整,三是奥林爸妈,举行婚礼10年整。

   1987年,我采访过从北京归来的党的十三大代表。1992年,我参与全程报道本市党代会。1997年,为确保报道准确无误,党的十五大会议期间,我每天从省报到本报,要跑上一个来回。5天跑了5次。党的十六大期间,我又跑了5次。今年5月15日至6月15日,我在党的十八大代表所在单位,帮助工作一个月……退休近3年来,每每想起在岗岁月,我仍是热血沸腾。

    2004年秋,我主持策划了本报的“重走长征路”报道。从江西瑞金出发,我们的3名记者,一路走向陕北。每个工作日,都要发来稿件。经我编辑后,上版与读者见面。2005年10月18日,与当年中央红军同步,他们顺利、准时到达陕北吴起镇(现为市)。编发完第302篇报道,我如释重负:纪念红军长征70周年,终于成功了——人生能有几回博?

    2007年,我女儿原定国庆节举行婚礼。因男方工作太忙,最终定于农历重阳节举行。当年的重阳节,是10月18日。几天内,我家忙得不可开交。养育多年的女儿,终于要出门儿了。在婚礼现场,我对女婿说:“我把我的女儿交给你,希望你能一生善待她。”随后,潸然泪下……如今,10年已过。女儿一家,幸福快乐。

                   英语又考96分

    奥林学校,教学秩序正常。一是活动抓得紧,运动会开过,又要搞音乐会。二是培优抓得紧,老师几乎每周,都要表扬考满分的童鞋。昨晚我去奥林家送晚饭,刚进门,他和妈妈就进来。头发理得整整齐齐,一进门就坐下大吃。

    爸妈全面接手学习辅导后,奥林进步很快。和我以及姥姥,再无催促与磨蹭的矛盾。我们只在生活上,适当予以协助,明显轻松好多。以后抽出时间,可以出去逛下了。

发布于2017年10月18日 18:59 | 评论数(8) 阅读数(147) 育儿篇

参加400米跑


    今天下午,老师原来说6点放学。但是将近5点时,奥林来电说,让我20分钟后赶到,他在学校传达室等我。

    我准时赶到后,发现家长可以进校。进去走到楼前,正要往操场拐弯儿,几个女生笑起来。原来,奥林没穿校服,拿着一个空纯净水瓶,背着小书包,站在我不远的地方。

    我问他:“今天自己走,还是和郭童鞋一起?”

    他说:“今天自己走,明天一起走。”

    走到门口,他要打的,说有作业要完成。好,经常不打,打一次。

    路上我问他:“下午有你的项目没有?”

    奥林说:“有,已经比赛完了。”

    我问什么项目,奥林说是400米跑。

    原来,三四年级报400米的,共有48人。老师分为8组,每组共有6人。奥林这一组6人中,5人都比奥林大一岁。奥林以三年级的年龄,与四年级同学比赛,比第2名慢了零点一三秒,在组内获得第3名。

    我说:“不错,祝贺你,说明你体能不错。以后还是要多走路,少打的,下次争取跑得更快。”

    奥林说:“行,我现在还很累呢!”

    一瓶水,上午喝了半瓶,中午在校吃的是馄饨,下午又喝半瓶水。

    车到小区门口,他随我下来,进了面包房。买了31元的,回家干掉近一半儿。今天,好像真的饿了。

   回家仍然背着赛号:4年级,第3个项目,第31人?

发布于2017年10月12日 20:11 | 评论数(14) 阅读数(341) 育儿篇

运动会开幕式1710


    今天早上,本来和姥姥外出办事。中途接到奥林妈电话,说奥林学校有运动会,奥林没有拿水杯,让我去给他送瓶水。于是,我和姥姥分开,到学校去一趟。

             我到校门口,奥林也到了。

                   一脸阳光

                  运动会现场

                   护旗手准备

                前排左一为奥林

                 开幕式开始举行

                我运动,我健康

                     红旗飘扬

                      腰鼓舞

                     扇子舞

                     剪纸展示

                     民族舞

                      摔跤舞

                   低年级表演

                     花木兰

                  向老师敬献哈达

                   大鼓擂响

                     穆桂英

                  家长粉丝团

                  太极拳表演

                     中东舞

                   又过来一队

                     射  箭

                    顶  碗

          奥林班方队,奥林头上有朵花呵呵。

                  武  术

                  高年级来了

                   足  球

                  篮  球

                   乒乓球

                     羽毛球

                      跆拳道

                      平衡车

                      好整齐

                    啦啦队

                  京剧脸谱

                  观看演出

发布于2017年10月12日 11:26 | 评论数(2) 阅读数(179) 育儿篇

传统婚礼


    今天上午,天阴未雨。出小区门外,见马路对面吹吹打打,好不热闹。走近前来,原来是举行传统婚礼。

                敲锣打鼓,舞动彩旗

                    迎   亲

                两头狮子,憨态可掬

              唢呐笙歌,旋律悠扬

               有马有轿,此生值也

                 新郎倌,枣红马

    路人掀开轿帘,发现里面是空的。原来,是来迎娶,新娘即将就位。

    昨天,奥林顺利上学。我和姥姥要健康快乐地活着,活到奥林娶媳妇儿那一天。

发布于2017年10月10日 15:05 | 评论数(9) 阅读数(264) 育儿篇

第13次成星


育儿博客每日一星


  ·生字听写九十六

查看更多每日之星>>


    今天登录育网,看到安安家的提醒,才知道又成“每日一星”。谢谢网管,谢谢大家啦!

    上一次成“星”,是今天五一节。至今,上育网写博计有7年零一个月,第13次成“星”了。

    好,写博继续。

         上月5日、6日和7日,语文课堂作业完成情况。

发布于2017年10月07日 19:56 | 评论数(1) 阅读数(224) 育儿篇

语文听写九十九


    今天上午,姥姥和奥林妈负责做饭。奥林爸和我,被派到公园,陪奥林打CS。

    我问奥林:“作业做完了吗?”

    奥林:“做完了。”

    我又问:“上次语文听写,XXX为什么能考一百分?”

    奥林:“他有X个字写得不规范,老师没有给他算。”

    我问:“是不是为了鼓励他?”

    奥林:“对。”

    我问:“你的最高分是多少?”

    奥林:“99分。”

    我问:“错了一个字?”

    奥林:“有一个写得不规范。”

    我说:“下次写规范,可以吗?”

    奥林:“可以。”

    好,作业既然做完,考得也不错,那就去玩吧! 

                   跟着爸爸上公园

                  太阳出来了

                                换装备

            你顶住这边儿,我去那头儿!

                 蓝军兄弟们,开打呀!

        我就是你们想活捉的X奥林,来呀来呀!

             干掉了8个,我还有20条命。

                   又干掉一个!

             游戏结束,回家吃饭。

发布于2017年10月06日 21:22 | 评论数(5) 阅读数(269) 育儿篇

双节周边游


     昨天,阴雨绵绵。表弟表妹一干人,前来看望我老妈,理应搓一顿。

    中国式过节呵呵。

                 农家乐里超热闹

 今天不下雨,出来逛一下。

    走老国道,半小时车程到达目的地。

                    我来了。

   当地古时名人,上了文化墙——陈平

                       周亚夫

                       周勃

                 奥林和狗跑得欢

                 “哥儿俩”相会。

                到达湖边,千亩之大。

                      湖光水色

                    赛跑啦——

                  累了休息下。

                我和姥姥来一张

              时间不早,吃烩面去。

                  小菜两碟

                   炖羊肉来了。

   味道还可以。

                不晒不堵,玩够回家。

发布于2017年10月05日 17:48 | 评论数(2) 阅读数(419) 育儿篇

中秋断想


饭后闲来没事儿,开机上网悠逛。昨天同学聚会,使我又想起40年前的高考和随后的大学时代。在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我在想:假如我们的教室没拆,肯定是历经沧桑的模样了。

明天是中秋节,但今晚月亮却在云彩背后,躲猫猫似地不肯与人见面。城中村我家老宅,墙外的马路上,少有汽车过往。平日孩子们的嬉闹,今晚已听不到。一楼,小弟也在上网。年近九旬的老妈,则准备熄灯就寝。我坐在二楼灯前,泡了一壶茶。思绪,回到了过去……
  刚入校不久的一天上午,正在上现代文学课。我不经意一回头,发现坐在后面听课的人,面孔竟是那样地熟。下课出了教室,我走到他面前问:“你是马XX老师吧?”他望着我疑惑地说:“我叫马XX呀,你是……我说:“我是XXX,俺家是XXX村的。”他听后眼睛一亮:“噢,我在那里教过学。你,你是XXX?你考到这儿来了?”

听了我的回答,当年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在祝贺我的同时,脸上表情比较复杂。因为,他这次来是短暂进修,与文凭无关。

当年在农村小学,三年级才有作文课。第一次上作文课,马老师的命题是《我的家庭》。作业发下来,我得了4分。(满分为5分)第二次作文课,题目是《大扫除》。这回写了以后,马老师又来上课时,先念了一篇作文。念后问全班:“大家猜猜,这篇作文是谁写的?”大家正在嘀咕时,马老师突然宣布:“这篇作文,是XXX同学写的!”

当时全班哗然,目光都转向了我。其中,学习委员的目光,让我非常受用。因为这个女僧,字写得特别好。关于她的最后消息,是小学毕业后,去了内蒙呼和浩特,帮二姐带孩子。

马老师的认可,成了我巨大的动力。数学不行,体育不行,打架不行……我只有拼命“秀”作文。记得一个学期,我第一篇作文和最后一篇作文,是85分。其余全是90分,92分,95分,97分……

我和马老师的关系,本来可以继续好下去的。但是1967年暑假,他到村西路北一同学家后,专门叫人来喊我。用了一上午,想改变我对形势的看法,而我坚持不改。从此,我俩关系就淡了。没多久,他回原籍任教。

1983年我调报社工作后,曾多次到他老家的县里采访。询问教育部门领导,说是在某乡初中任副校长。但我没有机会,再次见到马老师。今天如果健在,应该是七八十岁的人了……过去的一切,就让它过去,祝马老师健康长寿。

后来教我语文的是张老师。他出的一个作文题,也是《我的家庭》。记得写了后,张老师在课堂上念道:“在XXXXXX村东头,有一座崭新的三间房。这,就是我的家。”张老师说这个开头写得好。谁写的?嘿嘿……我。

张老师后来改行,到某镇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某天,他到报社找我。一见面就说:“你还认我不认?我是张XX。”我说:“咋不认啊!张老师。您请坐。”他拿出两篇稿让我看。当时我是记者,看后转到了版面上。由于没有刊发,张老师可能很失望,从此不再联系。

五年级上学期,十年浩劫来了。停课一年多后,被“升”到小学初中部。教我语文的老师,仍然姓张。不过,他是邻家大哥。我的数理化,差得一塌糊涂。唯有作文,不时受到他表扬。

40年前高考,复习资料奇缺。我到处乱找,张哥给了我一份政治复习提纲。是用圆珠笔复写的,有10多页。就凭背这份提纲,我政治考了88分,超过语文两分。前两年,在老家门口见到张哥。我说:“当时你从哪儿弄来的提纲啊?可帮了我的大忙了。”他说:“当时,我也想参加高考。但是厂里不让,我就给了你。”

我天!好险……

时到中秋,人已渐老。过去帮过你的人,可能你再也帮不到。于是几十年来,凡是我能帮人,一概不思回报。凡是帮到的人,不必再回报我。遇到能帮的人,帮一下,就是了。

发布于2017年10月03日 21:18 | 评论数(3) 阅读数(267) 育儿篇

一天跑了三百二


   今天,早6点下楼,10分钟后上车。迎朝阳,跨黄河,童鞋小聚。

    远在帝都的不能参加聚会,发来照片聊表心意。

                  年过七旬的学兄

                  路况超好,不堵。

                两个小时,即将到达。

    左为当年班长,今天全程司机。右为在当地工作的童鞋,今天负责接站。

手机里发来的赞。

    全班40人,今天聚了11个。

    吃饭记号,左边为我。

    饭后跑回家。来回320公里,车窗外是黄河嘻嘻。

发布于2017年10月02日 22:52 | 评论数(3) 阅读数(210) 育儿篇

    1 2 3 4 5 6  >>    尾页  页码:1/233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