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育儿篇 | 宋朝故事(育儿版) | 中短篇小说 | 育儿理论探索 | 育儿宝典 | 育儿户外行 | 育儿音乐室

“二十八,去插蜡”


                                                       怎么样——我还行吧 ?姥爷 摄

 

“二十三,祭灶关。

二十四,扫房子。

二十五,磨豆腐。

二十六,蒸馒头。

二十七,去赶集。

二十八,去插蜡。

二十九,挂灯笼(楼)。

三十儿,褪蹄儿(洗脚)”

可能全国各地,都有这样的民谣,内容大同小异。上述的这首,在我们这儿,流传的历史大概在60年以上。

腊月二十三祭灶时,我小时候最多也就是吃个芝麻糖。至于二十四的“扫房子”,长大以后干过多次。二十五,有人说割豆腐,有人说拐豆腐,不一而足。二十六,有人说是“去收割肉”。二十七,去赶集没错儿,正而八经备年货了。二十八,去插蜡,就是说,应该考虑敬神的事儿了。人过年,别忘了平时保佑你的神灵。二十九,也有人说:“一疙扭”(方言:指时间短暂)。“三十儿,褪蹄儿”,是调侃的话,有点儿把人比成了猪。其实是提醒人们:过新年要注意打扫“个人卫生”,干干净净迎新年。

今年农历腊月二十五,小阿在亲子园上了最后的一个“班”,次日上午,小阿娘又领他去上了一节“语言课”。至此,小伙子就算正式“放寒假”了。这两天,我还免不了要去单位处理点事儿。所以,姥姥一人带他,有时还忙不过来。所以,小阿娘表姐的女儿,大学放假回来,有时就过来帮助看护小阿。昨天下午,小阿的表姐有事儿离开,我闻讯立马回家“增援”。一进门,见他把客厅搞得有些乱,就对他姥姥说:“现在外面零上6摄氏度,也没有风,我带他出去吧。咱的孩子,户外活动有些少。”他姥姥同意后,我就带他下楼。到了一楼,小阿娘从外边回来,说要带小阿上街。我们走到街上,单位有人来电,说让小阿娘去领年货(我的上午已领),由于小阿爹把车开走了,我和小阿娘就打的前往。走到半路,没有午休的小阿大睡。一觉睡到晚上9点左右。娃娃睡醒后,吵着要找姥爷。这时,我已回自己的家。他姥姥打来电话,让小阿确认后,他才不再慌我了。

“二十八,去插蜡”,如今已成旧话。昨今两天,我倒是看到:有单位,有市民,不至一家在挂大红灯笼——要过年喽!

发布于2011年01月31日 09:50 | 评论数(4) 阅读数(1001) 育儿篇

年关进城


                                                                                                你吃吧?        姥爷 摄
心情随笔

1965年,我才11岁。都腊月二十五了,身为公社干部的父亲,还和大家在黄河滩里“挖河”。晚上,妈妈让我到村南头姥爷家过夜。第二天一早,随他到城里办年货。

我没有舅舅,3个姨早已出嫁。所以姥爷家,其实就他一人。姥爷这一年约50多岁,也就是我今天这样的年龄。他一生务农,平时话不多。是个比较老实、甚至有些木讷的人。所以到他家后,当即睡下,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外边天还黑得很,姥爷就把我叫醒了。他比我起得更早,我起来后,吃上了他做的早饭:大米,白菜,还有粉条和海带。由于他一个人过日子,平时干些为生产队使牲口的活儿,劳动分值比较高,家里存有大缸的麦子。平时能吃上捞面条,菜却是盐腌的芥菜。

饭后随姥爷走到外边,满天星星。不知几点了,黑得很。走到村北,向东拐弯儿,过了河上的桥,就能看见城里稀疏的灯火。

就这样,一老一少,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土路上走着。走了有3公里左右,终于上了一条东西向的砂石面公路。又走了一段,过了铁路下坡儿,排队买肉的地儿就到了。(当年买肉的地儿,如今早已建起了宾馆,对面是长途汽车站)

肉食门市部前,已经排了一些人。其中就有我村二队姓王的一位大姐。说是大姐,也就比我大五六岁吧。由于天冷,等候排队的人,不知从哪儿找来些玉米秸秆,大家烤起了火。

天渐渐亮了。一个头戴棉军帽儿、上身穿绿军装、下身穿蓝军裤的小个子,远远地从附近走过。附近是空军某部,可能是里面的人。有人说:“是个女兵吧?”我一看,走路有点儿像个女的,手里提了一个暖水瓶。大家眼热地看了一会儿,直到走远了才不看了。

天亮了,太阳淡淡地升起来,肉食门市部终于开门了。人们动了起来,但秩序还可以。大概上午10点多,姥爷凭户口薄和我父亲一人的副食品“号”,买到了一份不太多的肉。

买过肉后,姥爷领我往北走,往东拐,又买了一些年货。不太多,我和姥爷拿着,不是太累。中午时分,我们俩走到了老城中心。姥爷领我进了一家路南的饭馆,里面人不少。一位中年女服务员走过来,说:“老先生,想吃点儿啥?”

我听了,在心里嘀咕道:“称呼太旧。怎么不叫同志?”

姥爷听了,似乎并不计较称呼的新旧,就要了两碗汤面条,价格是二两“粮票”8分钱一碗。不一会儿,面条儿端来了。那面条儿,上面飘了一层油,还有葱花——吃着真香啊……多少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吃过这么香的面条。

下午回到家,父亲也挖河回来了。第二天,父亲带我去城里洗澡。中午在公社食堂,爸爸给我买了白菜炒肉,白馍——真香,真好吃。

转眼45年过去,姥爷带我吃饭的饭馆早已不存,附近建起了商住楼和超市。小阿的家,就在当年我和姥爷吃饭的饭馆东边不远处。1972年,我姥爷去世。2006年,我父亲去世。如今,我心里留下来的,是一分久远的温馨……

又要过年了——许多年后,我家小阿,也许还记得他和他姥爷的故事吧。

但愿。

发布于2011年01月30日 12:21 | 评论数(6) 阅读数(706) 育儿篇

晚会“秀”一把


"当——共和国的大树,即将刻下第……前年,在单位举行的“春晚”上,本人创作诗朗诵并“领衔主演”

昨天下午4点半,单位在国际饭店举办迎春联欢会。都结束开吃了,本桌的财务科长等人起哄:我不唱歌就吃不好,于是只得拉一女同胞,上台唱了一首过关。

在下不才。但回忆起来,小学时期就被动地演节目。演过装死的美军飞行员,说过对口词,当过主持人。16岁进工厂后,多是写节目让别人演,比如三句半、快板剧什么地。1978年7月1日,考上大专班两个月,本校演出的节目中,本人的诗朗诵因系原创而获奖。1993年至1998年,跟着唱卡拉OQ凑热闹。还专唱《我的太阳》、《马丽诺之歌》和《黄河颂》等“阳春白雪”,在本地和外地有关场所,出过一些小风头。

2007年,单位办“春晚”,部门想得奖。我找了个相熟的特型演员,量身为他写了个《主席审稿》的小品,策划上演后,“荣获”特等奖。2008年又搞,不能再这样了,就写了个诗朗诵《新春礼赞》,四人上台演出,得了个二等奖。去年和今年,外单位通过熟人找我要节目。我写的小品《记者回家》和诗朗诵《一个人和一个企业》,也都得到认可。

昨晚,已经57岁的我,本想坐下来老老实实看节目,吃罢一抹嘴走人。但由于历史上“劣迹累累”,生来爱“扎闹猛”,又被女同胞从酒桌旁揪起来,上台与人合唱了一曲(老掉牙的)《东方之珠》,才得以能继续吃饭。

人生苦短。愁也是一天,高兴也是一天。既然如此,何不高高兴兴过好每一天?今天想提议:搞个家庭演唱会。声响话筒现成,本人没有问题,小阿姥姥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小阿娘和小阿爹,也不能闲着。小阿至少要说个《高高的树上结苹果》,给孩子一个艺术的氛围。

试试看。

发布于2011年01月29日 10:01 | 评论数(12) 阅读数(899) 育儿篇

一脸坏笑


                                                                                      你看我孬不孬?        姥爷 摄

今天早上9时许,小阿睡醒。小阿娘过去,上了姥姥的床。想帮小阿穿衣,节前再去一次亲子园。我走进北卧室,小阿满面红光,冲我一脸坏笑。随即,小阿娘大叫:“他尿了!这个小坏蛋儿。他故意不说,尿我身上了!”

将近两岁半的小阿,最近常搞这样的恶作剧。前两天,姥姥去客厅给他冲奶。他从被窝里一丝不挂钻出来,站在床上两腿一叉,一面尿,一面喊:“我尿床了!我尿床了!”听见叫声,姥姥即到,但他还是尿透大小两条褥子。

昨天下午从亲子园回到家,姥姥给他温了一袋酸奶。他接过去喝了两口,就拿着跑向地垫儿。随后双手大挤奶袋,酸奶喷泉般窜出,弄得哪儿都是。姥姥冲过去,从他手里夺过了酸奶。过了一会儿,他又说要喝。递给他后,故伎重演。

小阿如此顽劣,打还不能打。只能教育他:“不要这样。尿湿了要换,很麻烦的。还要用洗衣机洗。”或者是:“不要浪费。奶是让人喝的,不是往地上洒的……

过了3周岁,他再敢这样,我真想照他屁屁上来一下。

教育不是万能,该惩罚时要罚。

发布于2011年01月28日 11:08 | 评论数(5) 阅读数(787) 育儿篇

“馋嘴”与“偏科”


昨天下午5时许,小阿在亲子园游戏区玩时,第一次“贪吃”别人的东西。同时,我发现了他在“学习”上的“偏科”。

小阿一向不吃别人的东西。前不久去县级市里看奶奶,奶奶给东西吃,他竟还看看妈妈的脸说:“我不吃,我吃过了。”以致奶奶说:“看看,你不发话,小孩儿都不敢吃……

昨天在游戏区玩时,比小阿小五个月的蓉蓉,手里拿着一包“好多鱼”。我和蓉爸聊天时,蓉爸从蓉蓉手里接过“好多鱼”,人家喂女儿时,小阿竟把头伸过去,蓉爸只好给他一个。我要去买,小阿光说去却不动。蓉爸笑笑,左一个,右一个,一会儿便把一包喂完了。最后一问,蓉蓉姓张。我只得说:“怪不得吃人家东西,原来是一家子啊!”

吃完人家的好东西,我听见一旁的齐齐在数数儿。老师说,齐齐也是两岁多,数数儿都过30了。

与齐齐比,小阿数数儿不够。我的数学不好,可不想让小阿“偏科”。今天已向姥姥通报:她教小阿数数儿,本姥爷负责教识字。

 

发布于2011年01月26日 12:18 | 评论数(2) 阅读数(691) 育儿篇

九宫格日记


开心的事 为他人做的事情 计划/工作/备忘
 我所牵挂的孩子,成绩前进10个位次。  为小阿写博  人大常委会、农资公司
宝宝的趣事、趣语 日期、天气 健康、饮食、养生
 姥爷,你陪我玩吧?  睛,有风。  午餐:面条,有鸡肉
今日最关注 今日心情、感悟 梦境
 莫斯科机场事件  尚可  无





发布于2011年01月25日 14:47 | 评论数(2) 阅读数(667) 育儿篇

幼儿识字“土”办法


      “筛、筛,筛麦糠,

      硫璃蛋蛋儿响叮当。

      你卖胭脂儿我买粉儿,

      咱俩打个硫——璃——滚儿!”

      没想到,这首土得“掉渣儿”的“老”儿歌,激起了小阿“热捧”。昨晚,他又让我给他说。说完后他说:“姥爷?咱们拉个圆圈儿吧?”于是,我从地垫上站起来,4个人拉了一个圆圈儿。拉好后我问小阿:“拉好了。现在干什么?”这时小阿说:“说‘筛麦糠’……

       ——崩溃!暴笑之后,小阿娘说:“太弱智了,不说。咱们跳集体交谊舞。蓝蓝的、天空上……

       一年来,通过对小阿的养育,我似乎找到了教幼儿识字的“土”办法。

       第一步:一岁左右,教孩子说话。孩子说话越早,掌握的词汇越多。一般来说,监护人对孩子说话越多,孩子就相对说话越早,会说的越多。可以抱孩子到菜场、超市等处,通过实物“教学”,让孩子认识蔬菜、商品等物品。

       第二步:随处教孩子认字。不要怕孩子一时学不会。其实,你教多了,他认了,也不一定说。但是到了爆发期,他突然说出来的时候,可能会吓你一大跳。

       第三步:教孩子说、唱儿歌。新的老的都要教。健康无害有趣的都行。不要怕内容“弱智”,两岁多的幼儿,一般都还掌握不了“高科技”。就是“神童”,也要当“顽童”养,先从“低科技”开始。

       第四步:孩子会说会唱的儿歌,要选定大号字体打印出来。每行数字,每页4行。一般不超过3段,免得太多了‘吓”着孩子。然后,用手点着让孩子念(唱),也可以让孩子用手点,家长念(唱)。

       学儿歌认字,比教认单个字有意思,孩子更有积极性。

第五步:经常复习,不贪多求快。

       目前我教小阿,处于第三步至第五步阶段。

       实践证明:有效。

 

 

发布于2011年01月25日 11:04 | 评论数(2) 阅读数(870) 育儿篇

“鼻子鼻子——眼睛!


前天晚上,小阿爹从外地开会回来。昨天上午,小阿娘有事儿跑了。他开车,把我、姥姥和小阿,送到机关后面那套两居室里去玩。

到了四楼,姥姥把平时我打印出来的儿歌,往南阳台一贴,小阿就用手点着,大声朗读起来,一连念了三首——再次印证:平时我教时,小阿有时不吭,但他已记在心里了。好,继续教!

晚上,我和他姥姥,与小阿在床上玩”石头、剪刀、布”,小阿很有兴趣。玩“鼻子鼻子眼睛”,小阿大笑不止。我又教他儿歌时,小阿爹和小阿娘来接他了。临走时,小阿又让我给他说一遍“筛,筛,筛麦糠……

小阿姥姥说:“这个孩子学东西有兴趣,学得快。有的孩子像他这么大,还什么都不会说呢!”

这正是:屎克郎说他孩儿——香,剌猬说他孩儿——光……

发布于2011年01月24日 12:21 | 评论数(2) 阅读数(702) 育儿篇

“到动物跟儿”


近日,以小阿为中心,三个家再加上单位来回跑,以致两天没写博,今天全补上。

前天中午,我在国际饭店吃过“高价饭”,小阿娘来电话,说她和姥姥已给小阿洗过澡,要开车来接我。车来后,我看到小阿理了发,十分精神。可惜没拿相机,回头拍一张上传,让大家欣赏一下。

小阿娘开车,先把姥姥送回家,然后拉我和小阿去公园。由于天冷,小阿最近户外活动少,来一回公园不多。

进公园后,小阿娘说:“让他下来走,不要抱。”

我说:“到动物跟儿。”这一说,成了小阿的口头语。看了猴子后,又去看熊时,小阿不走路,一说让走,就说:“到动物跟儿。”

看了熊又去看老虎,看了老虎看狮子、狼,一说让走,小阿就说:“到动物跟儿。”

为此,小阿娘急了:“都是你们惯的。我和他爸带,他就没有这么多破事儿。”

我说:“别急,是遗传。你6岁那年,我带你去了武汉去广州。看黄鹤楼,玩游乐场,到东方宾馆看鱼,在公园看小羊,你不就是在天河体育中心走了一段路嘛!就那还是有根甘蔗哄着,要不然,一步也不走,全要我抱着,背着,有时还要骑在我头上。”

听我一说,小阿娘笑了。她说:“走,去吃洋快餐,沃尔玛那儿又开了一家。”

发布于2011年01月24日 12:05 | 评论数(0) 阅读数(699) 育儿篇

以变应变


昨天下午5时许,我把小阿接回了家。感觉这一段时间,他有如下变化:

一、有时做事儿遇家长制止,他时常大声喊叫以示“抗议”。

二、在客厅、餐厅和卧室等处来回飞跑。跌倒也不哭,顺势躺在地上玩。

三、搬起小椅子等物,从地垫上跑到地板上,使劲儿往外扔,专门听响声。

小阿上述变化,有些并不是我们喜欢的,必须有对策。

他在卫生间玩水管,水流进上衣袖口里很凉。这时,就是他大声“抗议”,家长也要讲道理并予制止——由着他的性儿,可能要去医院看感冒。

孩子在家里来回跑,家长的任务,就是要防止发生意外。一定要告诉他:“慢点儿,小心摔倒。摔倒很痛,说不定还要去医院。”

扔东西的事儿,我们有办法了。客厅西南角茶几上的所有硬质玩具,如塑料房子琴等统统收起,摆上了缄毛熊等软玩具——扔吧,随便。

发布于2011年01月21日 11:35 | 评论数(1) 阅读数(627) 育儿篇

    1 2 3 4     尾页  页码:1/4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