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育儿篇 | 宋朝故事(育儿版) | 中短篇小说 | 育儿理论探索 | 育儿宝典 | 育儿户外行 | 育儿音乐室

农历生日


今天,是农历七月初五,小阿的阴历生日。过了这一天,无论怎么说,他都是五周岁了。

今天的气温,是25摄氏度至37摄氏度,预报有雷阵雨。结果,热也热了,下也下了。

早上820分,小阿和姥姥在西卧室睡醒。饭后在家玩了一会儿,姥姥对我说:“昨天我承诺小阿,今天去人工湖边玩。今天天有些热,但是也要去。不仅是兑现承诺,老在家吹空调看电脑也不行。”

好,太阳伞、太阳帽、塑料锹、玩具车、手机、播放器、公交卡……东东带全后,我们出门下楼,开始向湖边进发。

出门走到单位门口附近,过主干道到了大广场。左转是小广场,小广场左边有个小树林。有人打乒乓球,有人唱豫剧。我拉着小阿在前,姥姥在后,走着走着,听着别人的唱,觉得一般般。

这时,我“恶从胆边生”。就一边走,一边放开嗓子:“咱两个(哦),在学校(嗷),整——整三(寒)年(喊喊喊安)——相处(屋)之中,无话(啊)不谈……

小阿听了,新奇地望着我笑。唱完之后,姥姥说:“别唱了,人家笑你呢!”小阿说:“不!姥爷你唱‘挑肥拣瘦’,唱得搞笑一点儿。”

我说:“好……决不能,挑肥拣瘦,讲价钱。想想烈士比比咱,有什么——苦、来,有——什么难!你如果想走——你、就、走!(锵锵锵锵锵锵锵锵)我坚决在农——(红)村——(嗯)!我、我、我干他一百——年(安安——安哈暗哈安——)!”

小阿大笑——哼!这一回,你娃子知道“艺术的多样性”了吧?

说话不及,湖边沙滩到了。树下有风,人不太多。估计有些人,不是不想来。主要距离远,怕孩子受热。这样,离得近了就有优势。

姥姥主持“工程”,小阿和我,先后下手,挖了两个“人工湖”,并用一条“运河”连起来。玩了近一个小时,我们才撤。

回到家后,先洗个澡,再吃西瓜。姥姥让我去睡,我两点睡到三点。我醒来后,姥姥去睡,睡到四点。小阿精神好,不是看《巴布工程师》,就是听我唱《朝阳沟》。

过了一会儿,小阿娘来,拉姥姥和小阿去练跆拳道。我在家拖了所有的地,休息一会儿,又去跆拳道馆。到地儿后,很快结束。

这时,天阴得厉害。小阿娘把我们送回家,她娘儿俩才往自己家走。不一会儿,真的下雨了,还越下越大。立秋四天来,已是第二场雨了。这时,小阿爹来电,说母子平安到家。

好。

发布于2013年08月11日 21:22 | 评论数(22) 阅读数(581) 育儿篇

在家里玩轮滑


今天午后两点多,客厅电话响起。姥姥接了后说:“小阿来了,你去接下。”

我到家属院门口,先看见小阿家的车,又看见小阿爹在司机位上坐着。我拉开门抱小阿,他笑着往后排跑。爸爸一把抓住,他才下来跟我回家。

进门就钻电脑室,狂看《巴布工程师》。半小时后到南阳台玩,把工具箱翻了个底朝天。用卷尺量泡沫地垫,嘴里一边喃喃道:“这是一米零六点五公分……”,一边玩扳手和锤子,要当工程师。

玩了一会儿,听不到响动了。我从客厅过去一看,他在穿轮滑装备——啊,去广场练太热,都上火了。想在家里玩呀!

姥姥同意,让我看好,别摔着。不一会儿,他就南阳台、卧室、客厅、餐厅、北阳台来回跑了。

跑了一会儿,背上出汗,脱了装备,又去看电脑。换凉鞋时,坚持不系前边的袢儿。我帮他系时,他大叫道:“不用系,它只是个装饰而已!”还“而已”呢!我说:“装饰也要系好,防止摔倒啊!”

半小时后,姥姥说:“你吃了饭出去转下吧。”我说好。

一小时后我回来,时间已经8时许。姥姥哄他上床,910分睡着。

发布于2013年08月10日 22:08 | 评论数(3) 阅读数(447) 育儿篇

蜻蜓•故事•锻炼


今天早上我起床后,上了一会儿网。姥姥起床后,洗脸刷牙。然后问我:“出去转下吧?”

我说:“好。”两人便出门下楼,左转、直走,左转、直走。到了主干道上,再左转,便一直向前走了。走过两个公交站牌,左转,直走,过了一个路口,就到了人工湖边。走到湖北岸,左转,直走。走了不远,见岸边水里,有只蜻蜓在挣扎。

我蹲下来,对姥姥说:“救下吧,它也是一条生命。”

姥姥说:“救那个还会动的。”

我伸手捏出一只,姥姥说:“不是,这只不会动了。救那一只。”

又捏出一只,我放在草上。动了两下,不动了。我把它从草上捏下来,放在一块大石头上——咦?挣扎了两下,飞走了。

回到家,吃了饭,正要去单位,忽然电话响。一接,里边说:“我是送快递的。有一本书,我给你放单位门卫这儿吧?”

我说:“好。”

到单位门口,相熟的门卫把书给我。一看,啊?育网熙妈寄来的,《名家故事》(有声版)。

上二楼进到采编大厅,小阿娘的同学在。我掏出手机,她帮我扫描二维码。很快,手机里传来讲故事的声音。太好了,谢谢。

下午,小阿娘开车来,送姥姥和小阿去体育中心。姥姥带着饭,小阿不想吃。说:“妈妈做得好吃,姥姥做得不好吃。”

小阿娘说:“妈妈做的口味儿好,姥姥做得是养生版,妈妈还要向姥姥学呢!”

训练开始,小阿娘走人。我围中心转了一圈,又回道馆不久,第一节课就下了。第二节课刚开始,小阿娘就走进来。看着人手不少了,我回家忙别的事儿去。

8时许,姥姥回家。说:“教练安排小阿和新手儿过招儿,看着特好玩。”

发布于2013年08月09日 22:20 | 评论数(2) 阅读数(360) 育儿篇

(86)学生不听劝,老师也喜欢


公元1026年,晏殊让回商丘守孝的范仲淹主管高校(应天府学)。老范也不客气,说我有个小兄弟不错,你给安排下。这个“小兄弟”不是别人,就是富弼。

小富是河南洛阳人,妈妈姓韩。怀他后,梦见仙鹤大雁落在院子里。不久,富宝宝就出生了。

小富从小爱学习,还很有胸怀。有一天他在街上走,一个伙计对他说:“谁谁在背后骂你。”

小富说:“不对吧?可能是骂别人的。”

谁知这货言之凿凿:“他指名道姓地骂你!我听得清清楚楚!”

小富想了想说:“他骂的不会是我吧?是不是与我重名?”

结果,骂他的人“闻之大惭”。赶紧道歉说:“富哥,真的对不起。”

再大些,与范仲淹相遇相知。老范非常看重他。说:“你老弟虽然小我15岁,但将来是给大领导当助手的料儿。”

范仲淹把他推荐给晏殊。老晏出道早,属于学院派,但不太在乎学历。他看富弼是只“潜力股”,就问范仲淹:“这孩子相当不错,他有女朋友木?”

范仲淹说:“他?未婚青年啊!”

晏殊有个姑娘,个人问题还木解决。晏珠就托老朋友陈祥,给姑娘找对象。陈祥是高知(贡举),他见了富弼后,就对晏殊说:“我看他写的东东了。将来,能干到公司老总。你家的女婿——就他了!”范仲淹知道后,也从中说好话。于是,富弼就和晏姑娘领了证。

富弼朋友多,但仕途不太顺。第一次参加公考(科举)发挥失常,只闹了个茂才(秀才)。但他“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和一级作家朋友交往,也不觉得掉什么份儿。几人点下小菜,喝着小酒儿,写了新诗的念下。别人念完了,巴掌拍红了。小富才站起来,清下嗓子,念自己写的东东。往往他在最后,但大家听了很服,就都使劲儿吼:“好!有木有?再来一个!”

公元1030年,富弼已经27岁。第二次参加公考(科举),成绩稍好了点儿,属于“茂才异等科及第”。 这时,正好撞上赵祯下诏求贤。范仲淹得了信儿,立马把富弼叫来,给他弄了间房子,又找了不少书。让认真复习。临到面试,在赵祯面前,小富发挥比较出色。于是人事部门安排:先在河南孟州锻炼,又到山西新绛和山东东平等地挂职。

当时山东一带,有不法分子捣乱。有些州县领导见歹徒来了,不是尽力顶住,居然摆酒送银子。上头知道后,就派工作组下来查。

范仲淹处理这事时,富弼对他说:“这些货们,拿着公司的薪水,不干正经事儿,砍了都不亏!都这样,谁还好好干啊?”

老师说:“歹徒有时人多,藏的地方也不太好找。地方上人手不够,如果硬来,恐怕要吃亏。”

富弼说:“范老师,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两个人吵了起来。这时有人劝富弼:“嘘,让着点儿——没老范帮忙,你能进机关?”

富弼听了说:“我和范老师好,是君子之交。他帮我的忙,是我遇事敢说话。说话办事不违心,就是对他的报答。”

范仲淹也不计较富弼。他说:“小富有主见,我喜欢他这点儿。”

发布于2013年08月09日 11:59 | 评论数(3) 阅读数(513) 宋朝故事(育儿版)

“谁跳河了?”


今天上午,小阿由妈妈带。我和姥姥,各干各的事儿。

下午350分,客厅电话响起。我过去一接,小阿娘在里面说:“马上到,楼头儿接一下。”

我走到家属院门口,小阿娘的车正好来。小阿一下车,就往家狂跑。跑到单元口,姥姥正好下来,拉着手上楼回家。

一进门,就往电脑室钻,看了30分钟《巴布工程师》,姥姥让去南阳台玩。小阿拿起《幼儿画报》随赠的小水+枪,打开纱窗向外“射击”,不料遭到蚊子“偷袭”。

我关上纱窗,姥姥拿来香皂,蘸水在患处一阵狂抹,疙瘩终于没有起来。

从椅子上来,小阿伸手在玩具筐里胡乱摸。摸出一根五彩短绳,让我给他系在右手腕上。

我问:“这是什么绳子?什么时候跑到咱们家的?”

小阿说:“你忘了?过端午节的时候,我从爷爷奶奶家拿来的。谁跳河了?要纪念。”

我说:“有个老爷爷叫屈原,他跳江了。”
   
小阿问:“他为什么要跳江啊?”

我说:“他想做好事,国王不让做。他很生气,就跳江了。放现在,就不需要跳。领导不让做好事,换个地方继续做。对不对?”

小阿说:“对。”

往水+枪里装水,小阿灌得较慢。我打开上面的塑料盖,按在水盆里,进水口“咕嘟咕嘟”直冒气泡儿。我对小阿说:“你看,水流进去,空气就跑出来了。什么时候不冒泡儿了,就说明水装满了。”

终于不冒泡儿了。小阿拿起水+枪,举起来对着亮处看,说:“我看看水装满了没有——装满了!”

前天上午,小阿拉开南阳台纱窗,发现防盗网里,有个瘪了的玩具塑料球。他要玩这东东,我就和他到北阳台。找到不锈钢盆,里面放上热水,再把球放到水里。不一会儿,球就恢复原状。小阿问:“为什么?”

我说:“空气遇热膨胀,瘪了的球就变圆了。”

小阿说:“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发布于2013年08月08日 21:42 | 评论数(18) 阅读数(447) 育儿篇

姥爷哼小曲


昨帖一发,N个网友想听姥爷唱歌——唱就唱。不过,人老了中气不足。唱得不好吓着谁,那就不怪我了嘻嘻!

昨晚,小阿在我家睡下。今早8时许,我到单位拿到报纸后,又上三楼开会至10点半。会后我到机位上写了会儿东东,下班回家吃饭。

饭后我说姥姥:“你去眯一会儿吧,我来看小阿。”姥姥眯了35分钟,过来把小阿从电脑前拉开了。小阿要我和他捉迷藏,一会儿躲在沙发后面,一会儿躲在大立柜里。轮到我藏时,找了N个地方藏不住。最后躲到床单下面,小阿找不到我了。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心想:这时谁来电话……一看是客厅的座机——上当了!可恶的小阿,一脸坏笑跑来。捉迷藏找不到人,打电话找算神马招数儿?我晕……

下楼到单位,刚办了个事儿,小阿就打来电话,说练跆拳道时间到。到家收拾一下,和姥姥下楼,带小阿往道馆走。看着天上黑乎乎地,就叫了个的。快到体育中心时,暴雨大下——这也太灵了吧?420分立秋,还不到一小时就变天?不过这一下,温度真的降了不少。雨后,立马凉爽不少。

小阿跆拳道开练,我到河边散步。掏出手机拍河景,《一条大河》、《滚滚长江》、《黄河颂》、《东方之珠》一一哼过,最后哼了个《我的太阳》。哼得不好,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扮鬼脸)——

1992年冬,市区一条主干道旁,开了个歌厅叫“翡翠皇宫”。我和朋友去里面玩,撞上了附中音乐教师。他一唱《我的太阳》,我们都服了。其中有个半音阶,一般人唱不好。后来我才知道,这歌来自意大利,是帕瓦罗蒂的成名作。

当时我年轻,高音还能撑上去。有次去某区玩卡拉OK,我唱过一回这歌。后来去常熟出差,唱一首50块钱。我点了3首,其中有这歌。对音响师说:“调低一点儿。”上去一试,还真唱下来了。

唱歌,就是唱个情绪。喝二两,卡拉OK罩着,不好也是好。独唱清唱,要真本事。自己打分,如果5分是满分,今天能得3分,也算不错了。水平不行,仅是爱好。

发布于2013年08月07日 20:25 | 评论数(19) 阅读数(543) 育儿篇

生命如歌


              小阿唱歌的“老视频”

几十年来,喜欢唱歌,喜欢音乐。虽然一无所成,但歌声使我振作,音乐催我奋进。如今,我的外孙张小阿,弹着尤克里里,敲着架子鼓,唱起了《最炫民族风》。

 

 

小时候,在奶奶和妈妈怀里,在皎洁的月光下,在无月之夏夜,望着满天繁星,我耳边响起的是“月奶奶,明晃晃,开开后门洗衣裳。洗得白,浆得光……”听着听着,就进入了梦乡。

上小学,农村虽然不富,但学校仍有一架脚踏风琴。每上音乐课,去体音美教研组抬风琴,是各班男生必干的活儿。N个小男生,穿过半个校园,把一架风琴架进教室,很像蚂蚁“衔大米”。

音乐课上,老师教什么,我们唱什么。《卖报歌》、《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人民海军向前进》、《弹起那心爱的土琵琶》、《勤俭是咱们的传家宝》……还有一首,已经想不起歌名,但还会唱几句:“红红的太阳起得早,小鸟向我吱吱叫,小河流水哗啦啦,枝头的花儿对我笑——再往下大意是:啊拉拉拉拉,今天我加入了少先队。再往下记不住了,汗……

上到五年级时,有天下午,全班在教室操练唱歌,我当主持人(报幕)。“彩排”下来,老师居然认可。于是,先是白天课余,后是利用晚上,和10多个男女同学排着队,到附近村庄的生产队办公室、饲养室等处唱歌。没想到,没有乐器伴奏,还很受乡亲特别是女青年和老爷爷的欢迎。

 

 

“文革”期间,看过N场所谓的“文艺演出”,都是闹哄哄的,自己从无上台“机会”。1970年参加工作后,记得是1973年,厂里组织青工唱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好学也好唱,“革命历史歌曲”《大刀进行曲》、《毕业歌》、《大生产》等,学唱也不难。

《国际歌》有人唱不好,厂部就请人教。我在参与时,有意唱高一个八度。即大家唱低声我唱中音,大家唱中音我唱高音。就这样,师傅还夸我“唱得准”。学吹笛子,水平一般。学吹口琴,至今没忘。一本《外国歌曲集》,转到了我手里。偷偷试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当时也没觉得好听。“歌本”还没有暖热,又被人拿走,再也没回来。

19758120日,全市民兵营连级干部集训,食宿在一个小学。晚饭后,我搬出一架脚踏风琴,在校园树下自弹自唱罗马尼亚歌曲《多瑙河之波》。唱完大家评价说,你唱得一般。不过,这歌我们不会唱。

        1976年秋,车间吴主任有点儿“小资”,搞来一架电唱机,大胆播放俞丽拿和陈钢的《梁祝》。我一听,心就醉了: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我一遍遍的放,一遍遍听。最后人走完了,我自个儿听了一下午……

1977年冬,我参加“文革”后首届高考。填报志愿时,曾想报考音乐学院声乐系男低音专业,还想报广播学院的播音专业。想想不太靠谱儿,于是改报中文。

1978年考上大专,学校有宣传队。有同学热衷吹长号、中号、小号、黑管,我却在业余时间操练写小说。但是,偶尔也去“客串”下。秋日晚饭后,在三楼音乐教室门口,有刘同学手风琴伴奏,我腹部呼吸,胸腔共鸣,高唱《一条大河》等。校园不大,都能听见。回到班里,受到学妹表扬,臭美了好长时间。第二天,音乐老师王胖子把我喊去,他在风琴前坐定后说:“他们说你唱得不错,你给我唱唱。”他这一说,我特紧张。发挥欠佳,神马都黄了。

第二年春天,全班去开封旅游,回来已经天黑。在大客车上,有人起哄让我唱歌。我气运丹田,高拔地唱出:“月——光——洒在银色的沙滩上。海啊,掀起——层层波——浪……顿时掌声如雷!最后,由于高声上不去,全车顿时爆笑。在校期间,除在大戏院集体上台,“隆重出演”《歌唱祖国》一次外,本人再无“顶级巨献”。

毕业分配到机关,团支部有天晚上搞活动。没人会拉手风琴,团支书却扛去一架,我写诗自己朗诵后,大家说还可以。其他人唱完歌,都先后出门,准备回家了。这时,我操起手风琴,拉起丹麦民歌《外出的日子》。结果大家又都回来,“愤怒地批判”我绝招儿不露,逼我继续演奏。我说:“学了三年,就会这一首。”于是,多人当场“吐血而亡”。

 

 

30年前,调到现在的单位。有年春节前夕,领导举行茶话会与民同乐。讲完话,猜了N个谜语,领导说:“谁来唱个歌啊?”我站起来说:“我!我唱个草原之夜。”清唱,投入地唱毕,大家礼貌鼓掌。有好友下来对我GGYY:“领导是随便说下,你竟当真了。”

    上世纪90年代初,卡拉OK大行其道。文友庄某人本在事业单位工作,却勇下企业当厂长(现在英国)。有次我去他单位,办完正事儿吃饭,喝多了去他办公室醒酒。他打开电视放光盘,我晕二八卿跟着唱《阿里山的姑娘》,觉得特好玩。从此,猛疯一阵。自定义男中音偏低,单位男僧前五名,《恋曲1990》、《把根留住》、《敢问路在何方》、《长江之歌》、《东方之珠》、《太阳岛上》……逮住什么吼什么。

后来,唱疯了。开始搞“升级版”,有些变态地专挑别人不太唱的玩“深沉”。于是,《教我怎能不想她》、《我的太阳》、《三套车》、《黄河颂》、《延安颂》、《红梅花儿开》、《小路》、《纺织姑娘》、《深深的海洋》、《西班牙女郎》、《橄榄树》、《斗牛士之歌》……听音乐,时不常听个《命运交响曲》、《英雄交响曲》、《共和国战歌》、《匈牙利舞曲》、《旧友进行曲》、《溜冰圆舞曲》、《蓝色的多瑙河》、《杜鹃圆舞曲》、《春江花月夜》、《步步高》、《旱天雷》《花儿与少年》……那叫一个陶醉!

如今,明年即将退休,一切归于平静。多年不进歌厅了,平时独自哼唱的,也多是“滚滚长江东逝水”、“假如敌人胆敢来侵犯”,或者“离家已有一月整……等等,有时哼下《神圣的战争》。

好了,小阿爹娘缺乏音乐细胞,姥姥只会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小阿由小渐大,陆续唱过《东方红》、《北京的金山上》、《新年好》、《生日歌》、《歌唱二小放牛郎》哇——我天!王二小?这歌姥爷小时候也唱过啊!怎么又回来了?

岁月如琴,生命如歌。

 

 

 

 

发布于2013年08月06日 18:16 | 评论数(16) 阅读数(1502) 育儿篇

悄悄告诉您:今天我五岁……


                 小阿?生日快乐!

              姥姥?新电脑!高清啊……

今天,是小阿5周岁生日。

早上,小阿娘打电话说:“报告你一个好消息!刚才我量小阿身高,是一米零六点五。一个月长了二点五厘米,比较明显吧。看来,孩子长个儿的事儿,营养和睡眠很重要。我很有成就感,再给他做一个月好吃的。”

我听后连连说好:长高不奇怪。昨天下午我量,是一米零五左右。早上起来,孩子全身各关节,组织液比较充盈,一米零六点五很有可能。

我走进西卧室,在门后身高表上一米零六点五处,画了一条横线:看明年今天吧,能否再长十厘米……

上午八点半,我出门下楼。坐公交赶到市委宣传部宣传科,差五分钟就到九点了。议完下月中旬的一个活动,我又到人大常委会研究室去。今天不错,人都在。他们给了我一本北京出的杂志,上面有小阿娘与人合写的一篇通讯。

刚到市政协农委,小阿娘就来电话:“今天是小阿的公历生日呀!他兴趣比较高,你过来吃饭吧。”于是说完事儿,我就往小阿家赶。

12点前赶到时,小阿娘正在北阳台忙着烧菜,姥姥领小阿在北卧室阳台,观看电脑里的片子。

开饭了。点燃小蜡烛时,听说里面有小烟花,小阿跑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看。小阿娘笑着表扬:“行,安全意识比较强。”

点燃后,莲花盛开,音乐响起:“祝您生日快乐……

由于今天是周一,小阿爹单位事儿较多,中午不能回来,事先请了“假”。

行了,孩子生日,小小庆祝一下即可,不必过度关注。小阿过一岁生日和两岁生日时,那是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大伯大妈二大伯二大妈大姑二姑等一大帮人都出席了的。过三岁生日前,小阿娘提出:“小阿是第三个孙子,上边还有两个哥哥。庆祝两次就行了,以后不必太隆重。”于是,三岁生日、四岁生日和今天的五岁生日,都是低调操办。

中午饭后,我到我家休息。因为下午三点半,单位有个会。下午四五点,小阿娘要上班。届时,小阿就要来我家。

 

发布于2013年08月05日 16:26 | 评论数(16) 阅读数(546) 育儿篇

第一节“物理”课


    我家南阳台,天花板上有根预制梁。梁上埋有钢筋架,呈倒写的字形,供架晾衣杆什么的。

    由于能承重,小阿室内搞活动,钢筋架派上了用场。先是拴上绳子,供小阿荡秋千。后又挂上了棉花做的大沙袋,小阿可以练拳击。有时也用线吊个羽毛球,小阿挥拍打来打去。

    今天,小阿找到个塑料网球。上面有眼儿,针尖大小。他要我用细绳子串着,吊在钢筋架上,自己用球拍打着玩。玩着玩着,我到电脑室,从抽屉里翻出了放风筝用的红色塑料绕线轮。把轮子挂在钢筋架上,槽里搭上细绳子,一头挂上有抓手的红色皮球。后来,又一头挂上篮球,一头挂上足球,就成了滑轮

    没有想到,小阿对这个滑轮极感兴趣。把球拉上去,一松手落下来后,又把球拉上去了。我说:怎么样?滑轮省力吧?长大了上中学,物理课上讲力学,就会讲到的。

    小阿说:我知道是滑轮。看《维尼熊和跳跳虎》时,我才认识到:瑞比在地里拔萝卜拔不动,跳跳虎过来用滑轮一拉,就把萝卜拔出来了。

    小样儿——认识到呢!

    搭了小房子,又和我捉迷藏。捉迷藏结束,小阿拿起《加菲猫奇趣故事》“1”让我给他读。我说:你给姥爷读一下吧。

    小阿翻到第36页念道:乔恩生气时的脸,就像个猪肉卷。加菲懊恼地趴在草地上。

    汪!汪!欧迪……啥字儿?我说:蹲。

    小阿继续念:欧迪蹲在他面前,开心地流着口水,完全不明白他在苦恼什么。

    念完这一页,小阿又连念4页,共计350字。然后说:我读不下去了,还是你给我读吧。于是,我又给他读了一会儿。 

    去练跆拳道时,第一节是练基本技能。小阿的前滚翻,做得又快又好,打车轮儿这个动作,已经学会80%。第二节打实战,两个新手对一个老手。小阿打得不错,干倒一个比自己高半头的同学。

    下课时,小阿爹开车来接。小阿上车,跟爸爸回家了。

发布于2013年08月04日 20:15 | 评论数(10) 阅读数(460) 育儿篇

真的自己睡着了


今天上午,和姥姥回老家城中村。到家后,姥姥去办事,我和老妈聊了一会儿,就上二楼躺在床上看书。

看着看着睡着了,姥姥从外边回来喊我。下楼后,本准备饭后和姥姥一起回家,但她有事儿先走了,我就留下来和老妈及小弟弟说话。两点半,我离家回市内。下公交走进家属院,看到楼西头停着小阿家的车。到家上楼一开门,小阿就跑了过来。

小阿娘和姥姥说了一会儿话走了,小阿就跑到电脑室上网。先看《米奇妙妙屋》,又看《巴布工程师》。

傍晚,姥姥说:“太阳落山了,下楼透下风。”

    到楼西头向南,上了主干道向西,没走多远,我妹妹就走了过来。小阿跑过去,让姑姥姥抱。姑姥姥说:“春节以来,第一次见小阿。长高了,也重了。”

小阿从姑姥身上下来,一手拉着姥姥,一手拉着姑姥姥,我在后边跟着,一齐往大广场走。到了广场,姥姥和小阿玩,我和妹妹说些家里的事儿。说说老妈,说说小弟弟,又说说大本毕业已经上班的她女儿,我的外甥女……

晚上9点多了,大广场还有很多人。我和妹妹分手回家。一听门响小阿就喊:“姥爷?”我答应了一声。

西卧室已关灯,电脑室灯亮着,客厅里的空调开着。姥姥说:“小阿已经会自己睡喽!如果真的自己睡着了,姥爷就会写进博客。”

小阿没吭声,过了一会儿,他喊:“姥姥?我的被子呢?”

姥姥从电脑室,把小薄被子拿到了西卧室。不一会儿,小阿不再说话——真的睡着了。

发布于2013年08月03日 23:25 | 评论数(5) 阅读数(418) 育儿篇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尾页  页码:3/4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