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育儿篇 | 宋朝故事(育儿版) | 中短篇小说 | 育儿理论探索 | 育儿宝典 | 育儿户外行 | 育儿音乐室

记忆1948


(微型小说)

        “那边儿回信了没有?”郑老吃力地问。

养子是名警察,年前刚办退休。听到老爸询问,他俯下身说:“还没有,估计快了。爸,你好好养身体。”

一九四八年,农历十月十八。这一天,郑老记得特别牢。为啥?因为这天是他19岁生日。那年的他,当然是小郑。

那一晚,全团奉命到村北集结。战前动员后,部队向东北方向开进。夜11时许,接近敌前沿。风,呼呼地刮着。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往前往后看,只能看到战友们胳膊上系的白毛巾……

12时,战斗准时打响。次日上午11时,部队撤出战斗。11个小时,伤亡306人,失踪105人……

多年后,当年战友一见面,都不提这一仗。偶尔有人提起,马上有人制止:“不说了行不?难受!”

战斗一开始,还是很顺的。敌人重点设防,在村西南方向,我方是从西北方向下手。所以,9分钟就突破了敌前沿。但是,尖刀连刚扑进第二个院子,就遭到对方很强的抵抗……

战后开总结会,大伙感叹:说是只有两个排,怎么会是个加强营啊?

有人说:咱装备差,也就个六○小炮。打几发就没了。

有人说:轻敌!这个绕不过去,得好好检讨……

打到第二天上午,小郑还没一点儿事儿。团长下令撤退,他刚走两步,就感到裤裆里一热。回到集结地,就进了医院。

上世纪七十年代,老郑拿优待证去买车票。售票员瞄他两眼然后问:“你,荣军?伤哪儿了?”

老郑手指裤裆:“伤这儿了。”

售票员是个女的,脸顿时一红。没有再说话,卖给他一张票。

伤哪儿了?小郑睾丸受伤。解放后复员,回村当上了生产小队长。找了老姑娘,一直没孩子。后来,抱养了个男孩儿。孩子长大,穿上了警服。

随着年龄增长,每当闲下来,郑老总要忆当年:

——当天下午,敌人去城里,运来重装备!难道我们这边儿,有人走漏风声?

——战斗推进到村东北角,再往南打多顺啊!缴获的物资成堆,俘虏多得看不过来……

——村西南角那个高大房屋,火力实在太猛了。如果天亮前拿下,一准儿完胜!

文革前,老郑活得堂堂正正。运动一来,突然有人来搞外调,问他当年进城策反的事儿。结果,他说了几回才说清楚。

当年战斗失利后,鉴于敌人防御坚固,我方决定长期围困。来年4月,四野重兵南下。有个炮兵团长,和守敌上层有亲戚关系,决定进城洽谈。小郑的表哥,在城里任高参。所以纵队首长说,小郑也去。谈成了,功劳是四野的,也是华野的。结果,谈判成功,和平解放。小郑的奖励,是一支派克金笔。

1968年冬,多年行医的表哥被批斗。老郑赶到他们村大叫:“当年谈判,我表哥是有功的!”

听了这话,有人高叫:“再说一句!不看你是荣军,一起斗!”

当年1230日,表哥投井自尽。三中全会后,恢复了名誉。

年龄渐大。每到阴雨天,伤处就隐隐作痛。一转眼,郑老生日又近。这一天,他给当年战斗过的所在地级市报社,提笔写了一封信。大意是:70年前,我的许多战友,都牺牲在你们那儿。你们现在,还知不知道这回事儿。

对方没有回复。

1995年,老郑患贲门癌动了手术。23年后,癌症再度复发。老郑住进医院,多是老伴照顾。养子和儿媳,有时也过来帮忙。

报社仍然没有回复。养子来医院,郑老问了一次。前不久,孙女来医院,他又问了一次。听说还没消息。老郑都不想再问第3次了。

星期六早上,孙女的孩子来了。一声“老姥爷”,让郑老振奋起来。

7岁男孩儿把一个稍长些的信封,塞到他手里。说:“报社回信了。”

郑老让老伴把他从床上扶起来,自己摸出了老花镜。

回信也不长。大意是说,感谢老前辈流血牺牲,我们才过上了幸福安宁的生活。随信寄去样报3份,顺祝幸福安康。

郑老把信看了两遍。又端详起20181125日出版的报纸来。该报第五版,就一篇文章,好长好长。大标题:《王庄之战》。副标题:献给为解放中原而牺牲的英烈们。配图:当地的战斗阵地、村中纪念碑和烈士陵园照片。

郑老仔细地端详着,端详着。蜡黄的脸上,泛起红晕。他轻声说:“好,好……郭团长,杜政委。李班副,文忠兄弟……咱们值了。”

几天后,郑老溘然长逝,享年89岁又36天。

发布于2019年01月07日 10:08 | 评论数(3) 阅读数(829) 中短篇小说

荷香


         建华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唯一的爱好是摄影。

他老爸早年玩过新中国生产的第一台相机,五块钱一部的“幸福牌”。后来,建华去北京当兵,他塞给儿子一架双镜头“海鸥”。也是国产货,上海出的。

建华拿着“海鸥”,在部队给战友照相。到了节假日,他还从长辛店坐公交车,去沙滩看影展画展。

复员回来后,建华进了林业部门。开车拉树苗,上山护林……都干过。后来,他看到山里风光不错,去时就带上相机。瞅空儿拍几张。

刚学拍照时,建华挨过怼。顶头上司骂他:不务正业!后来,上司的上司知道了,专门叫他拍了几张。从此建华拍照,没再挨过批评。

就为摄影这事儿,建华拜过好几位老师。听说苏北荷花开得好,他把调休攒到一块儿,自己跑过去拍。在那里,他结识了个邮包厂老板,也是摄影发烧友。俩人一起拍不说,在老板家里住了好几天才回来。

回到家,建华迷上了拍荷花。但是,家里哪有那么大水面?这不要紧,难不住他。他在自家二楼房顶,垒了个九平方的水池,随后种上荷花。白天拍,晚上拍。晴天拍,雨天拍……终于,他的作品《荷香》,在全省影展上得了奖。

摄影苦。起早贪黑、翻山越岭、出力流汗、忍饥挨冻。过山涧、走绝壁、上天梯……

有一回,他在山里突遇云海,连忙找角度、定机位、调感光……突然脚下一空,连人带机坠下悬崖。幸亏相机三角架绊在树枝上,他扒扯着爬上来才捡回一命。为拍一个精彩瞬间,他曾经被山蜂蜇过,被蝎子蜇过。身上红肿不退,几夜都睡不好。

    为了长本事,建华“烧”了不少钱:买器材,买书,订杂志……先是参加摄影函授学习,后来又上成人高招,终于拿到了本科文凭。

建华越来越有出息,作品《湖韵若梦》在全省艺术摄影大赛中获数码创意奖,《峡谷时空》在全国摄影大赛中获银奖,《水墨锦绣》在一次国际摄影大展中获了金质奖,《烟雨山色》在全省摄影比赛中,获得一等奖……几年下来,大奖小奖,拿了近百项。

建华出名了,还特爱做好事。多年来,他除了做好本职工作,还为单位同事、山村乡亲、学校师生、孤寡老人和残疾人,免费拍照万余张照片。他热心为“摄影发烧友”服务,免费开班给大家讲课,粗略算下来,听众达上万人次。

建华啥都好,就是不找对象。就为这,家里家外,亲戚朋友,同学战友,都为他操尽了心。许多人都劝他:“过去了,过去了,日子还得往前奔啊。”

但是没用。市总工会宣教部的陈颖,人长得不错,小他好几岁。对他早有意思,但他死活不松口儿。

38岁那年,建华跻身“全省摄影十杰”。很快,又成了全国影协会员。单位重视文化建设,为他设立了工作室。

这一天,建华穿戴整齐。背着摄影包,独自来到公墓,在一座墓碑前停下。他从包里拿出《荷香》获奖证书,又拿出影协会员证,摆放在墓碑前面。然后自己坐下来,叹了口气,喃喃道:

“荷香,我又来看你了。今天要是你还在,那该多好……

荷香是建华的初恋。再过三天,俩人就要结婚时,荷香出了事儿。荷香是名老师,教小学一年级语文,还兼着班主任。这天下午,学校放学。把学生送过马路后,荷香正要进校门,突然看见有个学生,从马路对面跑过来。她大叫一声:“危险——!”就迎了上去。这时,一辆满载沙石的“后八轮”,风一般驰过……

学生得救了。人们沉痛地问:“已经过马路了,你为啥又跑回来?”

学生哭着说:“我捡了50块钱,想交给荷香老师……

建华坐了一会儿,收起自己的物件准备返程。但是走了两步,他又停下来。惊愕地问:“你……你怎么来这儿?”

建华对面,陈颖一身素雅,手捧鲜花。

她走到墓碑前,将鲜花轻轻放下。然后柔声说:“来,咱俩给荷香鞠个躬。”

神三鬼四,天地肃穆。

鞠躬以后,陈颖缓缓地说:“建华,你对荷香这分情意,她肯定心领了。就是冲着你这种执着,多年来我一直没放弃。答应我:我的小名儿,也叫荷香。”

    建华哭了。

发布于2019年01月06日 08:20 | 评论数(0) 阅读数(1014) 中短篇小说

朗诵:岁月


姥爷:我寻找着

不停地寻找着

在老树的枯枝间

在磨损的石阶上

在剥落的断壁里

在发黄的像册中

执着的寻找着

可我怎么就找不着你呢

逝去的岁月

你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华衣:我在故乡的泥土中

寻找儿时的指印

我在校园的小路上

寻找青春的梦想

我在饱经沧桑的容颜里

寻找少年的万丈豪情

可我怎么也找不着

我的留恋的岁月

只有在无奈的叹息中

惆怅彳亍着

姥爷:我也曾在大漠边关的古战场

寻找金戈铁马的悲壮

我也曾在六朝古都的深宫中

寻找哀怨的低吟

我也曾在浩如烟海的典籍中

寻找打开智慧之门的钥匙

可我

还是没有找到

我思念的岁月

只有磨破了的双脚

呆滞了的目光

我却时时感觉你的存在

华衣:我在沙沙的落叶声中

听到你的足音

我问落叶

落叶说

你在时光的河里

我在潺潺的流水中

望见你的背影

我问流水

流水说

你在漂逝的风里

我问风儿

风悄悄的对我说

过去了

已经都过去了

姥爷:过去了吗

我老去的时间

严冬尽了

冰雪消了

大地暖了

新枝绿了

可是

我的岁月

你在那里

难道就这样匆匆的走了

永远也不会回来

华衣:也许

有一天

我们还会在梦中相逢

那时

我要紧紧地拥着你

再也不让你悄悄地溜走

我的岁月。。。。。。

姥爷:再也不让你悄悄地溜走

我的岁月。。。。。。

发布于2019年01月04日 15:38 | 评论数(0) 阅读数(975) 中短篇小说

酒与乡愁


 我最近一次喝酒,是在节气大雪的次日晚上。

在北方,天冷下雪,是男人喝酒的理由。公元960年,随赵匡胤行至陈桥驿的兵士,可能也这么想。当天是大年初二,不让喝点儿酒,好像说不过去吧?

然而我喝的这酒,不是因为冷。海南的11月上旬,气温接近30摄氏度。有时“唰唰”地下一阵雨,想停它便停了。

菜品荤素俱全,酒却不是白酒。退休将近4年,不再半斤八两。所以主人问喝啥,我就说:米酒。

70年前,富户家的5间西屋,农会分给Z3间,分给我家两间。1954年我出生,1965年Z家兄弟出生。年少时,爸妈在那边训他,我在这边偷笑。如今,奔波半生天涯相见,你说这酒咋能不喝……喝到后半场他问我:“哥,来点儿白的吧?老家的酒,我这儿有。”

我首次去陈桥驿,是1987年。记得宋槐新绿,大殿里还有学生上课。后来就去得多了,2018年就去了3回。

还是那处院落,牌匾依旧沧桑。本地老友赶来,在显烈观前闲侃公元960年那个晚上。那一晚,赵匡胤铁定喝酒了。本已睡下,又被部下请出,闹了个“黄袍加身”。结果,大宋就此拉开序幕。

陈桥驿再度因酒得名,出自《水浒传》第八十三回。《宋公明奉命破大辽,陈桥驿滴泪斩小卒》中说,梁山一干人被召安后,徽宗下令北上破辽。宋江由人引领,在武英殿朝见天子,皇上赐了御酒。大军行至陈桥驿,上边让犒劳三军。规定每人酒一瓶,肉一斤。但中书省的厢官发放时,将御赐的官酒,一瓶减为半瓶,余下中饱私囊。结果,双方发生口角,小卒杀了厢官。最后,宋江依规挥泪斩卒,上头出面进行安抚。随后,队伍才继续北上。

去年我最后一次去陈桥时,决定住上一夜。一千多年前,这里就是驿站了。如今交通便利,住宿应该不成问题。于是,下午先看大殿,后看黄河湿地,晚上住在公园客房。

晚间一瓶白酒,三人边喝边聊。千百年来,陈桥兵变,不仅当事人语焉不详,史家也有“得国不正”之说。其实,什么是“正”?血流漂杵?千里无鸡鸣?1688年,英国资产阶级和新贵族发动非暴力政变,让詹姆士二世下岗,以防天主教复辟。由于无流血冲突,史称“光荣革命”。如此“得国”,不仅“正”,而且“光荣”。这段后事,宋太祖倘若泉下有知,或许会委屈地饮上几杯……

酒名之盛,当然是茅台。

14年前,我有事前往黔北茅台镇。当天一早,大雪初住。赶到遵义市忠庄汽车站时,发现虑及安全,车站暂停发车。于是只好折回,下午才又成行。中巴经过鸭溪镇,穿越鲁班场……当我们在茅台宾馆住下时,已经晚上10点了。

19352月,中央红军二渡赤水。一举攻克娄山关,打了长征以来最大胜仗。再占遵义之后,3月直奔西北,拿下了茅台镇。

当时,耿飚任红一军团一师参谋长。1991年,他在回忆录中写道:“十六日攻占仁怀。这里是举世闻名的茅台酒产地,到处是烧锅酒坊,空气里弥漫着一阵阵醇酒的香。尽管戎马倥偬,指战员们还是向老乡买来茅台酒,会喝酒的细细品尝,不会喝的装在水壶里。行军中用来擦腿搓脚,舒筋活血……

1936年,红一军团教导营教员熊伯涛,写下《茅台酒》一文,被汇入红一方面军政治部编印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一书。1937年,我党在法国巴黎主办的《救国时报》,转载了这篇文章。1915年,茅台曾在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上获奖。此后20多年来,此文是在国内外宣传国产佳酿的首篇作品。

在茅台住了一晚,次日起床发现:原来是枕着赤水河睡了一夜。随后的两天,除了忙工作,用餐时难免要喝一点儿。照理说,好酒应该多喝才是。然而,我似乎没福消受酱香型高度酒,总觉得第一口有些“冲”。喟叹之余,竟又想起家乡酒来……逢年过节,亲朋聚会,一样地喝啊。

说到喝酒,有人说,某县人“出身好”,待客超热情。其实,某县我去多次,但酒却没喝多过。

1991年暑假,我去某县看路。一下午跑了3个道班,晚间朋友想让喝点儿。我指着上小学的女儿说:“她回家告了状,我的日子咋过?”朋友大笑,不再劝酒。回新之后,我写的稿件,发在地市级党报二版。

15年前,全市布置下乡扶贫。有个工作队,住地房后就是一个大湖。入九第一天,我们踏雪为村小学和五保户送煤球。走到某县榆林乡向南,拐弯时路面打滑,汽车原地转了一个圈儿。由于前后左右无人无车,所以一车人毫发未损。吃午饭时司机说:“今天你们喝吧,我是滴酒不沾。”他这一说,酒没下多少。这一回写的稿件,上了省报一版。

某县某乡顺河街村,2500多户近万人。5年前农历正月初一,村里立下规矩:以后谁家有红白事,酒、烟用中档,上菜定数量,不准浪费。实行一段时间,粗略一算,一年能省上百万元。这次我去顺河街村,市、县纪委同志随行。所写的稿件,被《中国纪检监察报》二版刊发。既然是宣传贯彻“八项规定”,自己当然不能违反。

今年元旦,我在海南参加千人登山活动。报名之后,邀请Z家兄弟参加。谁知他在外地,十多天后才回。我问:“过年我去吃饭,还有家乡酒吗?”他说:“有!”

再过一个月,就是春节了。遥想四千多里外的牧野,淡淡的乡愁中,故乡父老家家团聚,举杯小酌。这其中,自然有各地佳酿,也有故乡美酒……

发布于2019年01月04日 11:56 | 评论数(3) 阅读数(1740) 中短篇小说

边 界


(短篇小说)

 

再过两个月,老吴退休三年整。这天,他去城中村看老妈,一进院子就觉得不对劲儿。

是老妈不对劲儿?不是。88岁的人了,除了耳朵稍有些背,眼还不算花。行走自如,生活自理——那么,是哪儿不对劲儿呢?

他沿室外楼梯上了二楼,要掏钥匙开门时,不经意一回头,发现北邻新建二楼的平台处,向外伸出一个角铁焊成的方框。两根钢管,已经栽到一米宽的胡同里。钢管上面,平托着方框。

早年在工厂车间待过的老吴,目测方框80厘米见方。不由心头一紧,暗自发起愁来:

两家消停10年,难道纠纷又起……

吴家这处宅基,原本是他姥爷康家的。东西长13米,南北长21米,面积273平方。民国年间,兵荒马乱,此地处于村子边缘。原来住在这儿的一户富户,因被土匪抢过,便与住在村西头的老吴的姥爷家商量,甘愿以大换小,住到村子中间。从此,这块地皮便姓了“康”。由于面积太大用不完,卖掉南头儿一半给了张家,仍然剩下了今天的面积。

再后来,虽说是解放了,但村子发展有个过程。于是很长时间,这里空旷得很。站在没有院墙的西屋,往东可以看到京广线上的火车,黑的是货车,绿的是“票车”(客车)。

老吴的姥爷膝下无子。上世纪七十年代,老人先是生病后来去世,老吴一家便搬过来。先是照顾老人,而后在此定居。

老吴一家到来,北邻感到不爽。北邻也姓康,与老吴姥爷同辈。两家关系好时,老吴的姨找婆家,还是北邻作的媒。但是北邻非常关注:老吴姥爷孤身一人。早年,北邻曾在这边院子里,堆过沙土,挖过红薯窑。

吴家搬来,康家虽不高兴,但是没有缘由,也不好发作。

唐山大地震那年,老吴家拆掉姥爷留下的旧屋,准备盖新房。开挖地沟时,康家出面阻挠。说老吴家边界的西头儿,朝北“吃”了三寸多。冲突激烈时,论辈份老吴应该喊姥爷的对方跳到地沟,手拿铁锨填起来。

这时,老吴的老爸,喊着老吴的小名(当时是小吴,才22岁)厉声命令:“把他的铁锨夺过来!”

老吴得令,如猛虎下山。双方相持不下时,被前来帮工的街坊劝住,施工由此中断。

后来,大队干部前来调解,施工重新开始。但是,康家一直觉得:大队偏向了吴家。房子建好后,吴家想把院墙拉起来,但对方坚决不让。于是吴康两家,30年没有院墙。夜深人静,康家老两口对话,吴家听得一清二楚。

男:我死以后,得弄个水泥棺材。

女:为啥?

男:弄个木头的时间一长,上头的土会塌到棺材里。

女:那怕啥?你还想出来吗?

男:……

30年后,康家姥爷病故,儿女搬到了别处。剩下八旬老太,独自在此居住。

这边,吴家老爸病故,老妈依然健在。小弟因病致残,随老妈一同生活。

随着世道变化,昔日的偏远荒村,变成了热闹的城中村。东边不仅铁路上跑“动车”,公路也有了东环。往北一拐,又成了北环。拆迁的消息,一波一波传来。一时间,村里建房成风,谁都想吃“赔偿”的“香饽饽”。

吴家老屋,由于年久失修,房顶塌陷,墙体开裂,地基下沉。几经协商,决定重建。

北京奥运会召开的前一年11 月,吴家全院拆光,然后找来村干部,一起去找康家老太。一见面老吴就说:“姥姥?俺家要盖房。以前你家说,我家占了你们家的地方。现在你说吧:到底占了多少,我们可以往后挪。”

老太坐在当街晒太阳。老眼昏花地抬起头来。看了下老吴,然后幽幽地说:“今儿个你来找我了?要不是盖房,还不会来吧?”

老吴说:“姥姥,千不对,万不对,都是我的不对。以前老辈儿的事儿,都不说了。你是长辈,不要和我们一样儿。你说俺占了你家多少,今天庄上的干部在这儿。应该让的俺让。”

村上管民调的村委姓康,论辈份,应该对老吴的妈叫姑,对老太叫奶奶。于是,康村委奶奶长奶奶短,把老吴的意思又说一遍,老太这才颤巍巍地拄着拐杖站起来。说:“并说了,去拿抽。”(不要说了,去拿尺子。)

老太领着一干人,走到他家东院墙原址西头,用拐杖往地上一指,说:“老边儿——就在这儿。”

老吴用尺子一量,需要往后退10厘米。就说:“中,就这样。不中的话,俺再往后让。”

老太说:“不用,我一寸也不要你家的。该是哪儿,就是哪儿。”

康村委说:“我既不偏向吴家,也不偏向康家。老奶奶说不用让,吴哥你就不要再让。”

中午,老吴在村头饭馆点了一桌,请老太一起去吃饭。她谢绝不去,由儿子代表参加。饭后,老吴送到康家一箱奶,被“姥姥”委婉退回。日后,只要老太街头闲坐。老吴路过向她招手,她也向老吴招手。吴家老屋,原是旧式瓦房,不到59平方。新房建成后,两层半,380平方,还有百十平方的小院。同时,顺利拉起了院墙,装上了大门。

此后,吴康两家再无纷争。

康家争到的地皮,晒了9年太阳。老太去世后,长期空无一人。老吴平日回家,在自家二楼吃住。早上醒来,推开窗户。见康家院内,树多草深,鸟声啾啾,满眼新绿,也是一道风景。

今年夏天,老吴正在湖边骑车,小弟弟从城中村发来信息,说康家开始拆房。他第二天赶回去,见挖掘机已经清净推平。细细一问,原来北邻宅基的使用权,实行了有偿转让。胖胖接手后,准备建新房。

谁是胖胖?胖胖年近不惑,他大伯是老吴的干爹。老吴得知,分外高兴:都是亲戚,以后再也不会起矛盾了。

开挖地沟时,老吴对胖胖说:“兄弟?俺家北墙外,留有25厘米宽的‘滴水’。”

胖胖说:“哥?我准备把中间的胡同,留上一米宽。房子盖好后,胡同里硬化。”

老吴说:“中啊兄弟!我没意见。”

胡同真的留了一米宽,最后也硬化了。但是,事情到了这一步,怎么平台处又“长”出80厘米见方的铁框呢——明显“侵犯”了边界。

老吴下到自家一楼,对正在上网的小弟弟说:“当年与康家签的协议呢?你给我找出来。”

小弟弟慢慢站起,拉开抽屉找了出来。老吴跑到街上的复印店,一式复印了两份。

次日早上七点半,老吴找到胖胖家老房子。一进门就喊:“胖胖?起来了没有?”

胖胖老婆是个美女,清汤挂面头,染成浅褐色。她从外头进来,说:“哥?你是找胖胖吧?他昨天玩牌会儿大了,睡得晚还没起来。你找他有事儿吧?”

老吴说:“跟你说下,也是一样。你家盖的新房,二楼的铁架往南伸多了。这是当年的协议,你给他一份。”

美女弟媳说:“我不要。他睡醒了,我给他说一下。”

老吴说:“那我一小时后再来。”

老吴回到家,刚上二楼,老妈就手扒楼梯不锈钢扶手上来,说:“外头说改呢,你出来瞧瞧。”

老吴说:“我只找主家,不管工人的事儿。”

电视打开,早饭吃起,外边电焊“咝咝”地响。老吴手拿半个馍一边吃,出门走到走廊北头,见工人正在切割铁框。

老吴问:“切了多少?”

工人说:“10厘米。”

老吴说:“切多了,5厘米就中。”

工人说:“胖胖来电话说,一定要切10厘米。”

男工切割着,女工下到胡同里,把钢管往北挪了10厘米。

老吴吃完饭,拿了两瓶酒,又去胖胖家。他老婆迎出来说:“哥?胖胖有事儿,没吃早饭就走了。”

老吴说:“添麻烦了添麻烦了。两瓶小酒儿,叫俺兄弟尝尝。”

胖胖老婆说:“胖胖不喝白酒,你拿走吧。要不然,他回来会吵我。”

老吴说:“今天在你家,我当一回家:这两瓶酒,兄弟要是敢给我送回去,村头饭馆见——咋了,嫌哥没弄菜?”

胖胖老婆一听,笑了。说:“那不会,那不会。”

事情解决了,老吴回市区。半道上胖胖来电:“哥你看你弄这……叫我多不好意思!下次回来,咱俩一定喝点儿。”

老吴说:“一定喝,多喷儿会儿!”

发布于2017年10月21日 13:10 | 评论数(5) 阅读数(2218) 中短篇小说

姥爷的“青春偶像剧”


    最近,大学童鞋在手机上,说家长里短有些多,转段子有些多。于是有人说:鼓励发原创。

    这时,我就把发在本博的《重新来过》部分章节稍作修改,将奥林姥姥“扮演”的女红军陶云,换成了全班当时年龄最小的女童鞋何xx。吴水生一角色,由全班年龄最小的男童鞋赵xx来演。结果,受到班头表扬。

    他说,我们班全部演正面角色,反派由别的班来演。

    我说,好,考虑中。

    好,今天先发下40集“青春偶像剧”《血色远征》主题曲歌词:

长长的行走

 

走,

走,

我们走,

我们跟着走。

不仅要走,

还要战斗。

经常有牺牲啊,

也有人悄悄溜。

从秋到春,

从夏到秋,

我们走出失败,

汇成钢铁洪流。

走啊兄弟!

人生的路,

就是靠走。

远方有美的风景,

更有丰硕的庄稼。

等着我们欣赏,

等着挥镰去收。

走,

走,

我们走,

我们跟着走,

冲破千难万险,

相会在胜利时候!

走,

走,

我们走,

我们跟着走……

发布于2017年06月26日 14:12 | 评论数(6) 阅读数(2769) 中短篇小说

与奥林侃文史(9)


                

“五帝”的最后一帝是舜。

公元前2277年,舜出生于姚墟(今河南濮阳)。如果活到现在,就是4084岁了。往上数6代,他的祖上是“二帝”颛顼。但从颛顼之后,五代都是平民。舜出生后,因眼中有两个瞳孔,所以得名叫重华。

舜从小很勤劳,他在历山(今山东菏泽)种田时,当地人见他很和善,就不再争田界,互相谦让。都愿意靠近他居住,两三年就成一个村。舜还会捕鱼打猎,烧制陶器。他在寿丘(今山东曲阜)制作日用杂品,在顿丘(今河南浚县)、负夏(今山东兖州)一带经商。由于品德高尚,老百姓都很敬佩他。有人向“四帝”尧推荐舜,尧考核后,就把自己女儿嫁给了他。

但是,舜的妈妈去世后,家里其他人对他很不友善。舜的老爸叫瞽叟,他让舜去修屋顶,舜上去以后,他却在下面烧房子。舜举着两只斗笠从房上跳下(小朋友请勿模仿),才没有被烧死。

后来,瞽叟又让舜去挖井。井挖得很深了,老爸和弟弟在上面往井里填土。由于舜事先在井筒旁,挖了一条通道,这时他就从通道里出来。井口填平后,舜的弟弟说:“害哥哥这个主意,是我想出来的。现在,我要玩他的琴,他的老婆也归我。”舜家的牛羊和仓房,也被老爸和继母占有了。当弟弟正在哥哥房子里弹琴唱歌时,舜回来了。弟弟见了大吃一惊,但是嘴里却说:“我很想你啊,心里难受得很!”舜也不当回事儿,继续对他们好。

听到这些事儿,尧对舜更加欣赏。尧的儿子丹朱品质不好,没有才能。所以,尧的年龄大了,就让舜替自己管事儿。舜登上天子位后,把国都定在蒲阪(今山西永济)。

舜挑选“八恺”、“八元”等好人,来为老百姓办事。把“四凶”等坏人,赶到很远的地方去。他让大禹治水,终于消除了水灾。他经常到各地视察,看到哪里做得不好,就让改过来。他注重减轻百姓负担,称轻重,量长短,采用一个标准。他要求大家多做好事,不和坏人在一起混。要求尊敬父母,和邻居友好。在他的治理下,国家强盛富裕,百姓安居乐业。

公元前2178年,在南方视察时,舜生了病,一直治不好,最后在苍梧之野去世。他活了99岁,埋葬在九疑山(今湖南永州市宁远县)。

发布于2017年03月18日 19:25 | 评论数(3) 阅读数(2679) 中短篇小说

与奥林侃文史(8)


五帝的“老四”是尧。尧出生于公元前2377年,如果活到现在,是4393岁。他姓伊祁,有个号叫放勋,老家在丹陵(今湖南攸县)。

尧的爸爸是帝喾,妈妈叫陈锋氏,哥哥叫挚。他13岁被封到陶(今山东菏泽)。15岁协助哥哥工作,又改封到唐(今山西太原)。所以,尧又称陶唐氏。尧20岁称帝,国都定在平阳(今山西平阳)。

古时候,经常发水灾,许多人都被淹死了。尧就问四位帮助他的老人:“谁可以治水?”老人们说:“鲧可以。”尧说:“鲧不行。他有时不听话,损害大家的利益。”老人们说:“让他试试。”尧说:“那就试试吧。”鲧治水9年,没有成功。

尧的时候,历法还不完善,就让羲氏、和氏根据日月星辰的运行情况制定历法。尧还派羲仲住在东方叫旸谷的地方观察日出,以昼夜平分的那天作为春分;派羲叔住在南方叫明都的地方,观察太阳由北向南移动的情况,以白昼时间最长的那天为夏至;派和仲住在西方叫昧谷的地方,观察日落的情况,以昼夜平分的那天作为秋分;派和叔住在北方叫幽都的地方,观察太阳由南向北移动的情况,以白昼最短的那天作为冬至。尧决定:366天为1年,每3年置1个闰月,使每年农时准确,不出误差。

尧称帝时,国家管理比较松散。尧积累经验后,开始建立制度。重要的一条就是:按各种规矩任命官员。在我国历史上,这是第一次。

尧住茅草屋,喝野菜汤,穿粗布衣,生活很简朴。他在破旧的宫门前,摆了一个大鼓。谁想提意见或建议,随时可以去敲鼓。尧听到鼓声, 就立刻出来,听取来人的意见。

为方便住在远处的人,也能很快找到他,尧让人在交通要道旁,竖起一根木柱, 木柱旁派人看守。百姓有意见,就对看守人讲。如果愿去见尧,看守人会领着他去。

尧精选好粮,用水浸泡,去除杂质,酿出了酒。这种酒清澈纯净、清香幽长,老百姓取名曰“华尧”。

尧的孩子叫丹朱,不愿意学打猎。尧就对他说:“你就学石子棋吧。”说着,用箭头在石头上,刻画十几道方格。捡来一堆石子,分给丹朱一半。将自己在征战过程中,如何包围和“吃”掉对方,传授给丹朱。丹朱听着听着,渐渐有了耐心。

但是,丹朱没完全学会,就听信坏人的话,想推翻老爸自己称帝。尧很伤心,就让丹朱去了很远的南方住,把帝位让给一个叫舜的人。

尧活了130多岁,死后被埋在谷林(今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

发布于2017年03月14日 20:57 | 评论数(6) 阅读数(2655) 中短篇小说

与奥林侃文史(7)


“五帝”的第三帝叫帝喾(kù)。帝喾爷爷的爸爸是黄帝。爷爷叫玄嚣( xiāo 爸爸叫蟜(jiǎo )极,妈妈没有留下名字,大伯叫颛顼。

小喾出生于公元前2480年。相传他妈妈也是外出游玩时,在田野里踩了巨人的脚印,然后怀孕生下了他,古人都爱这么说呵呵。

帝喾如果活到现在,是4497岁。他原来叫姬俊,从小聪明好学,15岁就开始帮助“二帝”大伯工作。15年后,大伯去世。30岁的他,走上了大伯的岗位。

帝喾当了领导,能及时发现问题,善于听取意见,时常为百姓着想。该宽则宽,该严则严,威信很高。

相传帝喾把国都定在亳(  ,今河南商丘)。亳这个地方,四分是山区,四分是丘陵,两分是平原。古时经常发水灾,大水来了,人们只好跑到高处去,水退了再去种田。

这样迁来迁去,老是不能安定。帝喾就带领大家,把住处加高。但是,却赶不上水涨的速度,第二天又被淹了。这时帝喾就去找玉皇理论:“天既然生了人,为什么不让人活下去呢?”玉皇辩不过他,就派天神下来,把“辛”的地势抬高到水面以上。从此,老百姓再也不被洪水赶得乱跑了,“辛”便称为“高辛”,帝喾被称为“高辛氏”。

这时,高辛东南方有共工的残余,北方有犬戎部落。消灭共工残余后,帝喾放了犬戎一马,没有赶尽杀绝。赶走之后,只要你不来捣乱,我就让老百姓好好种地,过安稳日子。

帝喾以前,人们虽然知道春夏秋冬,但仅是太阳出来下地,太阳落了收工,时辰顺序不够细化。于是,帝喾就根据天象和物候变化规律,进一步划分四时节令,指导生产活动。

相传帝喾生活俭朴,神色庄重,品德高尚,言行一致。他了解民间疾苦,对人平等相待。在他的治理下,百姓安居乐业。他根据人的不同能力,授予不同官职。羿射箭好,帝喾就让他当射官,赐给他彤弓和蒿矢。羿不负厚望,白难反叛时他一举平定。咸黑和柞卜,精于音乐和乐器制作,帝喾就让他们当乐官。结果,他俩创作出《九韶》之乐,发明了鼙( )鼓、笭(líng)、管和帘等乐器。

帝喾的管理方法,一是博爱于人,二是让民获利,强调以诚信、仁德使天下治。帝喾坚持诚信自律,大公无私,明察善恶,为历代推崇。

相传帝喾在位70年,105岁去世(一说在位63年,92岁去世。)死后葬在高辛。如今,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高辛镇,建有帝喾陵。

发布于2017年03月12日 21:25 | 评论数(5) 阅读数(2772) 中短篇小说

与奥林侃文史(6)


                颛顼和共工打仗

“五帝”的第二帝叫颛顼(zhuān Xū),他爷爷是黄帝,奶奶是嫘祖,老爸叫昌意,妈妈叫昌仆。

颛顼生于若水之野(今四川乐山雅砻江一带),长大后因辅佐

少昊有功,被封于高阳(今河南开封杞县高阳镇)。楚人是他的一

支后代,所以屈原说:“我是高阳氏的后代啊,我的老爸叫伯庸。”

少昊去世后,有个叫共工的,与颛顼争夺谁当家。共工是炎帝(神农氏)的后代,与黄帝家有矛盾。颛顼上任后,共工约了一些人,共同反对颛顼。他们推选共工为老大,组建成一支军队。

颛顼知道后,命令点燃72座烽火台,召四方诸侯增援。同时点齐手下兵马,亲自挂帅前去迎战。于是,一场激烈的战斗展开了。颛顼的人越打越多,共工的人越打越少,退到西北方一个叫不周山的地方时,身边只剩13个骑士。共工很生气,就用头猛撞不周山。结果,山被他拦腰撞断,塌了下来。

不周山相传是天柱。天柱既然折断,西北的天空就失去撑持向下倾斜。系在北方天顶的太阳、月亮和星星,也身不由己地朝低斜的西天滑去,成了我们今天所看见的运行线路;悬吊大地东南角的大粗绳崩断了,东南大地塌陷了下去。虽然后来女娲补天,费了好大劲儿,但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地势,仍然是西北高、东南低,江河东流、百川归海。

共工在兴修水利方面有功劳,死后人们称他为水师。他的儿子叫后土,被人们称为社神(即土地爷)。

颛顼打败共工,当上了国君。一开始住在穷桑(即今山东省曲阜市),后又迁到商丘(今河南商丘)。再后来,又搬到帝丘(今河南濮阳)。他任命南正重负责祭天,任命北正黎负责民政,劝导百姓开垦田地,使社会恢复了正常秩序。他改进历法,划分九州,发展音乐。他聪明敏慧,有智谋。所管的地方,北到黑龙江,南到广东。东到海边。到各处去看,都很受欢迎。

相传颛顼20岁上任,在位78年,98岁去世,葬于现在的河南濮阳市。

发布于2017年02月28日 11:50 | 评论数(4) 阅读数(2891) 中短篇小说

    1 2 3 4 5 6     尾页  页码:1/6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