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育儿篇 | 宋朝故事(育儿版) | 中短篇小说 | 育儿理论探索 | 育儿宝典 | 育儿户外行 | 育儿音乐室
正文

演讲稿:走进圣洁殿堂

各位朋友:

  大家好!

  今天,我非常荣幸,能在“海南最美海湾”的“最美书店”——凤凰九里书屋,做一期文化守望者,来和大家聊聊读书的事儿。交流的题目是:《走进圣洁殿堂》,时间约为一个小时。

  今天我讲三个问题:

  一、爱上读书。

  我生在河南,长在北方。直到近30岁,才第一次看见海(广东海丰)。但是,我对海的向往,最早源于两本书。一本是《蓝色的征途》,另一本是《踏平东海千顷浪》。第一本,已经不记得作者姓名和书的内容,第二本书的作者是陆柱国,当代著名军旅作家。

  1954年,我出生在农村。小学二、三年级(1962年左右),开始看课外书。现在有不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为让孩子能进个好学校,将来有个好工作,希望他能爱上阅读。有关专家说,八岁至十四岁,是儿童的最佳阅读期。怎样才能让孩子爱上阅读呢?比较好的方法,是父母示范,家长读书,就像今天在座各位。家庭有读书的氛围,孩子自然爱读。家长整天抱着手+机,然后掏数目不少的钱,给孩子报课外阅读班,可能还没有自己带着孩子读书效果好。

  另外一种环境,也能催生孩子读书。我小时候,爸爸在乡里工作。妈妈认字不多。所以在读书方面,父母没有管过我。我之所以从小比较喜欢读书,说起来比较可笑。是因为个子矮,身体弱,在全班男生中,我的“战斗力”是倒数二三名。上体育课,抢篮球不行,踢足球也抢不过人家。三年级下学期,我突然患上急性脑膜炎,差一点儿死掉。从此,数学是彻底不行了。再大些,由于文革原因辍学。我们生产队,有位小哥哥,开始自学木工技术。买一个木工刨的钢制刨刃,需要3块钱。但是,我老爸每月工资53块钱,要养活全家6口人,还要供养我奶奶、我姥爷。所以,妈妈不给我这3块钱。学习木工技术,也只是想想而已。

  打架不行,体育不行。数学不行,打牌老输。家里又穷,同时还幻想着:长大去看外面的世界。当时,没有电视电脑手机和网络。有时做错了事,家长还要批评两句,心情非常郁闷。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去看书,去书中寻找美好的世界。

  读书有个条件,那就是手头儿必须有书。我老爸解放前上过三年私塾,也就初小水平。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他在乡里和公社工作期间,经常往家里拿《人民日报》、《参考消息》和《河南民兵》、《河南青年》、《河南宣传》、《支部生活》等报刊杂志。1963年,我的家乡发了水灾,许多人都投入了抗洪抢险。水退以后,老爸拿回家一本书,名字叫《抗洪抢险英雄赞》。这本书,我看了好几遍。《党的八大报告名词解释》,我也是老爸拿回家我才读到。

  我的第二个“书库”,在我二姑家。我二姑生了6个儿子。她自己经常在路边,卖蒸好的红薯和炒好的花生。所以,我的三表哥,买有几十本连环画。什么《金秀兰》、《十二骑士》、《杨家将》……我和奶奶去走亲戚,一到他家就看连环画。有时候,还能拿回来一本。

  我的第三个“书库”,是我姥爷家。我没有舅舅,年龄最小的三姨,初师没上完就辍学,后来嫁人去了陕西。她留下的10多册旧课本中,我最爱看的是《文学》课本。第一篇是一首诗歌:编席的,睡光床。纺织娘,无衣裳……里面还有《牛郎织女》《孟姜女》。陆定一的《老山界》,朱德《母亲的回忆》赵树理《三里湾》节选,杨朔《三千里江山》节选,刘白羽作品节选(早晨6点钟?红旗?无线电话机旁?),管桦《小英雄雨来》《老孟泰》《说岳全传》节选《木仓挑小梁王》,都德的《最后一课》契诃夫的《凡卡》等等。在没有书读的情况下,这本书我读了了一遍又一遍。其它书,逮到什么看什么,最爱看的是语文、历史和地理课本,因为这些书,认字就能读。

  上了小学三年级以后,班里建起图书角。同学们捐书,老师去市图书馆借书。我看的课外书有,邻居大哥家的《找红军》,有在我们班里图书角借到的《烽火十三寨》。有《银色闪电》,有当代作家峻青写的《胶东纪事》。有反特小说《孤坟鬼影》,有《志愿军英雄传》……由于自己没钱买书,全是借着看。看完以后,又和别人互相传看。结果,传着传着,就传丢了。记得有一次,与人发生看书纠纷。我老爸用了一个午休的时间,找几个孩子互相回忆。最后,帮我还清了二毛九分钱的书债。在课堂上,有一次,我上堂不听课,偷看课外书。老师发现后宣布:不准我借课外书看。于是下了课,有的同学,蹲着看连环画,我就站在人家背后看。过了一段时间,老师就取消了禁令。我阅读习惯的养成,还得益于长辈的宽容。深沉的冬夜,奶奶一觉醒来,见我还在灯下看书,就说睡吧。但是她老人家,从不强行熄灯。

  我一直认为,读书是最好的事情。文革爆发,学校停课,我去生产队干活儿。夏天,大人午休,我和小伙伴儿,在地里看守麦子,有时能看半本长篇小说。冬天,在砖窑值夜班,一本小说,我能看上大半夜。《前驱》《苦菜花》《迎春花》《林海雪原》《平原枪声》《烈火金刚》《战斗的青春》《晋阳秋》《小秋春秋》《西游记》上册,《三国演义》下册,《水浒》下册。苏联反特小说《大铁箱》、《红色保险箱》、《美洲豹13号》……逮到什么读什么。

  1970年11月,我进厂做了工人,业余时间继续读书。《马克思的青年时代》、《列宁传》、郭沫若的《洪波曲》、《40年的舞台生活》巴尔扎克的《高老头》,歌德的《春歌集》,高尔基的《母亲》和《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三部曲,屠格涅夫的《猎人笔记》,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格奥尔基•康斯坦丁•朱可夫的《回忆和思考》,威廉•夏伊勒的《第三帝国的死亡》,还有《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吗》,《斯大林时代》《州委书记》……逮到什么读什么。

  那时候,哪里有凤凰九里书屋这样的好地方啊!星期天的上午,我骑着自行车,到郊外河边树下。四周没有一个人,一读就是一上午。《人民文学》和《诗刊》,我多是全年订阅。《联共布党史教程名词解释》,艾思奇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等等,我都是在工厂读完的。

  1977年底,我参加了粉碎四人帮以后的全国首届高考。到处找复习材料时,朋友给了我武汉大学古典文学讲义上册和开封师院外国文学讲义上下册。当年,全国录取率是4.7.%,河南是1.3%。全厂23人参加考试,我一人被录取,带工资到市师范,读了三年大专班。在校其间,读书多多。《战争与和平》《欧也妮•格朗台》《当代英雄》。暑假在公园里,坐在草地或者凳子上,一读一下午。《安娜•卡列尼娜》《聊斋志异》(4本)《红楼梦》(3本)《五四时期短篇小说选》《建国以来短篇小说选》《当代短篇小说选》《外国短篇小说选》《》《契诃夫短篇小说选》《莫泊桑短篇小说选》《东南欧短篇小说选》《阿拉伯国家短篇小说选》巴西球王贝利自传等等,我都是在这个时候读的。这个时候,我订的杂志,主要是《小说月报》和《小说选刊》。

  大专毕业以后,1981年3月,我在市教育局工作。两年里,我读了《一战史》、《巴尔扎克中短篇小说选》、《高尔基中短篇小说》,约翰•托兰的《日本帝国的衰亡》,川端康成的《雪国》,读了在学校老师没讲完的《中国古代史》和《简明世界史》。这一阶段,我经常买杂志。《解放军文艺》买到后,多是一夜读完。

    1983年2月,我调入报社做了记者。为了尽快进入角色,我先后读了《毛选》一卷和二卷,选读了三、四卷。《新闻记者入门》《新闻采访方法论》《怎样做新闻记者》《消息的开头与结尾》《中国十大名记者》《中国通讯选》《大屠杀》《黑镜头》《普利策新闻奖获奖作品选》,二战三巨头传记,读了穆青的《喉舌论》《新闻散论》,艾丰的《思考的笔》《郭超人新闻作品选》,佛洛伊德的《梦的解析》,英国蔼里斯的《性心理学》,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等等。在这段时间内,我经常买的刊物是《中篇小说选刊》,5块钱一本。

  再后来,我开始选择读书,遇到好书才读。《千年一叹》《文化苦旅》《明朝那些事儿》《中国的新革命》《万历十五年》,都是要读的。去年来海南,我购阅了《芳华》一书。今年2月9日,我在凤凰九里书屋,买了邹浚智写的《写给年轻人的简明国学常识》。大年初八,看了《流浪地球》。两年前,我看过《三体》。小时候看过《恐龙的故事》等等,大学实习时,看过凡尔纳的《从地球到月球》等等。

  二、读无字书。

  读书,要读活书,不要读死书,死读书,不做书呆子。否则有可能应了那句老话:百无一用是书生。(半本红楼看N年,抄写《水浒》,不适合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古人说的。真正较起真来,活一百年,读一万本书。需要每年读一百本,三天读一本。如果一般人做不到,那你就试着行万里路吧。

  我四五岁时,坐火车去过江苏徐州与河南商丘。1970年参加工作后,第一次去郑州是1972年。1974年,在单位出差,西到豫西灵宝,东到苏北宿迁,北到安阳汤阴、南到漯河方城。我第一次去北京,是1982年暑假。

  1983年做了记者后,北起俄罗斯的布拉戈维申斯克(海兰泡),南到我国深圳沙头角,西到青海湖,东到汕头以东洋面。全国跑了三分之二,退休至今,海南已来两次,第一次住三个半月,这一次已经住了107天(3月2日)。万宁12个镇,我已经跑了9个。几十年来,我到处乱跑,长了一些见识。北京去了10多次,每次都有新收获。1999年去时,在中国新闻书店,一次买了10本书。北京看了亚运会(不是奥运会),上海看了世博会。九江、南昌、武汉、杭州、湖州、苏州、南京都去过。

  2004年10月16日至2005年10月23日,为组织重走长征路报道活动,我到过江西的赣州、瑞金、于都、吉安、井冈山、贵州的贵阳、遵义、茅台,四川的攀枝花、会理、西昌等地。这个活动,按照时间走完全程的,全国只有《经济日报》和我们报社。我出差,一般都要带本书。有时看完了,就看别人的。在豫西搞外调,我能在车上,看完《国家与革命》。从北京坐火车到河南新乡,我能看完一本《中国现代科技导论》,从上海坐火车到郑州,我能看完一本《难忘的战斗》。从郑州坐火车到贵阳,我能看一本《外国新闻事业史》。从上海坐火车到三明,我能看完一本《时事新闻学》。

  常年出门在外,日久见多识广。1985年在广州,有人诱我偷渡香港。咱是读书人,不能上这个当。1991年在西宁,在宾馆值班经理协助下,我摆脱了醉汉纠缠。1997年在昆明,我拒绝了陌生人电话邀请打牌。2000年在黑河,我协助警方,控制了群体事件升级。2002年在成都,我感受到了天下有贼,出门不可大意。2005年在北京,三千元失而复得,使我认识到人性的美好。当年五一节在西昌,当场识破骗子伎俩……朋友们,读无字书,就是要自食其力,养家活口,见识世界,参与实践。处事果断,奉献社会。

  我9岁从井台上往家里挑水,10岁去队里干活儿。每天挣7分,15岁一天能挣十四分半,(一个妇女劳力的标准工分)。一年下来,能挣200多个劳动日。小队劳动日的分值,最高一年是九毛,低的四五毛。队里夏天分面,两袋面90斤,我能中间歇一气儿,扛到200米开外的家。在麦场上,我能扛起五斗小麦进仓(每斗11公斤)。在队里的砖窑上,我能平地拉走一平车土(前后加档,两边加板)。我拉着架子车,把400斤煤拉15公里。早年落下痔疮,1996年7月做了手术。这便我懂得了社会的艰辛,人生的不易。

  1970年进厂后,我在车间,做了七年半织机保全工,常年“三班倒”。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8年获奖11次。上大学也好,在机关工作也好,读书学习,全在业余。

  从事新闻工作32年间,除了下乡(8个月)和到上级部门(宣传部、卫河清淤指挥部、市纪委)帮助工作外,我先后在经济部、经理部、记者部,发行部、时事部、新闻管理部、晚报广告发行部、日报总编室、政务专刊部等9个部门工作过。从事过8年时政报道。多次随中央和省、市领导外出采访,下过110多米深的矿井。农家,企业……到处走动。经了许多事,长到了许多书本上看不到的知识、经验和学问。

  三、学以致用。

  一个人,如果一味读书,不动脑思考,不动手写作,很可能会眼高手低。遇到一件事情,能发现问题。但是,具体的想法,却不能用文字表达出来。伟人说过:“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要的学习。”(见于《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他还说:“如果有了正确的理论,只是把它空谈一阵,束之高阁,并不实行,那么,这种理论再好也是没有意义的。”(见于《实践论》)

  书读多了,人就要动脑(思考)。孔子提倡学思并重,他说过:学而不思则罔(汪),思而不学而殆(待)见《论语•问政》)。只读书,不思考,就不能深刻理解书本的意义。如果不能合理有效地运用书本知识,就会陷入迷茫。如果不读书,只空想,不去进行实实在在的学习,最终就像是在不挖基坑的情况下,在沙滩上盖高楼。读书,等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等于和有教养的朋友交谈。把学习和思考结合起来,才能掌握切实有用的知识,否则就会收效甚微。这么简单的道理,我1997年(43岁)时才悟到。

  书读多了,人就要动手。许多名家提倡:不动笔墨不看书。书中有差错,要及时纠正。发现书中观点有错,思想上要有清醒认识。2002年,因为某报文章观点有误(人要做五子),我把电话打到编辑部。(有人赞扬某女剁指劝夫做清官,我写杂文商榷)古人说过,尽信书,不如无书。

  看书多了,写文章就不难。真是读书破万卷,下笔有如神。上小学至今,写作文我从来没有感到困难过。写平生第一篇作文《我的家庭》,老师给了4分(当时5分制)。第二篇作文,题目是《大扫除》。交了作业后,老师再来上课时,先念了一篇作文,然后让大家猜:是谁写的。当大家都猜不着时,老师宣布说,是韩世平同学写的。记得当时,全班同学的目光,一下聚到我身上!四年级上学期,我第一篇作文是85分,最后一篇是85分。其余多是92分,93分,95分,96分,98分……上小学五年级时,我在全校六一专刊上发稿,在全校大会上发言。文革风起,回村劳动。坚持看书,但不再有机会写作文显摆。1968年9月,我进入小学初中部学习,作文再度受到老师好评。1969年4月10日,我写出第一篇习作《清平乐•贺九大召开》(红旗如林……当年冬天,我写出五言自由诗《我要把军参》。我不到16岁进厂,半年后就写出万字左右的小说《麦收时节》。到1975年,这篇小说扩展到165页,45000字。同时,我还写各类诗词100多首和文章30多篇。在大专班学习期间,我利用业余时间,写短篇小说38篇,长的3000字,短的700字,发表3篇。1980年12月毕业,我1981年3月被分到市教育局工作,在当地正在试刊的晚报上,发表诗歌一首,新闻稿件3篇。

  1983年2月,我调到报社当记者,终于做上了自己向往已久的工作。有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终其一生,业余爱好仍是业余爱好。就为这个,省教育厅上调,不去。市委政法委选调,不去。在报社一干就是32年。在采编岗位,我写。不在采编岗位,仍然写。前后发表各类稿件2000多篇,留下7个剪报本,70多本采访本。其中,仅是在新华社,就发稿80篇。40年获奖120多项,其中一等奖13项。2004年12月,我已年过半百。以大专学历,被破格评上主任记者(副高)。2014年退休,仍然写作不停。2017年5月19日,与人合著的《大师之师》,举行了首发式。2018年4月,被单位返聘。做报告开讲座26场,新闻报道26次。在海南旅居至今,宣讲已经7场。我带领的团队,被申报为理论宣讲先进集体。1月14日至2月13日,我在万宁察看了13家书屋,写出了10000字的报告文学《万宁的书屋》(初稿)。

  四、与时俱进,用好微博。多读好文,警惕碎片化阅读。(略)

  各位朋友:我是一个读书的另类。由于爱读书,影响了全家。我爱人在企业当工会主席,给图书馆买了许多书。女儿大专毕业,进报社先做文字录入员,后当晚报记者,现在是版面编辑兼微信公众号管理员。她家的书,都是我女婿买的。有《国富论》,有《鲁迅全集》,有《明朝那些事儿》。我的小外孙,现在十岁半,去年获得全市少儿诵读大赛一等奖。我的经历,仅供各位参考,我的体会是:人生在世,书能拯救自己,书是最好的老师。爱书,你就会收获许多。只要爱读书,无论走到哪里,我们的心里,就有一盏灯。这盏灯将伴随我们,走过漫漫长夜,享受美好人生!

  今天我提到的书,约有100本。好,我的分享,今天就到这儿。以上讲的,仅是我前半生的一些粗浅体悟。不妥之处,敬请各位批评指正。

荐书一:高尔基的《童年》。

    理由:1.传记范儿。孩子看了这个,会渐渐喜欢阅读名人传记。

    2.书中充满真善美。外祖母的慈爱,外祖父的暴躁,鞋匠老板的变态……活灵活现。

   3.我小时候,是先看《童年》连环画后看小说。九里书屋虽然没有《童年》连环画,但是除《童年》外,还有《在人间》和《我的大学》。

荐书二:巴尔扎克的《欧也妮•葛朗台》

   理由:1.书中写了老葛朗台的超级抠门,其实是资本主义的人格化形象。写了其女儿欧也妮遇人不淑,其实是一个超级完美的道德家形象。读后令人扼腕叹息。

   2.法文译中文,傅雷本文笔最为优美。我当时拿到这本书,一口气读完。

   3.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至少91部。如果一开始不知读哪本好,建议从《欧也妮•葛朗台》和《高老头》读起。

荐书三《写给年轻人的简明国学常识》 

    理由:1.不要说是年轻人,一般的中老年人,也很难简要准确地回答什么是国学。

   2.该书立论准确言之有据,国学4个部分,汉赋5种风格,简明扼要通俗明了。介绍流派,要言不繁,易读易记。

   3.作者系我国台湾省博士,刚过40岁。年轻博学,在书中开列参考书多多。不读许多书,是写不出这本书的。青年励志,即为榜样。

  谢谢大家!

    发布于2019年03月04日 11:17 | 评论数(6) 阅读数(930)

上一篇:最美书店做守望者

下一篇:三八节的礼物

评论

fengzihao2011 发表于2019-05-17 16:00:14

哇塞,姥爷读了这么多书,而且都记得书名,太厉害了!
奥林姥爷 回复:

记这个可以, 背单词不行。 不然的话, 早博士后了。

小橙子和晨晨 发表于2019-03-07 22:32:07

跟着姥爷学习!
奥林姥爷 回复:

互相互相。

欢欣彤乐 发表于2019-03-06 13:21:55

你推荐的几本书,我只读过童年呀。这几年都没有空读书,最多有空看一下读者而已。
奥林姥爷 回复:

看书好。 不伤眼, 比较系统, 不碎片化。

欢欣彤乐 发表于2019-03-06 13:21:17

你家姑姑生了六个儿子,人丁兴旺呀,生儿子最多我是听过四个,六个头一回听到哩。
奥林姥爷 回复:

北方这个不少。

欢欣彤乐 发表于2019-03-06 13:20:42

姥爷呀,我一直都很佩服你的博学多才呀,你就是“读书改变命运”的好例子。
奥林姥爷 回复:

是的,我们的成功,也许不可以复制。但是坚持的精神,可以代代传承。

快乐品品 发表于2019-03-06 10:45:12

姥爷讲得真好,向您学习!
奥林姥爷 回复:

希望在于中青年,在于孩子。努力!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