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去年的今天,血管瘤切除术


        绒绒已经睡着了,香香甜甜的。

        本来今天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但是,妈妈却依然记得去年的今天--4月9日,是绒绒在省立医院动血管瘤切除手术的日子。

        那时候绒绒只有两个半月大,却住进了省立医院的小儿科,就在妇产科的楼下,那是不久前她降生的地方。

       绒绒出生时,便有着一头浓密的头发,洗完澡后由护士抱回来,总是老远一眼就能认出来--头发最多最黑并打着卷儿的的那一个宝宝便是。

        出院后回家,妈妈有一天偶然发现绒绒的右额发际处鼓起一个小红包,还以为是竖抱绒绒时,她的小脑门磕到了妈妈的虎牙,或是碰到了爸爸的镜架,没有太在意。满月后,妈妈在外婆家住了一段日子,小红包不见消除,而且还长大并隆起了。外婆说那应该不是碰的包,外公也总在观察,几天后说好象小红包周围的皮肤变皱了,应该是快好了。一天,外婆的一个同事到家里来做客,发现了之后,提醒妈妈可能是血管瘤之类的东西。妈妈听了后,才开始上心,联系了认识的儿科医生,结果第二天抱去一看,马上就判断是血管瘤。妈妈清楚地记得,从市立医院回家后,把情况说给外公听,外公浑身激凌了一下,似乎愣了一愣。

        接着,出差在江西的爸爸就开始上网查资料,这才了解了血管瘤的发病率、类型、自愈率、各种治疗方法及利弊,和对血管瘤治疗有建树的省内乃至国内大医院和知名的医生。对照着绒绒的情况,妈妈初步判断后同外公外婆做了解释。因为血管瘤有着很高的自愈率,所以爸爸妈妈对此还是很抱希望的。

         回到福州后,一个周六,妈妈爸爸先抱着绒绒去了省妇幼。那一天,找到江主任后,爸爸回到楼下忙着挂号建卡。妈妈记得,江主任看了之后,很果断地告诉妈妈,要动手术。妈妈问,不是基本上都可自愈的吗?江主任答,这是混合型的血管瘤,自愈的可能性很小。他观察了一下绒绒脑门上血管瘤的大小,提醒妈妈,要尽快手术,因为孩子小,头皮比较松驰,切除后比较容易缝合,如果长大了,切口大,说不定还要进行皮肤移植。妈妈听到这,马上觉得一股心酸涌上心头,泪水涌入眼眶,怀里的绒绒是那么小...妈妈因为之前请江主任看过一次病,觉得他很有医者的仁者之心,所以还咨询了能否请他主刀,江主任说,下周二到病房找他。爸爸挂完号到诊室,一听这种状况,也是大大出乎意料,谢过江主任走出来后,爸爸表示了他的意见,首先,不希望动手术;其次,希望先进行一些保守的治疗。

         到家后,妈妈爸爸商议了一阵,决定再到省立医院看一看,如果两家医院的儿科专家都建议动手术,我们就下决心做。结果,又到了省立医院,柯主任看了一看,就说:“赶快做。”妈妈表示了因为绒绒太小,对要手术的担心,他说,最好是产房里直接抱出来的,他还做过比绒绒小很多的患者的手术,才四天大。

         就这样,决定了动手术。于是,开始办入院手续,通知外婆。手术前,要做一系列的检查,第一项就是验血,打开绒绒的襁褓,又解开纸尿裤,护士用手摸了摸绒绒腹股沟的地方,然后一针下去,抽出了半针管的血。妈妈心疼极了,绒绒才那么小小的身躯...接下来是验尿,这可难为了妈妈,包着尿片的绒绒,怎么才好收集尿液嘛?而且还要达到规定的量。请教了护士,说是自已想办法。为了这尿样,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不是尿了没接着,就是接不到尿样杯里。一直到去做透视时,妈妈还是拿着几乎空的杯子。做完透视回病房,倒是奶奶用了个妈妈没想到的办法,奶奶说,她的手掌合拢后是没有鏠的,直接用手接。还就是用这一招,最终取到了尿样。

        做完了术前检查,因为血管瘤位于右前额,还要准备剃光头。妈妈实在是舍不得绒绒的胎发,所以联系了“小阿华”到病房里来理发,并制作胎毛笔。那一天的下午,外婆赶到了,天非常热,外婆乘车后身体很不适,但还是一下火车就直奔病房。傍晚五点多左右,“小阿华”给绒绒剃了个光头,妈妈提议,在脑后给留了一小缕胎发。理完发后,绒绒很不舒服,直左右摆头,一是浓密的头发没有了,二是天热出汗发针粘在身上。于是外婆当机立断,决定带绒绒回家洗澡。听外婆说,绒绒到家后大哭,妈妈事后看了视频,右额上鼓了个包的绒绒刚洗完澡,还吮着自已的手指。

         绒绒又抱回了医院,第二天就要手术了,按医生的要求,晚八点钟后要开始禁食。虽然,妈妈以前也开过刀,术前禁食是知道的,可是没想到吃奶的孩子也要这样,好可怜啊。于是,八点钟之前,妈妈打算让绒绒尽量多吃一点。听病房里别的家长说,术后还要禁食。有的孩子,饿得哭得声音都没了。外婆忧心忡忡,说绒绒饿了没得吃,这一夜还不知要怎样哭呢。可是,八点钟的候,绒绒却睡着了。

        手术协议是爸爸签的,还有全身麻醉协议。术前的那一晚,是爸爸留在医院陪绒绒和妈妈。夜里,绒绒醒了,却不能给她喂奶吃,爸爸抱着绒绒到走廊上去哄了,走廊上大约有两三个孩子,哭声此起彼伏,妈妈的耳朵始终跟随绒绒的哭声。不过还好,爸爸哄着绒绒走来走去,绒绒又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外婆、舅舅和奶奶都来了。医生通知抱绒绒到手术室,还在绒绒的袖子上贴了一个标签,写上日期、名字、要动的手术等基本情况(这个小标签,妈妈至今还留着)。

         在手术室外等了一会,还没见主刀医生,妈妈又回病房询问情况,得知要先麻醉,时间差不多了,主刀医生才上台。妈妈再回到手术室外时,绒绒已经进手术室了,只听外婆说先是抱着绒绒称了个体重,再外婆单独称体重,然后麻醉师把绒绒接进去的,外婆的心里空落落的。妈妈知道,那是要根据体重决定麻醉剂的用量。接着,主刀医生入手术室。在焦急等待的期间,手术室里还抱出来一个皮肤雪白唇色鲜红的新生儿,居然没人走上前去,只听见护士大声问:“某某某的家属,孩子!”话音未落,只听一声惊呼,手术室外的座椅上忽地空了一大片,一群人直把手术室门前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家都笑了。

        没过多久,还是站在门口的外婆眼尖,“出来了,出来了!”真的是,医生抱着绒绒出来了,一到门口,医生就夸了句“很勇敢!”妈妈心里感到由衷的自豪,也想象不出独自一人在手术室里的绒绒是怎么个勇敢法的。外婆连忙伸手接过由她送进手术室的绒绒,舅舅拿过输液瓶高高地举着。绒绒的右额上贴了块胶布,微微渗出些血丝,睫毛上还挂着泪花,医生交待了一句“马上就可以吃奶了!”大家听了高兴极了,外婆直说,看到绒绒出来时眼睛是睁开的,就知道没有全麻,而是局部麻醉!开心之情溢于言表。局麻就没有全麻消退时的反应,也就不用再禁食了,更没有大家事前担心的全麻有可能对大脑照成影响之虞。回到病房,绒绒被送到妈妈的怀里,美美地喝上了妈妈的奶水,带着泪水,像个受了大委屈的孩子。妈妈的心柔软极了。

         这次手术,一共历时约四十五分钟,之前二十分钟是术前麻醉,主刀医生进入后,约二十多分钟就结束了。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都挂瓶,因为用了留置针管,需要固定,绒绒的小手始终被固定在一个小泡沫板上,用一块据说是可透气的透明胶布贴着。等取下来时,绒绒的小手都挤压得稍稍有点苍白。其间伤口换了一次药,妈妈看到伤口缝了六针,头尾两针稍疏,中间四针比较密,一共大约有近三厘米长,比妈妈想象的针数要多,伤口要大。好在,一切都比较顺利,第三天出院,一星期后回医院拆线,绒绒都表现得很好。

         出院小结上写着“包膜完整、光滑、伤口愈合良好”等。

        在绒绒住院的三天里,妈妈见到了许多得了不同疾病的小患儿,有的还很严重,揪心的爸爸妈妈们抱着他们耐心地哄着....小儿科的孩子们都好可怜,所以,妈妈愿天下的孩子都健康,快乐!

         现在,绒绒已经长大了许多,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有时爸爸妈妈还觉得的确是早一点手术好,因为那时绒绒还小,还不会用手去摸脑门的伤口,不会用手去扯纱布,不会翻身,不会用手去拨输液管,不会对一切感到新鲜的东西都要动手去碰。

        除了右额上有一道浅浅的不易看出的疤痕外,一切都已过去。她小小的心灵里也一定没有什么关于这件事的印象了。

发布于2006年04月12日 21:07 | 评论数(15) 阅读数(5780) 绒绒病历

发烧


       绒绒从昨夜起开始断断续续地发烧,一会发热一会又恢复正常。不知道是不是马上要长新牙了,可是绒绒出前几颗牙都没出现这种情况,如果是,那这一回可真是好“艰难”,前几天拒食,后来又开始发烧。

        热度高时,她的精神就不太好,小脸蛋红扑扑的,连嘴唇和耳朵都是红的,妈妈妈抱起她来,只觉得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白天外公带她下楼走走,也是不一会儿就因她精神不济早早地回家了。有时她老老实地依在大人怀里,有时会比较烦躁,发小脾气。

       温度降下来时,便马上又和从前一样活泼,爬上爬下的一刻不停。

       给她多喝了水,观察中。

       绒绒不舒服时,妈妈特别希望看到她的笑脸。

      偏偏妈妈这两天比较忙,需要加班,中途也只能打电话回家问问。中午和晚上回家都迟,真是辛苦外公外婆了。

发布于2006年03月30日 21:37 | 评论数(5) 阅读数(1883) 绒绒病历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