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霏宝成长记 | 霏宝视频秀 | 妈妈随想录 | 健康饮食篇

无关风月


无关风月

我原是抱着好好放松,幽默一下的心态去看非II,却没想到是另一种意境。有评论说《非诚勿扰II》是“阔过”也“的瑟过”的王朔与冯小刚献给自己也是一代人过去的告别书,青春的告别书。芸芸众“苍孙”,人生殊途同归,结局无二。

 

收录片尾女儿川川念给爸爸的那首诗。诗名《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后流行于网络中,更名为《见与不见》。

 

“班扎古鲁白玛”是梵文,班扎,就是Vadjra,金刚”的意思;古鲁,就是:Guru,“上师”;白玛,就是pema,就是莲花。金刚上师莲花,就是莲花生大师。这一首《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的灵感,其实是来自于莲花生大师非常著名的一句话:“我从未离弃信仰我的人,或甚至不信我的人,虽然他们看不见我,我的孩子们,将会永远永远受到我慈悲心的护卫”,作者想要表达的是上师对弟子的爱,跟女子、跟风月没有什么关系。

 

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

 

作者:扎西拉姆·多多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发布于2011年01月31日 14:24 | 评论数(3) 阅读数(1108) 妈妈随想录

I 老虎 YOU


I 老虎 YOU

新年总该写点什么。很久没更新博,不是不想写,是人变的难以静下心来写...看着周边的人为了名、利、钱,极尽能事,那些曾经触及灵魂深处的感受忽然变的模糊起来....看来咱这辈子是永远也不能达到那种“安禅何必须山水,灭却心头火自凉”的境界啦!送给亲爱的朋友们,也送给自己,新年里最大的愿望就是:学会放下,放下内心所有的不快吧,做个快乐、简单、健康的人!感谢那些不快乐的经历让我们学会珍惜现在的幸福,也感谢那些未曾达到的目标让我们学会更加努力和富有耐心!

发布于2010年02月11日 16:22 | 评论数(11) 阅读数(1918) 妈妈随想录

父母子女的缘分


 

龍應台最近出了一本新書 '目送'

文字優美洗練,內容深刻感人,

真誠推荐,感動心靈!

    

目 送

有些路啊, 只能一個人走,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

所謂父女母、子女一場, 只不過意味著,

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華安上小學第一天, 我和他手牽著手,

穿過好幾條街,到維多利亞小學。

九月初,家家戶戶院子裡的蘋果,和梨樹都綴滿了拳頭大小的果子,

枝枒因為負重而沉沉下垂, 越出了樹籬,勾到過路行人的頭髮。

很多很多的孩子, 在操場上等候上課的第一聲鈴響。

小小的手,圈在爸爸的、媽媽的手心裡, 怯怯的眼神,打量著周遭。

他們是 幼稚園 的畢業生, 但是他們還不知道一個定律:

一件事情的畢業,永遠是另一件事情的開啟。

鈴聲一響, 頓時人影錯雜,奔往不同方向,

但是在那麼多穿梭紛亂的人群裡,

我無比清楚地看著自己孩子的背影──

就好像在一百個嬰兒同時哭聲大作時,

母親仍舊能夠準確聽出自己孩子哭聲的位置。

華安背著一個五顏六色的書包往前走,

但是他不斷地回頭; 好像穿越一條無邊無際的時空長河,

他的視線和我凝望的眼光隔空交會。

我看著他瘦小的背影消失在門裡。

十六歲,他到美國作交換生一年。

我送他到機場,告別時,照例擁抱,

我的頭只能貼到他的胸口,

好像抱住了長頸鹿的腳。

他很明顯地在勉強忍受母親的深情。

他在長長的行列裡,等候護照檢驗;

我就站在外面,用眼睛跟著他的背影一寸一寸往前挪。

終於輪到他,在海關窗口停留片刻,

然後 ,拿回護照,閃入一扇門,倏忽不見。

我一直在等候,等候他消失前的回頭一瞥。

但是他沒有,一次都沒有。

現在他二十一歲,上的大學,正好是我教課的大學。

即使同路,他不搭我的車。

即使同車,他戴上耳機.....只一個人聽音樂,

有時他在對街等候公車,

我從高樓的窗口往下看:

一個高高瘦瘦的青年,眼睛望向灰色的海;

我只能想像,他的內在世界和我的一樣波濤深邃,

但是,我進不去。

一會兒公車來了,擋住了他的身影。

車子開走,一條空蕩蕩的街,只立著一只郵筒。

我慢慢、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

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

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我慢慢、慢慢地意識到,我的落寞,彷彿和另一個背影有關。

博士學位讀完之後,我回台灣教書。

到大學報到第一天,

父親用他那輛運送飼料的廉價小貨車長途送我。

到了我才發覺,他沒開到大學正門口,

而是停在側門的窄巷邊。

卸下行李之後,他爬回車內,準備回去,

明明啟動了引擎,卻又搖下車窗,

頭伸出來說:「女兒,爸爸覺得很對不起你,

這種車子實在不是送大學教授的車子。

我看著他的小貨車小心地倒車,

然後噗噗駛出巷口,留下一團黑煙。

直到車子轉彎看不見了,我還站在那裡,一口皮箱旁。

每個禮拜到醫院去看他,是十幾年後的時光了。

推著他的輪椅散步,他的頭低垂到胸口。

有一次,發現排泄物淋滿了他的褲腿,

我蹲下來用自己的手帕幫他擦拭,裙子也沾上了糞便,

但是我必須就這樣趕回台北上班。

護士接過他的輪椅,我拎起皮包,看著輪椅的背影,

在自動玻璃門前稍停,然後沒入門後。

我總是在暮色沉沉中奔向機場。

火葬場的爐門前,棺木是一只巨大而沉重的抽屜,

緩緩往前滑行。

沒有想到可以站得那麼近,距離爐門也不過 五公尺

雨絲被風吹斜,飄進長廊內。

我掠開雨濕了前額的頭髮, 深深、深深地凝望,

希望記得這最後一次的目送。

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

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

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发布于2009年10月27日 13:18 | 评论数(9) 阅读数(903) 妈妈随想录

5.12 一年过去了


512 一年过去了

 

不想提起,并不等于忘记,所以我并不赞成某报满篇都“黑”的作法,让那些才走出阴影的灾区人民活在阳光下难道不好吗?

 

“五一”期间,在朋友的带领下,我们一家去青城山的农家小驻了两日。决定去,是因为受到朋友的诱惑:那里晚上可以看萤火虫,象真的童话世界!朋友家每年都去,还和那里的农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据说往年,何姓的农家都要在五一接待完朋友一家后,才会接待外来的游客。

 

去青城山必会路过都江堰,到达拐向青城山方向的大桥时,远远就能看见“都汶”高速的指示路牌。不过说实话,自从经历去年那场灾难后,每次看“汶川”两个字,都会让人觉得眼睛刺痛!

 

通往山路的沿途可以看到在建的安居房和成灌快铁,如果不是看到张贴的横幅,我还以为是哪个高档商品房,真的很漂亮,就象城里人说的那种“花园洋房”,一排排依在山脚下,风景独好。

 

因为要响应政府的搬迁安置工作,与朋友一家建立深厚感情的何姓农家今年已不再经营他的农家小店,但他还是热心地给朋友介绍了另一农家,主人和他一样的热情好客,想起那晚店家香喷喷的松木烤鸡,现在都忍不住还要流口水~~

 

山里的小河沟这时候还有些阴冷阴冷的,爸爸们带着一群孩子出发了。河水清澈见底,往年,这里可以看到成群的小鱼、小虾和螃蟹,今年却缺少了很多。。。去年,为了大灾后防疫,河沟里被洒过消毒剂。不过,生命就象这流水一样,永远都生生不息,那几只挥舞着蟹夹,貌似凶狠的螃蟹让孩子们找回了笑声,也让我们重回儿啼时代。

 

两天实在太短,我想我们还会相约再来,因为晚上下雨,没有看到萤火虫营造的童话世界,我得带着孩子来圆她的这个梦,明年,很快,可以乘快铁来。

(图片尚未整理,后补吧.)

发布于2009年05月12日 14:52 | 评论数(32) 阅读数(829) 妈妈随想录

流感说来就来了


511 流感说来就来了

 

一早听新闻说:四川确诊了国内第一例甲型流感病人。而且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隔离在成都市传染病医院。心里怦怦高速跳了几下,赶紧给她爹发短信,这个成天打“飞的”的人,一定要让他提高警惕才好。虽说早几周就给他预备了口罩,可他爹总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也难怪,国人和他都是一样的想法,觉得那还是离自己比较遥远的事情。

 

他爹抵沪后回信说,机场已经采取了措施,而且一上飞机空姐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大家,并表明飞机上不再提供靠枕和毛毯等重复使用的物品。听到这些,多少让人觉得宽慰一些,看来中国在经历SARS后,在疾病预防和控制方面还是蛮有成效的。希望大家都平安健康!

发布于2009年05月12日 12:37 | 评论数(1) 阅读数(940) 妈妈随想录

    1 2 3     尾页  页码:1/3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