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成长记录 | 个人随笔 | 装修日记 | 兴庄往事

我那“娃哈哈”的老太


今天是2016年12月21日 冯子豪5岁8个月8天

我那“娃哈哈”的老太


老太,何许人?她是我爷爷的母亲,我是她的第四代曾孙女,故称她为“老太”。也就是书面中说的曾祖母。这位活到97岁的殷家二小姐给我印象至深。她那“哇哈哈”样的笑声,以及豁达的总给人温暖安详的脸,我每每想起来,总觉得她还住在那间房子里,等待着肚子饿了的孩子来讨吃的。。。


印象至极是她那哇哈哈的笑声,很悦耳、很动听,像孩子的笑声那样不含任何杂质。要知道从我懂事起,老人家已是八十岁年纪,我对她的初始印象是老人家的八十岁寿辰,不高的个头、略有些清瘦的身形,童话式的灰白头发,一身棉布蓝衣,虽满脸皱纹却笑得像盛开的菊花般的脸。她坐在藤椅上,与来贺寿的亲朋谈笑风生,即便起身为亲友送茶也灵巧的想走就走想说就说。她还给我们每个孩子准备水果糖,孩子们围着她不停的叫:“老太给糖、老太给糖。。。”那种欢乐的气氛一直存在我的脑子里。


从那时开始,这位老人便在我的童年里担负着早教、陪护以及所有祖父母对孙辈们所有的怜爱和关怀。


我总能很远便能听到她老孩子气的笑声,有时是因为母鸡下了只蛋,有时是母猪带着小猪跑出来找吃的、有时候则是黄瓜开花,南瓜串藤,有时也许什么也不是,想起什么开心的事情哈哈哈“傻乐”。那样的笑声我没见过第二个,现在想来我总会时不时面露微笑,即便没有笑出声来也有心情愉悦之感,不知道是不是“遗传”她老人家了呢?


其实究其老太的这一生,富裕过、穷困过、亲生骨肉夭折过,即便生活让她揭不开锅、让她痛不欲生、让她在八国联军的炮火下逃生,但她却能用自己的笑声给子孙们一个积极向上的生活观念。在我眼里,这就是强者是正能量。


孩童时代的我,经常会为了一口吃一个玩的和村上的小伙伴争得你死我活,寸步不让。胜利、失败天天发生,开心时不免去老太那“炫耀”下:“太,看我多厉害。。。”太总是娃哈哈般笑着,她的笑很有感染力:“看你这点出息,太小时家里可是开杂货铺的,全家住在小楼上,太跟着姐姐每天在楼上绣花养草,你的这些东西太压根瞧不上,你看为了一个玩的一口吃的跟人家打,羞不羞哦;每天都跑没影儿,还把自己弄得跟丑八怪似得,哪有姑娘家的样哦。太教你绣花好不好?绣花好了长大找个好婆家。。。”“不好,太还是讲你小时候的事情吧,我不要绣花,太讲故事给我听,快讲快讲,我喜欢听太讲故事。。。。。”


于是太不紧不慢的开始回忆她的童年,她的父母以及她的这一生、和曾祖父结婚、爷爷小时候、我爸爸小时候以及讲我刚出生的样子。。。。。。


她的年岁很大,却又是耳清目明。她讲得每个故事我都信,不管是她道听途书还是由她“加工”而成,在我认为事实就是那样子吧。聚集的孩子多了,太会绘声绘色给我们讲《山海经》、《聊斋》以及古书上的故事,别人听听可能算了,我却以为这世界上妖怪狐仙最多,所以每天都在寻思:怎么能碰到一个仙人为我指路让我“得道”?曾试图在太故事中的岔路口、村口、某棵大树下盘腿而坐,等着所谓的仙人来。。。。。。每每想入非非时,听见铜锣的吆喝,又立马起身跟老太要个一分两分钱买糖解馋。后来知道村口走来的总是下乡小贩,哪有什么仙人到村上来呢?


太经历很多朝代,按照我推算,太应该出生在清朝末年,那时外强入侵,内乱纷起,内忧外患,民不聊生。社会动荡不安,清王朝统治摇摇欲坠。。。。。。太却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记得太太说:“祖上有产业,有长工种田,有短工农忙来家干活,另外还雇了些人出去“走货”,家里开了个杂货铺。十里八乡的人都来买东西。。。。。。”太是他们家二小姐,缠着脚在楼上跟着妈妈姐姐学女红,太说裹脚当初太难受了,晚上疼的在被窝里哭。妈妈却又很厉害,晚上都要查看她们姐妹是否将裹脚带展开。。。。。。最终两姐妹的脚小且好看在当地出了名,太说:“不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就是这个道理。虽然太讲这么文邹的道理用在裹脚上有些可笑,可我还是觉得若让我裹脚,一定是宁死不从的那一个反面角色了。


转眼太到16岁变成大姑娘,由于家里没男丁,太的父母早打算找个上门女婿。只是周围没有门当户对的人家和合适的男孩与之相配。太的父母有些急,这时恰好由于年景不好出来混生活的曾祖父路过店里,太的父母留意到这个年轻人不但英俊帅气头脑还非常灵活,有心让他留下来学经商之道,曾祖父果然没让老人家失望,只用一年半载便学会通贸经商,里手外手一手好活。在太父母默许下,曾祖父试着与太交往。太跟我说起来还是一脸难为情,可见她和曾祖父之间的情感是互相的。太满十八岁,便正式嫁给曾祖父。


嫁给曾祖父第二年,太生下我爷爷,也是他们家的大少爷,爷爷当初跟着太姓殷,曾祖父则做起家里大掌柜。做了大少爷的爷爷年幼时很娇气,动不动便会生病。虽然家里有很多佣人,可爷爷只认太太,结果把只有十八岁的太太弄得筋疲力尽个,为此还落下很多毛病。据说曾祖父很爱太太,看着太带孩子辛苦,经常半夜背着家里老人佣人给太太做好吃的,我想这一定是他们爱情的美好见证。


后来,八国联军来乡里,太他们称之为“长毛子”或则“红毛子”,杀人放火时有发生,偌大的家业在这时慢慢败落,由于社会的动荡不安,曾祖父将全家迁回乡下,只留他在杂货铺打理经营。。。。。。再后来中央军、八国联军在我们那频频开火,最终一家人又迁往更远的乡下去。已经五六岁的爷爷在一次和太太的“跑散”中(据说是后面有人拿枪在追,他们只能带着家人没命往前跑),一颗呼啸而过的子弹从爷爷的耳边擦过(耳朵边沿出血了),这对母子被吓得不行,太坚决要求曾祖父回来:“要死就死在一起!”曾祖父最终关了店门回乡下种地保护妻儿,那个店最终只能无限停业下去。。。。。。


再往后,年景一年不如一年,打仗的土地缺衣少穿,好在曾祖父脑子灵活,他总能找到办法面对这些灾难。这时太又生了第二个孩子,据太说是个活泼可爱又机灵的男孩,比起爷爷要聪明灵活的多。


社会稍有安定的时候,曾祖父便不顾一切将关闭的杂货铺开张营业。因为他有养活一家老小的重任。太的父母在这些年的躲躲藏藏中日渐衰老,下面是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可见他的压力很大。经过曾祖父的经营,他的店又开出些名气,于是一家人又回到城里生活。


太的二儿子五岁时得了不治之症(百日喉),活蹦乱跳的孩子转眼没了。曾祖父和太极其伤心,每每太说起这个事,她总忍不住说:“活活的孩子啊,说没就没。”那是她难得不开心的时候。不过她又劝解自己说:“哎,那时生这个病的孩子命都保不住的,一下子死了好多孩子,没有办法的,也许命该我这辈子就该配有你爷爷这一个孩子”,是的,曾祖父曾祖母一辈子恩恩爱爱,在没有计划生育的年代,他们只有爷爷一个孩子。


据母亲说我周岁生日那天,家里来了很多亲戚朋友,曾祖父很高兴便多喝了几杯酒。哪知夜里坏了事,那时候父亲兄弟三个赡养我们的曾祖父母、爷爷奶奶等四位老人,曾祖父安排在大伯家,隔天早待发现时他已没了呼吸。听母亲说曾祖父长的高大魁梧,和蔼可亲,虽然年已八十却还干净整洁,让人很有亲切感。他对孙辈们总是非常宽容,即便粮食匮乏,但他还会劝独立生活不是很习惯的母亲不要气馁,要相信会碰到好的年景,他还告诉母亲只要勤劳能吃苦就不怕过不上好日子。。。对于曾祖父,我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但后来懂事后听村上人和家里人说起来,他们都给予他很高的评价,我想我也会如此吧,太和他生活了这么些年,却从未拌过嘴,在我想来他一定是个好男人才会如此吧。


自家弟出生,有段时间我被寄养在太那里,白天由太照顾我的吃,晚上再由太照顾我的睡。冬天的晚上,天黑的早且冷,两个小小的身子早就上了床(太的身子很娇小),然后被子棉袄裹在一起,太早早给被里塞个热水瓶(吊盐水的瓶子洗干净,瓶塞由于是橡皮式不易漏水,晚上太倒上开水就成了儿时我喜欢的热水袋),太喜欢干净,总把我洗的干干净净再让上她的床,听太讲鬼呀神呀的故事真过瘾,也不知道太是自己想出来的还是做小姐的时候听别人讲的。太讲故事有点像现在的广播,是不紧不慢娓娓道来的那一种。

 

 

太是勤劳的典范,不管是家里的家务,还是她的针线活。虽然年岁大了不能绣花描红,但家里所有人冬天穿的的棉衣棉裤还是出自太太之手。有时家里的活计做完,太就会去街上帮人家缝棉服赚些零用,每年秋后,不用太去问早有赶集的人来代话让她上街。太的针线活特别好,所以很多人家见太来均是你约我约让太长住,这家活忙完了就去忙下一家,这样会一直忙到接近过年,过年的时候太是唯一给我们压岁钱的,这些天的辛苦,她不但要赚我们的压岁钱还赚些她开春后的零食。太活到97岁,印象中只是后两年没在秋后去街上帮人家缝棉服,其他日子都在努力的靠自己养活。这种女人的独立深入我的骨髓,我想我也应该这样子吧。


后两年,太也没闲着,太会纺线,而且纺出来的线又细又均匀,我们一大家子的日常用线都出自太太之手。后来太把她纺的线平分给每一家,有稍微粗点的用来缝被子,也有细些的缝衣服,那些线我们家用了好多年,每每拿起她老人家纺的线,母亲会禁不住念叨一番。她留给后人的只是她的好,却一点也不给子孙们留麻烦。


也是后两年,我越发长大,太却越发老了。待周末休息有空的时候,我会让弟妹协助给太洗澡洗头,再帮太剪指甲,修理头发,我知道太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只是年岁大了动的不太利索。有次晚了两星期才去帮老人家洗,发现太的白发上竟然长了虱子,终于忍不住对和太一起生活的二婶喊:“你怎么不给我太洗澡洗头呢,她头上都长虱子了。。。。。。”那是我对长辈最激动的一次,话还没全部说完自己忍不住哇哇大哭,不但把二婶家的弟妹吓的不轻,还让二婶也搞懵了,记得后来她对母亲说:“太年纪太大,身上的老人味儿她闻了恶心,不是不想给太洗。”母亲后来告诉我,她也是这样的原因,所以才在奶奶爷爷太太年老的时候让我照顾的多一点。你说真是奇怪,现在我也能闻到别家老人身上的一些“味儿”,却愣是闻不出自己家老人的味道,这难道不是一种福气吗?


给太洗澡洗头的时候,太总是哈哈的笑着,她是那么开心享受着每一次沐浴、每一次干净衣服穿在身上带有的温暖气息。晒被子开心、洗被子开心,每每一件极小的事情都那么开心。她的这种对生活的态度一直感染着我,让我从小就学会要乐观的生活。


太走的也很平静,从知道她有些神志不清到直接老,只是早上到晚上的一天时间里。


。。。。。。


发布于2016年12月23日 11:53 | 评论数(0) 阅读数(1508) 兴庄往事

《兴庄往事》序


今天是2016年12月15日 冯子豪5岁8个月2天


《兴庄往事》序



“兴庄”是我儿时生活的村子名,它位于苏北大地一个不起眼的旮旯里。


许是儿时少于管教,乃至成天在村里成了“游手好闲”混日子的人。人虽小(记忆较早了点),却样样“精通”,看到的、听到的、统统收在宝藏里。。。即便成年,每每想起那些年那些事儿还忍不住嘴角上扬——童年和少年真是极好的时光,有些事见过了、听到了、便永生难忘。一点不像现在的自己,预记的某事需用记事本。。。


前两年因征地拆迁,生活多年的乡邻现如今被分散在县城各地,因不是统一安置,有钱人家买了好些的小区,没钱的人家则会去买便宜的安置房,也听说有的人家经济实在困难,在安居房买了车库住着的。。。大家已不如住在一起时容易相见。活着的人为了生活继续忙碌奔波,若想再见聊聊兴庄的往事,已如大海捞针般困难。至于那些已经作古了的人,也会顺着时间推移慢慢从乡邻们的记忆里抹去。年级越大,越容易忘事儿,至于那些小辈人,现如今的生活节奏是那么快,有很多推陈出新的事儿要去记,哪还有闲情来回忆这些对他们来说“灰白”的日子呢。


我每年回去两三回,见故乡已不是故乡的样子,心里满是深深的遗憾。所谓“回乡省亲”也变得回去只见父母或是直系的几个亲戚。以前会去人家门口转转,说说话聊聊天儿,现在则完全不知朝哪走。。。


从那时开始,便想写些回忆性的文字来纪念我曾生活过的那个地方。且叫它《兴庄往事》,只是我也是为生活柴米油盐奔波的凡人,生活这不大不小的重担,让我似乎没有过多精力来完成这属于我的心里我的梦里的宏篇大作。但、既然开始,还怕到不了彼岸么?


 


发布于2016年12月15日 13:26 | 评论数(4) 阅读数(1642) 兴庄往事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