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成长记录 | 个人随笔 | 装修日记 | 兴庄往事
正文

一张小照片

今天是2017年12月29日 冯子豪6岁8个月16天

一张小照片


   


这次母亲来,带来一张小照片。那是弟弟五岁时拍的,照片放了几十年,如今已经斑驳陆离,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些影像,母亲将她放在自己的小钱包,应该属于随身所带物件了。她让我看看能不能把这张照片放大,能不能把斑驳的地方补一补,我答应试试看,因为我也是母亲了,理解母亲对儿子的思念。


家弟已快四十,只是做着份保密性工作,平时工作忙着无暇顾及我们,即便母亲想念儿子也只能空想。母亲又是识大体之人,只能把对儿子孙子的爱深藏。而我们也深知弟工作的保密性,没事尽量不去麻烦他。


都说生过孩子的女人,她以后的人生便会和这个孩子有着割舍不断的缘分。我想母亲一定也是,她把很多想念藏着心理,见不到本人便随身放一张照片,因为这张照片很小,又因为拍这张照片时候正是弟弟对母亲百分之百依赖的年纪。那时候他还是一只嗷嗷待哺的幼鸟,而母亲就像只早出晚归的鹰,只要有精力总把她的两小只保护在羽翼底。每当说起我们小时候她总说:那时虽然辛苦心却是甜的,想着回来可以给你们做点什么。。。。。。


弟小时体质弱,有点像小萝卜头,自然被母亲偏爱些。最怕他半夜发热,那时父亲在外地工作顾不得家里,于是家里的大事小事都要母亲一个人操持。还记得有个冬夜弟又发热不褪,母亲叫起已经熟睡的我抱上弟弟深一脚浅一脚往后面村上的赤脚医生家走。我可能因为没睡醒竟然磕绊的趴在田埂边,想着这一气不由得哇哇大哭,这一哭不打紧,母亲怀里的弟弟也跟着附和。事后母亲对外婆说起来竟然以:两孩子“合唱”着去了某医生家。我真的很佩服她的比喻。。。。。。


弟慢慢大了,却还是母亲的“心头肉”,因为父亲偏爱我一些,所以倒也没怎么和弟“争宠吃醋”。只记得高考时我需要对口招生,而那时弟恰好就在我们县城最好的中学读高一,这事可把母亲和父亲愁坏了,如果我上势必对弟弟有影响,因为那时全部家底仅仅能供一个孩子上学。那一次母亲找我谈了一次,以后的很长时间我都以为母亲偏心。但现实是公正的,不管到哪人们都会“优胜劣汰”,我在服气的时候心理还有一点“酷”,我想不用他们的支持我也会过得很好,打工也罢,生活也好。。。。。。


当某天这些陈年往事被再次谈起来时,母亲却说的轻描淡写风淡云轻,弟考上大学第一年的学费和路费是父亲做的贷款。。。。。。我虽然看见父亲母亲没日没夜的在劳作,却天真的认为那只是说明他们勤劳罢了。母亲说那时不敢想象两个孩子的学费和生活费,只想着多做点再多做一点。


还好,一切有了转机。两年后我参加工作,在当时工资也算是“不菲”,贴补弟弟上学是有了,自己充充电也是够的。


一张小照片勾起了我的往事,我知道母亲应该比我的还要多。


    发布于2017年12月29日 16:30 | 评论数(0) 阅读数(240)

上一篇:2017年总结

下一篇:因为作业哭了

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