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成长记录 | 个人随笔 | 装修日记 | 兴庄往事 | 豆包作文
正文

唉,那些悲伤的事

今天是2021年9月17日 冯子豪10岁5个月4天

唉,那些悲伤的事


   

这些日子,过的有点勉强,虽然手里干着活,心里却不是牵挂这就是牵挂那。


到了我这样的年纪,能牵挂着谁呢?定是于我交集深的老人了们,父亲、母亲、伯母、舅舅、姑姑、阿姨。。。于是开始关注他们的身体,必定他们越来越老了,


每每听说谁又“不好过”(生病),心总会揪的很紧,希望他们好好活着,健康的活着,多活一天赚一天。虽然不能常回去看看,但一想到家里还有这些亲人们,心定然是安慰的,小时候曾得到过他们或多或少的恩惠,他们是我的亲人,我记着他们壮年时的样子,他们一定也记得我儿时的样子啊,聊聊天说说家常也是幸福的事情呢。


最近的心却一直飘忽不定,首先是二舅,去年年底被查得了癌,当时已查出是后期。二舅自己不知情,医生又不建议给他做手术,于是小辈间达成默契,谁也不点露,让他的心理负担少一点。。。


二舅今年79,属马,离80差那么一小步,可终究没跨过去,生了病熬了大半年,在9月1号那天走了。因为疫情我没回去“悼丧”,母亲事后告诉了我一些情况,怎么说呢?有些无奈,怪自己嫁的远,怪如今疫情不稳定,可是怪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二舅终究是个苦命的人呀?


这个二舅不是我们的亲二舅,外婆一辈子就生了舅舅一个男孩,小时候也十分不理解,为什么二舅年纪看起来比大舅还要大一点?懂事后才知道二舅是母亲的堂哥,因为排行老二,所以母亲叫他“二哥”,我们自然称呼他“二舅”。


二舅很小的时候便是孤儿,据说他的父亲母亲是干革命的,两个儿子出生没多久却相继牺牲,从此两孩子成了孤儿,老大身体弱,未成年便生病离世,于是世间便留下生命力顽强的二舅跟着奶奶(我们叫外祖母)生活。。。


在那样的年代,一老一少的生活艰难可想而知,那时候母亲一家也过得非常困苦,他们因为家庭成分不好,不但孩子不能上学,连吃喝都比别人家差了几分,所以我的舅舅、母亲还有两个阿姨都不识字,是文盲。二舅是最大的孩子,他受的苦难自然也是最多,少不更事的时候不但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奶奶,更要作为男子汉帮外婆(外婆那时因外公路线问题被关押,家里的男丁只有二舅最大)一起拉扯着弟弟妹妹。。。


所以别提奢侈的上学,就是能够让一家人不挨饿已是天大的事情。


二舅一辈子没结婚,不用说肯定因为“穷”,而且他的孤儿的身份多多少少被人家看不起。据说年轻的时候也有姑娘看上他,可姑娘的父母就是不同意,最后只好不了了之了。


不知道二舅是如何度过他的青年时代的,读了《平凡的世界》后我认为他应该属于“孙少安”类,踏实苦干,不持辛劳,为了家里过上好光景不惜流血流泪流汗,孙少安去外地娶了媳妇,二舅却最终没有走出去,他仍然努力,直到弟弟妹妹们一个一个的成了家,母亲说二舅给他们姐妹每人都准备了“嫁妆”,唯独没有给自己准备,这大概就是以前的“哥哥”“姐姐”吧!正因为经历过这么艰难的苦日子,所以他们兄弟姐妹的感情很好,小辈们自然也是。


大概在二舅五十岁左右时,外祖母去世,只剩下二舅一人,同村的人怕二舅孤单,介绍了一个隔壁村带有三个孩子的寡妇,二舅竟然也同意了,我们自然也很开心,不管怎么说也是一家人嘛。。。


二舅妈性格外向,待人和蔼,再加上孩子们也住在家里,可不就是热热闹闹的一家人,只要我们去总被他们一家招呼着,很温暖。那几年,二舅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生活曾经那么苦,现在总该享受下甜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二舅妈带来的孩子已逐渐成人长大,他们出去打工赚钱成家,一个个又飞走了,剩下两个老人生活也不错,如果一直这样该多好呢!


这样的好日子过了十来年,二舅妈因糖尿病病故,虽然二舅花了很大的代价和心思,却也没能挽回二舅妈的生命,这给二舅带来很大的打击,本希望相伴到老的人现如今又要“落单”,唉,命运总喜欢和这个饱经苦难的人开玩笑。。。


二舅一辈子没儿没女,二舅妈带来的孩子也因为自己妈妈的去世与他很少往来,所以他的孤单的老年生活寄托在我们这一辈孩子身上,因为在我们小时候他曾那么无私的爱着我们。我敢说,在我们这十几个兄弟姐妹中,没有一个人没有被二舅单独宠过的。。。


那一年外祖母在世,爸爸妈妈差我和弟弟去送年礼(过年前买好八样点心送给长辈),待我和弟弟送来,二舅和外祖母专门包了猪油汤圆招待我们。在那个年代,能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是极其罕见的,我和弟弟毫不客气的吃了好几只,在祖母笑的没牙的眼睛里,在二舅快乐的神色中,我和弟弟都觉得外祖母真好,二舅是全天下最好的二舅。后来母亲告诉我说:二舅不忍心看到我和弟弟那么瘦,听人家说猪油熬好了可以补孩子身体,这才专门去买了猪油加了白糖和外祖母一起包了好吃的汤圆等我们来。。。唉,你说多好的人啊,自己舍不得吃却把一点吃的给小辈的。。。


以前母亲不会种菜,又是田里家里孩子,那时父亲在外面工作顾不上家,二舅常来帮母亲干活,他又是种菜好手,不仅帮母亲种菜还把家里的瓜果蔬菜带来,所以小时候我们最盼二舅来,他一来我们不仅有吃有喝还能解放点。二舅舍不得让我们干活,他常跟母亲说“妹妹,你一辈子吃了不识字的亏,可不能再让孩子没文化,他们只要好好学习就行了。不要再让孩子干活了,我是真不忍心啊!想想我们小时候吃的那个苦,我就想千万不能再让这些孩子吃同样的苦了。。。”母亲却不这样想,虽然她不反驳二舅,二舅在的时候二舅说了算,二舅一走,该干的必须干,所以我和弟弟更期盼着二舅来的勤快点。。。


二舅不仅仅帮着我们一家,他还有很多弟弟妹妹要帮,我家、大姨家、三姨家、舅舅家,他舍得力气,又勤快,待我们孩子又特别关爱,所以那时候要说最喜欢谁,估计异口同声会说“二舅”。虽然大舅会假装愤愤不平,但大舅自己也被二舅“照应”了那么些年呢,他自然也就没说的了。


去年底,二舅在社区的举行的一次体检中查出肺癌,接着便住院治疗进行化疗,表弟跑前跑后帮忙照料,回来后舅妈做这个弄那个只为了让二舅多吃一点,曾有一阶段二舅以为自己身体好了,今年清明节我回家,我们还见了面,看起来完全不像一个癌症患者,我甚至也认为是医院误诊,二舅和我谈笑风生,还说希望一年后他过八十岁我也回来热闹热闹,当时我是满口答应了,我希望他长命百岁,按时吃饭运动。。。


没想到癌细胞发展很快,慢慢由肺转移到了淋巴,表弟又带他去住医几次,一是希望减轻他的痛苦,还有一方面是希望多尽尽孝心,希望他能活的久一点。。。


其实我又何尝不是,从知道二舅病情到现在心一直绷着,放不下却又帮不上忙,就那么煎熬着,好在弟弟妹妹们离家近,常常回去探望顺便说说二舅的情况,母亲也是隔几天就是看看陪他说说话。。。


据说二舅走的很安详,他生前交代后事“后事从简,孩子离得远不要让他们回来了,路上颠簸还有疫情也不安全,他要求与去世的二舅妈合葬,买个大点的棺材。。。”


于是舅舅和母亲均没通知在外地的我们,只是在事后说了一声。


二舅的一生很平淡,可我分明看到平淡一生的他有很多值得我回忆的闪光点。。。


清明回家偶然拍的照片   图左:大舅  图右:二舅  



    发布于2021年09月17日 16:44 | 评论数(2) 阅读数(179)

上一篇:​自己上学

下一篇:又是一件悲伤的事

评论

鼎儿宝贝 发表于2021-09-26 18:21:11

是的,悲伤也是一种情感,年龄越大越觉得一切都是我们不能左右的
fengzihao2011 发表于2021-09-18 08:49:03

悲伤也是一种情感,唉!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