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调侃却不欢而散,是什么原因


今天是2020年5月28日 YY13岁2个月1天

你在生活中有没有莫名其妙沟通失败的体验?

你是不是感觉到孩子很难沟通?

你是不是感觉到自己很失败?

许多时候,不是某个人的问题,而是我们的沟通过程出了问题。

上学前一天早上,我和孩子在核对明天上学需要带的东西,她突然说:“还有手机…..”

我立刻有点严厉地说:“手机不能带。”

她不高兴了,分辨道:“怎么不能带,我要给老师看健康码。”

“就是不能带,我刚看了通知,健康码你发给老师就可以了。”我严肃地说。

她拉下脸,不屑地瞪了我一眼,转身走了。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生气,有些不知所措,又很受伤,认真地解释道:“我刚看了信息,老师就是不让带呀。”

我的话没说完,她已经看不到人了,我感觉到委屈、愤怒又无助,心想:这孩子怎么这样,明明是她不对,还对我生气,真是莫名其妙。

下午,我看她高兴的时候问她:“早上我说不能带手机,你为什么会生气?”

她说:“还不是你嘛,我就是和你开玩笑,你就那样说我。”

我这才明白其中的原因。

莫名其妙的争吵,原因其实很简单


《找到意想不到的自己》上说:人体是一个庞大的信息处理器,在你接收到信息后,经历过体内各种复杂的加工,根据你的习惯、经验、理解、方式给予对方回馈,而你所反馈出的内容,可能早已不是对方想的,甚至不是他所说的那个样子,更难以是他期待的回应。

也就是说:我们将看到听到的信息进行加工,然后再根据自己的经验理解给予对方反馈,这个过程很容易偏离对方的期待。

回到我和孩子的互动中,我听到她说要拿手机,立刻根据她平时的表现做出惯性的判断:你还真好笑,玩手机上瘾了,上学也要带手机。

那刻我内心的状态是烦躁的、抱怨的、生气的、不屑的,所以我忽略了孩子说话时略带调侃的口吻,没有听到她背后的玩笑成分。

我的话虽然很简单,字面意思只是就事论事,但同样勾起了孩子的旧情绪和认知。她也对我的话进行了再次加工。

那刻她内心的感受是:你就是不相信我,我在你眼里从来没有一点好,你认为我什么都是错的。

所以她的反应是:你说不能带,我就偏说要带。

本来只是就事论事的讨论一件事,最后莫名其妙不欢而散。

萨提亚认为:一旦我们了解了自己所遵循的内部加工过程后,我们就可以做出决定改变那些过程,改变应对风格。

看到了我和孩子沟通中的问题,我决定在以后与孩子的互动中做到以下几点:

1、 尽量慢下来,不再用以前的老观念看她,而是注意观察孩子行为和语言本来的意思。

2、 时刻觉察自己的感受,看看自己是否带着固定的观点和评判。

3、 觉察自己是否启动了防御机制,是否被孩子的行为勾出以前的负面情绪。

4、 每时每刻都将孩子看成一个新的生命体,带着好奇,看她生命的绽放;带着觉知,感受我生命的稳定。

我知道这个过程很难,但是,为了我和孩子的成长,所有的努力都值得!

发布于2020年05月28日 16:40 | 评论数(1) 阅读数(146) 我的文章

“我不重要”,幼年时父母的打压影响到孩子的交友


今天是2020年5月18日 YY13岁1个月21天

你真的了解自己的孩子吗?

尤其是青春期的孩子,父母可能很难了解孩子内心的真实想法。

“我不重要”,原来是受到了ta的影响

照片来自网络

宝贝平日在家有说有笑,我从未想过她也有那么大的痛苦无助。

前几天晚上八点半,她想找同学玩,但是又不愿意麻烦我接送她。

看到孩子紧张局促的样子,我很难过。我从她的声音里都能听到她好像低到尘埃里。

以前,孩子在我们睡觉时总是尽量小声,在我忙得时候从来不麻烦我。我以为她很体贴,现在才知道她是那么害怕自己影响了他人。

接她回家的路上,我坚定地一字一句对她说:“你知道吗?妈妈很喜欢接送你,因为你对我来说很重要,你值得我们对你好。”

我用加重的语气反复说了几遍“你很重要”。

宝贝迟疑了一会,然后怯怯地说:“我一点都不重要,没有人喜欢我。”

“你怎么会那样想呢?”我很吃惊,但还是很平静地问她,“谁都不喜欢你呢?老师,还是同学?”

“都不喜欢。”她的声音更低了,小到我要伸长耳朵才能听得到。

“你的朋友也不喜欢你吗?”我想她刚从朋友那里回来,难道是两人闹别扭了?

“嗯。”她留下了眼泪。

“能给妈妈说说怎么回事吗?”说话间,我们到了家里。

我搂着她,坐在沙发上。

原来宝贝这段时间刚换了座位,距离几个朋友远了,下课后朋友们一起玩,没有人叫她,放学也没有人等她。这让她想起小学六年级的那次友谊风波(她因为抵抗班里最厉害的女孩,最好的几个朋友都在那个孩子的煽动下离她而去)。她感觉自己很差,不值得被朋友喜欢,没有人需要她。就连今天朋友找她玩,她虽然玩得很开心,但依然认为朋友是没有选择才给她打电话。

宝贝的学习普通,无法得到老师的关注和赏识,现在朋友也不找她,难怪她会这么无助。

我心疼地抱紧她,深深地理解她的无助和痛苦。

在交谈中,我才知道,她时常看手机,回复微信,就是担心回复晚了朋友生气不理她。她对朋友那么在意,以至于没有了自己。

记得曾经看过这样一句话:青春期孩子的所有问题都是交友问题。

当时还不理解,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宝贝喜欢玩手机,无法专注学习,自我价值感低,为此和我发生过很多次冲突,症结的源头居然在这里。

我对她的痛苦感同身受,但我更知道,这样的状态只是暂时的。

青春期孩子的交友其实有一些规律,我们只有了解了,才能帮助孩子走过这段重要且艰难的过程。


1、父母早期的接纳可以让孩子更自信,自我认同感更高,在青春期交友时也很更主动自信。我在孩子小时候,对她的期待过高,深深地打击了她的自信,让她无法认同自己,以至于交友遇到问题,就以为自己不够好。

2、青春期的孩子需要从友谊中寻找归属感和安全感。朋友可以让他们敢于面对不好的事情。因此,朋友的一句话,一个反应,在他们内心也会形成很大的影响。

3、《儿童社交的爱与痛》中说:“青少年因为自身生理和生活的变化而感到不安,所以对集体非常依赖。只有4%的孩子能够根据自己内在的良知和价值观,而非外部的集体行为,做出正确的决定。”因此,我对宝贝六年级时宁愿失去朋友也没有改变原则的做法非常欣赏,但没有想到,这件事还是给她留下了很深的阴影和伤害。

4、经过研究发现,青春期运动能力强、个头大的男孩比较受欢迎,外向有魅力、社交能力强的女孩受欢迎。宝贝因为性格原因无法成为社交圈的中心,很难轻易获得朋友的需要,但并不能说明她不够好、不重要。她和新朋友在一起也才一个学期,还没有建立好很稳固的关系,这个需要时间。

5、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社交问题,但孩子一般不会告诉父母自,反而会用无所谓、夸张或者叛逆争吵等其他方式隐藏自己的痛苦。父母只有全然接纳孩子,才能让孩子放下防备,毫不保留地说出他们的痛苦。

6、青春期孩子的情绪变化快,可能这一秒情绪低落,自我价值感低,过一秒又开心快乐,充满力量。父母看到孩子的痛苦,不要过于担心害怕,也不要有评价指责,而是要了解青春期孩子的交友特点,客观冷静地帮助孩子分享我们的看法。

尹建莉曾经说过:友谊能够弥补孩子生命中的不足,它不是奢侈品,而是必须品。

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拥有自己珍视的友谊。

希望每一个父母都能接纳孩子的无助和痛苦,帮助孩子学会爱自己,找到真正的朋友。


发布于2020年05月18日 16:37 | 评论数(4) 阅读数(1407) 我的文章

希望孩子有什么品质,就要多夸夸她的这种品质


今天是2020年5月7日 YY13岁1个月10天

五月二号晚八点,同学约宝贝出去玩。宝贝知道我不希望她去,自己也考虑时间太晚,决定不去了。

过了几分钟,她又过来找我,对我说:“妈妈,我知道你肯定不同意,但是我还是想给你说,我还是想出去玩一会,这样我明天就可以好好写作业了。我只玩一会,一定会在十点以前回来。我现在可以自己走过去,一会你可能嫌不安全,可能要接我一下。”

她站在我床前,很局促,很紧张。

我突然有些心疼,对她说:“你能为你喜欢的事来用力争取,这样真好,你来之前,想没想过会成功吗?”

“不会。”她小声说。

“你认为不会成功,你都愿意来试一试,这就是勇气。妈妈相信你现在愿意为玩用力一试,以后当你愿意学习的时候,也会为了学习而用力的,对吗?”

“可是我还是喜欢玩。”她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你这个年龄喜欢玩是正常的。”我告诉她。

孩子很开心,第二天果然很认真地完成作业。我也很开心,感觉孩子还是很好的。

樊登曾经讲过:希望孩子拥有什么品质,就要在孩子表现出这种品质的时候说出来,给这个品质命名,告诉孩子你拥有这种品质。

我的孩子有点内向胆怯,自我价值感不高,有事她很少去争取。在学校,不愿意提问、回答问题;上街排队,总是在后面躲让,因此,当她愿意来我这里争取时,我非常开心。

但是我能这样表达我的看法,需要孩子这样平稳的表达自己的想法,也需要我内心平静稳定,这个时候我是有力量的,我说出来的话也是正面认可的,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温暖的,流淌着爱和感动。

如果我当时正陷入担心中,我通常只会看到她不好的地方,我可能很生气,我会愤怒地说:“你今天已经玩了一天了,一个字没写,现在还想玩。”

我也可能很绝望,我会无力地说:“你怎么能这样?都玩了一天了,这么晚还要出去?”

我也可能很无助,我会不耐烦地说:“去吧,去吧,爱干啥干啥,反正我说了你也不听,你就不要给我说。”

当我这样表达时,我的内心是无力的,我对未来充满了恐惧,而孩子也会被我的情绪影响,她可能会很愤怒,说:“我就要玩,怎么样?我的作业不用你管。”

她也可能很绝望,赌气说:“好了好了,不用说了,我不去还不行吗?”

她也可能很无助,犹豫又纠结着不知所措。

我们的情感无法流动,我感觉到气郁结在胸口或喉咙处,头顶阴云密布,生活了无希望。孩子出去玩,内心有负罪感;没有玩,内心很愤怒。无论哪种,都让她无法平静,长此以往的互动,她在学习中就很难做到专注放松。

学习这么久,我慢慢感受到了我们互动的模式,当我情绪稳定时,我通常积极乐观,愿意接纳孩子,我眼里的孩子也是乖巧懂事的;当我情绪不稳定的时候,我通常消极悲观,无助恐惧,我眼里的孩子也是一无是处,无药可救的。

我就在这样的情绪中摆动着,孩子的行为也是忽好忽坏。值得庆幸的是,我对自己情绪的觉知越来越清晰及时了,我知道,改变的过程漫长和艰难,但我愿意继续走在这条路上,坚定不移。


发布于2020年05月07日 12:20 | 评论数(4) 阅读数(621) 我的文章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