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教育手记 | 成长日记 | 童言趣语 | 俊妈答疑 | 俊妈随笔 | 我的文章

俊俊的博客目录汇总


金猪俊浩的博客目录汇总

   什么叫只有更好,没有最好,在做目录的过程我有了深切的体会,在多番请教,不断尝试下,我的博客目录总算越来越直观了,有付出就会有收获,我的努力换来你的清晰,很值!点击照片就可以进入对应的目录了哦,试试吧!

成长日记目录         童言趣语目录        教育手记目录        俊妈答疑目录            俊妈随笔目录

发布于2018年05月08日 20:27 | 评论数(14) 阅读数(2549) 我的文章

当我遇见一个人


今天是2016年9月5日 顾俊浩8岁8个月29天


今天想借李雪老师新书的题目,说说前两天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一)为了流畅的焦虑
 

我一直有一个特点,就是对我特别有感觉,特别想做好的事情,却总是感觉做不好。要么有些拖沓,要么不了了之,要么不如人意。比如,在某些重要的场合,我想讲一番漂亮的话,可就是没有办法说得面面俱到。再比如我喜欢码字,也码过很多字,可是每次当我对某件事情特别有感触,想用文字表达出来的时候,就是没办法写得酣畅淋漓。总有一种卡住的感觉,要么我拖着,一直不去做,要么就是我做了,但对此不满意,总感觉我的嘴和我的手没办法完全表达我的心。

这次也是一样。吉利根博士的催眠体验沙龙已经结束三天了,我在这次课上有非常大的收获,也找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尚在上课的时候,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回去之后一定要把我所有的收获和感受写下来,可是回来都好几天了,却迟迟没有行动。我每天都把自己搞得很忙,好给我的不行动找一个合理化的借口,但是内心深处的我却如此清明,我就是在逃避和害怕,有点像精神分析上所说的俄狄浦斯冲突。可是知道并没有用,对我的行动没有任何帮助,我还是继续逃避着,不敢面对。直到今天中午,当我彻底的静下心来,去感知我的感觉时,我突然链接到,在逃避的背后,我的内在有一种很深的焦虑感。正是这份焦虑感阻碍了我的行动。

觉察到这份焦虑,让我有一种轻松的感觉。一方面我想用流畅的用文字表达出我的感受,另一方面我又有很深焦虑无处释放,我尝试着用在沙龙上学到的催眠技术来帮助自己调整,运用身体的中正转化这两种冲突。我先给自己做了放松,然后进入到教练状态,用三颗种子的体验慢慢的让自己进入到很深的正念状态。特别是第三颗种子打开场域进入到无边无际的状态时,我的感触特别深刻,我的心慢慢的打开,包裹的范围越来越广,慢慢的冲出办公室,冲出办公大楼,迈向更远的地方。然后我看到了蓝天和白云,仿佛人间仙境,我站在云端,心向更远处延伸,不着边际。

突然间,我的心口有一种非常流畅的感觉涌现,我不自觉的把自己的右手就放到了心口的位置,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大师拿着毛笔飞速的写字的画面,紧接着又出现一个剑客握着剑飞快的舞剑的画面,然后眼前就出现自己拿着笔“唰唰”的写作的画面,都是如此的流畅和快速。慢慢的这种流畅的感觉越来越强,我非常笃定的给它打了9分。

当我尝试着与自己的焦虑连接的时候,我的腹部感觉到有点收紧和发热,我把左手放到腹部,眼前出现的一个三岁多的小女孩,她扬着头,看着眼前高大的妈妈,妈妈的嘴里在骂着什么,小女孩的眼里充满了恐惧和无助,她想靠近却又害怕靠近,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这时候画面一转,眼前又出现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她煮饭的时候把锅底烧坏了,她很焦虑,不知道妈妈回来后等待她的是什么。画面刚过,我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我深深的感觉到我焦虑的背后有一种很深的无力感,来自那个小小的我。

我右手摸着顺畅,左手抚着焦虑,试图让这两股能量共舞,让它们整合,我上下移动着双手,试图邀请焦虑到心口的位置来,作用似乎不太明显。我又把焦虑送回到腹部,试图去抱抱那个受伤的小女孩,安慰她不要害怕,这时候明显的感觉要好受多了。

做到这里,我开始午休,刚躺下,脑袋里各种构思袭来,文思如泉涌,所有的感觉再次被激活,于是有了这所有的文字。

 (二)我要想的到底是什么?


在吉利根博士两天的沙龙中, 让我收获最大的不是他传授的催眠技术,也不是他传递出来的气场强大的感觉,而是在他的沙龙上,我遇见了一个人,一个真真正正看到了我的人。我感觉的生命因为她的看到而变得不一样了,我生命里的某些东西因为她的看到而被激活了,她是我生命里的贵人。

其实,我是带着明确的目的去参加吉利根博士老师的催眠沙龙的,自从生完二宝以后,我就有一个很大的困惑,我的家庭圆满了,但我不知道我的事业方向在哪里。我不喜欢我现在的工作,它没有办法点燃我的生命热情,没有办法让我的生命完全绽放,我希望可以找到我的生命事业,一份让我愿意全身心的投入的工作,但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所以我报名了这次沙龙,带着满心的期待而去,为此我甚至放下了内心的胆怯和害怕,积极申请到台上做个案的机会。 

 可是到了沙龙我才发现,500多人的场域,别说做个案近距离跟老师交流,就是想坐到前几排看清老师的脸都是一种奢侈,我只好悄悄的把我的困惑藏在心里,等待时机。沙龙上有十多位助教,主持人说如果我们有问题可以在休息的时候问助教。可是一个上午过去了,我没有去找助教。下午老师讲完一个阶段的课,有一个跟同伴之间的催眠练习。主持人说没有同伴的可以举手,我举起了手找到了离我有几排之远的清风。与清风的相遇我觉得是有意义的,首先在她的催眠带领下,我看到了一些自己未曾看到的东西,其次她是我与贵人之间的桥梁,没有她我可能未必能与贵人相遇。

先来说说我和清风的催眠练习。这次的催眠练习是找到你的正向意图,共分为三步,第一步是口头陈述,第二步是视觉图像,第三步是身体模式。在吉利根老师介绍和演练的时候,我对此毫无感觉,因为我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我的正向意图是什么。正是因为这份沉重的不知道,导致我在给清风做催眠引导的时候竟然走神了,轮到我反馈她的意图时,我几次说不上来。
清风感觉到我的不在状态,轮到她引导我时,她特别耐心。她缓缓地问:你人生中最想创造的是什么?
我闭上眼睛想了想,说:“不知道。”
她又说:“不要急,慢慢的想一想,你人生中最想创造的是什么?”
我停了很久,最后还是无奈的说:“还是不知道。”我的感觉似乎连不上。
清风说:“没关系,你自己尝试着这样来说:我人生中最想创造的是……”
我学着清风的样子,重复:“我人生中最想创造的是……”还是一种卡住的感觉。
我又试着说了一次:“我人生中最想创造的是”,刚说到这里,我脑袋里突然冒出两个词:“快乐,成功。”
清风说:“好的,你人生中最想创造的是快乐和成功,当你想到这两个词时,此刻出现在你眼前的画面是什么?”
我说:“我看到了我儿子和女儿的笑脸,还看到了我自信地站在演讲台上,下面有上千的听众在听我演讲。”
清风问:“嗯,那如果要用一个动作来表达的话,是什么样的动作呢?” 
她话音刚落,我突然朝天空举起双手,做了一个非常伸展的动作,睁开眼睛的同时不自觉地泪流满面。

清风感受到我的情绪,眼睛也湿润了,她向我伸出双臂,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我在她肩头哭了一会儿,感觉浑身轻松了一些。清风拍拍我的后背说:“我感觉到了你的快乐和成功,你看你有儿有女,生活这么美满,不是另一种成功和快乐吗?”我点了点头,那一刻我清楚的感觉到,内心的某些执念正在被扰动。我开始思考,我苦苦追寻生命事业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自己的生命完全绽放,活出我的全部热情。可是我的生命完全绽放,活出全部热情又是为了什么呢?是了为让自己活得快乐和喜悦。可是我现在有儿有女,生活美满,不也是一种快乐吗?我却把已经拥有的快乐忽视,而去苦苦的追寻自己缺失的那一部分,这是否值得?为了追寻所谓的快乐而让自己每天都置身于不快乐之中,这是否有点本末倒置?脑袋里突然冒出那句:一个只知道埋头赶路的人,必然领略不到沿途的风光。这句话正是此刻的我的真实写照。清风的一句反馈,对我是有一定的治疗意义的。


为了弥补对清风的亏欠,我又给她做了一次催眠引导,这次很成功,我顺利的捕捉到她的感觉,并给了她完整的反馈,她后来告诉我,我所说的正是她想要表达的,我们链接上了。

做完练习后清风邀我一起去台上找助教请教问题了,我的内心还是有几分犹豫,以上洗手间为由推辞了。上完洗手间回来,我看清风还在台上,我也跟着上去了。我在上面转悠了一圈,看到每个助教都在忙,于是转过身准备下来了。这时候台下的清风拼命的朝我招手,原来她已经下去了。我走近她,看到她脸上还挂着眼泪。她说:“我觉得这些助教老师也是有功力的,刚刚我找的那个老师很厉害,我问她一个问题,她简单的说了几句,然后给了我一个拥抱,我瞬间就觉得舒服了很多,感觉她好像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一样。你赶紧去找她吧,我相信你的问题一定可以解决的。”我说:“不,我现在不去了。我刚刚已经上去过了,可是我又下来了,就说明我还没有做好准备,等我准备好了再上去吧!”我后来才知道,我这次的犹豫是源于我内心的扰动,当一直困扰我的问题不再是问题的时候,我去找老师要什么?这是我需要重新面对的问题。

 
(三)当我遇见一个人
 

这个准备过程整整持续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虽然姗姗来迟,但它总算是来了,我觉得我还是很幸运的!

经过一个晚上的沉淀,我发现我的焦虑减轻了一些,对人生又有了很多新的思考,同时也有了新的困惑,我决定坦然的去面对它们,不再逃避。第二天上午中场休息的时候,我有了非常强烈的冲动,我要上台。我向清风推荐那位助教直奔过去,可是早有一位学员抢在了我的前面。我朝周围看了看,每位助教那里都有学员,我只好就近站在两位助教中间,心想:哪位助教先结束我就找哪位助教吧!

一切仿佛上天注定,就在我听左边那位助教跟学员说话的时候,就在我更倾向于找左边这位助教的时候,右边的昨天清风找的那位助教的工作结束了,我马上走到她面前,她看着我,柔声问:“你有什么问题吗?”奇怪的是,我明明想问的是“我不知道如何找到我的生命事业?”,可是问出口的却是“我不知道怎么跟我的身体更好的连接?”老师缓缓的问:“你昨天晚上有听黄老师的讲座吗?”我点点头说:“听了。”老师接着说:“他在讲座上说过的还记得吗?”我被她问得愣住了,搜肠刮肚的想了好久,还是没想起答案。老师看我一脸无措,不再说话,而是伸出双臂,向我敞开怀抱,做出一个拥抱的动作。我顺势投入到老师的怀抱里,眼泪悄悄的流了出来。

 很享受的哭了一会儿,我的身体慢慢的从僵直变得柔软,我挂着眼泪从老师的怀里站起来,目光刚落到老师脸上,就遇上了老师专注又温柔的眼神。她看着我不再说话,就那么一瞬间,时间仿佛停止了。我的泪眼不自觉的被那个温柔的眼神吸引,舍不得移开。几秒钟的对视后,我仿佛触电般,突然不受控制的嚎啕大哭,眼泪倾泻而出。我不由自主的一把抱住老师,在她的肩头痛哭失声,那一刻仿佛全世界都不存在了,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我是来干什么的,只知道我彼刻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哭。不受控制,没有限制,用力的哭,放肆的哭,仿佛要哭尽我三十多年来压抑和委屈,无助和愤怒,悲伤和恐惧。有一个肩膀可以尽情的让你哭,有一个人可以允许你大声的哭,有一个场域可以包容哭着的你,这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啊!

其实,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头脑层面是关闭状态,但所有感官被激活,任情绪在我的身体里面静静地流淌。直到后来我才明白,透过老师温柔又专注的眼神,我有一种很深的被看见的感觉。就像后来我对同伴说,我从那个眼神里,有一种找到妈妈的感觉。那一刻我仿佛退行到婴幼儿时期,那么用力的看着妈妈,那么贪婪渴望妈妈的看见。因为被看见了,所以我的存在是有价值的,因为被看见了,所以我的生命是有意义的,因为被看见了,所以我是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这份被看见一定是我生命的一种缺失,是我苦苦寻找的东西吧,要不然,我为什么要让自己变得优秀来诠释生命的意义?为什么要用不断的努力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一切皆因未被看见而起,而之前的我竟毫不知情。


好在,因了这份被看见,过往的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因为,我从这份看见里面我感受到深深的理解和抱持,爱和包容,那一刻,仿佛全世界都变得渺小了,只有我才是最重要的,我终于允许自己很爽很爽的哭了一回,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但真的是美妙至极!


正当我哭得很享受之际,台上响起了主持人的声音,休息时间结束了,我们要回到座位上了。我依依不舍的松开老师,看到老师的脸上也挂着眼泪,难怪我的感觉如此丰富,因为老师的情绪曾与我共舞!我匆忙的跟老师告别,回座位的路上,突然有一种久违的轻松的感觉。



(四)有些感觉会上瘾 
 

有些感觉会上瘾,一旦遇上了,就会期待着再次相遇。

因为有了跟助教老师的这次相遇,有了大哭和深深的被看见,接下来在做催眠练习的时候,奇迹发生了,一直找不到身体感觉的我,在练习正向连接的过程中,身体开始有感觉了。

我选择的X为我很想要力量感,这时候我在心口位置找到了很强烈的感觉,我把左手放在心口,我选择的Y为我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这时候我感觉腹部丹田位置悄悄收紧,我把右手放在腹部。可是在呼唤资源的时候,我却突然卡住了,我找不到我的资源。同伴惠匀提醒我说:“资源可以是你的亲人,家族,也可以动物或植物,也可以是观音或如来这种精神象征物,你试着再来连接一下。”我闭上眼睛,再次感觉我的背后的资源,可是,最终的结果,我还是连接不上。

这时候惠匀也有些焦急,她建议我向助教老师求助。非常巧合的是,我之前的助教老师刚好就在旁边,我急切的拉住她说:“老师,我在呼唤资源连接的时候好像连接不上是怎么回事啊?”老师转过身,平静的看着我,轻声地说了一句:“好像还是连接的问题。”说完又温柔而专注的看着我。我们眼神相遇的那一刻,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心慢慢的沉静下来,感觉开始回到身体。老师轻轻的抚摸着我的手臂,柔声说:“你看,你是可以连接上的。”我看着老师的眼睛,突然有一种很强的力量感。我是可以连接上的,老师用行动说明了一切,没有比真正体验到的感觉更有说服力了。


我继续回到练习中,这次的身体连接又顺利了很多,可是在转化X和Y的过程中,我还是有点卡住的感觉。这时候我已经不那么着急了,我知道有些事情需要缘份,时间到了我自然就能体验到了,但是还是忍不住想找助教老师帮助,她就在我旁边辅导另一组学员。我在旁边等着,老师刚结束那组的工作,我就飞快地抓住了老师的手臂。 老师转过身,我尚未来得及开口,老师的眼睛已经看过来,遇上那个久违的眼神,我再次泪流满面。我哽咽地说:“老师,为什么每次只要你一看着我,我就想哭呢?”老师温柔而坚定地说:“因为我看到你了。”我紧紧地握着老师的手,看着老师的眼睛,任眼泪轻轻地流淌。那一刻,有一种舍不得放手的强烈感觉。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两次看似随意的求助后面,其实有很多刻意。我真正的意图不是为了求助,而是为了与那个眼神相遇。因为被看见的感觉那么美好,只要你体验到了,就会有一种上瘾的感觉。

这一次我哭了很久,直到练习结束上课了,我的眼泪还在不停的往下掉,老师的一句“我看到你了”,让我内心的某些情绪被激活,让我有一种久违的幸福感!


(五)感恩,是为了更好的告别
 

 课间的时候,我激动把发生在自己身上这种神奇的体验分享给身边的朋友,雁行说:“既然她让你这么有感觉,你最好多去找找她,这对你是有一定疗愈作用的。还有别忘了跟她说感恩,这对你也是一种成长。”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我光顾着在自己的各种情绪和感受里,竟然忘了问老师的名字,也没有对她说一句“谢谢”。后来我才知道,我之所以没有跟她说感恩,是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跟她告别,我还期待着跟她再次相遇。

这次去台上找老师的时候,我的脚步一阵轻快,仿佛奔向期待已久的幸福。老师的身边已经有一位学员在咨询了,我等了一会儿,很快就轮到我了。我走近老师说:“老师,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老师举起胸牌,我看到她的名字叫“卫红”。我接着说:“我能加下你微+信吗?”老师拿出微+信,我扫了她的微+信。我又说:“老师,你能再抱抱我吗?”说完声音有些哽咽。老师站起身,给我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在老师的肩头,我再次泪如雨下,边哭边说:“老师,谢谢你,谢谢你看到了我,能遇见你是我的幸运,真心的感谢你!你是我生命里的贵人。”老师抱着我没有说话,但我在心口和腹部的位置却感觉到阵阵暖流涌动,很温暖也很舒服,或许老师是在用能量回应我吧!我松开老师说:“老师,在你这里,我第一次对哭这么有感觉,我真的哭得好幸福!”老师握着我的手,温柔的看着我,在眼神交错的静默中,任时光流转。

从卫红老师这里我学习到,人与人之间,有时候不需要语言,也可以深深的连接到彼此。肢体的接触和眼神的交流比语言要真实和有意义多了。从卫红老师这里我还体验到,我可以流畅的说出我的感恩了,当我向老师表达感谢时,我收到的爱就开始流动起来啦!

感恩,是为了更好的告别。无论多么眷念,终究是要分开,当我对老师说出我的心里话,我觉得我已经整理好了,跟过去的自己告别,重新面对自己崭新的人生。

这就是我这次催眠沙龙的神奇之旅,在这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我是这么缺少被看见,我从来不知道我有这么多眼泪无处安放,我从来不知道我会遇见这么一个人,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我身体的感觉会这么好。只因这次遇见,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我的困惑和问题变得不重要了,催眠技术和身体连接也变得不重要了,因为我的生命品质已有了新的提升,那些细节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得于益这次遇见,让我对很生命问题有了新的思考,让我的人生变得与众不同!


PS:其实很多感觉层面的东西,真的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我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我迟迟不愿动笔了,因为即使再流畅,很多东西还是无法用文字来表达,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啊! 

可能有很多朋友会怀疑,包括我向身边的朋友分享的时候,有些朋友与觉得不可思议,这个老师就这么看你几眼,拥抱你一下就能让你有这么多情绪感受,大哭至此,这也太神奇了吧?不蛮大家说,没有这次体验之前,我也跟大家一样,对身体感觉,对眼神交流,对能量流动抱无法理解的态度,甚至在某些文章中看到莫名奇妙大哭大笑的场景时,会解读为中邪见鬼了吧?可是,当自己真正的体验过之后,当自己的感觉被激活之后,我才发现,一切都是如此真实的存在着。只是我们的感觉被深深的压抑和斩断,不曾遇见而已。 


最后的最后,真的很感恩您能坚持看到现在,因了您的阅读,让我的这篇小文变得格外精彩!深深的感恩!

发布于2016年09月05日 14:56 | 评论数(6) 阅读数(490) 俊妈随笔

对孩子伤害最大的不是被打,而是……


今天是2016年8月19日 顾俊浩8岁8个月12天


前两天,有位妈妈在群里留言问我:你对打孩子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到底能不能打孩子?我想了一下说:“我不主张打孩子,但是你要打我也无所谓,因为你打的是你们家的孩子!”

对打孩子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这其实是个比较难回答的问题。如果我说不能打,那可能有人会反驳,我们这一代人不都是被打大的么?为什么就不能打了?或者有人心里可能会这么想,我打不打孩子,那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指手划脚,难道我能不能打孩子还得听你的?如果我说能打,又会有人来反问,打孩子会对孩子造成伤害啊,你是学心理学的难道会不知道吗?甚至在心里可能还会这么想,你当然说能打了,反正打的又不是你们家孩子。所以如果这个问题局限在能不能的范围上,那么我就把自己置于了评判者的位置,陷入到二元对立的情境中,无论我怎么回答,都会有问题。

如果我说:“除了打,是否还有别的方式来解决你和孩子的冲突呢?” 然后再分享一些自己用过的方法,这的确能启发父母去找新的思路和办法,但从本质还是对父母行为的一种否定,还是带有一定的评判色彩,而且还可能给人一种错觉:教育孩子似乎你比我更行嘛!既然如此,那么地位上的不平等注定了我们不可能成为一路人,我也不会被你影响。人性生来具有攻击性,更愿意接受同路人或是给自己感觉好的人影响,也不愿意被高高在上的人指手划脚。

如果我安慰说:“打都打了,就别想那么多了吧!”似乎又有些答非所问,而且还会给人一种乱扣帽子的感觉,我又没说我打了孩子,你怎么知道我打了?还可能会给人一种错觉:你根本就不重视我的问题,不了解我的感受,既然如此,那我们沟通下去也就没有意义了。

似乎怎么回答都不圆满,所以我想了一下,就用比较好玩的口吻说出了文章开头的那句话。我不主张打孩子,是向妈妈表明我的立场,这里没有对错,没有评判,只是代表我的一种看法。而后半句话既把事实摆上台面,又悄悄的把打的主动权还给了妈妈。当一个人拥有更多的主动权,而不用被迫接受别人的观点时,往往会做出更恰当的选择。

说到这里让我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大约一年前,俊爸去参加俊俊学校的家长会,回来跟我说:“你今天真应该去参加家长会的,学校今天请了一位心理咨询师来给我们讲话,我觉得他讲得蛮好的,跟你同行你去听的话一定会有更多共鸣。”停顿了一下,俊爸又说:“不过他也有一个失误,就是在最后快结束的时候他竟然说,千万不要打孩子,一定要打的话就下手重一点,狠狠的打!你说哪有咨询师这样说话的?一听就不舒服,让人反感!” 我听先生叨叨完,哑然失笑,说:“这你就不懂了吧?他这最后一句话恰恰是他说的最重要的一句话,可谓是点睛之笔。”俊爸一脸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我接着说:“孩子是咱们的,如果今天他只跟咱们说,千万不要打孩子,然后列出打孩子的各种弊端,可能大家会觉得很有道理,但未必有多少人会买单,把不打孩子落实到行动中,因为大家心里有个潜台词:我家的孩子,我打不打由我说了算。相反,当他说出一定要打的话就下手重一点,狠狠的打时,那么下次你在打孩子的时候,你想用力的时候,脑袋里面就可能会突然冒出他今天说的这句话,这时候你就会想:笑话,我打不打孩子为什么要听你的?你让我狠狠的打我还偏不打了!这就叫做厌恶疗法,他用这句话把打孩子的这事儿给搞厌恶了,让你们打不下手去,你说这是败笔还是高明呢?”俊爸笑了笑,不置可否。没有人喜欢被强迫或被要求的去做改变,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懂得了很多道理,却仍然过不好自己生活的根本原因。因为道理是别人,生活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宁愿选择自己可以掌控的生活,也不愿意被别人近乎完美的道理所迫。

再回到我们文章之初的那个问题,为什么看似简单的问题,却比较难回答呢?或许是因为我们关注角度的原因。当我们着眼点在“能不能打”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让我们陷入到非对即错的评判中,而“你是错的,我是对的”这样的观念几乎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创伤,因为我们从小就是这么被父母对待的。所以当一位妈妈打了孩子,而内在又有不能打孩子的评判时,一般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妥协型, 认为我做错了,我不应该打孩子,我怎么能打孩子呢?然后各种自责和内疚,这种类型的妈妈本质上是内化了小时候父母对自己的否定,认为自己是不行的,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为了保持对父母的忠诚,所以就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另一种是对抗型,认为我是对的,孩子就应该打,打孩子是为孩子好,然后各种傲娇和自满,这种类型的妈妈本质上对抗的是小时候父母对自己评判,是在用行动向父母证明,我是对的。但是悲催的是,却同时也用打孩子的行动保持着对父母认同和链接。所以,无论是妥协型还是对抗型,都是忠于父母的“乖”孩子,但是其实,她们都没有看到孩子。

因为,当我们着眼点在“能不能打”时,我们关注的是想法和观念,而没有去关注“打了孩子”的事实,更加不可能共情到孩子的感受。而当事实与想法不吻合时,就会让当事人处于矛盾冲突之中。举个例子,如果有位妈妈的观念是绝对不能打孩子,但是当她情绪失控,忍不住打了孩子时,她会怎么样呢?她的内心就会极度的痛苦和内疚,特别是这时候当她听到社会上各种主流的育儿观点都说打孩子会对孩子造成各种伤害时,她又会很焦虑,各种的担心、害怕和自责。你或许会说,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内疚和自责过后,她就不会再打孩子。不,恰恰相反,当妈妈没有看到事实,接受真相,而让自己处在各种矛盾冲突状态之中时,也就是她最容易被情绪控制和犯错的时候,那么打孩子的情况就会重复上演。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妈妈潜意识里可能会认为自己的这些痛苦和焦虑都是孩子造成的,那么就极有可能通过再次打孩子而让自己达到心理平衡。所以,有时候越是主张不能打孩子的父母,反而打得越是频繁。


相反,如果我们可以不受想法局限,不被观念限制,只是去关心和关注事实,向真相臣服,那么我们就容易从内在冲突的状态中解脱,用平静的心去面对自己的行为,而不会纠结于“能不能打”的痛苦之中。再举个例子来说一下吧,如果有位妈妈没有不能打孩子的观念,某天当她情绪失控打了孩子以后,她会怎么样呢?她会平静地接受打了孩子的事实,然后去想,我可以做些什么来弥补对孩子的伤害?改善和孩子的关系呢?只有当妈妈平静下来之后,才有可能去链接到孩子的感受,然后用语言或是实际行动去弥补孩子,将伤害降到最低。可能有一定觉知的父母还会去反思:为什么我会打孩子?孩子的行为戳中了我内在哪个敏感的点?我通过打孩子在发泄什么?又在表达什么?借由打孩子这件事情,他们开始探索自己,关注自己,疗愈自己,而只有当父母照顾好了自己,内在和谐,内心快乐的时候,才不会去折腾孩子。

 所以,对孩子伤害最大的不是被打这件事,而是孩子对被打这件事情的看法,而是我们对打孩子这件事情的态度。因为被打本身更多的是身体上的疼痛,如果不对它赋予意义,它就像摔伤碰伤磕伤撞伤的疼痛一样,痛过之后,孩子慢慢的就忘了。而我们在打孩子以后对打的这件事情所赋予的各种意义,传递给孩子的各种信号,教会给孩子的各种认知,以及孩子从我们的言行举止中所习得的被否定、被贬低和被遗弃的感受,却有可能持续的在孩子心理发酵,对孩子的心灵造成伤害,甚至影响孩子的人格。而这些又来自于父母,来自于父母如何对待孩子。而父母如何对待孩子,又取决于父母的人格是否健全,内心是否强大,所以,最后的也是最重要,对孩子影响最大的其实是,他拥有怎样的父母!

发布于2016年08月19日 16:39 | 评论数(4) 阅读数(865) 俊妈随笔

你敢不敢跟孩子谈性问题?


今天是2016年8月2日 顾俊浩8岁7个月26天

你敢不敢跟孩子谈性问题?

——台湾吕嘉惠儿童性咨商培训分享

上周四到杭州参加了台湾吕嘉惠老师儿童性咨商培训,受益匪浅,趁着感觉犹在,赶紧把课上的内容整理记录下来,既可以分享给有需要的朋友,也可以备自己以后温故而知新吧!

还是按照我听课的老规矩,先聊聊嘉惠老师这个人吧!嘉惠老师从性咨商工作已经二十年了,有丰富的性咨商从业和培训工作经验,而且她还有专业的性咨商团队,在性工作领域,无疑是非常专业的专家。但是这些都是嘉惠老师拥有的东西,与我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我更想聊的不是这些,而是嘉惠老师给我的感觉。

嘉惠老师就像一个和蔼可亲的大姐,听她的课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很舒服,也很容易上瘾。在她的课上你处处能感觉到的是她的尊重与大爱,她非常关注学员的感受,具体表现在讲课之前她会征求大家的意见,每讲一段会停下来询问大家是否有问题,如果遇到有学员有疑问,会停下来耐心讲解等等。回顾起来,在她的课上,我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有问题吗?四个简单的字足以反应出,她对学员感受的重视。除了用文字,我还从她的肢体语言上读到了她对我们的尊重与接纳,比如她经常做的动作是身体微微前倾,颔首,下蹲,这一连串的动作让我联想到她仿佛把我们当成了孩子,时刻准备蹲下来倾听我们,这个简单的动作,无形中拉近了她与我的距离。你说她是专家,在她身上你却丝毫感觉不到专家的架势,你说她不是专家,她说的字字句句却能轻易的扰动你的心念。我想她大约不只是在传递东西,更是活出了她想传递的东西,所以才会如此的有感染力吧!废话少说,言归正传,嘉惠老师的课程的精华大体分为以下几个部分:

一、在嘉惠老师的课上接触到的第一个概念是亲职教育。什么是亲职教育?就是把育儿当成职业,要求具备专业素质,才能把孩子教育好。什么是亲职性教育?就是对于儿童的性教育,更多的时候不是做儿童的工作,而是做成人,也就是父母的性教育工作。父母学习了性教育知识,就能正处的对待和处理儿童的性问题,避免因为父母的处理不当对儿童造成伤害。

什么是亲职性咨商?咨商与教育最大的不同是教育是传递知识,而咨商是把焦虑转换为动力,把焦虑作为工作的切入点,去面对和成长,而不是通过改变或伤害孩子来缓解自己的焦虑。情绪是进入人心的入口,将复杂的内心转变成新的能量。通俗的来讲就是当遇到儿童的性问题时,有些父母可以通过了解性知识找到正确处理孩子问题的方法,而有些父母即使了解了性知识,内心还是会很焦虑,没有办法恰当的对待孩子的性问题,这个时候就需要专业人员通过性咨商的工作来帮助父母学会承接情绪,梳理想法,缓解焦虑。所以亲职性咨商,我的理解是父母不仅要具备性教育的专业素质,而且要活出这些素质,学会处理自己的焦虑,不断的成长和完善自己,先做自己的父母,再做孩子的父母,跟孩子一起成长。新的亲职方法不是管理,而是合作,学会理解孩子,读懂孩子,跟孩子达到合作的平衡。最后小结一下,从性教育到性咨商大体经历了以下过程:亲职教育能力——亲职性教育能力——法则——方法——亲职性咨商。

二、嘉惠老师通过自己和女儿的案例,生动的说明了家长情绪对孩子的重大影响,以及情绪在无意识间的代际传承的意义。嘉惠老师举了自己的例子,当女儿用命令的口吻对她说话时,如“我现在立刻马上就要吃到汉堡”,嘉惠老师潜意识里的情绪被激活,然后就开始用各种情绪回应孩子,弄得她和孩子之间以不愉快收场。事后嘉惠老师通过觉察,发现那些情绪模式不是她的,而是她从原生家庭中学来的,不自觉的用到了自己孩子的身上。如果没有经过自我成长,如果孩子不明白个中原由,很有可能她的女儿也会无意识的继承她的情绪模式,然后一代代的传下去。

嘉惠老师是这么处理的,她的情绪过后很认真的对女儿说:宝贝你知道吗,妈妈的身上有一个情绪按钮,比如你命令我做事情,只要你一按到这个按钮,妈妈马上就失去理智,变成了冲动机器人的模式,然后各种情绪就会跑出来。所以你后面可以选择不要按到我的情绪按钮,当然如果你按到了,也不用害怕,因为妈妈变成冲动机器人,被情绪控制那是妈妈的问题,不是你做错了事情,你不必为此负责任,好吗?等冲动机器人冲动完了,妈妈还是原来的妈妈。

自从嘉惠老师这么跟女儿沟通了几次之后,当女儿再一次激活她的情绪,她用情绪对待女儿之后,她突然发现,后座上的女儿不仅没有哭闹,而且在做类似打座和呼吸的动作,做完之后又自己哼起了歌。嘉惠老师很高兴,女儿这次没有受她情绪的影响,而是自己找到了平复情绪的方法:一是深呼吸,二是通过哼歌转移注意力。

通过这件事情让嘉惠老师明白了两点:一是教会孩子处理情绪,可以改变孩子的基因。从她的女儿开始,将不再承接她们家族遗传下来的对待情绪的方法,不再轻易的被情绪所控制,这是非常大的改变。二是让孩子分清了情绪的界限,知道了她可以不受成人情绪的影响,这样会让孩子觉得安全。因为所有的坏人几乎都是用情绪来操控孩子,其手段无非是威胁、哄骗、利诱、交换、生气和害怕等,事实上就是很多父母对待孩子的方式,所以孩子为什么会轻易的受到坏人的控制和伤害,很多时候父母是教练和帮凶。

小结:在跟孩子讲事情的时候,即使是非常焦虑的事情,都要装作不焦虑,因为孩子很容易受我们情绪的影响。

三、案例解析:担心五岁儿子阴茎太小的妈妈的案例:一位五岁孩子的妈妈总是担心自己的儿子阴茎太小,为此经常焦虑不安,带孩子看过无数的医生,无论医生怎么跟她解释都没有用,始终觉得自己的孩子阴茎太小。把孩子带到嘉惠老师工作室,一把脱掉孩子的裤子,让老师确认孩子的阴茎是否太小。老师的第一反应很震惊,当着陌生人的面脱孩子的裤子是对孩子极大的不尊重,关键孩子对此竟毫无反应。老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蹲下来帮孩子穿好裤子,告诉孩子他再正常不过了,然后跟孩子聊他的玩具,转移孩子的注意力,最后跟孩子和妈妈一起做呼吸放松训练(肚子里的气球变大和变小),引导孩子和妈妈放松下来。

建立关系环节:1、先让孩子出去,跟妈妈单独谈。一是分化妈妈的焦虑跟孩子的问题,分化孩子跟阴茎大小的问题。二是做示范,让妈妈为自己的焦虑负责,不要把焦虑丢到孩子身上,教妈妈自己处理自己的焦虑。

2、让孩子选择他是否愿意出去,通过玩游戏的方式,告诉孩子她和妈妈一直在这里,但是孩子可以到外面去玩,可以开着门,如果觉得安全,也可以把门关上。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孩子感觉到他是有掌控权,而这对于被迫被脱裤子的孩子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所有被迫的行为,最重要的就是要让对方主控,而不是一直处于受害者的角色。掌控感、自主感和自主权对被伤害的人很重要。(为什么被伤害的人喜欢沉默,因为她们在用沉默向外界宣布她们的掌控感。)

3、让助理陪孩子一起玩积木,看书,画画,过家家,同时让妈妈可以看到孩子,保证孩子的安全。意义:陪伴和互动很重要,因为能让孩子确认得到掌控感以后不被惩罚。如果孩子是一个人孤独的玩,就会让孩子有一种感觉,一旦我有掌控感,就要离开妈妈,享受孤独,那我宁愿被控制,至少可以跟妈妈在一起。

老师解读,她所有这些工作都是为了建立关系,做性问题的工作首先要有关系,所有基础工作都是为了建立链接和关系。

治疗环节:性与人格发展两条线相互处理,为什么妈妈过度关注孩子的阴茎大小,因为妈妈在家族里面很自卑,低自尊,不被家族所接纳,为了融入家族,所有事情都要做到最好。可是遇到孩子阴茎大小的问题让妈妈崩溃了,妈妈很担心孩子的阴茎会拿来跟大伯和小姑家孩子的阴茎作比较,无力承担比较的后果,无力面对自己的不好,所以过度关注孩子阴茎大小的背后,是妈妈的人格问题。处理的方法是将妈妈的焦虑转换为动力:如何让孩子拥有一个好自尊?

1、转移注意力:观察孩子每天在干什么,怎么跟孩子玩,能让孩子更开心。

2、通过妈妈反馈让孩子开心好难,引导妈妈从关注孩子转向关注自己。

3、提醒妈妈让孩子跟祖父建立关系,向男性认同。

4、让妈妈重拾兴趣,用优势建立自尊,妈妈喜欢画画,可以教大伯和小姑的孩子画画。

在整个案例的分享中,我想说嘉惠老师的处理方法是非常让我震憾的,有很多小细节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但老师处理起来却非常精准,除了训练有素来形容,更为重要的我觉得是老师从始至终都带着自己的感受,把咨客当做有生命力的人来尊重和对待,我觉得这本身就是对咨客最大的疗愈和帮助吧!应证了老师所说的那句话,有时候咨客并不需要我们做什么,只需要给她们一个抱持性的环境,她们就能自我成长。从这个案例我充分的感受到了,老师所创造的抱持性环境的威力。

(未完待续!)

另本周四晚上,我将在微+信群直播吕嘉惠儿童性咨商培训分享,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加我微+信:172901766,我拉大家入群。

发布于2016年08月02日 17:09 | 评论数(0) 阅读数(399) 俊妈随笔

系统式家庭治疗学习心得(一)


今天是2016年7月26日 顾俊浩8岁7个月19天

系统式家庭治疗学习心得(一)

 

三阶段共十二天的系统式家庭治疗的学习结束一个多月了,我终于有时间来梳理我的学习感悟了,一方面是自己的回顾与复习,另一方面也借着这个平台分享给大家,希望感兴趣的朋友能从中获益吧!

在分享学习内容之前,我首先想谈一下我整个学习过程的感受,想谈一谈盛晓春老师这个人。因为整个学习的过程,让我印象最深的首先是盛老师这个人,然后才是他所传授的东西。如果非要分个先后的话,我觉得我是先“喜欢”上了他这个人,然后才喜欢上他讲的课的。

至于我为什么会喜欢上盛老师,我觉得除了他博学多才、平易近人、风趣幽默又好玩等大家都喜欢他的这些特点外,更重要的是他的形象激活了或者说唤醒我心目中对父亲形象的期待吧!原来父辈的人还可以这么好玩,原来父辈的人讲话还可以这么随意,原来跟父辈的人打交道还可以这么舒服……,这些新的体验颠覆了我心里对父辈形象的人的刻板印象,盛老师就像一个新的客体,让我对父辈的人有了新的认识,让我悄悄的在心里面与这个特别的父辈建立了一种新的关系,这种关系给我了很好的滋养,让我对理解现实层面的父女关系有了新的思路和角度。这应该算是我上这个课最大的收获吧!

所以我为什么更喜欢上地面的现场的课程?因为它可以让我遇见一个不同的人,或者说是一个新的客体,建立一种新的关系,并疗愈一些旧的创伤。更重要的我还可以从这个人身上学到新的思考问题的角度,处理问题的模式和为人处事的方式等等。就像专业的心理咨询一样,来访者随着咨询关系的深入,之所以有能力面对问题,走出困扰,就是因为在跟咨询师的长期接触中,建立了牢固的关系,然后租用了咨询师的人格模式,并慢慢的把它变成自己的模式,用新的方式去应对问题和困扰。

扯得有点远了,我们言归正传吧!

什么是家庭治疗?家庭治疗就是以家庭为单位,通过会谈、行为、作业及其它非语言技术消除心理疾病现象,改善和促进个体和家庭功能的心理治疗方法。

什么是系统论?系统是自我组织,自我生产,自我修复,自我复制着的生存单元。

什么是系统式家庭治疗呢?系统式家庭治疗就是以家庭为单位,以系统理论为指导,着重研究人际关系和互动对心理问题的影响的心理治疗流派。

说得专业了可能有点绕,简言之就是系统式家庭治疗关注的是一家人的沟通、交流和互动,通过关注互动去关注他们之间的关系模式,通过提问等技术对家庭的原有模式起到一定的扰动,促进家庭的自主转变。所以系统式家庭治疗是以调整关系为主,消除症状为辅。最终的目标不是消除症状,而是改善关系,关系变了,症状也就没有存在必要了。因为在系统式家庭治疗师看来,系统式家庭治疗就像中医扶正固本,问题和症状与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和互动有关,症状只是家庭关系的呈现的结果,而不是问题本身。

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个孩子在学校老是跟别的同学打架,攻击性特别强,如果用普通的视角看的话,我们首先会关注这个孩子,他为什么喜欢打架,他的攻击性来自哪里?然后我们就会联想到,孩子有这样的问题,肯定是他的家庭教育出了问题,与父母对待他的方式有关系。可是系统式家庭治疗师却不是这么看问题的,她会用系统的眼光去看待这件事情,她会觉得孩子的攻击性强不是孩子本身的问题,也不是家庭教育的问题,而是家庭关系出了问题,家庭成员之间的沟通、交流和互动出了问题,孩子只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来呈现家庭的互动模式,或者说孩子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他的内在需求。所以当遇到这样的个案的时候,系统式家庭治疗师既不会只关注孩子的本身的问题,也不会去探究是不是家庭教育导致了孩子的症状这种直线因果关系,而是会通过访谈的方式去关注整个影响家庭关系的循环因果模式。透过症状看关系,透过关系看模式,透过模式看现象的系统式的家庭治疗方法。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什么是系统式?

1、心理治疗中的“系统式”是一种观察、描述的方法,从某成员与其他成员的关系出发,而非由内因来解释其行。简言之就是关系也能让人难受和生病。

2、系统式的观察方法总要把个体行为与一种具体的情境和整个观察框架联系在一起,从情境、背景去看整个家庭的状况。

所以,系统式家庭治疗最重要的三个特点就是:系统观,问题观和治疗观。

什么是系统观?系统观就是以系统的眼光来看待家庭,而不是用单一的眼光来看待某个症状或关注某个人。系统观的特点就包括:1、牵一发而动全身。2、不光有可见的成员,更有不可见的关系。3、外在的影响究竟以产生何种结果“未可知”,因为系统内部对外部干预的回应受多种因素的影响。一般而言系统式家庭治疗师会借助家谱图,用简单的线条、符号来描述家庭成员与成员之间的关系,通过家谱图搜集信息,建立关系,了解家庭成员的互动模式,探究症状背后的意义等。通过系统的观察,治疗师就会发现,孩子的网瘾问题,丈夫的暴躁和妻子的抑郁等都不只是简单的直线因果关系导致的,而是所有的问题与症状互为因果,互相影响的结果,所以单纯的改变某个症状并不能最终的解决问题,相反还有可能引出新的症状,所以只能用系统的眼光来看待整个家庭,扰动家庭里的关系和互动模式,模式变了,关系好了,症状才有可能真正的减轻或消失。

什么是问题观?我的理解就是既要看到问题本身,又要看到问题背后的意义,以及问题之间的相互关联,不能只被眼前的问题所迷惑。有时候系统式家庭治疗师会很奇怪,她甚至不去关注问题本身,而是会去问:谁先发现问题的?你的这个症状谁最着急?症状什么时候有所改善?什么时候又会恶化?透过这些问题,系统式家庭治疗师能引导家庭成员看到症状的发展过程以及症状存在的意义,以及由症状引出的家庭成员之间的互动模式。

举个例子来讲一下,一个初中的孩子得了强迫症,总是控制不住的洗手,有时候一天洗手要洗上百次。这个孩子本来学习成绩很好,自从得了强迫症,学习成绩直线下降,脾气也越来越暴躁,总是忍不住的发脾气,摔东西。系统式家庭治疗师了解下来,在孩子没有得强迫症以前,爸爸总是在外面应酬,晚上九点以前从来不回家,回家了不是喝得大醉,就是跟妈妈吵架,妈妈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工作上面,当然也关心孩子,但是跟孩子交流得最多的就是成绩,总是要求孩子取得更好的成绩,永不满足。自从孩子得了强迫症以后,很少回家的爸爸变成天天回家了,关注孩子成绩的妈妈变成开始关注孩子的强迫症了,更重要的原来见面不是不说话,就是吵架的爸爸妈妈妈因为孩子的强迫症能好,终于能正常的沟通交流了,关系变好了,家庭氛围似乎与以前不一样了。从孩子得强迫症前后的家庭情况对比可以看出,强迫症给孩子,甚至是给整个家庭都是带来了一下的好处的,那种在这种情况下,孩子的强迫症能好转吗?没有了强迫症这把保护伞,家庭关系又有可能回到原来的模式,所以系统式家庭治疗要做的,就是以问题为钥匙,去探索家庭关系,家庭关系改变了,症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什么是治疗观?我的理解就是是否治疗,跟怎么治疗的主动权不是在治疗师的手上,而是在来访家庭的手上。也就是说系统式家庭治疗师在整个家庭治疗的过程中不是处在主导的地位,也不是扮演说教或指挥者的角色来教家庭应该怎么做,而是处在陪伴者或者说是陪练的角色上,通过提问、家庭雕塑、家庭格盘等技术对家庭现有的互动模式进行一定的扰动,所以系统式家庭治疗的特点只是对家庭中正在起作用的模式的一种干扰。治疗师仅仅是“游戏的破坏者”,而不是指导者或命令者。家庭治疗通过改变游戏规则或信念系统,可使家庭自己发出新的观念或做法,来改变原来的旧有模式。

发布于2016年07月26日 10:35 | 评论数(2) 阅读数(1799) 俊妈随笔

    1 2 3 4 5 6  >>    尾页  页码:1/218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