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教育手记 | 成长日记 | 童言趣语 | 俊妈答疑 | 俊妈随笔 | 我的文章

从分清责任开始让孩子学会承担责任​


今天是2014年6月30日 顾俊浩6岁6个月23天

从分清责任开始让孩子学会承担责任

在一个功能健全的家庭里,家庭成员之间会各司其职,不越界,也不逃避,快乐地承担起属于自己的责任,为整个家庭的和谐贡献自己的力量。可是,并不是所有家庭都是功能健全,职责分明的,有时候受原生家庭的影响,父母会不自觉地越界干预孩子的问题,或是无意识地让孩子承担起本属于父母的责任,弄得父母痛苦,孩子也痛苦,家庭不再是温暖的港湾,而变成充满硝烟的战场,或是冰冻三尺的地窖。

自从上周俊俊幼儿园的老师给孩子们布置绘画日记开始,每天一篇的日记就提前结束了俊俊几年来没有作业的日子,为一年级即将到来的家庭作业提前演练,也拉紧了作为家长的我的神经。“宝贝,作业做了没有?”“俊俊,今天的日记画好了吗?什么时候帮你写上文字?”“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玩陀螺,作业不做了是吧?”“从明天开始,回家第一件事必须先作业,作业没完成不准玩!”总共不过画了十来天的绘画日记,可娘俩关于作业的对话屡增不减,关键作用并不明显,他照样把玩具放在第一位,照样拖拉到深更半夜才想作业,照样把我的提醒当成耳旁风,照样我行我素按自己的心情来画日记。

就在昨天,看到俊俊吃完饭后第一件事情仍然趴在地上玩陀螺,不知道把作业忘到何处,我正准备大声责备之时,突然心底冒出一个声音:他的作业,关我何事?我幡然醒悟。可不是,他的作业,他的责任,关我何事?我何必这么着急紧张,心情郁闷?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的节奏吗?一个念头我仿佛卸下千斤重担,心情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差点开心得哼起小曲来。

当然,关于作业的责任光我从中抽离还不行,还得有人接棒,不然习惯依赖模式的俊俊,可能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我决定利用送俊俊去上象棋课路上的时光。“宝贝,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你能认真听一下吗?”“什么事?”“就是从今天开始,我和爸爸要把做作业的责任还给你,以后不管你做不做作业,什么时候做作业,都是你的事情,我不会再提醒你,更不会批评你,总之你的作业,以后由你负责,我们不再为此承担,知道了吗?”“为什么?”“因为做作业本来就是你的事啊,我们如果总是干预,比如提醒,批评,或大吼都会伤害我们之间的关系,既然如此,我们选择信任你,相信你一定有能力自己管好自己的作业的。”“哦,那你们干什么呢?”“我和爸爸负责工作,负责挣钱养家啊!你的责任是学习,我们的责任是工作,我们各负其责,这样才能干好自己的事情。”“那好吧!”“还有一点需要申明,就是需要我和爸爸配合完成的作业,比如写日记,请你于九点十分通知我们,晚了我们就爱莫能助了,我们也有自己的事情,记住了吧?”“好吧!”

晚上回到家,他仍然趴在地上玩陀螺,眼看着时间快到九点了,我忍不住说:“宝贝,你在玩陀螺啊!”他抬头看了看我说:“是啊,有什么事吗?”我说:“哦,没事没事,我就问问。”他突然醒悟,马上说:“哦,对了,我还有作业没做。”话音刚落,飞快的收起陀螺,到房间做作业去了。我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看来划定责任还是有一定的效果的。

只是相比较我们不替孩子承担责任,更容易让我们发现和醒悟,孩子替我们承担的责任则更加隐蔽和具有伤害性。小小年纪孩子,如何背负得起父母肩上的重任?让孩子介入父母的生活压力,本身就是对孩子的一种摧残。我是从跟俊俊的对话里听出端倪的。

今天放学路上,俊俊想吃肯德基,我苦劝良久不奏效后,说:“你要吃就吃吧,反正我不阻止你,这样行了吧?”俊俊说:“我又没有钱。”我说:“奶奶给你的500块钱你不是还没用吗?你可以拿去买呀!”俊俊无奈地说:“那个钱是买房子的呀,用掉了我还怎么买房?”我好奇问:“你要买房干嘛?”俊俊不耐烦地说:“不是要买我们的新房子吗?”我说:“新房子我和爸爸已经买好了呀,谁说要你买的?”俊俊不确信地问:“不需要用我的钱了吗?”我说:“当然,我和爸爸都已经付钱了呀!”“哦!”俊俊不说话了,我却在思索,是谁说了什么话,让俊俊背负着买房这么大的压力?

饭桌上,父子俩的对话让我找到了答案。“爸爸,我们新房子买好吗?”“买好了呀!”“那我的钱是不是不用买新房子了?”“是不用买了,不过我们还在还账,我们还借了银行的钱,用来买新房子的,这个也是需要我们还的。”听到这里,我马上说:“不过这是我和爸爸的责任,你不用担心,我和爸爸会想办法还的,这不是你的事情。”“哦!”俊俊不说话了。

去上象棋课的路上,我再次明确地对俊俊说:“宝贝,奶奶给你的500块钱是你的,你有支配权,想买什么都可以由你自己决定,我们都无权干涉你,知道吗?”俊俊问:“那我买陀螺也可以吗?”我说:“当然,那是你的钱,你当然可以买自己喜欢的东西。”俊俊高兴地说:“太好了,我终于可以买陀螺了。”话音刚落,又担心地问:“那买房子还欠的钱怎么办?爸爸说还欠银行的钱。”我说:“那是我和爸爸的事情,不是你的事情,我和爸爸会想办法还上的,你不用担心。”俊俊说:“那人家说你们怎么办?”我问:“谁会说我们呀?”俊俊说:“给你们借钱的人呀!”我说:“首先,人家不会说我们,因为我们借钱是有合同的,其次,即使人家说我们,那也是我和爸爸的事,与你没关系,知道吗?他们不可能会说你的。”俊俊马上辩驳说:“谁说与我没关系,你们是我的爸爸妈妈呀,他们说你们不就是说我,怎么与我没关系呢?”被他这么一质疑,我突然意识到我的话有些过了,马上改口说:“妈妈的意思是这些事情我和爸爸会想办法去搞定,你不用操心,我之前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你的责任是学习,我和爸爸的责任是工作挣钱。如果你真的想帮我和爸爸,就好好管好自己的事情,承担起属于自己的责任,做好自己的作业,理好自己的玩具,管好自己的学习和兴趣班,不让我和爸爸操心,这样我和爸爸就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我们的工作,挣更多的钱了,对不对?”俊俊想了想说:“所以我的钱不用买房子啊?”我说:“是的。你的责任不是帮我和爸爸买房子,而是管好自己的事情,比如学习、玩具等,我们的责任也不是盯着你的作业和成绩,而是工作和挣钱,家庭里的每个成员只有承担起了属于自己的责任,才能更好的帮助别人,而不是你来承担我们的买房压力,我和爸爸来盯着你的作业,这样责任不明,只会让我们大家都很累,只有分清了责任,才能让我们更快乐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对不对?”俊俊轻轻地“哦”了一声,不说话了,也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

到象棋教室楼下,下车的时候,我问俊俊:“雨伞呢?”俊俊说:“到我这里,妈妈你不用担心,雨伞是我拿的,保管雨伞是我的责任。”我说:“不,雨伞是我的,我们两都有责任。”俊俊说:“不对不对,保管雨伞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应该让我来承担,如果不见了或丢了,都是我的责任,你可以批评我,也可以凶我,或打我都没关系,我愿意承担。”我笑着说:“谁说可以打人的?即使雨伞丢了,也不能打人啊,每个人都会犯错误,在错误中成长,如果因为人家犯错误了就打人,那中国岂不是变成暴力社会了?”俊俊说:“那老外就会笑话咱们了?”我说:“是的。中国是礼仪之邦,所以要学会用更好的方法解决问题,而不是通过暴力。”“哦!”老师家到了,话题不得不结束了。

从关于雨伞的对话里,我知道俊俊不仅听懂了前面分清责任的对话,而且很欣慰地听到了孩子敢于担当的声音。这种发自肺腑的声音,这份敢于承担的勇气和果敢,多么珍贵!只要给孩子一份信任,孩子定会还我们一份坦诚。

所以,当咱们为孩子的作业拖拖拉拉,没有担当而烦恼时,需要先反思一下,是否因为咱们盯得太紧,管得太多,而让孩子觉得没有承担的必要了呢?当咱们为孩子的洞察人心,过分懂事而沾沾自喜吗?需要先反思一下,是否咱们无意识地传递给孩子太多压力,让孩子承担起了本不属于他的责任呢?当孩子操心着父母的责任时,又怎么有更多的时间和心情来投入他的事情,承担属于他的责任呢?

发布于2014年06月30日 15:01 | 评论数(9) 阅读数(919) 教育手记

关于爱情与友情的对话​


今天是2014年6月26日 顾俊浩6岁6个月19天

关于爱情与友情的对话

朋友送给俊俊一套四件套的床上用品,粉色的,我担心一向有主见而且喜欢蓝色的俊俊接受不了,试探着问:“宝贝,妈妈的朋友送给你一套四件套,可是是粉色的,你能接受吗?”俊俊摇晃着脑袋问:“在哪里啊?粉色是小姑娘用的,为什么不送蓝色的?”我说:“喏,挂在阳台,估计是我朋友弄错了,我跟他说过你是男生的。”见俊俊继续做晕乎状不说话了,我又说:“人家送的我不好意思退回去,如果你实在不喜欢的话也没关系,这套四件套就用在客房,妈妈再重新给你买一套你喜欢的好了。”俊爸插话说:“没事没事,他不喜欢我喜欢,给我用好了。”俊俊马上说:“谁说要给你了,我还没说不要呢!”说完又扭头问我:“人家送的?不要钱的?”我说:“是的。”俊俊说:“那就要吧,不要钱的不要白不要。”我说:“要不要钱不用你考虑,那是爸爸妈妈的事情,你只管选你自己喜欢的,不要勉强知道吗?”俊俊想了想说:“那先用了再说吧!”

送俊俊去象棋课的路上,我和俊爸又聊起粉色四件套的事情,我总觉得男生用粉色有些别扭,俊爸说:“要么送给小姑娘,得问问儿子。”说完问坐在车后的俊俊说:“俊俊,要么把那套粉色四套件送给小女生,再重新给你买套蓝色的?你最喜欢你们班的哪个小女生啊?”不知道是因为不想送,还是实话实说,俊俊马上说:“我们班的小女生我一个也不喜欢。”俊爸诧异地问:“你们班那么多女生你一个都不喜欢啊?”俊俊说:“是啊,我们班有14个女生了。”俊爸说:“你前面不是还要跟谁结婚的么?现在不跟人家结婚了?”俊俊说:“不结了,都没有喜欢的人还结什么结。”我问:“真的一个喜欢的没有?”俊俊说:“没有。我最不喜欢的就是XR,她每天都是最后一个到幼儿园的,都九点多了才到幼儿园。”我说:“那你有问她为什么那么晚去幼儿园吗?”俊俊说:“没问啊!”我说:“她妈妈怀孕了,有可能她妈妈身体不舒服,起不来,他爸爸又要忙于工作,所以没有人送她,她才那么晚的呢!所以就因为这个原因不喜欢人家是不是有点太过了?”俊俊说:“老师都说她了,她是最晚到的一个。”我说:“那你也不能因为老师说她了就不喜欢她吧,老师说她是因为老师希望她能早点入园,并不是老师不喜欢她。再说了,每个人都要都自己的看法,不能因为别人的评价而影响我们的判断对不对?”俊俊不说话了。

俊爸又说:“那HH呢?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她,要跟她结婚的吗?”俊俊无奈地笑了笑说:“她啊?我早就不喜欢她了,她已经升下好几级了,都快升到最后面去了。”我说:“什么叫升下好几级啊?”俊俊说:“就是往后排了,到后面了呀!”我说:“哦,那应该叫降了好几级,不是升,升是往上,降才是往下。那TT呢?你不喜欢TT吗?”俊俊鄙夷地说:“她?全班我最最最不喜欢的就是她了,她永远排在最后一名,我实在太讨厌她了。”我说:“你这么讨厌她为什么还经常跟她吵架呢?”俊俊说:“我就是因为讨厌她才跟她吵架的,谁让她老是跟我吵架的!”我想说的是,如果真的讨厌一个人,是连吵架的欲望也没有的,但想到现在的他估计还不明白,所以就没问了。

俊爸又开口了:“这么看起来你真的一个喜欢的也没有啊!”俊俊说:“有的,我最喜欢HJ和XY,你知道吗?HJ说他在班上有10个兄弟。”我心想:最近怎么改成喜欢男生了?难道婚恋敏感期悄悄结束了,开始关注友情了?想到这里,我说:“哇,HJ有这么多兄弟,那你在班上有几个兄弟啊?”俊俊说:“我也不知道。”我说:“你可以数数看嘛!你看NN今天送了你一张最强的卡片,是不是说明他很喜欢你,算不算你的兄弟呢?”俊俊说:“算的。”“还有HJ和XY,你这么喜欢他们,他们算不算你的兄弟?”“当然。我也是HJ的兄弟。”“哦,还有MY,你们不是经常一起玩,也算是你的兄弟吧?”“嗯,也算的。”“还有XX,你们一起学象棋的,是不是也是你兄弟?”“是的。还有FF,也是我兄弟。”“哦,对了,还有FF。还有谁呢?CC是不是你兄弟?”“他不是。”“LX呢?你不是经常在图书馆遇到他,算不算你兄弟?”“他也不是,最近都没跟他一起玩了。”“哦,那SC呢?”“他就更不是了,他很脏的,老是吃鼻涕,我才不要跟他做兄弟。”“哦,那别的我也不知道了,不过随便数数你也有六七个兄弟了嘛!”“是啊!”“兄弟之间有好东西是不是应该相互分享呢?你看NN就把他最强的卡片都送给你了。”“妈妈,我其实也要送他的,可是他不要,他说他家里有9万张卡片。他本来还要送我很多的,他奶奶不同意。”“哦,看来NN真的很喜欢你,把你当成好朋友了,你真幸福,有这么好的朋友愿意无私地跟你分享。”“那当然了,他是我兄弟嘛!”说完悄悄地沉浸在拥有朋友的快乐里。

过了一会儿,我说:“对了,我想起来了,你以前不是说要跟XH结婚的吗?你也不喜欢XH了吗?”俊俊想了想说:“她呀,喜欢的呀!”“哦,你现在还喜欢她的是吗?”“是的。”看来“爱情”还在,还能找得出一个喜欢的对象。这能算是爱情、友情双丰收吗?

不管怎样,这都是属于他的故事,他是故事里最快乐的小主角,我是故事外最忠实的聆听者。我们用分享与倾听谱写出了上面最生动的画面。

发布于2014年06月26日 12:17 | 评论数(6) 阅读数(731) 成长日记

让孩子在眼泪中感受选择的份量​


今天是2014年6月25日 顾俊浩6岁6个月18天

让孩子在眼泪中感受选择的份量

在成长路上,孩子有无数次选择的机会,可是因为父母和教养环境的不同,有些孩子的选择机会被剥夺了,有些孩子会讨好地按父母的意图来选择,还有些孩子在选择后会遭遇父母的干预,所以真正能按自己的意愿来选择,并心甘情愿地承担选择后果的孩子并不多。不让孩子真心的选择一回,不让孩子为自己的选择失误而痛哭流涕一回,孩子又怎么能分辨哪些对他是最好的选择呢?有时候,眼泪代表着成长。

话说在“孩子,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一文中,俊爸答应重新给俊俊买发射线,以弥补自己的错误,俊俊也终于平静地接受了发射线断的事实,看上去事情仿佛圆满地告一段落了。可事实上,真正的“真相”尚未揭开。

隔天周日,阳阳欢天喜地的来到我们家,带着他好不容易缠着爸爸买到的麦吉魔幻陀螺,献宝来了。刚进家门,两个小家伙就开心地切磋起陀螺来了,阳阳送给俊俊一根发射线,他的陀螺配件里有两根,有了发射线的俊俊乐坏了,他的陀螺终于可以玩起来了。可是比起来之后,两个小家伙马上就发现了两个陀螺不同,转起来的持久力完全不一样,外观的质感上也有差别,阳阳说:“俊俊,我知道了,你的陀螺肯定是盗版的,只有盗版的才会这么弱。”俊俊左看右看,虽然心里接受不了,但也不得不承认他买到的就是山寨货。

一向比较好强的俊俊,怎么能容忍得了自己满怀期待的陀螺输给别人呢,他飞快跑到房间对我说:“妈妈,我的陀螺是盗版的,转起来一点也不厉害,我想重新买个正版的,跟阳阳一样的。”我说:“宝贝,这个陀螺都是你透支分数才买到的,你用什么来买正版的呢?”俊俊想了想说:“那我再透支呗,大不了等一百多天后再买玩具。”我说:“不可以,前面的透支都没有还完,怎么可能再透支呢?”俊俊说:“那怎么办?我不想用盗版陀螺,盗版陀螺一点也不厉害。”我说:“宝贝,不管这个陀螺是盗版还是正版,这都是你的选择,我和爸爸尊重你的选择,你也要为你的选择承担责任。所以不管是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玩也好,扔也罢,我们都不会干涉你,也不会替你承担责任,因为这是你的选择。”俊俊见我不同意,又红着眼圈去找俊爸,俊爸当然也不会同意,所以后来人家丢下阳阳,气呼呼地躲到房间哭鼻子去了。

我很心疼,但没有去安慰他,有些纠结他需要自己经历和面对,然后找到答案,我帮不了他。过了大约十多分钟,他终于打开了房门,没事人一样走出来,和阳阳继续开心地玩起了他的盗版陀螺。他开始接受了自己有一个盗版陀螺的事实,也接受了自己失败的选择。唯有接受才能解脱,这份勇气和魄力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到吧!

晚上,阳阳走后,他开心的向我炫耀:“妈妈,我的盗版陀螺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有几次把阳阳的正版也给打败了。”我说:“是吗?看来你还是很喜欢你的盗版陀螺嘛!”俊俊说:“当然啦!这可是麦吉魔幻陀螺哦,到火里都能转的,比普通陀螺强很多的好吧?阳阳把他的另一根发射线送给我了,我明天可以带到幼儿园去玩了。”瞧他那神采奕奕的样子,跟之前的“纠结哥”判若两人。

只是好景不长,盗版终究是盗版,承受不住他那么猛烈的爱。就在隔天晚上,他相约几个同学到南湖广场比陀螺时,他心爱的陀螺终于还是“负”了他。

先是跟宇比陀螺,宇的麦吉魔幻陀螺就只陀螺和发射线,没有其余的配件,相比较俊俊有转盘和拆卸装配的配件,明显要逊色一些,俊俊心里悄悄地有了一丝优越感。“额,你这个陀螺怎么没有转盘?”“你这个型号跟我的不一样吧?我的这个可是能在火里转的。”“你这个连配件都没有,简直弱爆了。”他是这样评价同学的陀螺的。可是,很快他就遇到了问题,兴高采烈地拆来陀螺更换零件后,却怎么也装不上了。他请我帮忙,我爱莫能助,这么先进的玩具,旧时代成长起来的我怎么可能玩得来,我害怕上演俊爸的悲剧,连尝试的欲望也没有。他又找宇帮忙,宇热心地研究了半天,还是没能装好,丢下一句:“哎呀,你这个陀螺跟我的不太一样,我弄不来。”走了。俊俊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上窜下跳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他的另一个同学星来了,他尝试着问:“星,你会装陀螺吗?我这个装不好了,你帮我看一下。”你还别说,行家就是行家,三下五除二,装好了。他说了声“谢谢”,拿着陀螺又开心地投入战斗了。

两圈比下来,他的手又有些痒了,又跑回来更换零件,把一个陀螺拆得七零八落,又一个个装起来。装着装着,突然说:“我的陀尖呢?我的陀尖去哪儿了?”话音未落,声音哽咽,立马大雨滂沱。边哭边说:“我的陀尖去哪儿了?没有陀尖我怎么装陀螺啊?”我说:“刚刚不是还在你手上装着吗?你是放到哪里了吗?”他边找边哭着说:“我不知道,我找不到我的陀尖了,我找不到我的陀尖了。”我真的很讨厌他遇到事情就哭鼻子的方式,不过想到他被这陀螺的几番折腾,也深深的理解和同情,平静地帮他找了起来。可是那陀尖就像是故意跟咱们作对似的,方圆几米都找遍了,就是找不着。他哭得更大声了,仿佛要哭尽心里的委屈,他的几个同学听到他的哭声,都跑过来关心地问:“顾俊浩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呀?”他坐在台阶上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伤心地哭。我说:“他的陀尖找不到了,陀螺玩不了了。”几个同学都围过去想看个究竟,在几个孩子交流安慰时,我突然看到了陀尖,在俊俊屁股旁边的草丛里。找到陀尖的俊俊高兴得大笑起来,装好陀尖安心地跟同学去玩了。

再次满头大汗地跑回来是十分钟后,一回来又开始拆陀螺拧陀螺,这一回又有新问题了,陀螺怎么拧都拧不紧。“妈妈,你帮我拧一下,为什么我拧不紧?”我接过陀螺,帮忙拧了两圈,还是不行。他拿回陀螺,又自己拧了起来,可是拧了几次,试发射时,陀螺立马全部散架,配件散落一地。无奈之下,他又请来星帮忙,这回连星也没办法了,只说:“你好像有个配件坏了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弄了。”连试了十多次后,他终于确定是一个配件破了,所以才导致拧不紧。他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边哭边说:“我再也没有陀螺了,我的陀螺再也不能转了,我再也没有陀螺了。”我说:“也不一定,回家让爸爸看看,也许爸爸能拧紧。”他大哭说:“都断了还怎么拧啊,肯定拧不好了,我再也没有陀螺了。”我不再说话,只听着他的哭声,轻轻地替他抹眼泪。这个陀螺已经让他留了不少眼泪,可终究还是离开了他,这样走得干脆也好,希望他能借助泪水把心里的委屈,失望和不满一次性的清理干净,擦干眼泪,明天还是那个快乐的孩子。

果真,回到家,确认麦吉魔幻陀螺的配件无法更换后,他就把它们放在一边,又玩起了家里的三个奥迪双钻陀螺。他接受了失去麦吉魔幻陀螺的事实,用了短短一天的时间,为他的选择划上了句点,用转移注意力的方法承担起了属于自己的责任。

孩子常常比我们想象的强大,我们在给予孩子选择的权利同时,要让孩子承担起选择的责任。如果光给权利,不承担责任,孩子就会因滥用选择权而放纵自己,变成一个没有担当和责任心的人,如果光承担责任,而不给权利,孩子就会在我们的限制下畏畏缩缩,由没有意见慢慢变得没有主见。所以我们对孩子最大的信任,就是把选择的权利与责任同时给予孩子,让孩子在选择的体验中变得更加谨慎与理性,慢慢地学会做出对自己最好的选择。

发布于2014年06月25日 09:38 | 评论数(8) 阅读数(1099) 教育手记

妈妈,我心里一点也不开心


今天是2014年6月23日 顾俊浩6岁6个月16天

因为她们凶我的时候声音好

周五接俊俊回来的路上,娘俩聊天,我问俊俊:“你是怕S老师一点还是怕P老师一点?”俊俊说:“两个老师我都不怕。”我又问:“老师凶你的时候你也不怕吗?”俊俊说:“不怕啊!你知道为什么吗?”我说:“不知道啊!”俊俊说:“因为她们凶我的时候声音好,声音好的时候我就不害怕,就不会哭。”这小样,还能听出老师凶他时的语气了。“哦,你的意思,她们凶你的时候声音好,所以你不害怕?”“是的。”“那她们有声音不好的时候吗?你有没有被凶哭过?”“好像没有。妈妈,我告诉你,现在老师凶我说把我送到大八班去我都不会哭了。”“哦,是因为老师的声音好吗?”“是啊!”我偷笑,是因为你脸皮变厚了吧!

“那爸爸的声音好不好?”“有时候好有时候不好。”“哦,那我呢?如果我凶你声音不好的时候你会害怕吗?”“会害怕呀,你声音一点点不好的时候,我心里就会害怕。”“哦,害怕了就会哭吗?”“那不一定,要看用什么害怕的语气对我!”终于说到重点了。“哦,看谁啊?”“要看人家啊,用什么语气来对我?”“哦,如果语气很重的话你就会哭是吧?”“很重啊?很重也不会哭啊,眼泪流一点就行了。”“啊中?流眼泪不是哭啊?”“嗯。”“流眼泪跟哭不是一回事啊?”“嗯。”“哦,那你是因为害怕流眼泪还是因为人家凶你觉得委屈流眼泪呢?”“这个我真不知道怎么说!”“哦,那就不说了吧!”

妈妈,在我们家你最喜欢谁?

睡前聊天,俊俊问我:“妈妈,在我们家你最喜欢谁?是我,爸爸还是爷爷奶奶?”我说:“都喜欢。”俊俊不依不侥地说:“这样回答不行,我是问你最喜欢谁,不能全选的。”我说:“那应该是你和爸爸吧,最喜欢你们两个。”俊俊想了想说:“妈妈,不对呀!你应该最喜欢爸爸才对,然后是爷爷奶奶,最后才是我。”我好奇地问:“为什么呢?”俊俊说:“因为你要先有老公,然后才有爸爸妈妈,最后才生我的呀!”原来人家是这个思路,我说:“哦,按你这么分析还真有点道理呢!”俊俊想了想,又说:“好像又不太对,你应该最喜欢爷爷奶奶才对,是为他们是你的爸爸妈妈,没有你爸爸妈妈怎么会有你呀!”我说:“不对呀,我的爸爸妈妈是外公外婆,爷爷奶奶是爸爸的爸爸妈妈哦!”俊俊说:“哦,那你为什么叫爷爷奶奶叫爸爸妈妈呢?”我说:“因为我跟爸爸结婚了,他的爸爸妈妈就是我的爸爸妈妈呀!”俊俊又问:“那爸爸叫外公外婆呢?也叫爸爸妈妈吗?”我说:“对呀!”俊俊想了想说:“那你还是最爱我吧!”我问:“为什么呢?”俊俊说:“因为我是你的儿子呀!”“好的,妈妈最爱你行了吧?我的宝贝儿子。”我偷笑,虽然他理智上希望我先爱别人,但却过不了情感上这一关,内心深处还是渴望我先爱他的。

妈妈,我心里一点也不开心

一大早起来,俊俊就坐在沙发上对我说:“妈妈,我心里一点也不开心。”我知道是因为我周末要去宁波学习的事儿,我很高兴他能这么坦诚的向我说出他的情绪。“是因为妈妈今天要去学习的事儿吗?”“是的,我不想跟你分开。”“嗯,妈妈也不想跟你分开,可是妈妈又不得不去学习。”“我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晚上回来就看不到你了。”说着他的眼圈有些红了。我安慰他说:“怎么会只有你一个人呢,不是还有爸爸和爷爷奶奶,再说周日我就回来了,我们就可以见面了。”俊俊的心里还是闷闷不乐。

在去幼儿园的路上,俊俊感叹说:“日子过得真不好!”我知道他还没有从跟我离别的情绪里走出来,只好回应他的感受说:“是因为晚上要跟妈妈分开,让你觉得有点难过和伤心吗?”“是的。”被我说中心事的俊俊声音哽咽着说:“晚上你没在家,我怎么过呀!”“你是担心一个人无聊吗?你可以和爸爸下棋,或是看一部电影,也可以自己看书或玩玩具,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啊!”俊俊抹了抹眼泪说:“我想跟你一起去,行吗?”我说:“不行的。不能带小孩子,你去了他们也不会让你进去的。”“那我就在外面不就行了。”“那怎么行,你在外面会让妈妈分心的,不能专心学习。”“可是我真的不想跟你分开。”他越说越难过。我说:“妈妈也不想跟你分开,但是没办法,妈妈必须得去学习。你看你每天都在上学,可是妈妈工作以后,都没机会上学了,所以妈妈必须去学习啊!不过妈妈会想你的,只要我心里想着你和爸爸,我就不会觉得孤单了。”俊俊抹了抹眼泪,沉默了。

快到幼儿园的时候,俊俊又说:“那你中午来接我,我下午不想在幼儿园。”我问:“为什么?小朋友可以随便缺课的吗?”俊俊说:“幼儿园里的小朋友太吵了,还不如回家安静,回家我可以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我说:“那你前面不是每天都在幼儿园好好的,为什么今天就会觉得小朋友吵?再说不管吵不吵,我们都得上学是不是?你看妈妈跑这么远都要去学习,你现在有这么好的学习机会怎么能不珍惜呢?”俊俊着急地说:“可是我不回去的话今天就看不到你了呀!”我的心突然一软,试探着问:“你是为了再见到我,所以中午想让我接回是吗?”俊俊轻轻地点了点头。原来是为了见我,看着我走,我心里一阵心疼,为孩子的这份依恋与细腻之情。“那好吧,妈妈到时候看,如果时间来得及就过来接你,实在来不及也没办法,行吗?”“好的,你说话要算数。”“嗯,妈妈说话算数,尽量赶过来。”俊俊这才放心地进教室了。

在路上,经过一番内心挣扎后,我决定去接他回来。虽然因为想见我而影响学习的习惯并不好,可我并不是经常会离开他,所以在离开的时候满足他的心里需求,让他有跟我说再见的机会,对于这么爱着我的孩子而言,多么珍贵!我不忍心拒绝,更无法想象,他在期待中慢慢失落的眼神。

发布于2014年06月23日 11:39 | 评论数(13) 阅读数(842) 童言趣语

孩子,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今天是2014年6月19日 顾俊浩6岁6个月12天

孩子,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如果说女人总感觉衣橱里少了一件衣服,那么对于孩子而言,他们会总感觉玩具箱里少了一样玩具,孩子对玩具的热爱就像女人对衣服的热情一样,你也许无法认同,但必须理解,因为孩子的天性就是玩。只是理解并不代表要无条件满足。

周六带俊俊和阳阳从肯德基出来,路过中港城的玩具店,两个小家伙两眼放光,飞奔着跑了进去。没过多久,俊俊兴奋地跑出来说:“妈妈,我想买陀螺,我看中一款麦吉魔幻陀螺,才35块钱,你给我买吧!”我问:“你的分数够了吗?”俊俊摇摇头说:“不够。”我说:“那就不行哦,我们说好的,要分数够了才能换一个愿望的。”(为了在入小学前帮俊俊养成良好的习惯,强化俊俊的好行为,经过家庭会议的讨论,我们一致通过了家庭公约计分表,通过相互打分的形式强化彼此的好行为,分数够了的一方还可以满足一个愿望。)俊俊摇摇头说:“不够,还差好多分呢!可是我现在想买陀螺呀!”俊爸说:“你家里不是还有三个陀螺吗?怎么又要买陀螺了?加上之前玩坏的,你都买过六七个陀螺了吧?还要买?”俊俊不满地说:“家里的陀螺跟这个陀螺是不一样的,家里的陀螺只能在地上转,这个麦吉魔幻陀螺可以在火里转,还可以手上转,比家里的陀螺更厉害。”阳阳也在旁边插话说:“是啊,这个陀螺不一样的,我也没有,我也要打电话让我爸爸买。”我说俊俊怎么一下子对这款陀螺这么了解了,原来是有行家在旁边呢!

见俊爸不说话了,俊俊马上请求说:“爸爸,你就给我买嘛,才35块钱,很便宜的。”俊爸说:“谁跟你说35块钱便宜了?我跟妈妈挣35块钱也不容易的好吧!”俊俊嘻皮笑脸的说:“才35钱嘛, 你就给我买吧!”俊爸不耐烦地说:“你别跟我说,你妈妈同意买就买。”俊俊又反过来缠我,我说:“不管一样还是不一样,也不管这个陀螺便宜还是贵,我们说好的规则是不是应该遵守呢?如果你看到什么都想要,我们都要无条件满足,那我们定的规则不是就没用了吗?”俊俊拉着我的胳膊说:“妈妈,你就给我买吧,我实在太想要那个陀螺了,求求你了,你就给我买吧!”看到孩子这么低声下气的求我,就为了一个35块钱的陀螺,说句实话,那一刻我心里是有一点动摇的。毕竟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是否可以先买给孩子,然后再让孩子补足分数?可是万一我松口,孩子过段时间再看到别的新颖玩具,又用同样的方式来得到怎么办?那规则岂不是变成摆设了?更重要的,想买玩具的是孩子,所以想办法,出主意的是孩子,而不是我。这样想来,我没有坚决拒绝,只是以规则为由温柔地坚持着我的立场。

俊俊果然很快想到了应对之策,他说:“妈妈,要么这样,你先给我买陀螺,等我的分数挣够了,下次不再买东西不就行了。”我和俊爸相视一笑,俊爸说:“那万一你买了之后反悔怎么办?下次看到别的东西又想要怎么办?”俊俊认真地说:“不会的,我说话算数,肯定不会反悔。”我说:“那好吧,不过你这属于提前消费,需要支付一定的利息,本来挣够30分就可以换一个愿望的,这样的话得再加2分,32分才行,你同意吗?”俊俊见我松口,开心地说:“愿意愿意,就32分吧!你快点给我钱,我想现在就去买。”看着他那猴急的样了,我和俊爸哭笑不得,看来玩具对孩子的魅力果真不小。

俊爸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掏出了35块钱,可两个小子在旁边一合计,却又改口了:“爸爸,35块钱不够,要55块钱,因为还要买一个战斗盘,不然买了陀螺也没有威力。”俊爸说:“那可不行,你刚刚不是说35块吗?怎么又变了,先买陀螺不行吗?战斗盘让妈妈给你到网上买买好了。”俊俊又是一番死缠烂打,软磨硬泡,终于在我的默许下找俊爸要到了55块钱,两个孩子兴高采烈地飞奔着买陀螺去了,留下我在原地被俊爸指责:“什么条件都答应他,看以后还怎么管。”我没有作声,总觉得事情还没有结束。

没过几分钟,两个孩子就欢呼雀跃地回来了,当然,手里拿着陀螺。俊俊已经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在阳阳的指导下兴奋地玩了起来,边玩边热情向我介绍陀螺的各个配件,当然也没有忘记对我和俊爸表达谢意。可是好景不长,没兴奋多久,俊俊就有几分失落了。一是这种陀螺他不太会玩,二是陀螺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强大。我看了看陀螺的配件,做工真的很次,根本不值55块钱,只是孩子的喜欢,没办法用金钱来衡量。俊俊玩起来多次受阻,有好几次都是在阳阳的帮助下才玩起来的,还有一次阳阳也搞不定了,我们也不会玩,两小就只好跑回店里找老板帮忙。这种想象与现实的差距,让俊俊有一种强烈的挫败感,开始指责起陀螺的各种不是来。可是他的心里又是喜欢的,喜欢得甚至舍不得让阳阳差手。就这么磨合了十多分钟,更严重的问题出现了,俊俊拉不动陀螺,陀螺发射不了了。俊俊正要发脾气,俊爸说:“俊俊过来,爸爸帮你看看。”俊爸左瞧右看,试了试力,想用力把发射拉出来,可是这一拉不要紧,发射线竟然瞬间断成了两截。

俊爸顿时傻了眼,没想到这发射线竟然这么脆弱。俊俊看到自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陀螺线竟然断成两截,表情立马晴转阴,带着哭腔大叫说:“怎么断了呀?”俊爸也说:“是啊!怎么这样拉拉就断了,这个陀螺的质量太次了,去找老板,让他重新赔一个。”俊俊愤怒地举起陀螺说:“哼,这是卖的什么乱东西,我不要了,把他砸了。”俊爸马上阻止说:“不能砸,要去找老板赔,你砸坏了他就不会赔了。好了,你们俩去找玩具店的老板,让他赔一个,爸爸等会儿就过来。”俊俊拿着陀螺气呼呼地和阳阳跑远了。彼时我们正在离玩具店不远的男装店里帮俊爸挑裤子。

看着俩孩子飞快消失的背影,我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们的维权估计很难成功,因为他们是孩子,而且俊俊还带着很强烈的情绪,那种找人拼命的冲动不仅不能解决问题,甚至还可能伤到自己。我和俊爸决定赶过去帮俊俊一把。尚在半路,就遇上了大哭着跑回来的俊俊,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语无伦次地说:“爸爸,他们不给我赔,我都没有发射线了,我的陀螺再也不能玩了。”俊爸马上说:“别哭了,走,爸爸带你去找他们理论,明明是他们陀螺的质量问题,怎么能不给赔呢!”那一刻,我觉得俊爸这位父亲形象在儿子眼里一定是伟大的,不管孩子有什么问题,都坚定地站在孩子身后,给予孩子充分的理解和认同。

我们一行人来到店里,俊爸开始跟玩具店老板交涉,老板开口就说:“这个东西听说是你拉坏的?我们真没法赔,这不不是东西本身的质量问题。”我就知道俩孩子过来解决不了问题,因为孩子不会说谎,他们不会说发射线是他们拉断的,这恰恰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俊俊一听店老板还是不给赔,情绪突然失控,大哭着说:“谁让你不给赔的,你不给赔我就把你的陀螺拿走,谁让你给我一个坏陀螺的。”边哭边拿起一个货架上的新陀螺。俊爸说:“不是东西质量问题那怎么一拉就坏了,我刚刚也没用多大的力,如果东西本身好的话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拉断了。”我说:“是的,可能大人拉这个线的力量比孩子是大了些,但如果线本身没有问题的话,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拉坏了,对吧?”店老板说:“那刚刚他们俩过来我给他们拉了好几次也没拉坏呀,这个小孩知道的,他会玩,他试过好几次都没有问题。”店老板说着指了指阳阳。俊爸继续说:“那如果不是紧的话,我也不可能拉断呀!装反也不可能,装反的话根本装不进去。”店老板说:“我可以试给你看,你看这样算紧吗?一点也不紧呀,对吧?”俊俊眼看着赔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暴跳如雷地冲到店里,抱起一个陀螺大叫着说:“你给我赔,你给我赔,你卖的什么破东西啊,你给我赔,我都不能玩陀螺了,你必须给我赔!”因为说话太急,俊俊边哭边剧烈的咳嗽起来。我是第一次看到他哭得如此撕心裂肺,为了一个并不值钱的陀螺,是因为希望太大,想象得太美,所以才会在亲历现实后,这么的失望和难以接受吧!大喜之后的大悲,又有哪个孩子能轻易承受得住。我心里一阵心疼,轻轻地拥住他,除了给他一些力量,我没有办法减轻他心里的痛苦。

见我们都不说话了,店老板又说:“你如果线没拉断,我给你们换是没关系的,反正我可以退回厂里去,可是线断了是真的没办法了,主要我这里还真没这样的线配。”俊爸说:“那你要这样讲嘛也没办法了,如果线不断,孩子也能玩,也用不着找你换了。”店老板说:“真的没办法,有办法我也可以帮你们换。”俊俊听到换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做出一个让所有人都吃惊的举动,他突然拉住我的手说:“妈妈,把手机给我,我要打110,叫警察过来,快点给我手机打110,叫警察叔叔过来把他抓起来了。”说完见我没反应,执着地在我的包里翻找起来。我心疼地拉住他说:“宝贝,为了一个陀螺不值得你哭成这样。这样的小事找警察叔叔也没用。”俊俊还是不依不侥地大哭,嘴里不停地喊着:“你赔我陀螺,你赔我陀螺,不赔我陀螺就把钱还给我,那是我的钱。”店老板无可奈何地看着俊俊,他估计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个孩子竟然能迸发出这么大的能量。说句实在话,我也没想到,他会在自己和我们的维权无效时,想到找警察来帮忙维护自己的权利。他没有在大人的权威面前低头,也没有屈服于不公平的对待,在这个成人说了算的社会里,他一个小小的孩子敢大闹玩具店,挑战不公平的待遇,敢于说出自己内心的不满,那一刻我的心里是有几分自豪的,为这样放纵的他。

在俊俊再一次情绪失控之前,我轻轻地将他拉走了。既然解决不了问题,留在那里只会徒增伤心,不如趁早离开。本来我对店老板还抱有一丝幻想,以为他会看在孩子的份上,想到折中的办法,不至于让孩子那么伤心。可是从老板开口的第一句话起,我的幻想就彻底破灭,猜到会是这样的结局。离开的那一刻我觉得特别痛快,因为这家店从此再也骗不到我们家的钱了。

只是做为当事人的俊俊没有办法那么快释怀,回去的路上还在纠结说:“妈妈,你为什么不让我打110啊,就应该让警察叔叔把他抓起来。”我说:“宝贝,为什么抓人家呢?是人家逼着你买的吗?”俊俊说:“可是他卖的是烂东西呀,弄坏了还不赔。”我说:“是谁弄断的呢?”俊俊说:“是爸爸。”我说:“那么好了,咱们凭什么叫人家赔呢?”俊俊反应过来,马上说:“爸爸,你赔给我,你重新赔我一个。”俊爸幽幽地说:“我有说不赔吗?瞧你为个陀螺哭成这样。”俊俊不说话了。在车上,俊俊想起陀螺的事,突然伤心地说:“这个陀螺白买了,发射线断了,买了也不能玩。陀螺没有了,钱也没有,实在是太不值了!都怪那个老板太卑鄙了,怎么会有这么卑鄙的人,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我说:“不,宝贝,我觉得这55块钱花得很值。”俊俊疑惑地看着我,我接着说:“开始我跟爸爸都不同意你买陀螺,可你执意要买,甚至连爸爸提议的到网上买都等不及,非要马上就买。如果我们今天没给你买陀螺,你是不是会一直想着陀螺?”俊俊点了点头。我又说:“那现在呢?你还会在这家买陀螺吗?”俊俊坚定地摇了摇头。我说:“你看,我们用55块钱看透了人心,看到了这家店东西的质量,以后再也不会去这家店了,再也不会上更大的当了,你说是不是很值呢?”俊俊说:“可是我还是没有陀螺玩呀!”俊爸说:“没关系,回去我帮你看一下,实在不行也可以重新买根线嘛!”俊俊终于不说话了,他心里的疼痛也许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吧!

从我们不同意买陀螺,到用变通的法子要到了55块钱,从得到陀螺时的兴高采烈,到发射线断时的伤心欲绝,从买陀螺时店老板的喜笑颜开,到换线时店老板的翻脸不认人,从维权之初我和俊爸的坚决支持,到维权不得时我们的无奈忍让,一个陀螺揭穿了这么多的真相。虽然这些略带残酷的事实,对于一个年仅几岁的孩子而言有些残忍,可这就是血淋淋的现实,我们改变不了,也决不选择逃避。因为这是他的选择,他应该为此买单。不论结果是快乐还是悲伤,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发布于2014年06月19日 21:26 | 评论数(6) 阅读数(1303) 教育手记

    1 2 3 4 5 6  >>    尾页  页码:1/7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