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教育手记 | 成长日记 | 童言趣语 | 俊妈答疑 | 俊妈随笔 | 我的文章

当我遇见一个人


今天是2016年9月5日 顾俊浩8岁8个月29天


今天想借李雪老师新书的题目,说说前两天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一)为了流畅的焦虑
 

我一直有一个特点,就是对我特别有感觉,特别想做好的事情,却总是感觉做不好。要么有些拖沓,要么不了了之,要么不如人意。比如,在某些重要的场合,我想讲一番漂亮的话,可就是没有办法说得面面俱到。再比如我喜欢码字,也码过很多字,可是每次当我对某件事情特别有感触,想用文字表达出来的时候,就是没办法写得酣畅淋漓。总有一种卡住的感觉,要么我拖着,一直不去做,要么就是我做了,但对此不满意,总感觉我的嘴和我的手没办法完全表达我的心。

这次也是一样。吉利根博士的催眠体验沙龙已经结束三天了,我在这次课上有非常大的收获,也找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尚在上课的时候,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回去之后一定要把我所有的收获和感受写下来,可是回来都好几天了,却迟迟没有行动。我每天都把自己搞得很忙,好给我的不行动找一个合理化的借口,但是内心深处的我却如此清明,我就是在逃避和害怕,有点像精神分析上所说的俄狄浦斯冲突。可是知道并没有用,对我的行动没有任何帮助,我还是继续逃避着,不敢面对。直到今天中午,当我彻底的静下心来,去感知我的感觉时,我突然链接到,在逃避的背后,我的内在有一种很深的焦虑感。正是这份焦虑感阻碍了我的行动。

觉察到这份焦虑,让我有一种轻松的感觉。一方面我想用流畅的用文字表达出我的感受,另一方面我又有很深焦虑无处释放,我尝试着用在沙龙上学到的催眠技术来帮助自己调整,运用身体的中正转化这两种冲突。我先给自己做了放松,然后进入到教练状态,用三颗种子的体验慢慢的让自己进入到很深的正念状态。特别是第三颗种子打开场域进入到无边无际的状态时,我的感触特别深刻,我的心慢慢的打开,包裹的范围越来越广,慢慢的冲出办公室,冲出办公大楼,迈向更远的地方。然后我看到了蓝天和白云,仿佛人间仙境,我站在云端,心向更远处延伸,不着边际。

突然间,我的心口有一种非常流畅的感觉涌现,我不自觉的把自己的右手就放到了心口的位置,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大师拿着毛笔飞速的写字的画面,紧接着又出现一个剑客握着剑飞快的舞剑的画面,然后眼前就出现自己拿着笔“唰唰”的写作的画面,都是如此的流畅和快速。慢慢的这种流畅的感觉越来越强,我非常笃定的给它打了9分。

当我尝试着与自己的焦虑连接的时候,我的腹部感觉到有点收紧和发热,我把左手放到腹部,眼前出现的一个三岁多的小女孩,她扬着头,看着眼前高大的妈妈,妈妈的嘴里在骂着什么,小女孩的眼里充满了恐惧和无助,她想靠近却又害怕靠近,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这时候画面一转,眼前又出现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她煮饭的时候把锅底烧坏了,她很焦虑,不知道妈妈回来后等待她的是什么。画面刚过,我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我深深的感觉到我焦虑的背后有一种很深的无力感,来自那个小小的我。

我右手摸着顺畅,左手抚着焦虑,试图让这两股能量共舞,让它们整合,我上下移动着双手,试图邀请焦虑到心口的位置来,作用似乎不太明显。我又把焦虑送回到腹部,试图去抱抱那个受伤的小女孩,安慰她不要害怕,这时候明显的感觉要好受多了。

做到这里,我开始午休,刚躺下,脑袋里各种构思袭来,文思如泉涌,所有的感觉再次被激活,于是有了这所有的文字。

 (二)我要想的到底是什么?


在吉利根博士两天的沙龙中, 让我收获最大的不是他传授的催眠技术,也不是他传递出来的气场强大的感觉,而是在他的沙龙上,我遇见了一个人,一个真真正正看到了我的人。我感觉的生命因为她的看到而变得不一样了,我生命里的某些东西因为她的看到而被激活了,她是我生命里的贵人。

其实,我是带着明确的目的去参加吉利根博士老师的催眠沙龙的,自从生完二宝以后,我就有一个很大的困惑,我的家庭圆满了,但我不知道我的事业方向在哪里。我不喜欢我现在的工作,它没有办法点燃我的生命热情,没有办法让我的生命完全绽放,我希望可以找到我的生命事业,一份让我愿意全身心的投入的工作,但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所以我报名了这次沙龙,带着满心的期待而去,为此我甚至放下了内心的胆怯和害怕,积极申请到台上做个案的机会。 

 可是到了沙龙我才发现,500多人的场域,别说做个案近距离跟老师交流,就是想坐到前几排看清老师的脸都是一种奢侈,我只好悄悄的把我的困惑藏在心里,等待时机。沙龙上有十多位助教,主持人说如果我们有问题可以在休息的时候问助教。可是一个上午过去了,我没有去找助教。下午老师讲完一个阶段的课,有一个跟同伴之间的催眠练习。主持人说没有同伴的可以举手,我举起了手找到了离我有几排之远的清风。与清风的相遇我觉得是有意义的,首先在她的催眠带领下,我看到了一些自己未曾看到的东西,其次她是我与贵人之间的桥梁,没有她我可能未必能与贵人相遇。

先来说说我和清风的催眠练习。这次的催眠练习是找到你的正向意图,共分为三步,第一步是口头陈述,第二步是视觉图像,第三步是身体模式。在吉利根老师介绍和演练的时候,我对此毫无感觉,因为我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我的正向意图是什么。正是因为这份沉重的不知道,导致我在给清风做催眠引导的时候竟然走神了,轮到我反馈她的意图时,我几次说不上来。
清风感觉到我的不在状态,轮到她引导我时,她特别耐心。她缓缓地问:你人生中最想创造的是什么?
我闭上眼睛想了想,说:“不知道。”
她又说:“不要急,慢慢的想一想,你人生中最想创造的是什么?”
我停了很久,最后还是无奈的说:“还是不知道。”我的感觉似乎连不上。
清风说:“没关系,你自己尝试着这样来说:我人生中最想创造的是……”
我学着清风的样子,重复:“我人生中最想创造的是……”还是一种卡住的感觉。
我又试着说了一次:“我人生中最想创造的是”,刚说到这里,我脑袋里突然冒出两个词:“快乐,成功。”
清风说:“好的,你人生中最想创造的是快乐和成功,当你想到这两个词时,此刻出现在你眼前的画面是什么?”
我说:“我看到了我儿子和女儿的笑脸,还看到了我自信地站在演讲台上,下面有上千的听众在听我演讲。”
清风问:“嗯,那如果要用一个动作来表达的话,是什么样的动作呢?” 
她话音刚落,我突然朝天空举起双手,做了一个非常伸展的动作,睁开眼睛的同时不自觉地泪流满面。

清风感受到我的情绪,眼睛也湿润了,她向我伸出双臂,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我在她肩头哭了一会儿,感觉浑身轻松了一些。清风拍拍我的后背说:“我感觉到了你的快乐和成功,你看你有儿有女,生活这么美满,不是另一种成功和快乐吗?”我点了点头,那一刻我清楚的感觉到,内心的某些执念正在被扰动。我开始思考,我苦苦追寻生命事业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自己的生命完全绽放,活出我的全部热情。可是我的生命完全绽放,活出全部热情又是为了什么呢?是了为让自己活得快乐和喜悦。可是我现在有儿有女,生活美满,不也是一种快乐吗?我却把已经拥有的快乐忽视,而去苦苦的追寻自己缺失的那一部分,这是否值得?为了追寻所谓的快乐而让自己每天都置身于不快乐之中,这是否有点本末倒置?脑袋里突然冒出那句:一个只知道埋头赶路的人,必然领略不到沿途的风光。这句话正是此刻的我的真实写照。清风的一句反馈,对我是有一定的治疗意义的。


为了弥补对清风的亏欠,我又给她做了一次催眠引导,这次很成功,我顺利的捕捉到她的感觉,并给了她完整的反馈,她后来告诉我,我所说的正是她想要表达的,我们链接上了。

做完练习后清风邀我一起去台上找助教请教问题了,我的内心还是有几分犹豫,以上洗手间为由推辞了。上完洗手间回来,我看清风还在台上,我也跟着上去了。我在上面转悠了一圈,看到每个助教都在忙,于是转过身准备下来了。这时候台下的清风拼命的朝我招手,原来她已经下去了。我走近她,看到她脸上还挂着眼泪。她说:“我觉得这些助教老师也是有功力的,刚刚我找的那个老师很厉害,我问她一个问题,她简单的说了几句,然后给了我一个拥抱,我瞬间就觉得舒服了很多,感觉她好像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一样。你赶紧去找她吧,我相信你的问题一定可以解决的。”我说:“不,我现在不去了。我刚刚已经上去过了,可是我又下来了,就说明我还没有做好准备,等我准备好了再上去吧!”我后来才知道,我这次的犹豫是源于我内心的扰动,当一直困扰我的问题不再是问题的时候,我去找老师要什么?这是我需要重新面对的问题。

 
(三)当我遇见一个人
 

这个准备过程整整持续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虽然姗姗来迟,但它总算是来了,我觉得我还是很幸运的!

经过一个晚上的沉淀,我发现我的焦虑减轻了一些,对人生又有了很多新的思考,同时也有了新的困惑,我决定坦然的去面对它们,不再逃避。第二天上午中场休息的时候,我有了非常强烈的冲动,我要上台。我向清风推荐那位助教直奔过去,可是早有一位学员抢在了我的前面。我朝周围看了看,每位助教那里都有学员,我只好就近站在两位助教中间,心想:哪位助教先结束我就找哪位助教吧!

一切仿佛上天注定,就在我听左边那位助教跟学员说话的时候,就在我更倾向于找左边这位助教的时候,右边的昨天清风找的那位助教的工作结束了,我马上走到她面前,她看着我,柔声问:“你有什么问题吗?”奇怪的是,我明明想问的是“我不知道如何找到我的生命事业?”,可是问出口的却是“我不知道怎么跟我的身体更好的连接?”老师缓缓的问:“你昨天晚上有听黄老师的讲座吗?”我点点头说:“听了。”老师接着说:“他在讲座上说过的还记得吗?”我被她问得愣住了,搜肠刮肚的想了好久,还是没想起答案。老师看我一脸无措,不再说话,而是伸出双臂,向我敞开怀抱,做出一个拥抱的动作。我顺势投入到老师的怀抱里,眼泪悄悄的流了出来。

 很享受的哭了一会儿,我的身体慢慢的从僵直变得柔软,我挂着眼泪从老师的怀里站起来,目光刚落到老师脸上,就遇上了老师专注又温柔的眼神。她看着我不再说话,就那么一瞬间,时间仿佛停止了。我的泪眼不自觉的被那个温柔的眼神吸引,舍不得移开。几秒钟的对视后,我仿佛触电般,突然不受控制的嚎啕大哭,眼泪倾泻而出。我不由自主的一把抱住老师,在她的肩头痛哭失声,那一刻仿佛全世界都不存在了,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我是来干什么的,只知道我彼刻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哭。不受控制,没有限制,用力的哭,放肆的哭,仿佛要哭尽我三十多年来压抑和委屈,无助和愤怒,悲伤和恐惧。有一个肩膀可以尽情的让你哭,有一个人可以允许你大声的哭,有一个场域可以包容哭着的你,这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啊!

其实,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头脑层面是关闭状态,但所有感官被激活,任情绪在我的身体里面静静地流淌。直到后来我才明白,透过老师温柔又专注的眼神,我有一种很深的被看见的感觉。就像后来我对同伴说,我从那个眼神里,有一种找到妈妈的感觉。那一刻我仿佛退行到婴幼儿时期,那么用力的看着妈妈,那么贪婪渴望妈妈的看见。因为被看见了,所以我的存在是有价值的,因为被看见了,所以我的生命是有意义的,因为被看见了,所以我是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这份被看见一定是我生命的一种缺失,是我苦苦寻找的东西吧,要不然,我为什么要让自己变得优秀来诠释生命的意义?为什么要用不断的努力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一切皆因未被看见而起,而之前的我竟毫不知情。


好在,因了这份被看见,过往的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因为,我从这份看见里面我感受到深深的理解和抱持,爱和包容,那一刻,仿佛全世界都变得渺小了,只有我才是最重要的,我终于允许自己很爽很爽的哭了一回,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但真的是美妙至极!


正当我哭得很享受之际,台上响起了主持人的声音,休息时间结束了,我们要回到座位上了。我依依不舍的松开老师,看到老师的脸上也挂着眼泪,难怪我的感觉如此丰富,因为老师的情绪曾与我共舞!我匆忙的跟老师告别,回座位的路上,突然有一种久违的轻松的感觉。



(四)有些感觉会上瘾 
 

有些感觉会上瘾,一旦遇上了,就会期待着再次相遇。

因为有了跟助教老师的这次相遇,有了大哭和深深的被看见,接下来在做催眠练习的时候,奇迹发生了,一直找不到身体感觉的我,在练习正向连接的过程中,身体开始有感觉了。

我选择的X为我很想要力量感,这时候我在心口位置找到了很强烈的感觉,我把左手放在心口,我选择的Y为我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这时候我感觉腹部丹田位置悄悄收紧,我把右手放在腹部。可是在呼唤资源的时候,我却突然卡住了,我找不到我的资源。同伴惠匀提醒我说:“资源可以是你的亲人,家族,也可以动物或植物,也可以是观音或如来这种精神象征物,你试着再来连接一下。”我闭上眼睛,再次感觉我的背后的资源,可是,最终的结果,我还是连接不上。

这时候惠匀也有些焦急,她建议我向助教老师求助。非常巧合的是,我之前的助教老师刚好就在旁边,我急切的拉住她说:“老师,我在呼唤资源连接的时候好像连接不上是怎么回事啊?”老师转过身,平静的看着我,轻声地说了一句:“好像还是连接的问题。”说完又温柔而专注的看着我。我们眼神相遇的那一刻,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心慢慢的沉静下来,感觉开始回到身体。老师轻轻的抚摸着我的手臂,柔声说:“你看,你是可以连接上的。”我看着老师的眼睛,突然有一种很强的力量感。我是可以连接上的,老师用行动说明了一切,没有比真正体验到的感觉更有说服力了。


我继续回到练习中,这次的身体连接又顺利了很多,可是在转化X和Y的过程中,我还是有点卡住的感觉。这时候我已经不那么着急了,我知道有些事情需要缘份,时间到了我自然就能体验到了,但是还是忍不住想找助教老师帮助,她就在我旁边辅导另一组学员。我在旁边等着,老师刚结束那组的工作,我就飞快地抓住了老师的手臂。 老师转过身,我尚未来得及开口,老师的眼睛已经看过来,遇上那个久违的眼神,我再次泪流满面。我哽咽地说:“老师,为什么每次只要你一看着我,我就想哭呢?”老师温柔而坚定地说:“因为我看到你了。”我紧紧地握着老师的手,看着老师的眼睛,任眼泪轻轻地流淌。那一刻,有一种舍不得放手的强烈感觉。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两次看似随意的求助后面,其实有很多刻意。我真正的意图不是为了求助,而是为了与那个眼神相遇。因为被看见的感觉那么美好,只要你体验到了,就会有一种上瘾的感觉。

这一次我哭了很久,直到练习结束上课了,我的眼泪还在不停的往下掉,老师的一句“我看到你了”,让我内心的某些情绪被激活,让我有一种久违的幸福感!


(五)感恩,是为了更好的告别
 

 课间的时候,我激动把发生在自己身上这种神奇的体验分享给身边的朋友,雁行说:“既然她让你这么有感觉,你最好多去找找她,这对你是有一定疗愈作用的。还有别忘了跟她说感恩,这对你也是一种成长。”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我光顾着在自己的各种情绪和感受里,竟然忘了问老师的名字,也没有对她说一句“谢谢”。后来我才知道,我之所以没有跟她说感恩,是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跟她告别,我还期待着跟她再次相遇。

这次去台上找老师的时候,我的脚步一阵轻快,仿佛奔向期待已久的幸福。老师的身边已经有一位学员在咨询了,我等了一会儿,很快就轮到我了。我走近老师说:“老师,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老师举起胸牌,我看到她的名字叫“卫红”。我接着说:“我能加下你微+信吗?”老师拿出微+信,我扫了她的微+信。我又说:“老师,你能再抱抱我吗?”说完声音有些哽咽。老师站起身,给我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在老师的肩头,我再次泪如雨下,边哭边说:“老师,谢谢你,谢谢你看到了我,能遇见你是我的幸运,真心的感谢你!你是我生命里的贵人。”老师抱着我没有说话,但我在心口和腹部的位置却感觉到阵阵暖流涌动,很温暖也很舒服,或许老师是在用能量回应我吧!我松开老师说:“老师,在你这里,我第一次对哭这么有感觉,我真的哭得好幸福!”老师握着我的手,温柔的看着我,在眼神交错的静默中,任时光流转。

从卫红老师这里我学习到,人与人之间,有时候不需要语言,也可以深深的连接到彼此。肢体的接触和眼神的交流比语言要真实和有意义多了。从卫红老师这里我还体验到,我可以流畅的说出我的感恩了,当我向老师表达感谢时,我收到的爱就开始流动起来啦!

感恩,是为了更好的告别。无论多么眷念,终究是要分开,当我对老师说出我的心里话,我觉得我已经整理好了,跟过去的自己告别,重新面对自己崭新的人生。

这就是我这次催眠沙龙的神奇之旅,在这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我是这么缺少被看见,我从来不知道我有这么多眼泪无处安放,我从来不知道我会遇见这么一个人,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我身体的感觉会这么好。只因这次遇见,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我的困惑和问题变得不重要了,催眠技术和身体连接也变得不重要了,因为我的生命品质已有了新的提升,那些细节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得于益这次遇见,让我对很生命问题有了新的思考,让我的人生变得与众不同!


PS:其实很多感觉层面的东西,真的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我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我迟迟不愿动笔了,因为即使再流畅,很多东西还是无法用文字来表达,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啊! 

可能有很多朋友会怀疑,包括我向身边的朋友分享的时候,有些朋友与觉得不可思议,这个老师就这么看你几眼,拥抱你一下就能让你有这么多情绪感受,大哭至此,这也太神奇了吧?不蛮大家说,没有这次体验之前,我也跟大家一样,对身体感觉,对眼神交流,对能量流动抱无法理解的态度,甚至在某些文章中看到莫名奇妙大哭大笑的场景时,会解读为中邪见鬼了吧?可是,当自己真正的体验过之后,当自己的感觉被激活之后,我才发现,一切都是如此真实的存在着。只是我们的感觉被深深的压抑和斩断,不曾遇见而已。 


最后的最后,真的很感恩您能坚持看到现在,因了您的阅读,让我的这篇小文变得格外精彩!深深的感恩!

发布于2016年09月05日 14:56 | 评论数(8) 阅读数(3434) 俊妈随笔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