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伴随着对这位哲学家的钦佩之情


    黑格尔的哲学历程经历了逆转,用“限定性否定”代替了用否定性进行的概念化调解。这种对黑格尔的效仿中总是伴随着对这位哲学家的钦佩之情,他或许比任何人都更清醒地意识到特殊性产生的抵抗力量。对特殊性、非概念和非同一的关注为法兰克福学派带来了全新的和非系统化的哲学创作,它们在细节处掷地有声,十分具有煽动性。它们大量地借鉴美学理论,被人们理解为一种形式和征兆。
    《否定的辩证法》的最高意义在于给法兰克福学派献上了一条具有全局意义的策略:通过回返理性自身来革新理性的工作。与任何一种生来就具有普遍性的理性相比,自我反思标志着与这样一种信仰拉开距离:即认为新型的思考不是非理性主义,因此从理论上讲,对于他者来说是可接受的,无暴力的。从《传统理论与批评理论》开始,为了能够得到部分真理,霍克海默要求哲学家进行带有派性的介入。

发布于2014年06月26日 15:28 | 评论数(2) 阅读数(165) 我的文章

京派能否只是一种社会根底脆弱、易于流徙的贵族精英文化


    ①《谈虎集•一封反对新文化的信》。
    ②《永日集•爆竹》。
    ③《药堂杂文•怀废名》。转变,或者与作者在北平的长时间生活不无关系”,与“北平所谓‘北方文坛盟主’周作人、俞平伯等人”相同的兴趣,使文字离“朴素的美”愈远,而有“畸型的姿势”。他批判废名的《莫须有先生传》“挖苦与诙谐的文字朴素僻异化,短少凝目正视严肃的选择,有作者衰老厌世认识”。①1935年,沈从文将废名的后期作品与穆时英的大局部作品相提并论,以为“近于邪僻文字。虽一则属隐士风,极端吝啬文字,近于玄虚,一则属都市兴趣,无节制的糜费文字。”在《新文人与新文学》的文章中,呼吁当前中国“最少的也是最首要的,倒是能将文学当成一种宗教,本人居心作殉教者,不逃避当前社会做人的义务”的新文人,并批判那些做人的权益特别多、做人的义务特别少的文人,“怕义务,怕拘谨,因而,或以隐逸恬淡相示,或以放僻邪侈为美。”②这可能是针对谁的批判呢?
    二十年代末和三十年代初,盘绕文化教育事业而构造的北平,成为名符其实的文化城——文化本位的城市。在那里,大学教授和学问分子处于位置优越的社会上层并备受尊崇。不管在当时还是今天看来,京派文人这种共同的生存状态和价值选择,都是一个稀有的历史奇迹。作为一种短暂的过渡形态,它随着抗日战争迸发而被中缀、毁坏。京派教授大举南迁,梅兰芳避难上海租界,留京的京派盟主周作人附逆失节,北平社会和京派文化遂成为过眼烟云。这一事实使人们在比拟京派和海派的优劣得失时,很容易作出这种评价:
    这里有一个提示:京派能否只是一种社会根底脆弱、易于流徙的贵族精英文化,它会随战争和政局的变幻而存亡?而海派则能否是一种整体的生存方式,日军除了对它施行掠取和占领之外,很少能增减什么,由于它与社会分离,是一种稳定的民众文化?⑧以京派中缀的事实判别替代社会变化和文化转型过程中的价

发布于2014年06月20日 18:51 | 评论数(0) 阅读数(192) 我的文章

激励也要讲方法,不要把男人当“靶子”


    女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们不知道,她们不是在激励男人,而是拿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利器”直戳男人的心口。那些作为比较的对象,在女人看来,往往都是比自己男人强,所以,男人最忌讳女人将自己拿去和人比较,认为那是在贬低自己。我们常常会看见,女人的这种比较会让本来平静的生活频起波澜,男女间会因此争端不断,吵闹不休,女人愈比较愈觉得男人缺点太多,而在男人看来,女人的比较就是在贬低自己,让人无法忍受。
    吕子君和妻子两人都是公务员,是让人羡慕的一对,工作稳定、住房宽敞,两人也算得上是小康阶层。
    吕子君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为此,吕子君的妻子没少获得众人羡慕的眼光,而她也总是以此为荣,沾沾自喜。
    吕子君素来不善应酬,但每当妻子有朋友聚会时,都会坚持让他陪伴左右。吕子君拗不过妻子,也只好硬着头皮跟她去。
    “你今天打那条蓝色的领带,上次看见菲菲的老公戴了,蛮好看的。”“穿那双棕色的皮鞋,配上新西服,穿起来你一定比小曼的老公帅。”每次,妻子都会这样叮嘱一番。
    吕子君明白妻子拉他一起聚会的真实意图:她要的是高大潇洒的他站在身边的荣耀,喜欢的是他的风度出众带给她的满足和骄傲,她享受着这种与人攀比之后的愉悦心情。

发布于2014年06月13日 17:51 | 评论数(1) 阅读数(208) 我的文章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