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京派能否只是一种社会根底脆弱、易于流徙的贵族精英文化

    ①《谈虎集•一封反对新文化的信》。
    ②《永日集•爆竹》。
    ③《药堂杂文•怀废名》。转变,或者与作者在北平的长时间生活不无关系”,与“北平所谓‘北方文坛盟主’周作人、俞平伯等人”相同的兴趣,使文字离“朴素的美”愈远,而有“畸型的姿势”。他批判废名的《莫须有先生传》“挖苦与诙谐的文字朴素僻异化,短少凝目正视严肃的选择,有作者衰老厌世认识”。①1935年,沈从文将废名的后期作品与穆时英的大局部作品相提并论,以为“近于邪僻文字。虽一则属隐士风,极端吝啬文字,近于玄虚,一则属都市兴趣,无节制的糜费文字。”在《新文人与新文学》的文章中,呼吁当前中国“最少的也是最首要的,倒是能将文学当成一种宗教,本人居心作殉教者,不逃避当前社会做人的义务”的新文人,并批判那些做人的权益特别多、做人的义务特别少的文人,“怕义务,怕拘谨,因而,或以隐逸恬淡相示,或以放僻邪侈为美。”②这可能是针对谁的批判呢?
    二十年代末和三十年代初,盘绕文化教育事业而构造的北平,成为名符其实的文化城——文化本位的城市。在那里,大学教授和学问分子处于位置优越的社会上层并备受尊崇。不管在当时还是今天看来,京派文人这种共同的生存状态和价值选择,都是一个稀有的历史奇迹。作为一种短暂的过渡形态,它随着抗日战争迸发而被中缀、毁坏。京派教授大举南迁,梅兰芳避难上海租界,留京的京派盟主周作人附逆失节,北平社会和京派文化遂成为过眼烟云。这一事实使人们在比拟京派和海派的优劣得失时,很容易作出这种评价:
    这里有一个提示:京派能否只是一种社会根底脆弱、易于流徙的贵族精英文化,它会随战争和政局的变幻而存亡?而海派则能否是一种整体的生存方式,日军除了对它施行掠取和占领之外,很少能增减什么,由于它与社会分离,是一种稳定的民众文化?⑧以京派中缀的事实判别替代社会变化和文化转型过程中的价

    发布于2014年06月20日 18:51 | 评论数(0) 阅读数(223)

上一篇:激励也要讲方法,不要把男人当“靶子”

下一篇:伴随着对这位哲学家的钦佩之情

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