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弯路也好,直路也好,自己走才最重要


  我在加拿大McGill大学进修的时候,我的导师Friedmen邀请我参加他女儿的婚礼,我惊讶地发现他的女儿才19岁,大学还没毕业,而且她念的是印地语系,完全没有继承Friedmen的应用心理学衣钵。   后来在一次集体讨论过后我问他,为什么不指导女儿走一条更好的路?Friedmen用蓝色的眼睛慈爱地看着我:“什么是更好的路?”我边想边说:“让她选择一个好的专业……”Friedmen打断我:“那什么是好的专业呢?”我说:“应用心理学啊,金融啊,国际关系啊……”Friedmen问:“然后呢?”“然后她就可以进很好的机构成为专业人士,然后找一位很般配的郎君,过上幸福的生活。”   Friedmen笑了:“可是我现在就非常明确地知道,我女儿目前很幸福。”他接着说:“如果当时我粗暴地阻止她和Joe来往,而且逼迫她去学自己不喜欢的金融,对,她可能会顺从我,进很好的机构,找一个比Joe有钱、有地位的男人,但是,然后呢?然后她就会在某个普通的夜晚醒来,觉得自己的人生完全没有意义,她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也许,她会用一些心理暗示来帮自己渡过这个难关,但是更大的可能性,她最终不得不来找我,因为她得了抑郁症。”   “现在,她早婚,可能会经历为人妻、为人母的种种艰辛,甚至耽误她的事业,她学了一个很偏的专业,可能会失业,或者被派往万里之外某个贫民窟做社会工作,缺吃少穿还要担心感染疾病。这一切在我眼前清晰可辨,我当然会心痛,但是,我知道,她不会抱怨,她会在每一点艰辛的后面积极寻找幸福的踪迹,因此,她的人生是完整的。如果她感到这样生活很幸福,那么这条路对她来说就是正确的。如果她觉得不幸福,她自然会走回来,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我突然明白:让孩子直面自己选择的路,就算选错了走错了,他/她也会收获到宝贵的经验和教训,哪怕有一天把他/她放到森林里,他/她也有可能自己找对路出来。反之,一直给孩子安排阳光大道的家长,却斩断了孩子选择的能力和直面弯路的勇气。其实,弯路也好,直路也好,自己走才最重要。

发布于2016年03月09日 23:34 | 评论数(0) 阅读数(82) 0

跳槽前想好三问题


  如果你要跳槽,在跳槽前一定要思考清楚这三个问题:你在追求梦想还是逃避成长?你看到的是不是职业艺术照?你的能力足以胜任吗?   作为一名职业规划咨询师,我经常会看到一些为转换职业而纠结的学员,他们因为忽略了以下三个问题中的一个,以至于在职业发展中埋下了隐患。   为什么要跳——你是在追求梦想还是在逃避成长?   跳槽者都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比如收入低、领导不好、压力大。但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每份职业中总有一些让你爽的方面和一些让你不爽的方面。如果你频繁跳槽的话,或许要认真思考一下——我究竟是不断追求更好的职业,还是从一个职业逃到另一个职业?要知道,很多在目前职业遇到的挑战,正是磨砺你职业能力的好机会。而如果刻意逃避它,你会发现在另一份工作中也会遇到同样的问题。   小C,大学毕业后在国外读了MBA,回国后,她进入国内一家大型管理咨询公司做助理咨询师。但她对工作很不满意,因为需要做很多琐碎的事情,而且经常加班。这份工作跟她想象中光鲜的管理咨询职位相差很大。她换了好几家公司,但都没有做长。经过咨询后她发现,虽然她有很好的知识积累,但是专业技能不足,这些是一定要在具体的基础工作中积累起来的,没有其他捷径。后来当她能够将MBA知识和这些经验整合起来的时候,职业就有了很好的发展。   很多时候我们常常会因为逃避痛苦而选择另一份工作,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更好的方式是勇敢去面对它们,在战胜痛苦的过程中获得成长和成就感。   是不是该跳——你看到的是不是职业艺术照?   当你对目前的职业不满的时候,很容易感觉其他职业都非常美好,跳过去才发现并非如此。   我曾经在广告领域工作8年,所以经常会有人问我如何进入广告行业。而我一般会反问对方:你愿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份工作:它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有创意,真正有趣的部分只占20%;你常常要加班到九、十点钟,甚至更晚;你为一个创意修改了十几次,客户最后说还是第一次的方案比较好。你愿意接受这样的工作吗?   基本上,听完这三个问题还坚持要进广告行业的人,都会有长远的发展。   玛丽莲·梦露说:“如果你无法忍受我最坏的一面,你也不配得到我最好的一面。”   工作也是这样,你一定要了解那最坏的一面是什么,以及你能否承受这些代价。最好的一面是真的那么好吗?有没有一些你不知道的?   即使你不转行,只是换公司,也要对目标公司的企业文化、核心部门、业务状况有更深入的了解。去年有个朋友去外企面试。面试她的HR说我们公司秋季每个周五的下午都不用上班,你可以去户外享受美好的景色,后来入职以后才知道,这是以周一至周四每天加班1小时为代价的。   职业中总有一些隐藏账户,你需要通过一些职业探索工具看清它们。   什么时候跳——你的能力足以胜任吗?   很多人看到自己不适合目前的工作,也明确了自己的职业目标,于是马上做出了辞职的决定。辞职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能力还达不到新职位的要求,于是又被迫回到原来的工作中。   如果你有一条路,你一定要看清楚:这条路是不是你当下可以走的?你还需要积累哪些能力和资源?   如果你有一个梦想,一定要慢慢养大它,而不是不假思索地跳过去。

发布于2016年03月08日 23:35 | 评论数(0) 阅读数(137) 0

弯路的距离


  那年我去一家公司应聘。公司正在招聘两个岗位,一个是经理助理,另一个则是普通业务员。   像我这样从一流大学毕业的学生,目标自然是第一个岗位,这是最起码的,否则哪能对得起我这文凭?结果又是排队又是面试,过五关斩六将,不料到了最后环节,原本自信满满的我却在残酷的竞争中出局了!   走出公司的时候,我经过普通业务员的应聘室,里面空空如也!也不奇怪,自持有点文凭的年轻人,谁愿意去做个普通业务员呢?走出大门,已快到下班高峰期,路上的车流开始拥挤,挤公交车或坐地铁我都需要转车,应聘失败的我准备用打车回家来慰藉下自己,碰巧这时有辆出租车从一个小巷里驶出来,忙伸手拦下,上车后,我告诉司机要去沂源新村,司机没有马上开车,扭头问我:“你想走最短的路还是走最快的路?”   “最短的路难道不是最快的路?”我奇怪地问。   “当然不是!现在是车流高蜂,最短的路也是最拥挤的路,如果遇上堵车,可能会耗上一两小时,所以我建议绕道走远路,从体育场路过去,虽然远,但却能快点到!”   “那就绕一下路!”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司机一踩油门往前驶去。街道两边的树木和店铺飞速往我的脑后奔去,但我的心思却因司机的话联想开了。很显然,经理助理这个岗位就是一条“直路”,是应聘者们的直接目标,也正因此,才有很多人挤到这条路上来,形成了激烈而残酷的竞争,我也是一心盯着这条直路的人,结果却失败了!如果是这样子,那么普通业务员对我来说无疑就是一条弯路,但是一步一步脚踏实地从低层做起,积累更多的经验,可能对自己将来的工作反而更有好处!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能绕个道,选择这条弯路呢?   想到这里,我马上叫司机调头重新回到那家公司,走进了那个无人问津的普通业务员应聘室……10分钟后,我被告知从明天开始就可以正式上班了!就这样,我成了这家公司的一个普通业务员,经过一年的磨炼后,我被提拔为组长;第二年,我又被破格提拔为主任……五年后的今天,我凭借着优秀的工作表现,成为了销售部的经理!话说当初那个在应聘经理助理一职时脱颖而出的优胜者,现在依旧是经理助理,也就是我的助理。   虽然一个经理之职也算不得是什么了不起的成就,但对我个人而言,却也是一种阶段性或者一定程度上的成功,假设当初没有选择应聘普通业务员这条弯路,当然或许我会在别处另有发展,但我相信我一定不会在这家公司里面出现,更不会成为这家公司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销售部经理。   感谢那个不知名的出租车司机,是他使我领略到,弯路的距离,有时候反而是真正最近的距离!

发布于2016年03月08日 23:11 | 评论数(0) 阅读数(76) 0

难民营走出“阿拉伯偶像”


  这是一个励志故事。   不到24岁的穆罕默德·阿萨夫是加沙罕尤尼斯难民营的难民。为了能参加泛阿拉伯国家的选秀大赛“阿拉伯偶像”,离开就业市场不景气的加沙为自己找出路,他偷偷溜出加沙到了开罗,又辗转黎巴嫩去参加海选。然而,由于加沙被封锁而延误,当他抵达贝鲁特时,报名已经结束。   绝望的阿萨夫打电话和母亲商量,最后决定翻墙进入选秀所在的宾馆,但组委会依旧维持原来的决定。另一位参赛的巴勒斯坦人听到了他的声音,把名额让给他,并告诉他:“我知道我到不了最后,但你能。”   最后的结局很美好,阿萨夫战胜了来自埃及和叙利亚的两名决赛对手,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获得“阿拉伯偶像”冠军的巴勒斯坦人。   这是整个阿拉伯世界热议的话题。由于时差原因,“阿拉伯偶像”的直播时间是北京的凌晨,但我八十多岁的父亲每次都会不经提醒就守在电视前。他是一个老难民,经历过1948年那段屈辱的岁月,从故乡巴勒斯坦逃难到叙利亚。   他对阿萨夫的喜爱,与其说是一种支持,不如说是找回了一种久违的归属感,一种对于失去故乡的情愫。   老人的这种执着也感动了从未涉足巴勒斯坦的4个孩子。对于他们来说,祖国通常只是一个名词,在填写各式各样的申请表时常被用到。   孩子们拼命拨打国际长途给阿萨夫投票,相信在这个时间,在欧洲和美国、智利、阿根廷、圭亚那等等国家和地区,有着无数和我状况相同的巴勒斯坦家庭。   阿萨夫的成功让别人知道了巴勒斯坦人不只会搞政治、搞游击队,他们也有能力在不同的领域大显身手。他们有自己的文化、艺术,甚至由于特殊的历史背景,他们还有着其他民族没有的东西,比如监狱文化。   以色列监狱里的巴勒斯坦政治犯以绝食要求狱管为他们提供“阿拉伯偶像”的直播信号。在写给阿萨夫的信中,他们给出了史上最壮烈的支持——“你一定要加油,我们都在为你掉肉。”   在社交网站上,阿尔及利亚人给阿萨夫留言:“我们全家昨天都没有做菜,大家全部在看你。在这个周末,你就是我们的大餐。”   巴勒斯坦人的艺术作品反映现实,压抑的生活和以色列持续的占领给他们带来了灵感,但同时他们也通过音乐表达对和平的追求。   1988年出现在一张标志性照片上的投石男孩Ramzi Aburedwan,长大后成了为和平奔走的游吟诗人;3个以色列阿拉伯青年组成的饶舌组合DAM,唱出了《谁是恐怖分子》《我需要自由》等代表巴勒斯坦人心声的歌曲,传遍了整个阿拉伯世界和许多欧美国家。   更多的巴勒斯坦人发现,音乐是比石头更有效的武器。2009年初,在遭受以色列近一个月轰炸的加沙,人们唱出了《我们不会倒下》(We Will Not Go Down),告慰一千四百多个亡灵。   对于三代难民的巴勒斯坦人,上一代是痛苦的一代,他们亲身经历了失去家园的浩劫;我们是失败的一代,身在海外,对民族和国家的支持有心无力;而接下来将是模糊的一代,他们对未来不确定,对过去又不甚了解。阿萨夫成功地成为了一个符号,让三代巴勒斯坦人统一起来,把持不同政治理念的巴勒斯坦人、组织以及派别统一起来,同时也在阿拉伯革命这个大环境下,把所有支持民主自由、渴望公平正义的阿拉伯人统一了起来。

发布于2016年03月07日 23:35 | 评论数(0) 阅读数(74) 0

母亲的三个拥抱


  有时候,总是抱怨父母不够爱我们,其实那些深藏在他们内心的情感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浓烈得多……   小时候,我一直觉得自己和母亲是有隔阂的。她是医生,最重要的是她的病人。我的记忆里,她永远在医院,或者随时准备着有人打电话来就走。我什么时候梳成了小辫子,什么时候来了例假,什么时候和男生有了第一次约会,她并不清楚。   母亲永远是忙的,她的忙让她忽略了我。我曾怀疑自己是个多余的小孩,如果不是有耐心和温存的父亲,我真想离家出走了。   17岁的时候,我爱上了一个男孩子,他是个画家,比我大5岁。我是背着母亲和他交往的,因为他名声不太好,有人说这个男孩是流氓,可我就是喜欢他。事情终于被母亲知道了,她勒令我立刻和他分手,然后把我反锁在了家中。   叛逆的我怎么会听她的话呢?当男孩来找我时,我和他跳窗私奔了。   坐着火车我们来到了西安,我把从家里偷来的钱几乎全花光了,当时只沉浸在无比的兴奋之中,在西安看了兵马俑、大雁塔,钱没有的时候我们才回来。   那时根本没有想到家里会怎么样,只想跑出来,反正就是想逃开那个家。   回家的路上碰到邻居,他们说:“快回家吧,你妈都快疯了。从你走后就上不了班了,头发都白了。”我跑回家,看到了妈,她的头发果然白了。从前总说一夜白头,原来竟是真的!   妈看到我,先是后退了一步,很惊讶的感觉,然后就冲了上来。我以为她要打我,赶紧往后一躲,妈扑了个空,又反过来一下子就抱住了我。   她“哇”的哭了:“我的女儿啊,妈以为你生妈的气不再回来了啊!我的女儿啊,我以为你死了啊!”   我吓坏了,没想到妈一个高级知识分子说这么俗的话,她就那么紧紧地抱着我,一直抱了很长时间。   我印象中妈根本就没有抱过我,这个拥抱让我心酸起来,我“扑通”就跪下了,请母亲原谅她不孝的女儿。   第二个拥抱是我结婚的那天。早晨起来,妈一直来来回回地忙着,检查着我的嫁妆、婚纱和婚礼上要换的衣服,并且把我包里的那些红包又重新看了一次。我看到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就说:“妈,你坐那里休息一会儿吧,有别人呢。”她整个人茫然若失的样子,好像丢了什么似的。   不一会儿,彩车来了。鞭炮响起的时候,我被人拥着上了彩车。突然,妈说:“囡囡。”我回过头去,看到妈一脸眼泪。妈伸出手来,紧紧抱住我,孩子似的把脸贴在了我的胸前。   所有人都静默地看着我们母女。我们拥抱了多长时间?1分钟?10分钟?反正我觉得时间好长好长,直到眼泪冲掉了我的妆。   那一刻我才发现,我长大了,母亲老了,她越来越容易伤感,而且说过的话还会再说,刚做过的事马上就忘掉了。   十几年后母亲果然得了老年痴呆症。她总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听收音机,里面是咿咿呀呀的京剧,好像这时间是没完没了似的,就可以这么一直唱下去。我陪她的时间不多,因为要忙着自己的家,还有单位里的好多事情,所以我给母亲雇了一个小保姆。但母亲总是对保姆不满意,说她故意要浪费家里的油,说她买菜用的钱多。我每次回去后,她就要说这些给我听,有几次甚至还叫错了我名字,我想母亲也许真的是傻了。   但有一次我带她去饭店吃饭,她向服务员要一个快餐盒,然后把所有糖醋里脊全放在了里面。我说:“妈,你这是做什么啊,人家都还没有吃呢?”   她看了看我说:“你们爱吃不吃,我家囡囡爱吃。”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从小,我就爱吃糖醋里脊,而得了老年痴呆的妈,依然没有忘记她的女儿喜欢吃糖醋里脊!她要给女儿带回家去。   第三个拥抱是在一个雨天。我一时大意忘了带伞,结果被雨淋湿了,进家门时简直成了落汤鸡。妈看到了,一下子就冲了过来,然后抱住我,为我裹上毯子。她就那么死死地抱住我,看着我说:“囡囡,谁让你淋雨的?”   我像小孩子一样,被母亲紧紧地抱了好长时间,直到浑身暖和了过来,母亲又去听京剧了,我在窗边发了好长时间的呆,直到眼泪掉下来。   母亲的三次拥抱,我想,到死,都是最温柔、最让我感动的拥抱。那也是人世间,最美的拥抱。

发布于2016年03月06日 23:35 | 评论数(0) 阅读数(108) 0

不值得奶酪稍稍停留


  很喜欢查理芒格说的两句话。   芒格是谁?伯克夏哈撒韦公司的二当家,此公司的大当家爱出风头,言辞幽默、不想得罪人、喜欢媒体、又特别有钱、还是大慈善家,所以全世界都知道他:沃伦·巴菲特。   沃伦·巴菲特的一位孩子说芒格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用这个例子或可验证,芒格说服了年轻的巴菲特,不应只投资那些被低估的廉价公司,好的公司是值钱的(即使被低估了,看起来也很贵)。   芒格好静,可能也过于严厉,不想让人知道他。有人曾埋怨他是个傲慢的阔人。熟知他的人于是发表了辩护词:他不是阔了才变的,他一直目中无人。   这可以引出芒格让我喜欢的第一句话:不要和猪摔跤,你们两个都会被泥弄脏,而猪却会乐在其中。   无理由显示芒格骂过别人是猪,不过这可以解释他有时候为什么会目中无人。   第二句话更刻薄,意思也类似,我更喜欢一些。他说:把奶酪和大便搅拌在一起,你得到的还是大便。   当律师的芒格到了40岁,觉得这职业没办法赚到大钱,于是转行投资。   这个决定,对错各半。错的是,他一离开,美国的律师业就很赚钱了。对的是芒格成为了成功的投资大师。为了不引人注目,他曾经小心翼翼地在《福布斯》排名榜上不靠得太前——当然这由不得他,他曾排在乔布斯前面。   这种40岁的中年转型,我想,可能就是自我珍惜的奶酪应该具有的优点吧!   有时候,我们明知和猪在摔跤,却执着起来:连猪都赢不了,脸往哪里搁?有时候,我们闻到了身边那坨大便惯用的香水味,却总觉得,也许投入再多一点,就可稀释它,所以不停地加奶酪,后来还是下不了口。   改变,是所有新生活的开始。有些东西跟我们太久,所以无法割舍。我总觉得这种想法不太安全,病太久,你也想治。一个人的生活是有安全边际的。就本篇文章的读者来看,可能温饱毫无问题,这点就略过不谈,此外,还应有足够的休息、适度的悠闲,略有剩余的收入。和芒格的远大志向比,这只是最低人权吧?   但这些生活的安全要素,似乎并不容易得到。套用芒格的突然转身法,去追求人的最不可或缺是什么?巨大的财富不是人人可得的,也未必是人人必需的,而睡眠是。想要的生活,从这点切入吧,如果一个人需要在床上呆足8小时,那么一份工作不足以保证这8小时(偶尔加班可以忍受,但必须可以补觉),本质上就是大便,不值得奶酪稍稍停留。   在这个睡眠不足的时代,地球自转并未加快,那么,谁错了呢?   20岁、30岁、40岁,在新的一年里,自己这块奶酪,敢不敢为了自己最喜欢的东西,甚至是一宿美梦,从而离开大便呢?

发布于2016年03月04日 23:35 | 评论数(0) 阅读数(134) 0

一步一天涯


  在抬起一只脚和落下另一只脚之间的短短几秒钟里享受人生。   初到西点军校的时候,我只有22岁,是系里最年轻的讲师。当时二战已经结束,美国经济蒸蒸日上。我觉得人生就像一场盛宴刚开始,美味佳肴会不断出现,错过一两道菜也没关系,后面肯定还有更好的。但拉尔夫中尉改变了我的人生观。   系主任派我去机场接一位应邀来做演讲的二战英雄——拉尔夫中尉。他曾在二战中奋不顾身地救护战友,并因此获得了铜星奖章。拉尔夫中尉只比我大几岁,跟我一样喜欢棒球和摇滚乐。相互介绍后,我陪拉尔夫去机场大厅取他的行李。从登机口到大厅只要5分钟的路,但我们却走了至少20分钟,因为中尉走几步就会对我说“请稍等”。   第一次说“稍等”是因为一个老婆婆的行李从手推车上掉了下来,拉尔夫过去帮她放好;第二次“稍等”的时候,他把两个小孩子分别举起来,好让他们看到窗外跑道上准备起飞的飞机;第三次和第四次是为了拉我去欣赏墙上的两幅印象派油画;第五次是停下来跟一个风趣的机场清洁员聊几句……而每次“稍等”之后,拉尔夫的脸上都会露出甜甜的微笑,好像刚刚吃了最美味的巧克力蛋糕一样。   说实话,我不止一次来过军校附近的斯图尔特机场,但每次都匆匆而过。印象中这是一个简陋拥挤的机场。我甚至不知道通道两边的墙上挂满了名家捐赠的油画。跟着拉尔夫,我第一次发现周围有那么多需要帮助的人,第一次注意到周围有那么多有趣的事。我好奇地问中尉:“你从小就是这样的吗?”   “你问我是不是很早就懂得享受生命的每一刻?”拉尔夫摇摇头,“不,入伍之前我也觉得人生长着呢,即使错过什么,以后也总有机会弥补。但战争教给我另外一种态度。”接着中尉解释说,他所在的小分队负责清除地雷,很多次他亲眼看见刚刚还走在身边的战友被炸得面目全非。   “那时候,我们的生命是用一步的长度来丈量的,每一脚都有可能踏进死神的领地。慢慢地,我学会了在抬起一只脚和落下另一只脚之间的短短几秒钟里享受人生,我学会了在迈出下一步之前认真端详周围的世界,因为这一步说不定就是我生命的最后一步。只要你愿意,每一步都是新生活的开始,都会带来一个新世界。”

发布于2016年03月03日 23:35 | 评论数(0) 阅读数(133) 0

“闪辞族”危机


  在商场中,笑到最后的一定是知名度和美誉度皆优的品牌。同样的道理,职场中如能将“诚信”进行到底,也必将为自己争取到无限的可能,反之则可能使自己的职业生涯受挫。   再也不请“闪辞族”   今年,我们公司已经走了几个“闪辞族”。他们都是职场新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有些做了一个季度,有些做了两个星期。最过分的是刚走的这个,过了试用期,什么保险都开始帮他买时才说想走,害得我被各部门的头儿抱怨,怎么挑了一个这么不靠谱的人。要知道,公司不是缺人就不会招聘。招了些人回来,再培训,花的人力物力可不少,但他们做不了几天就想走人,简直就是浪费大家的时间和公司的资源。尤其每次跟大家介绍新同事时,难免心里有些尴尬,万一今天这小子热情洋溢地跟大家打招呼,一个月后人间蒸发,再由我来跟同事宣布他辞职了,那场面有点难堪。   我狠下心了,以后若看到一年内转了3家公司,或者几年内换了五六份工作的简历,一概过滤。不要怪我们主观,其实都是给“闪辞”的风气害的。他们倒好,走得轻松,顶多被扣半个月薪酬,我们多被折腾几次,恐怕就会被开除,在这个前提下,谁还敢要那些就业经历“花花绿绿”的应聘者呢?   总想寻找“更好”的   就业大环境的严峻形势使人对“好工作”的渴望更加强烈。为了得到心目中的好工作,有的人靠努力,有的人靠运气,有的人靠关系,有的人不惜牺牲诚信“闪辞”。小谭是“闪辞族”的一员,某种程度上,她就是为了找到自己的理想工作。   毕业至今,她已经换了超过5份工作,最长的不超过4个月,最短的一份只干了短短不到一个星期,甚至连试用期的薪水都没拿,就收拾包袱走人。小谭说自己频繁辞职,并非缺乏责任感,同一届的同学当中,和她的跳槽经历相似的,大部分都是在校成绩中等偏上的人,相反的,那些“综合能力”相对较弱的只要找了工作都安安稳稳地待着,很少产生辞职的念头。   “闪辞”也要善始善终   仔细分析“闪辞族”所说的离职原因,你会发现仍是个人原因居多,另外就是没想过工作是否适合自己就上班了,后来发现有一点“不好”就不愿意再继续待下去。也有一些人是因为人际关系问题,选择逃避。“闪辞”者大多年纪较轻,这群人可能在心理上还没很成热,又比较敏感,不太适应职场生活,随着年龄增长,心态会变得更加平和,看问题也会较最初更包容,“闪辞”的理由就有可能被慢慢“消化”掉,稳定性也就会逐步增强了。   即便要“闪辞”,也要尽可能站在对方立场考虑,将辞职可能带来的不利效应降低到最小。最直接的就是工作交接,如果能早点告知单位做好准备,同时自己也要保持善始善终的工作态度,不因为准备离开而变得事不关己,那么,这样负责的举动会给人力主管留下“很职业”的印象,帮你在业内传递一个好的口碑。而且这样友好地离开,也会让自己的心情不受影响,为下一份工作的开展做好铺垫。

发布于2016年03月02日 23:50 | 评论数(0) 阅读数(75) 0

疼痛也是财富


  我有一个朋友,家境比较富裕,也很少受苦。刚进大学的时候,她有很多美好的愿望,也一直认为自己能够实现。后来她才发现现实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样子。她英语4级没过,兼职做了几天,人家就嫌她专业知识不过关,辞退了她。更要命的是,她的男朋友另结新欢,离开了她。   于是朋友便感觉非常痛苦,在强大的精神压力下,她一度想到了自杀。   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的一生其实是在痛苦的道路上行走,快乐只是达到成功彼岸的刹那。成功过后,接下来又是另一个起点了,又得面临新的痛苦。如此循环不息。   我想,朋友的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关键在于对待痛苦的态度错了位。把痛苦无限扩大,就会陷进泥沼里,甚至会觉得生活对自己太不公平了。人一旦万念俱灰,就很容易走向极端。如果你把痛苦无限缩小,甚至可以把它看成是道路上的一个台阶,看到了,攀过去,它便成了你走向新高度的基石。   记得有个作家曾经说过:要么你去驾驭生活,要么生活驾驭你,你的态度决定了谁是坐骑,谁是骑者。其实痛苦也是一种生活的体验,要想在一生中有所作为,就得学会坦然面对痛苦。也唯有在痛苦的磨炼中才能健康、快速地成长。

发布于2016年03月01日 23:35 | 评论数(0) 阅读数(92) 0

 首页   上一页  1 2 3     页码:3/3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