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孕娩手记及心得 | 教养经验教训分享 | 早期阅读那些事儿 | 幼儿园那些事儿 | 育儿交流与答疑 | 杂志登录文章 | 学习笔记分享 | 0-1岁教养琐记 | 1-2岁教养琐记 | 2-3岁教养琐记 | 3-4岁教养琐记 | 4-5岁教养琐记 | 5-6岁教养琐记 | 生活小品杂记 | 孕娩手记及心得目录 | 教养经验教训目录 | 早期阅读心得目录 | 孩子入园心得目录 | 成长和教养琐记目录 | 生活小品文章目录 | 转载学习文章 | 6-7岁教养琐记 | 7-8岁教养手记 | 桐桐作品 | 8-9岁教养琐记
正文

【清明感怀】+老爷爷

【清明感怀】+老爷爷

 

 

又是一度清明即至,纷纷扬扬的小雨撩起无限的思绪,不由想起已经过世三年多的老爷爷,想起老爷爷曾经给我的爱,想起我们曾经的隔膜,想起他那酸涩的一生……

谨以老爷爷去世前夕形成的此文,聊表内心的怀念。

 

 

自我记事起,便发现我家养的老人和其他小伙伴家不一样,因为其他的小伙伴一般称老人“爷爷”,而我必须称“老爷爷”,小伙伴的母亲一般称老人“爹”,而我的母亲要称老人“爷爷”。

 

到了小学五年级,我才知道,老爷爷原来是爷爷的爹,那爷爷为什么不要他爹呢?曾经我一度很奇怪,后来从父母及周围其它乡亲有意无意中的谈论中我才知道,老爷爷是个非常苦命的人,年轻的时候,和老奶奶生了我的爷爷和一个女儿后,就去东北做工谋生了,老奶奶在家里带两个孩子,顾不过来,女儿不幸夭折,爷爷八岁的时候,老奶奶也病故了,而那个时候,老爷爷也受了工伤,成了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回家后又当爹又当妈地把爷爷拉扯大,给他成了家,并生了我的父亲,不幸的是,我父亲生下来才11天的时候,奶奶病死了,爷爷为了再娶个奶奶,就把父亲扔在了严冬的雪窝里,把残疾老爷爷赶到了生产队的牛棚里,老爷爷可怜我父亲这个小生命,就把父亲从雪地里捡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带他到邻村四处找奶妈,据说找了三个村子,才在距离我们村大约五六里路的村子里找到了一个很好的人家,从此那家的女主人就成为我父亲眼里的亲娘,父亲让我们喊她奶奶,这个奶奶一直把父亲带到大约上学的年龄,后来自己有生了个孩子,父亲才恋恋不舍地回到老爷爷身边,从此,我残疾的老爷爷就做了鞋匠,用给别人掌鞋挣来的钱供养父亲读书,直至他初中毕业。父亲结婚以后,据说老爷爷和爷爷不知道为什么还产生过一次冲突,结果老爷爷被我的爷爷----他的儿子----差点掐死,并伤的满头满脸的血,寒心的老爷爷踉踉跄跄地要去镇政府告他儿子,母亲认为家丑不能外扬,下着跪恳求老爷爷不要去,老爷爷才没有去,从此老爷爷就一直跟我们过,和爷爷则形同陌路,以至于我那么晚才知道老爷爷是爷爷的爹。

 

小时候,因为父母要一边种地一边做点衣服到处去卖以养家糊口,老爷爷便顺理成章地成了我们的“保姆”,当然,严格来说是大妹妹的专职保姆,因为那个时候我还经常跟在姨姥姥身边,在家的日子好像不是很多,但每次回家,我和大妹妹两个人一起闹腾老爷爷的时候,行动不便的他便经常骑个自行车,在后座上挂个粪筐,把大妹妹放到粪筐里,让我坐在后座上,到田里的小路上到处“兜风”,我们也很开心他这样做,如果妹妹饿了,就带我们回家,把馒头切成片,放在白开水里,滴几滴棉籽油,喂给妹妹吃,现在想来,这大概是最没有营养的东西了,可是那个时候,这确是我们童年所能吃到的比较美味的点心,以至于老爷爷每次喂妹妹的时候,妹妹还没有张开嘴,他自己的嘴就张开了,很陶醉的样子,当然,他从来没有吃过,因为这些东西在当时也算是奢侈品了。

 

大约我读九岁的时候,妈妈又生了小妹妹,两年后又生了弟弟,因为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妈妈便暂时不能下地干活,地里的庄稼,便全落在了九岁的我、六岁的妹妹、残疾老爷爷和唯一的壮劳力父亲身上,记得有一次麦收,十亩左右的麦子,残疾老爷爷一天不拉地跟我们收完,有时候怕麦子淋雨,要赶着把麦粒打出来,紧的要深夜收工,凌晨开工,已经近七十岁的老爷爷,从头到尾都没叫过一声累。

 

那些年,家里有时会种点经济作物,老爷爷便起早贪黑用自行车载着东西跟着父亲到处去卖,却常常卖不掉,因为大家都穷,都买不起菜,最便宜的时候,莴笋2分钱一斤、大蒜1分钱一斤都没人买,常常到晚上很晚的时候,老爷爷和父亲又载着和早晨差不多的东西回来了。我曾经有过一次和老爷爷去卖萝卜的经历,那天天刚蒙蒙亮,老爷爷便用牛车拉了几百斤的萝卜出发了,走了好远的路,老爷爷把车停在了漫天飞沙的“沙土集”,我们开了周围最便宜的价格----一元钱30斤,却到了下午都没有卖掉一根萝卜,午饭老爷爷舍不得吃,花几毛钱给我买了个菜饼(包子?),吃完继续等,好不容易等来一个大户,是个窑主,说买了给烧窑的工人吃,他把价格压到最低,整车的萝卜全要,总共给我们11元钱,还要我们把萝卜送到至少十几里外的他家,这么低的价格让老爷爷心疼不已,但为了卖掉,还是答应了,那天等我们赶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我忽然想起老爷爷这一天还没有吃过饭。

 

我读小学的时候,我们家已经盖了新房子,搬到了村子的最前端,而老爷爷喜欢熟悉的旧房子,还是住在原来的房子里,离我读书的小学不远,偶尔下雨的时候,我便直接到老爷爷那里去吃饭,每次去吃,饮食一向节俭的老爷爷,总是变着法儿给我做好吃的,当时所谓的好吃的,也就是油饼或菜包,现在想来没有什么,当时却是一般吃不到的“大餐”,每次我都吃得很开心,经常借故过去吃,每次老爷爷也都会让我解馋而归。读初中的时候,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在学校里我从来不舍得吃菜,一日三餐都是黑乎乎的馒头加之能照出人影的面汤(有时候连汤都不舍得订),一点油水都没有,还吃不饱,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每到周末,便饿得像个小狼似的,绿着眼睛往家赶,老爷爷知道,即使回到家,忙碌的母亲也没有条件给我弄好吃的,便常常准备好菜包或油饼什么的,在村后的路上等着我,先带我去充饥解馋。

 

1993年,我考上了师范,在鲁豫交界处的一个小镇上读书,往返要120多里路,那个时候我不舍得坐车,来回骑自行车很吃力,基本上一个学期顶多回家两次,偶尔回去会用多余的饭票买点吃得给老爷爷,但他总是舍不得吃,都想方设法让小妹妹弟弟吃掉,那个时候我每年都拿一等奖学金,奖金额为40元钱,虽然每次拿这么多钱时我常常激动得不知道该如何支配,但也总有一个不变的规则,就是,先从中拿出10元钱给老爷爷,可惜老爷爷总是不舍得花。

 

     后来考了大学,又来上海读研究生,继而在这里工作成家,总是很忙,忙得身不由己,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但每次回家,老爷爷都很激动,老爷爷在我读大学的时候便搬到新家和父母一起住了,因而也常常能第一时间见到我,但老爷爷越来越聋了,长时间求学在外,我和老爷爷之间好像也有点隔阂了,常常面对面坐着,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时候,我常常恨自己嘴巴太笨,竟然不知道说什么话才能表达见到老爷爷的开心,但老爷爷似乎从来不觉得我有什么特别的,依然很满足地坐在那里看着我,等我家期结束返回的时候,有时候还会掉泪。哎,也许有时候,至深的亲情,反而让语言变的多余吧!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老爷爷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等念完书,回来工作吧,咱们这里地多”。当时我听了,一度觉得很可笑,要是念完书还会来种地,我还念什么书啊!现在想起来,却总觉得心里酸酸的。是啊,我那跟土坷垃几乎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老爷爷,土里刨食,种地求生,对他来说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啊。只可惜,他热爱黄土地热爱了一生,汗水洒了无数,如今已经熬到了五代同堂,却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改革开放的春风”虽然已经吹了好多年,在我那个盛产贪官污吏的家乡,当地的政府却从来没有良心发现过,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几乎剥夺了包括父母在内的乡亲们所有的微薄收入,农民们通常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咬紧牙关买点肉吃。这这样的情况下,我的父母根本没有能力为老爷爷做什么好吃的,老爷爷却似乎很习惯这种生活,我来上海以后,有时给老爷爷带点钱回家,他仍然舍不得花,也许,对他来说,钱是用来看着开心的,而不是用来“享受”的。知道了他这个习惯,我和妹妹便常常直接买东西给他吃,但他那习惯了粗茶淡饭的胃,似乎对这类营养品没有任何渴望,常常舍不得吃,直到放坏,有时候小妹妹为了逼他吃,买回来便给他拆开封,当场给他弄一分吃,但没人监督的时候,他又“忘记”吃了。我敢保证,到现在,老爷爷仍然不知道鲫鱼和青鱼有什么区别,猪肉、牛肉和羊肉味道有什么不同,虽然家里一直在养猪、牛、羊(因为这都是用来卖钱应急的)。

 

近日打电话,听说老爷爷身体状态很不好,吃饭都成了问题,意识也有点模糊,让医生检查,又没有什么毛病,只说他人太老了,真担心近90岁的他熬不过去这个冬天,虽然对于这一天早有思想准备,想起来还是很难过,也许万一那一天真的到来了,我不会放声大哭,但我确信,此后每次想起山东的家,他老人家必然是我无法回避的怀念,因为在我这近三十年的所谓人生阅历里,他老人家是那么惨淡的一个缩影。    

 

成文于2006年老爷爷去世前夕

本文标签: 清明 老爷爷

    发布于2010年03月30日 11:55 | 评论数(5) 阅读数(1769)

上一篇:对国学教育的再认识

下一篇:桐桐“小书架”(3)

评论

loujikai_001 发表于2010-05-11 08:00:56

对于那时候辛酸的回忆,太多了。
white-alice 发表于2010-04-01 18:39:07

读的让人心酸,也让我想起了我的姥姥和老公的姥姥
融融之家 发表于2010-03-31 13:10:58

您的文字功夫修练得真不错!
zhangtongjia 发表于2010-03-30 16:30:31

看后潸然泪下!想起我的奶奶,也是在我读研一寒假的时候去世的,那时因为没有钱没有回家过年,也没能见到奶奶一面。
aayuhan 发表于2010-03-30 14:04:22

总有一些回忆不愿意去触及!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