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如何让孩子更加服从?


    在现实生活中,可以发现许多人对于某件事情,他们虽然不会事前就在心里进行很详细的分析与研究,也不会用语言把其中的道理表述出来,但他们却牢牢地掌握了这一方法的精髓与核心。他们本能地认为,只要运用这种方法,就能达到自己的最终目的。当看到有些人轻而易举地将性格各异的孩子置于他们的权威之下时,一定会有不少人情不自禁地发出惊叹。他们认为这其中充满了神秘色彩,并坚定地认为这些人“在这方面有诀窍”。事实上,根本没有什么神秘可言,也没有半点不可思议的地方存在。他们所拥有的只是一般人应该具备的常识、缜密的思考,以及对不同阶段的孩子的不同性格特点的深入了解,仅此而已。要想获得这些能力,对人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遥远的事情。
     在孩子内心,服从的原则并没有完全消失。虽然这种原则并非完全源自天性,但他们对此的印象却在很小的时候就形成了。孩子们认为自己有责任与义务去服从长辈的权威,但是这种倾向在他们身上出现的概率其实是很低的。尤其是在阿道弗斯和露西亚的心中,这种意识可以说是极其薄弱的,这就好比一株已经奄奄一息的植物,需要人们细心、周到的照顾才不至于枯死,并渐渐恢复健康、活力。玛丽对姐姐的两个孩子就采取了与之类似的管教方法,也就是让孩子心中已经变得脆弱且不堪考验的原则得到一种温和的训练。玛丽没有让他们受到任何程度过于严重的考验,而是有步骤地让他们养成这一习惯。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父母对孩子进行耐心、坚持不懈地培养,过一段时间以后就一定能够取得理想的结果。而且,每位父母都可以通过自身的实践来验证这一结果(当然,孩子性格本身古怪或是畸形的除外)。

发布于2018年12月22日 09:20 | 评论数(0) 阅读数(124) 我的文章

父母需要对感受型孩子作出以下反应——肯定他们的感觉


    当我走进十一岁男孩贾森的房间时,他正一个人呆着。我知道他刚和朋友发生了摩擦,所以我问他是怎么回事。当他讲给我听时,我临时忘了我所知道的关于人和人之间的差别,我说:“噢,贾森,他们是你的朋友。我敢说他们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心。你要去告诉他们,他们伤了你的感情,这样他们下次就不会再伤你了。”我这样说完全没有照顾杰森的感受。幸亏他是一个宽容的孩子。他没有冲我发火,而是诉苦道:“我知道,玛丽,人人都跟我说要去告诉他们,但现在我感觉受到了伤害,我伤心一段时间行吗?”
     贾森在那个时刻让我明白,感受型孩子需要经历那些情感,被这些情感包围,受其折磨,然后才能跳出来。如果你是一个看重事实的人,你可能会觉得他们是过度反应或他们太敏感,太情绪化。但告诉他们忽略他们的情感或不要那样感觉肯定不行。在能够听进你的建议或同你一起解决问题之前,他们必须经历失望或挫折。如果你的反应是给予同情,他们会与你合作。如果你试图用谈话把他们从自己的情感中拉出来,他们的紧张程度会迅速上升。
     为了保持合作,你可以请你的子女告诉你她的感受, 比如说:“我对发生的事很抱歉。”或问她:“是不是别人的情感受到伤害使你不安?” “那伤你的感情吗?”“你要我拥抱你吗?”或“那样的争端使你感到困扰吗?”当你帮助她时,你要走进她的情感巾,与她一起经历那些情感。要避免最小化或低估那些情感最小化,否则你不会理解其重要性和深度。你的建议要等晚些时候才能提出。记住如果你的孩子内向,在她能够与你对话之前你要给她反思的时间。

发布于2018年12月16日 10:48 | 评论数(0) 阅读数(137) 我的文章

让孩子学音乐要先培养思维


    12岁前的大脑具备自我完善自我链接思维神经回路系统的功能,就像婴儿很随意地接收母语教育环境,一年后就自我建立了母语思维神经回路系统基础,然后在该基础上再接受更高级的教育后逐步向更高级的文学系统进化一样。
    只有让高级思维、思维空间和巨大的知识量相互作用,才能形成高级创造力。
    这里有一个公式:
    创造力的条件=艺术(右脑)+科学(左脑)
    其中,艺术形成的条件:以音乐为核心,包括音乐乐理知识训练,听古典钢琴曲,听悠扬的乐曲,听声音优美的经典的文学故事音带、看高品质的动画片、看经典的世界文学作品、看精美的图书(色彩鲜艳的图画包括古典绘画等)。
    所以我一直以来是把音乐教育放在最前面的,重点也是想培养孩子的音乐思维。所谓的音乐思维就是说,在7岁前脑细胞之间受古典音乐的刺激后可以达到脑细胞回路的精密连接。脑细胞回路实质就是信息通道。
    为什么学琴的孩子很多,而真正最后学有所成的却寥寥无几?我想,这样一句话可能是大多家长没有意识到,也是这个问题的症结所在:
    思维是西瓜,指法是粒芝麻。

发布于2018年12月12日 10:18 | 评论数(0) 阅读数(145) 我的文章

教养实验室:学生能否承受失败?


    在一个实验中,学生要参加两次测试。在两次测试的中间休息时间,学生可以作出如下选择:要么选择上课,学习第二次测试需要的技巧。要么选择知道第一次测试的成绩排名。时间有限,只能选一项。那些被表扬聪明的学生几乎都选择了第二种任务,他们关心自己的成绩,而不愿意花时间去准备第二次测试。
     在另一个实验中,研究者让学生自己动手做成绩单,并告诉他们,这些成绩单将寄给其他学校的学生。其实,他们既不会见到那些学生,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结果发现,那些被夸奖聪明的学生,有4成夸大了自己的成绩;而那些被夸奖努力的学生,表现较诚实。
     那些在小学时成绩优异的学生,升入初中之后,会面对更大的压力。那些认为自己因为聪明才成绩好的学生会跟自己说,原来我一点都不聪明,这样一来,他们的成绩就很难达到先前的水平。他们认为,努力只是又一次证明了他们不聪明,而事实上,努力才是学业有成的关键因素。在深度访谈中,许多这样的学生都承认,他们认真考虑过考试作弊。学生选择作弊,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面对失败。当家长忽略孩子的失败,并且坚信他下次会做得更好时,问题就更严重了。密歇根大学心理学家珍妮弗•克罗克(Jennifer Crocker)解释说:“父母这样做会让孩子觉得失败很可怕,因为连家人都不承认,也不接纳失败。”如果孩子没有机会和别人讨论,那么必然不能从这些失败中吸取教训。

发布于2018年12月08日 10:05 | 评论数(0) 阅读数(94) 我的文章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