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其实,我们都是画家

    刚刚消失的人留下了文字,远离之后又回归。这转瞬即逝的“刚刚”一词,在无限的原野上飞快延伸,一直延伸到原野的尽头,且消失得无影无踪,使我们无力追赶。于是,重读就成为重新开始的第一遗阅读。他者是一种震撼,他不再是文章中的语无伦次和清晨美景的产物,而是来自于一个更加隐蔽的问题,这个问题很活跃,反复出现,自成一体。为使声音在文字的圣体中发出奇特的颤音,难道一定要让圣物永远保持寂静吗?坚定的身体像划痕——极易消失,但是像沙漠里的石子一样顽强地进行抵抗。文学在谜语一般的表述中,特地保留并发掘了已消失的身体所留下的全部激情、想象和灵感。像米歇尔?塞尔托这样造诣颇高的大作家,通过种种界定和修正,如实地再现了特征,丰富并充实了历史知识领域。他的作品极具审美价值,诗意盎然,所阐释的内容意义深远。

    发布于2014年07月02日 08:03 | 评论数(0) 阅读数(232)

上一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下一篇:成功策略——减少黏液

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