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丁丁一家的云南自助游(之三)


    今天进入大理古城(3月27日下午5:00左右)

    大理跟丽江,相距300余公里,坐旅游大巴耗时4个小时,进入大理境内,白族的民居就开始映入眼帘,跟纳西族的房屋子真是大相径庭,每栋房子都象硬笔画出来的似的,让人有种恍然如梦的不真实感觉。白色的主色调,绘之以青蓝色的图案,独具特色。

    从大巴车上下来,有当地人负责接送进入古城,来接的是个比较破旧的面包车,司机的普通话带着浓浓的当地口音,能说会道。不一会儿,就说服我住进了他一个朋友开的客栈,因为在丽江的经历让我感觉这个时间段不算旅游旺季,订酒店客栈都比较容易,所以大理这一站,我没有在E龙网上预订,而到达大理的时候,虽然只是下午五点,但是天空下着细雨,湿漉漉的四处找客栈不太方便,听他介绍说双人房有热水、电视、网络,只要100/晚,我便决定随他去看看。

    是一家新装修的客栈,房间非常干净整洁,但比不了丽江那间的华丽舒适,但只有这个价格,还不到丽江的一半,算很值得了,便欣然住下了。

    跟丽江古城相似,,除了按照初始的面貌重建以外,全部都处于浓厚的商业氛围中,每个门面都是各色特产织品手工艺品的汇集地.这两个古城有各色手织的艳丽围巾丝巾披肩,还有各种手工银器,扎染长裙等等,喜欢的可以狂购一番了.大街上,我看到好多年轻年长的女人,把自己裹在长及脚踝的艳丽裙下,披一方长巾,在古城中摇曳而行,想必平时的她们,如我一样穿习惯或前卫或职业或休闲服装,到了此情此境,恍惚中把自己也当成了白族纳西族的女子,古城便是她们的家吧。

    跟小子一起逛了雨中的古城,便返回客栈洗漱睡下了。小子很好,一路行来,毫不觉累。   




    细雨中匆匆在古城晃了一圈,便打道回客栈,直接在客栈的楼下点了些菜吃了,大理路边的每家饭店都摆满看上去特别新鲜水灵的蔬菜湖鲜,让人食欲大增,不过好多都是叫不名来的,时隔太久,居然连我们第一天点的美味洱海鱼也忘记叫什么名字,肉质细嫩,有空再记美食篇。

    3月28日,近九点才起床,早饭后,在客栈直接订了游洱海的票,客栈联系了一辆小面包送我们到乘船点,按说,在一些景点介绍中,在码头乘船是有固定时间的,我们要出发的时候,眼看就已经要错过第一班船了,这客栈的人也真是神通,一通电话过去,便向我们保证绝对不会错过这班,到了码头一看,果然,船真的在岸边等着呢。看来这里的管理还是不够严格呵,码头与各个客栈都有着暗自的交易吧~~

    这次洱海游买的是通票,包括乘船、船上三道茶表演和洱海中的一处观音庙,行船时间约两个小时。船上的三道茶表演很值得一看,第一次品尝了先苦再甜再是五味杂陈的感觉,顺便说一句,表演的白族姑娘们真是天使脸孔魔鬼身材呵,超赞!

       

    不过要提醒大家的是,途中游船在一处小岛停留,号称小观音庙的,如果不是有特别信仰便可以不用登岛了,丁妈其实平时如果遇到庙殿什么的,是会上上香什么的,不过在这个小岛的观音庙里,被人连拉带哄地布施,让丁妈心下不快,相信这也不是观音菩萨的本意,心诚则灵嘛,重在诚字。

    游船靠岸的地方,步行大约十分钟就可以到蝴蝶泉一游,这是以前有名的电影《五朵金花》的拍摄地,貌似这个电影丁妈看过的,不过已经忘记了,到了蝴蝶泉公园的门口,买卖人开始吆喝着“金花!金花!”招莱生意,还有一个老金花婆婆,拉着丁丁的小手,喊他:“小阿鹏,我们家里有个小金花,你要不要跟她玩啊?”呵呵。

    不知是蝴蝶泉这个景点已经败落了还是天气的缘故,整个公园游人很少,娘儿俩个也就沿着浏览通道转了一圈,标志性景点拍照留影,雨真是有点大,扫了游玩的兴致。

        

    值得一提的是,蝴蝶泉公园的门票预先是没有买的,到景区门口便有当地人拉着小声询问是否要票,这样一来,票面50块钱的门票,可以还价到40元成交。后来知道几乎所有景点包括索道的票,都是有“团购”价格的,可以多问几家。

    蝴蝶泉出来已经下午三点了,在公园外面的摊位上吃了些本地的小吃,便搭车来到三塔公园,这时的雨下得更大,一把雨伞顾此失彼,娘俩的鞋子都是透湿,为娘的沉不住气,“诅咒”了几句坏天气,小子已经不愿意再逛下去,在三塔公园门口留了个影便坐车回古城了。大理古城的交通比丽江古城要来得方便,可能缘于古城更小吧,打车在十元钱之内,各个景点貌似也有公共交通到达,而且不知是因为下雨还是原本如此,招手即停。

   3月29日,计划好今天中午12点半坐大巴到昆明与丁爸爸会合。早饭后还有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反正住在古城,将行李暂存前台,与丁丁同学租了辆脚踏车继续在古城游玩。前面两天都是晚饭后欣赏古城夜景,加上细雨濛濛,不辩东西,所以与这日雨后初霁的古城是不太一样的,大白天的时候,古城里也鲜有游人,一日之即在于晨,大约上午的时光都去苍山洱海之类较远的景区了吧,丁妈骑着脚踏车带着丁丁,随走随停,很是逍遥。

    古城的南门入口,号称是中央电视台某品牌毛线的广告就是这只羊做的,起初丁妈娘俩跟路过的行人一样以为这是一只假的道具羊呢,摸一摸看一看,才知道真有这样漂亮的羊儿呢。

    古城中东西南北各条主街,都是街面伴随着这样的沟渠,更增小城的灵动,小伙子放着好路不走,偏偏要爬到小沟中,踏石而行,丁妈只得推车跟随。

    (不能不提的插曲:如果就这样一直且玩且看,直到出发的时刻到来,那么大理的行程也会圆满愉快结束的,然后在人民路二百三十号左右,出现了个不和谐的小插曲,让丁妈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不得不提醒一下过往的各位:这里住着一个孤寡的老头,神经有问题,丁妈用自行车推着丁丁从其门前经过时,这老头上前一步,推丁妈的车子,口中还大声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一开始丁妈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当地人在跟小孩子开玩笑,还笑着跟老头打招呼,直到他怒目圆睁粗暴地把丁丁从车子后座上推了下来,丁妈才反应过来。被老头推下来时丁丁的脚在车子里绞了一下,皮都脱了,我慌忙护着丁丁向前躲,好几个路人都在提醒我不能惹他。气喘吁吁推着丁丁往前跑了几十米,回头看那老头勿自在门前大骂着,不过并未追来。向路人询问,人家说,这是个精神病,他不允许别人从他家门前过去,要是有人从那里走,他就觉得侵犯他了,便会追着打骂。惊魂稍定,搂着丁丁查看了他的伤,还好只是擦破了皮,不过孩子受了惊吓,一直哭着让妈妈快离开这里。一边安抚孩子,我一边拨打了大理的报警电话,我觉得这孤老头固然可怜,可他是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如果不能妥善安置,肯定还会有游客受伤的,很快110巡逻车就来到现场,了解情况作了笔录,然后向我解释。情况跟路人说的一样,但警方表示只能警告他,但他有精神病,未必能听懂,而且目前没有专门的资金让他收容到精神病医院,我也是气头上,便向大理市政府打电话反应了,最后的结果反馈给我时,已是三天后在西双版纳,对方告知,已将这名精神病人收治。在这里替游客们谢谢大理政府喽~~~当然也提醒大家,经过那条街那间小屋时,还是要注意下子,毕竟他不可能长期住在精神病院吧,还是自己当心!)

    中午12:30(后来堵车误了长途大巴,乘坐的下一班13:20的,所以提醒大家出发要打好提前量)在大理新城长途车站,大理至昆明,出发!

发布于2011年05月31日 14:29 | 评论数(0) 阅读数(669) 生长发育

六一儿童节暨大班毕业会演


    六一儿童节暨大班毕业会演 

   这是幼儿园期间最后一次六一儿童节了,同时也是大班孩子的毕业盛会,也许在台上的丁丁还不太懂得这个场景的意义,只会等到若干年后,看着妈妈的记录有所思悟,而妈妈,看着台上这些个日渐成熟的孩子们,想到三年前小班的稚嫩演出,想到半个月后,孩子就将离开幼儿园生活,成为一名准小学生,心情激动起伏难以言表。

  





    就象小伙子表演的第二个节目《小小男子汉》一样,小家伙的男子汉气概日益突出,平时就总是热衷于跟一帮半拉小子打打闹闹,一刻不闲,这下到了台上,更是如鱼得水,其中有一段小伙子跟另一个高壮孩子打斗的场面丁妈因为被前面拍照的挡住,没能拍下来,不过丁爸的摄影机里全程记录了。小伙子一直都是矮瘦的代表,所以一旦有对比性的表演出现,小伙就担纲那被欺压的一个,哈哈,好在,小伙子一向被我激励得超级自信,从来不觉得自己瘦是弱点,也并不因这样的对比表演而沮丧自卑,反而乐呵呵地游戏其中。

    小子的常态

    以下就是小子的常态写照。看着小子,总会哑然失笑,孩童天天都在诠释“幼稚可爱”这个词呢,不理解的时候,我就想想自己的小时候,肯定也象他一样反反复复乐此不疲地做着这些个大人们看上去“无聊”的恶作剧:在广场上一圈圈不知疲倦地追跑、躲在门后每当爸爸或者妈妈进门地时候大声叫着“啊呜”跳出来吓人、你一拳我一脚地推推搡搡,痛了就哭擦干眼泪就笑。。。。。。      

   

发布于2011年05月25日 13:53 | 评论数(5) 阅读数(628) 生长发育

鸡飞狗跳的六岁


    同样的一件事,在不同的情境下,是会有不同感受的。比如成长,年幼的时候,他的每一次捣乱破坏搞怪,都被看成是能力的增长,会让妈妈欣喜若狂,四处夸耀。可是年龄长了,本事大了,捣乱破坏搞怪又都渐渐就还原成本来的含义。。。。心情好的时候让人莞尔一笑,心情不好的时候让人烦燥抓狂。

    至于我,应该是虚荣心很强的一个女人,更愿意记录下欣喜若狂的那一个个片断,包括成长中能够掌控的那些场景。到了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应对时,我便采用一惯的“逃避”态度,不求甚解,不敢面对,还美其名曰,成长本来就是极其自然的事情,他有自己的内驱力。。。。

       譬如说,开饭了,丁丁端坐电视前不动弹,口称:“我再看一分钟就来”,十个一分钟过去了,再喊,小子故伎重演:“我再看最后最后两分钟好么妈妈?”当然不行,前面你可是答应过的,我上去关电视,小子迅速冲上来阻挡,我声音高起来,小子便说:“唉,这么点小事值得生气么?”

      譬如说,便后要洗手。丁丁洗手!我喊了几声小子理都不理会,走到跟前继续跟他说,洗手!小子还是老一套,我再过一分钟就洗,夺过他的遥控器不允,小子便冲过来大发脾气:“妈妈你怎么这样子对我啊,坏妈妈坏妈妈!你是不是神经病了?!”

     譬如说,跟爷俩开玩笑,唉,如果没有妈妈了该怎么办啊,满以为自己就是爷俩那个“only you“,不承想小子毫不动容地答道:“那就换一个新妈妈呗!”惊诧地看向小子,小子的眼睛明澈清亮,就象在说上幼儿园要换哪件衣服一样寻常。
    小子是这样的云淡风清,丁妈是那样的菜容失色,至于丁爸,表面上波澜不惊,心下一定不知道怎么地乐呢~~

    譬如说,小子的一个要求我投了反对票,众目睽睽之下,小子会手拿(当时手里拿什么便是什么)冲上前来,毫无轻重地对我就是那么一下子!

    有时候,丁妈不免失望也不免困惑:我没有“那么”唠叨、“那么”暴力过啊,我对小子几乎是有求必应啊,我和丁爸虽然时不时地风起云涌,但多数时候还算是和谐美满啊,这就是我用平等尊重和爱换来的么?是不是五六岁的孩子压根就不应该给他平等,就是应该用父母的权威告诉他正确与错误,他只要无条件的遵从直到长大成人呀?

    呵呵,有时候归有时候,丁妈天生就是个不会在某一个问题上长期纠结的人,实在遭受折磨的时候就回忆下过去,似乎在某个时期,也曾经忤逆地将一个盘子扔在妈妈脚下,大声喊叫着“我长大了会报仇的”,现在,不是仇也未报,反而想到彼时的情景而后悔心伤么?也许丁丁的“不孝和反叛”来得早,也终会渡过得早吧,但愿!

发布于2011年05月17日 17:06 | 评论数(4) 阅读数(557) 生长发育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