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碰到这样的家长


  场景一,早上送园时间,幼儿园门口。

  远远地就听到门口吵吵嚷嚷的,近前一看,有位妈妈满脸激愤口沫横飞正跟负责护卫的警员理论,那个警员只是间或插一句话,旁边的保安和其它家长们也都在劝告那位妈妈。。。。看到那位妈妈气极败坏地跳着脚,声音那么尖厉,我先入为主地对她有了不好印象。

  稍微听了几句,也就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缘由:幼儿园现在给接送孩子的家长办了实名的入园电子卡,只有持卡家长,在读卡器前刷卡显示身份与本人相符,才能允许入园,这个规定是刚刚实行,这位妈妈可能忘了带卡,警员不让他进去,她说要与园长商量,于是站在门口远远向里喊了园长,就那样远距离商量着,要求园长开个绿灯,放她进去,但园长也讲规则已经制定下了,不能违反之类的话,这样,出园的通道被这位家长挡了大半,那警员就出面让她别再说了,让出通道来,可能是家长的要求没得到满足,情急之下吧,争吵就起来了。

  看到那家长咄咄逼人的样子,我暗自摇头,悄悄走近她的身旁,轻声说:“请少说一句吧,他们来护卫也是为了孩子的安全,别再说了。。。”旁边的家长们也附合着,可是那妈妈此时什么也听不进去,自顾自大声嚷着。我只得再转到那位警员身边,再轻声跟他道歉:“不好意思呀,您就别计较了,少说两句就算了。”那位警员大度地答应道:“行,我不说。”我转身带丁丁刷卡进园了,谁知那位妈妈还在迭迭不休地指责,等我走出老远,回头看,发现那警员终于也再忍无可忍辩解起来。。。。。

  在教室门口又跟老师交流了一下丁丁的近况我才向外走,到门口的时候,争吵已经结束了,大个子警员看到我,笑了笑,我便又跟他说道:“觉得挺郁闷的吧,不过家长这种情形也不多见,肯定也是心里比较急,您千万别计较,要是因此影响了您一天的心情那就不值得了,呵呵。”这番话一气说出,我觉得自己真的有点点多事哦,那个警员笑了,他把事情又跟我讲了一遍,跟我支离破碎听到的果然差不多,便再安慰他一番,看他表情阳光起来,我才起身离开。

  在路上想,这位妈妈的心情固然可以理解,但处理方式也太欠思量了些,门口那么多送园家长孩子,包括她自己的孩子,这样的形象会在孩子们心中留下怎么样的印象呢?而那位警员,大清早到园门口也是为了孩子们的安全,受这番气,说不定一天都会觉得心情郁闷,我这次多事也多得开心,至少我想有家长的理解能让他更快的释怀吧。现在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似乎越来越差了,前段出现的幼儿园暴力多数都是心理不平衡引发的吗?如果每天都让这些不良的情绪一传十十传百,恶性循环下去,不是更让人担忧么?

  场景二:昨天中午,游泳馆中

  这天游泳馆里多了位跟丁差不多大的孩子,他爸爸带着他,身上套了件充气泳衣,看起来这孩子是第一次下水,穿那种泳衣在水中会有漂浮不定的感觉,孩子似乎有些害怕,我从他们身边游过去的时候,看到那孩子眼圈发红,可能跟他爸爸讲害怕,我听到他爸爸说:“那你还想不想学了呢?”语气很平静,我没有理会就继续游自己的了。

  游到池子那头回转身来,我绕过那对父子向浅水区游去,忽然听到后面孩子很大的哭声。我这人有点听不得小孩子哭,就停下来回头看,眼前的情景让我的火一下子冒上来:那位爸爸把孩子放在泳池中间,而自己退开很远,一直在说“游过来游过来”,那孩子一只小手向前伸着,在哭喊:“爸爸,我害怕,我害怕。。。”我心一瞬间痛极了,也忘了自己只是旁观者了,马上走到孩子身边,伸手给他:“来拉着阿姨的手,阿姨拉住你就不怕了。。。。”孩子的小手一触到我的手,马上紧紧地拉住,当时我就象是看到丁丁在哭一般,特别心疼,拉过孩子来,我把他抱在怀里安慰着,可是毕竟孩子与我陌生,一旦感觉到安全了,就马上转身喊他爸爸:“我要爸爸!”我是又气又痛心,那位爸爸向我道谢的时候,我没客气,小声跟他说:“孩子害怕,就别让他游了,等他喜欢再游吧。”走开的时候我的心情很久都不能平静。

  回家跟老公述说这件事情,老公说:“他爸爸也是着急想让孩子学会吧。”这显而易见,可我体会过在泳池中被水淹到后那份恐惧无助和绝望,孩子虽然没有被淹,但估计他的恐惧不亚于我,那么作为家长,把自己对孩子的期望建立在孩子这种可怕的体验中值得吗?跟丁爸爸说:“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让丁丁有这种体验的,虽然丁丁很胆大,很亲水,但真正学会游泳肯定也有很大难度,那么就慢慢等着他学会好了。”丁爸爸深以为然。

发布于2010年06月09日 09:20 | 评论数(4) 阅读数(688) 育儿偶得

当自由遭遇爱


     毕竟是大家庭,育儿理念的碰撞在所难免,不过虽是早有准备,却还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是因为吃饭。在自己家的时候,我早就对丁丁的吃饭问题“放任自流”了:准时开饭,如果他说不吃,就随他去,中间不给零食,下顿饿了他往往大吃一顿。

      回到家中,大家纷纷对我的作法给予强烈批判,并且用丁丁瘦弱的身材作为强有力的证据,不给孩子吃上能胖得起来?现在不催等到大了他能吃了个头也赶不上去了,哪个孩子不是赶着喂出来的,等大了也不怕,自然就会好好吃的。。。。。。。。

    那天,丁丁对着桌上的饭,又一次表明他不想吃,我便说:“不想吃,就去客厅玩去吧,不过妈妈有言在先,下午除了水,什么都不能吃的哦。”

    丁丁刚走到门口,被他舅妈一把抱住:“那哪行,还能说不吃就不吃了,不行,吃饭时间就得让他吃。”舅妈抱着挣扎的丁丁,想把他摁到座位上,并且劝说着他:“乖啊,吃饭的时候就得好好吃饭,不然长不高,你看看小胳膊瘦得,不吃饭就不能出去玩哦。”

    爷爷在旁边听到了,也接着说:“就是的,你看昨天爷爷带你跟姐姐去外面玩,你刚玩了一会就说走不动了,还让爷爷背你呢。”

    丁丁挣着不肯坐,口中也在抗拒:“我就不想要吃饭!”还伸出手去想要打舅妈。舅妈还是苦口婆心地劝说着他,可小子犟着不肯就范。我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同意他不吃的人是我,可是家人的做法也是为他好啊,我再支持他是不是有些不识好歹呢?所以我只能一言不发。

    又相持了一会,丁丁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呜呜,我妈妈都同意我不吃饭了啊,呜呜----”大家一看他哭了,这才放手。

     小伙子得赦般扑到我怀里,伤心地哭着,一时间,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只好搂着他,抚摸他的脊背:“妈妈是同意你不吃饭了,所以现在你觉得委屈是吗?妈妈知道,不过舅妈爷爷说得都很有道理,不吃饭就没有力气。现在你不想吃饭,可以去玩,不用吃的,但是还是刚才妈妈跟你说的,下午不能吃零食,而且舅妈和爷爷刚才都说了,他们不想带不吃饭的小孩子去外面玩,怕他没有力气,大家抱不动,这样你就只能和妈妈在家里看故事书了,你说可以吗?”

     小伙子哭着说:“不行,我想到外面去玩,妈妈你带我去外面玩吧。”我摇摇头:“哦,妈妈也担心你在外面走一会路,没有力气了要妈妈抱,我们还是在家里看故事书吧。”倔小伙坚决不要。

     我只好说:“那么,要不这样吧,你看现在想吃什么饭,妈妈给你重新做,是疙瘩汤还是面条?”小伙子止住眼泪说:“我想吃面条。”而且专门走到姥姥家那个大面板跟前,指着它说:“我要自己做的面条,用这个做的!”我晕,妈妈真是自找麻烦呵,于是,和面,做面条,小子帮着擀了,下面,小子吃了一小锅。

     家人说:“这样当妈妈够累。”我说:“原本我可是轻松的,都是被你们架上去的。”呵呵。

    其实按着我平素的作法,是真的轻松啊,他不吃便不吃,随他去吧,可是现在,因为想要尊重大家的意见,所以我折中了一下,费劲重新给小子做了饭,小子得到饱肚,家人得到心安,我也没有损失,还因为看到小子吃得肚子溜圆也心中欢喜,又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场面,何乐而不累呢?

发布于2010年02月06日 20:53 | 评论数(19) 阅读数(844) 育儿偶得

他是揉进蚌身的一粒沙


         不知道怎么,脑子里偏要出现这句话。

       中午,在酒店吃表弟的喜酒,就是上回说要丁丁帮着"滚床"的表弟,昨天的滚床已经顺利结束,今天正日子的喜宴.

       早上喝了几口米粥的丁丁饿到这会,开饭时已是狼吞虎咽,不过,他跟往常一样,肚子里打了个底,就一撂碗筷口称“饱了”,自己玩耍去也。

       我自顾吃喝着,丁丁在我的视线里忽隐忽现。我知道他不会跑远,没有危险的所在,任他玩去。

       典礼的时候燃放的彩条筒散了一地。丁丁和两三个小孩子在地上拣着试图塞回到原来的纸筒里,他的手里拿着一个,胳肢窝还夹着一个。有个一岁多的小孩踉跄着走到丁丁身后,触碰他腋下夹着的纸筒,丁丁回头,护了一下自己的筒,然后冲着那个孩子,嘴一鼓,喷出口水去。

      这个坏习惯不知道在哪里学来的,在香港游玩的那几天,他就时时上演,有一次在屡说无果的情况下,我忍无可忍,把他抱离人群,陪他一同与人群“隔离”以做惩罚,小子哭得昏天黑地。后来只要一犯,我就提醒他,喷口水要远离人群,微微一点,他就明白。

      明确跟他讲过,这不是游戏,如果他喜欢做的话,那么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就是家里的洗手间,而且只有他一个人在里面的情况下。

      慢慢收敛了。

      人一多,一疯一闹,就又得意忘形了,毕竟是孩子。这样的环境下,不可能再让他哭,我走到他跟前,拉他一只手,稍稍用力一握,眼睛看定他,摇摇头,他马上明白,避开我的直视。后来没再喷。

      继续自己的吃喝,继续让他在视线里隐现。

      他拿着彩条筒,跟一个同龄的小伙子比比划划,年龄差不多,因此上也各有进退。比划的时候,我还听到他威胁人家:“我妈妈就在那,一会儿我让我妈妈来打你。”我暗笑。在这种小朋友的“争斗”中,他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果然,一会儿他凑近来:“妈妈,那个小朋友老是打我。”真有些搬救兵的架式。我微笑看他:“你可以跟他说离我远点,不要碰我。”他委屈摇头:“跟他说了也没用,他还一直打我。”招惹人在先,吃了亏就反说被打,呵呵,小子一惯这样。这样的事,大人掺和什么,我只说:“你再试试,妈妈相信你有办法的。”他见没有指望,自己壮胆似地说:“那我就去打他了哦。”都忘了自己什么原因找我了。我摇头:“你可以想出更好的办法。”

        就见小子虚张声势地哟喝旁边同来的豆豆妹妹:“快呀,豆豆,那里有怪兽,我们一起去打怪兽吧。”后来三个孩子玩成一团。

        别说小孩子不自量力,他是自量的。

       玩累了,来喝了一碗鸡汤。发现身后椅子上放着的派发的喜糖,拆了一袋,沿着桌子,一人一颗分过去,只有六颗,重新绕回来,拿出另一袋拆了再分。有人说:“阿姨不要,你吃吧。”小子头也没抬回道:“我妈妈说不让我吃糖。”

        一边写一边慢慢明白了,为什么我脑中一直会出现标题里的那句话。他有时候真的不尽如人意,不文明的喷口水,侵犯别人,有点小含胸。。。。。还有不在今天出现的更多“恶习”。可我怎么就那么的爱他,那么能接受他的一切,就象是蚌接受揉进身体的沙子,经年累月,把它攒成明珠。   

发布于2009年11月08日 23:16 | 评论数(23) 阅读数(1184) 育儿偶得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