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读书笔记 | 邦天曰记 | 邦天作文 | wei xin好友文章
正文

另起一行:胡子宏生命日记(37)另起一行:胡子宏生命日记(37)理尽三千烦恼丝

    

               另起一行:胡子宏生命日记(37)
                     理尽三千烦恼丝

                          一、使劲咽下去
    足足地睡一觉是那么困难。昨晚难寐,想喝一片安定,但一想喝药的时候喉咙也要疼一下子,干脆没喝。12点多才睡着吧?睡了醒,醒了睡,还做梦。到了四五点钟又醒来。然后就是打开手机玩,到了6点多,夫人也醒了,我们约定去医院抽血化验。
    我们在大街上拦截出租车,7点前到了医院。没到7点,北京肿瘤医院门诊大厅的缴费挂号的队伍已经是一条长龙。我们去第二抽血处,也是排了长队伍。河里没鱼市上见,太多的癌症患者,病体泱泱地坐着,由家人排队领抽血的试管。
    像一周以前,我同样感到了不适。空调的温度有些低,令我的身体收缩得有些紧。再就是,大厅里打扫卫生,肯定用了某种消毒液或清洁剂,我一闻,就会有呕吐的感觉。今天想呕吐,但是吐不出来,肚子里本来也没有什么食物。凑近垃圾桶去吐,哎呀呀,桶里的污秽令我更想吐。
    抽血后回到家里,夫人强迫我吃东西。唉,夫人的话就是圣旨,咽下去,必须咽下去。我躺着,好像被拍到沙滩的海鱼,有气无力。喉咙不适嘛,吃冰块。冰块不要太大,大了太凉,不舒服。指甲盖大小的最合适。
到中午,夫人强令我喝了沏鸡蛋两个,酸奶一袋,似乎还有一碗挂面。现在,她又把苹果打成汁,插上一根管子,放在我电脑边,要求我喝下去。她在吃西瓜,给我一块,我有些馋,吃了最上面的一块瓤,但是没有甜味。我问夫人,你吃着甜吗?她说甜啊。我就知道,我的味觉已经被放疗破坏了。还行,现在能感觉到冷热,据说,时间长了,口腔溃烂,连冷烫都无动于衷了。
    吃东西多了,身体有点儿劲儿了。肚子里开始有蠕动的声音,便秘也不再出现。秦皇岛老乡发来的预防便秘的药物,今晚准备用上。谢谢她。
    任何的味道,譬如咸、甜、酸,都对喉咙有刺激作用,唯有冰块还不错。可惜不能久吃,吃多了冰块,肚子也发凉。昨晚,我用小子给我买的漱口水漱口,天啊,口腔疼得我浑身哆嗦,我赶紧吐了出来。但是不甘心,又含了一口。说明书上要求含30秒,我含了十几秒,就迫不及待地吐了出来。不过,疼过之后,口腔里觉得舒服了。
    尽管疼,也要忍住。这其实不是真正的疼,无非疼一阵子就淡却了。真正的疼,是无法安眠,需要打吗ma啡的。
                          二、剃掉烦恼丝
    老婆反对我剃头,但是我知道,我的头发保不住了。原以为化疗的药劲儿只是在化疗后几天,没想到两周后,化疗的药物显示出来了。头发开始脱落,枕巾上都是碎发。看到后心里腻歪,再说了,头发丝也是扎的,弄得脖子也刺痒。
我说了几次剃头,老婆竟然异想天开地说服我,要求我前面留个小平头,脖儿梗后面剃光。我说你别想好事了,头顶的头发早已哗哗地掉了。我随手在头上划拉了一下,就是落英缤纷了。
    今天从12点到,到2点多,难得地睡了一个接近2个小时的长觉。醒了,觉得身体不那么疲软。老婆见缝插针,又喂我吃东西,虽然内心有抵触,但是老婆就是上帝,不听上帝的,想造反不成?于是,“上帝”拿着针管,喂了这个喂那个,反正最后两碗的东西我下肚了。3点多,我对老婆说,走,理发去吧。
    老婆领着我去了院子里的理发馆,里面开着空调,有些凉,我们在外面等。后来进去理发馆,向小伙子说明来意,小伙子挥起电推子,三下五除二就给我清扫干净。老婆也想理发,问了问,可能价格高,没有理。我内心有些凄凉,再穷也不缺理发的钱,多少万都花掉了,怎么又是舍不得花钱?无奈,没有说服她。她和妹妹,一直把节俭视为美德,但是严重影响了生活质量,弄得家里像个仓库。观念的差异真的靠言语无法沟通,各自认为立场正确,一旦交流就形成夫妻感情的内耗。真的很无奈。
头发没了,头顶凉凉的,清爽的感觉。今晚再也不会有碎碎的头发沫子扎我的脖子了。我想起,三月去南宁,在高铁上还为自己的头发来了个自拍,如今,我又情不自禁地来了个自拍。命运,往往在经意间来了个巨大的反差。

    我洗澡,冲掉头发沫子,此时,老婆对我说,你现在看上去还不是个病人,倒像个犯人。在镜子里我照自己的上半身,除了颈部淋巴结还在肿大外,还真像个犯人,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犯人。

                                                                 三、病人心理学

    可惜我不是学习心理学的,如果是,我就可以写一本病人心理学了。如果不是设身处地,怎么伺候病人,怎么安慰病人,真的是一门学问。
    我在写这篇日记前,手机响了,是石家庄的。我不方便接,就让妻子接。对方清晰地传来女性的声音,问是不是我的电话。然后,声音爽朗地问,现在怎么样了?我听了,夺过手机,就挂断了。很多人的好心让我反感且烦恼,为什么呢?他们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去关心病人,他们的心情是轻松的,甚至有一些好奇。他们的主意往往是健康状态下才能实行的。这种好心发出的建议,其实病人早已想到了。病人的心情在沉重,你谈笑风生地来关问,结果引起了我的反感。就像我的两位好朋友来看望我,请我吃顿饭吧。结果,他们俩要了一瓶二锅头,痛饮起来了,弄得我真想拂袖而去。这就是典型的不考虑到患者的心理。你来看望我,表达了你的心意,就OK了,为什么非要表现出兴高采烈的样子,无意中打压我的心情呢?
    我老婆伺候我,可谓尽心尽力。但是我们俩的立场不同,她的立场是,必须吃东西,哪怕再疼。我呢,咽东西,一口一疼,只要不饿,就尽量减少疼痛。我老婆刚才问我,我给你煮面条,吃不吃?天啊,我的喉咙成了这个样子,你让咽下面条,这不是折磨人吗?
    我有了问题,就去“齐心协力斗病魔”群里去寻找dá案。因为大家都是过来人,遇到过类似问题,大家的建议几乎搬过来就能用。我们彼此没有说过什么“你一定要坚强”的话,我们都知道,这些话屁用不管,坚强不坚强,不是你劝两句就奏效的。有些人在wēi信上安慰我,或者鼓励我,无非也就说几句“要坚强”“癌症不可怕”之类的话,我听了无动于衷。
    今天在群里聊天,谈到了“安排后事”的问题。我坦陈,我把能考虑到的一切,都给老婆孩子说了。我对大儿子在
wēi信上传达了十几条,包括我的各类密码。我对老婆交代了我全部的收入情况,包括放在哪里,密码是什么。我给小儿子只留下一句话——当爸爸妈妈病了的时候,孩子努力学习和好chéng绩,就是爸妈最好的药。当然,我还想到了很多,包括每个阶段的治疗,这些我都在按部就班地实施。
    邢台的一个患者朋友,也讲述了自己的一些安排,包括怎么告诉儿子,怎么对待学习。他为两岁的闺女买了几件金饰,算是留给孩子的嫁妆。他告诉老婆和妹妹,不要告诉父亲。甚至,还买好了墓地。
    一旦大病来临,哭哭啼啼不管用,喊口号也不管用,心情平静,考虑周全,然后从容不迫地治疗,这才是真正的淡定。有个患者,乳腺癌,治疗告一段落后,自己跑到海岛上呆了几个月,享受了难得的清静。这就是很好的心态。我想,自己也要考虑一下,去个什么地方,享受那里的新鲜空气,安静地度过两月,然后迎接再一次的检查和治疗。
    此刻,阳光斜斜地照射进居室,下午又将结束,夜幕即将降临。今晚9点,我还是要去放疗,每周三晚上的放疗,时间就会长一些。这是第16次,是33次的一半儿了。明天去医院门诊输泰欣生。后天要住院化疗,周末两天输入化疗药,以及下周一二,都将会对我的身体施加严峻的考验。而这一切,依然不是最痛苦的感觉。真正的考验,永远在以后。
   
加油,亲爱的老胡。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无论怎么痛苦,你都要扛过去,扛过去,扛过去!


                                   原创:胡子宏 胡说 2016-8-10

        



    发布于2018年11月03日 22:09 | 评论数(0) 阅读数(403)

上一篇:另起一行:胡子宏生命日记(36)谁道秋期有泪痕?

下一篇:另起一行:胡子宏生命日记(38):这样的坚强以前想不到

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