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女人心情 | 成长日记 | 人生感悟 | 快乐饮食 | 童言趣语 | 博文读后感 | 博客征文 | 教育里程 | 365夜故事 | 名曲欣赏 | 名画欣赏 | 甜雨书斋 | 甜雨幼儿园成长足迹 | 甜雨旅游记 | 心情随笔 | 育儿心经 | 童年往事 | 上大班的日子 | 甜雨的诗歌创作 | 甜雨的写作
正文

玉香姐

前段时间回老家,听母亲说玉香姐去世了,我心里一惊:娘啊,玉香姐年龄不算大啊!母亲却说也是七十多的人了,又生着病。我听了心里一阵难过,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想玉香姐的事。

      玉香姐是大姨家的闺女,是我的姨表姐,她是家里的长女,比我大二十多岁,差不多可以做我母亲了。我们家和大姨家就隔着一条河,从我记事开始,玉香姐就差不多整天在我家里,所以和亲姐姐也差不多。玉香姐跟前有一双儿女,儿子比我小一岁,闺女比我小三岁,因为年龄相仿,所以我们几乎也整天耍在一起。

      玉香姐人长的很漂亮,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似会说话的黑葡萄,嫁的老公是隔壁村里的,但是一大家子都在上海工作,表姐夫是在上海某一火车站上上班,据说表姐夫一家都特别厉害,父母都是高干,表姐夫是跟着父母下乡,遇到玉香姐,不知是经人撮合还是表姐夫自己相中的,反正两个人就结合了,后来生下一双儿女,再后来政策变化,表姐夫一家回到上海和南京,因为表姐夫为人老实,加上没有考大学,父母就给他安排了一个火车站列车员的工作。表姐夫一家走了,玉香姐和孩子留在了乡下,因为没有个正式的家,就住在了大姨妈家。

     表姐夫走后,玉香姐每年春节或者其他节假日,就带着一双儿女去上海与表姐夫团聚,回来的时候,就会给我们带回来上海的小吃和零食,我们自然很欢喜,又喜欢她给我们讲大上海的事。那个时候,我整天做梦梦到我们去了大上海。表姐夫偶尔也会回来,但是好像每次回来,玉香姐总会与他吵架,两个人总会不欢而散,我们年龄小,自然不知道这里面的事,现在老了,自然也就明白几分了。玉香姐,长期寄居在大姨妈家,加上又是家里的老大,自然农活承担的非常重,累了,加上男人不在家,家里兄弟姊妹又多,两个孩子又不听话,所以免不了唠叨。一时间,爱唠叨,发脾气,成了玉香姐一贯的性格,连大人都说玉香是个好人,吃苦能干,就是好唠叨,发脾气。也难怪玉香姐唠叨,我那几个表哥表姐真的一个都不叫人省心。大表哥生性懦弱,娶个媳妇也畏缩,自然干活不是很中用,玉香姐看见大表哥,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二表哥是个聪明的孩子,一心想通过求学的道路走出贫穷的小山村,可惜家里实在太穷,交不上学费,最后不得不遗憾地退学,玉香姐对此心里常怀不安,觉得是她耽误了自己的弟弟。二姐也是没性子的人,老实本分,平常不惹玉香姐生气,只一味地跟着她干活。三表姐是个要强的人,也想通过考学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因为家贫,所以不敢上高中,所以拼了命地考中专,考上中专三年后就可以给家里挣钱,可惜那个时候的中专太难考了,考了几年,总是差二分,最后不得不以二分之差与中专无缘。因为无颜在家乡看别人的脸色,随即跟着别人下了东北谋生去了。玉香姐本一心也想供出个吃公家饭的人来,可惜最终没能如愿,这也愈发使玉香姐的脾气大了起来。大姨夫好酒,后来因为饮酒不当得了病,五十多就去世了,大姨妈本是个落魄的大家闺秀,拿得起针线,却拿不起锄头,一大家子的生计全落在了玉香姐的肩上,现在想来,玉香姐真的很不易,也难怪她唠叨,发脾气。

    但是玉香姐也经常有不发脾气的时候,没活的时候,或者在地里搽地瓜干的时候,她常常带着一脸的自豪和微笑,给我们讲她和表姐夫的事,她说表姐夫是个好人,他那个时候常常教玉香姐认字和写字,玉香姐说她认的字都是表姐夫教给她的,说这话的时候,表姐一脸的幸福和羞赧。

    也许是长期的两地分居,抑或是表姐夫只能带一个孩子落户上海,最终表姐夫和玉香姐两个人离了婚。那个时候我才有七八岁,实在不知道这里面的事,但是却记得玉香姐和表姐夫离婚的时候,一点不悲伤,他们两个人在我家里嬉闹着打牌,后来表姐又生了一个闺女,据说也是那回表姐夫回来办理离婚时留下的。我曾经问母亲:他们是离婚吗?怎么这么高兴啊?母亲却说假的,他们假离婚,表姐夫老爷子老太太不喜欢玉香姐,要表姐夫离的,表姐夫是个孝子,不得不听,两个人约定等老爷子老太太不在了再复婚。就这样,玉香姐离婚了,她留下了儿子,良良,女儿判给了表姐夫。玉香姐说让闺女跟着她爹先享福去,良良就跟着她吧,反正将来还能复婚,儿子还能不要老子,我们都信以为真。

     后来老爷子老太太退休了,不愿在大城市里生活,要告老还乡,可是回老家没人照顾,于是在大姨妈家所在的村里买了一处院落,指名道姓地要玉香姐侍候。按说就是这两个人活活地拆散了表姐夫和玉香姐,玉香姐按说应该恨他们才是,可是玉香姐竟然义无反顾地全心全意地侍候起这两个老人,直到老人去世,大概玉香姐真是心里藏了那个美好的愿望:老人不在了,她就可以和自己的丈夫复婚,她就可以经常见到她那牵肠挂肚的小女儿。

     可是老两口去世以后,老实巴交的表姐夫却变卦了,他说玉香姐在他不在的日子里和别人好上了。其实,玉香姐自己拉扯一大家子十几年无怨无悔,这份精神任谁看了都心疼,尤其时干地里重活的时候,难免有好心的男人给她帮帮忙,一来二去的,就变成了"三人成虎"的事了,但是玉香姐却绝不是那样的人,她心里一直装着那个曾教她识字和写字的人,从来没有变过,即使离了婚,即使傍边也有不少的好事者给她操心,她却从来没有动摇过,她在期待着她的先生来接她,接她回大上海。

     玉香姐无法忍受这样的污蔑,她亲自去上海给表姐夫解释,可是一向老实巴交的表姐夫却意已决,坚决不再提复婚的事,玉香姐从上海落寞而归,回来也认定表姐夫变了心,毕竟十几年了,人的心也许真的变了。玉香姐从此一心一意照顾自己的儿子,再不提复婚的事。

     可是年龄大了,生活也愈加艰难起来,孩子也长大了,吃的用的,玉香姐总不会亏待他,尽管表姐夫的抚养费来的不是那么及时。可是良良自幼经历了父母的离异,现在又得不到父母复婚的一点音讯,他变得自卑又自大,上了初中,玉香姐更是管不住他,那一阵子,应该是玉香姐最难过的时期,也是生活最艰难的时期。

     我姐家有一处院落,无人居住,我们上高中的时候,住过一段时间,上完高中,因为闲置,后来就让给了玉香姐。有一天打那里路过,我进去一看,好家伙,满院子里堆满了五颜六色的垃圾,玉香姐正给垃圾分类。她穿着脏兮兮的衣服,手里黑黑的,胖胖的,一个典型的农村老太的模样。可是玉香姐见了我,依然笑的还是那么温柔,那么坚强,在我眼里她还是我那个漂亮的大表姐,在和我们一起谈论大上海的生活。我知道玉香姐,向来不怕吃苦也不怕劳累,可是轮到捡垃圾的份上,我却也是心里老长时间不能过来。生活真是残忍,那么美丽的一个女人,就生生地被生活变成了这个样子,可惜没有几个人懂得她的心。

    后来听母亲说,玉香姐也经常去附近的工具厂捡煤渣,自己一个人要拉一个大地排车,要用手去拿滚烫滚烫的煤块,还要和别人抢时间,去的晚了就抢不着,力气小了也抢不着,煤渣捡回来以后,还要进行处理,把未燃尽的煤块剔出来,煤渣子卖掉,煤块有时也卖给村里人。啊,可怜的玉香姐,真是受尽了人间的苦难。

    再后来,儿子结婚了,可惜儿媳不大孝顺,不过好人终有好报,在等表姐夫遥遥无期的情况下,六十多的表姐终于又嫁人了,所幸遇见的是良人,老公待她很好,老公家的孩子对她也不错,我每次听母亲说起的时候,心里常常为她感到高兴:我亲爱的表姐,终于有了知冷知热的人了,也终于身边有了可以依靠的男人了!

     听母亲说玉香姐走的很安详,最后的岁月就是在现在的家里度过的,不知她上海的女儿现在过的怎么样了?据说当初阻碍父母复婚的就是她,她恨她母亲,她说玉香姐太狠心,当初把她一个人孤零零地扔在人生地不熟的上海,上海的家人对她一点也不好。玉香姐听了心都要碎了,玉香姐说我哪里舍得,我明明是想让她过好日子去来啊,可惜这话她却始终不相信,仍固执地认为是玉香姐抛弃了她。但是,母亲又说:你玉香姐心里啥都明白,她曾给我说过,说是上海的房价太贵,闺女下岗在家待业,没钱买房子,住的是她爸爸的房子,如果爸爸妈妈复了婚,爸爸的房子就要归哥哥所有,她就会在外面流浪,所以死活不叫爸爸妈妈复婚。原来如此,我听了,心里沉甸甸的,说不出的难过:可怜天下父母心,可是有谁知道这一份心含了多少的无奈与心酸?

     我受苦受难的玉香姐,走了,愿天堂再没有痛苦和分离,没有劳累和贫苦,愿那个教您识字写字陪你打牌的表姐夫将来会常伴您左右!


    发布于2021年11月16日 16:51 | 评论数(1) 阅读数(128)

此文已被博客管理员"李家熙熙"推荐到博客首页"心情随笔",奖励20分

上一篇:致单霞剪光头发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啦!

评论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21-11-17 10:04:22

这一生真是不容易啊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