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他训练一群鸟学会做复杂的动作

    不过在坎德尔之前,18世纪的意大利科学家文森佐?玛拉卡尼( Vincenzo Malacarne)做过一系列令人吃惊的现代生物学实验。他训练一群鸟学会做复杂的动作,然后将它们杀死后解剖了这些鸟的大脑。他发现,这些鸟的大脑某一特定区域比未经训练的鸟类大脑同一区域有更广泛的褶皱图案。在50年后,达尔文注意到野生动物大脑与家养动物大脑之间也有类似的区别。野生动物的大脑要比家养动物的大脑大15%~30%。由此看来,寒冷、艰苦的环境迫使野生动物不断处于学习模式之中,将野生动物的大脑塑造得非常不同。
    人类也是同样如此。我们经常能够观察到这种现象,从新奥尔良的柴迪科舞啤酒屋到纽约爱乐乐团的庄重殿堂,这两处都是小提琴演奏者聚集的地方。与不会拉小提琴的人相比,小提琴演奏者的大脑的确有些奇怪的地方。控制他们左手(需要在琴弦上做出复杂、精细的动作)的神经区域,看起来像是一直在吃高脂食物的暴饮暴食者,他们在不断增大、肿胀,与其他复合群丛错综交错;相比之下,控制右手(负责拉弓)的神经区域看起来似乎食欲不振,复杂程度也低得多。

    发布于2014年07月30日 13:39 | 评论数(0) 阅读数(234)

上一篇:一个客体到另一个客体间游移

下一篇:治疗结果也是惊人地成功

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