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刘飞成长记目录树。 | 杂七杂八记目录树。 | 成长记。 | 杂记。 | 摘录。 | 刘飞说。 | 我的园艺我的梦。

2016庐山行。(后传)


告别清凉的庐山。

更觉南昌这个大火炉能把人融化。

可是南昌人大都活出了孙悟空的道行。任它怎么烧,咱在火炉中该干嘛干嘛。

所以,我依旧老老实实上班。

然后码字码的不亦乐乎。

字越码越多,文越来越长。

我跟静平说,我都压缩了再压缩,还是这么多,简直像裹脚布了!

静平一如既往地包容,你写吧,我们爱看。

于是,前传-正传-后传,整了一系列出来。

如果合成一文,估计得从天黑看到天明。太折磨看文的人了!

再然后计划着学车考证。


接下来,出现在你们面前的将会是个窝窝头哦!




丛同学回去昏天黑地的忙,听说跑银行的途中追尾了部车。

而后潇洒地携老带小又躲去山里做神仙。


再然后马不停蹄又跑去青岛。

不仅人美的惊人,体力也好到惊人!

亲,你是吃了丹药么!?

你这劲头,让我崇拜得不止是五体投地了!!




朱导又开始玩起了大把抓钱的游戏。

整日整日不见人影。

一问。回复:忙!

偶尔冒个泡。

再一问。还是:忙!

好吧。忙忙的才好。充实!

一群正能量的伙伴在一块,释放出的是更多的正能量。




英子呢?连”忙“也顾不上回复,估计是更忙!!



静平静默了一阵后。

一鸣惊人的跳出来宣告:又瘦了十斤!

原因是看到我们一个个这么苗条,被刺激到了!

其实,我羡慕你羡慕到要死好么?!

三个月瘦了近三十斤的她,据说以前的衣服又都能穿了!

人高兴得跟花蝴蝶似的。

真替她感到高兴!




聚一起时,玩疯;

不在一块时,各自玩的更疯!



我们是彼此的平行线。

愿各自在自己的世界里安好。


发布于2016年08月17日 16:01 | 评论数(5) 阅读数(529) 杂记。

2016庐山行。(正传)


(第一天)


出发去庐山的那天刚好是静平生日。

早上起床后我就一路思索着大家怎么着给搞一个热热闹闹的趴。

结果是雷声大雨点小。

别说热闹了。连块生日蛋糕的渣儿都没有!



五家分三拨到。

我和英子一家及朱妈妈到的时间相差一个小时。

在庐山车站等候的一个小时里,捡了两个金华来庐山游玩的大学生。

一男一女。

聊的甚是投缘,俩纯真的孩子陪着我和刘飞多等了一个小时,跟着一起到我们订的旅馆。

旅途中总是会遇到一些伴儿。善良的,坚强的,乐观的......每一次相遇,都成为旅途中的意外之喜。



三拨人全部到齐,夜已沉如墨。第一天的时间也过完了。

静平同学的生日也在这样的旅途奔波中无声无息的过了。


早到的我闲不住。四处闲逛闲拍。

我们住的家庭旅馆的窗外。

随手一拍。就是一景。

看着窗外的红瓦碧山蓝天,心情跟山风一样,清清凉凉。



(第二天)

计划游西线的。

结果你懂的。旅途中总会有一些意外之喜。


吃完早餐,看到有车,就上了。

车是到五老峰方向。完全是南辕北辙。

一群人将错就错,依旧嘻嘻哈哈乐呵。


一部车子几乎被我们承包了。

车里面迷漫着大人小孩肆无忌惮的欢声笑语, 地道的南阳话飘得漫山遍野。

好脾气的司机大叔定力十足,依旧笑咪咪地开车。

许是美女帅哥云集以及朱导强大气场的缘故,连一向晕车晕到七荤八素的英同学居然奇迹般的不晕车了!

(小贴士,晕车的亲们学着点儿,这招,管用!)



↑ 在含鄱口的大合照。(这次去庐山的全体成员。个个一副谜一般的笑!!临时摄影师:我。缺席人员:我和我家飞仔。)


从含鄱口到五老峰的这段路上。

团散了。

长短不一,胖瘦不同,节奏步伐一致不起来。


于是,脚程最快体力最好的朱导一帮人打头阵。

丛一路追随着她家的俩宝。

我和静平英子一行人磨磨叽叽断后。

我们不是爬山,完全成了逛山!一步三晃,边晃边拍,连俩老太太都跑在我们前头!


刘飞小朋友几乎是靠寻找满山的各种昆虫小动物为精神支柱支撑他往上爬的。

不然一路叫肚子痛的他早匍匐在山道上了!


↑ 摄影师:刘飞同学。(他的拍摄热情比当模特的热情高得多。)

英子的双胞胎女儿真是闪闪惹人爱啊。

我们一帮人经常被搅在谁是老大谁是老二的迷雾中晕头转向。


途中和一对内蒙过来的夫妻偶遇。

夫妻俩刚退休。从内蒙一路玩下来,已在外游逛一月有余。

他们腿脚硬朗,说话声如洪钟,豪爽又乐观。

二人刚从三清山过来,对那里的景赞不绝口。

这一路第三次听人夸了。



小伙伴们,明年,三清山,约么?


↑ 摄影师:不知道是静平家的冉冉还是刘飞。

孩子钟情于昆虫花草,我们钟情于当模特,笑着大叫”茄子“然后让人拍照。

并且每一张都要求:我们要笑得美美的再来拍。

这样自恋的事情貌似发生在二十岁。

现在我们是活回去了么?!

越活越年轻,太逆天了!这样的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



↑ 摄影师:冉冉吧。

模特张张笑的合不拢嘴。摄影师也当的不亦乐乎。



我们还在往二峰上晃时,迎面杀来一队人马。

个个热气腾腾,汗流夹背,像刚出炉的包子!!

↑ 这样的包子会让人食欲大开不? 哈哈。我是热气腾腾的米线!



我们下山的时候天已黑了。

晚上换了家餐馆。

一大桌子十七八个人。摆在外面露天处,背后是夜色笼罩下乌蒙蒙的山。

我们顶着月亮,赏着星星,吃的眉开眼笑!

山风正呼呼的吹,凉快的很。


晚上回来坐在旅馆小院凌霄花下的石桌旁聊到星星都困了。

聊什么。不记得。

只记得丛说她的六千万,让我很垂涎......

不要想着去打劫。那是以后的事。



(第三天)

道路相对平坦的西线人扎堆。

山道又窄,通常是让过了前串,后面又追上来一串。

我们被串在肉串中间,前呼后拥着前进。


一行人被切割成了好几段。

好不容易汇合到一处。

各种调戏卖萌戏码继续上演。


↑ 摄影师:我。

这么累,还笑的这么美。

好吧。都是天才演员!


↑摄影师:还是我。 

朱导的指示我没有执行到位。

她本来要求我只用拍到她苗条的手即可。

可是作为临时摄影师的我,毕竟不够专业,手一哆嗦,结果,把采花大盗给暴露了!


↑摄影师:英子家的双胞胎姐妹花。

一行人盘距在这片小树林两个小时。

一拨拨路过的人头探了又探,终究没人敢过来。

我们不是强盗啊。这么招人怕?!


作为入道三十几年的老油条,在卖萌方面的经验实在不敢恭维。

姐妹花教我们摆千手观音的POSE。

折腾了半天,也摆不出一个撇来。

俩人也不为难我们了。

挑最简单的来一组。

反正,笑就对了。

有没有傻白甜的感觉?



这晚。

豪爽大气的朱导请客。个个吃得肠肥耳大。

回到房间天南海北,乱七八糟的又聊到夜半。

一向循规蹈矩八九点钟就睡觉的我,这几天天天到那么晚,居然还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

朱导一面抱着电脑指尖飞扬,一面扭着脑袋侃的神彩飞扬。

太强悍了!



(第四天)

一部车子,又被我们填满了。

这回却是兵分两路。

朱导、丛、英子一行人下山赶火车回去。我和静平带着俩小鬼去三叠泉。

含鄱口分的手。

车下的人笑着冲着我们挥手。坐在车上的我们亦笑着挥回去。


车子一闪而逝,笑脸被甩在了身后。


传说中“不到三叠泉,不算庐山客”的三叠泉,我们来了!


↑ 三叠泉对面的山峰。

摄影师:冉冉。

俗套的POSE下,掩饰不住两人贼乐贼乐的心。


↑摄影师:路人甲。

特意挑的以三叠泉为背景的画面。

结果是人抢了瀑布的风头。


↑ 摄影响师:我。

三叠泉下的水潭里。

头顶的太阳晒的人发晕,潭下的我们却觉水寒入骨。

可是一个个却又笑得水花似的乱溅!


恭喜我们吧。第一次学会了划船。100%纯手动划哦。

我会告诉你这是我们在原地打转十几分钟后勤学苦练的成果吗?!太傲娇了!



下山后匆匆忙忙的赶车。

真的是匆忙。慌得连挥手都来不及。

我和静平也分道而行。



十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人又各自散天涯。

可是,那又怎样?

聚的时候能畅快淋漓,散的时候就能潇洒随意!

这些照片,这些点滴记录,看一次,乐一次。

快乐也似乎被越拉越长,长得像长寿面。

咱不矫情,悲春伤秋的话不说,期待下次的意外之喜吧!



(前传、正传,正式完结。

后传待续......)


发布于2016年08月14日 19:51 | 评论数(7) 阅读数(715) 杂记。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    尾页  页码:5/303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