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儿童情绪能力发展论坛》开幕式发言


     《儿童情绪能力发展论坛》今天在这里举行,我感谢所有为这次论坛顺利召开付出心血的朋友们,感谢所有来参加这次论坛的朋友们。对这次论坛的举办,我感到特别的高兴,甚至感到激动,这对我们这样年纪,阅历那么多的人来说,有这样的感受并不寻常,说明这次论坛的举办,对我有特殊的意义。

       这不仅是因为我们这一代人是在激情中成长的,我们的一生是在激情中度过的,激情铸就了我们的人生,使我们那令现在年轻人甚至不能理解的,艰辛的人生仍然绚丽多彩,值得珍惜。我记得,文化革命结束不久,著名的电影演员,《青春之歌》影片的女主角谢芳女士,在经历了大起大落以后说过,人生是什么?当你回头看的时候,你会发现只有两样东西留下来了,那就是事业和感情。1989年东南大学浦口新校区落成,我时担任东南大学的校长,为新生作报告时,我突然想到,而且脱口而出,“创新是激情驱动下的直觉思维”,因为激情,我们才作了许多自己事后想想也不敢做的事,我们的人生也因此而具有特色。

       在我们的脑海里,也有许多令你难忘的可怕的记忆。80年代中期,来自北京大学的留美学生,在爱尔瓦大学犯下的枪杀案,几乎令该校的物理系开不了课。当时我正在美国访问,在吴健雄、袁家骝博士家里做客,我们当时的谈论,当时感到的凝重,使我不能忘却,情感失控是那么的可怕。以后,在教育部工作的时期里,这样的感受就不止一次经历了。

       但是,让我这么热衷于推动儿童情感研究的原因,并不只是出于个人的经历,个别的悲剧,而是我国亿万儿童面临的压力和情感发展的现状,那不该让他们承受的压力,那他们无法选择的成长方式。失去了欢乐,失去了梦想,那不叫童年,而人人都只有一个童年,一个对他一生有决定性影响的童年。2002年我在准备在《OECD脑与学习科学论坛》的发言时,看到了这样报道,2002年3月1日创刊的《知心姐姐》杂志对18个省市的1.3万多名学生和家长做了调查;80%的孩子表达了不想在否定声中长大;31.09%不喜欢父母用命令、催促的口吻与自己谈话;18.05%对父母否定和贬低自己表示不满; 5.16%指责父母动不动就威胁自己。涉及到的都是父母和孩子之间的负面情感问题。而回答最想得到的承诺是什么的问题时,在3600名回答问题的孩子中56.82%期盼的是爸爸妈妈能看到自己的进步,并肯定自己的成绩。23.54%的孩子希望玩的时间多一点。11.11%的孩子希望多一点零花钱。说明大部分孩子希望和父母建立正面的情感交流。让我们来看看父母关心什么呢?  80%的父母对孩子交友的第一原则是对学习有益。 父母主要关心的是孩子的学习。父母和孩子之间存在的这种目标的分歧容易产生情感的冲突。孩子轻则产生厌学情绪,重则会产生逆反心理和对抗行为,甚至引发突发事件。即使对认知而言,有学习的兴趣,才能有效地学习。在倡导终生学习的新世纪里,我们的孩子变得不爱学习了,这还不值得我们警醒吗。

      据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王玉凤研究员的粗略估计:中国有17岁以下的青少年3.4亿,估计有各类不同程度学习,情绪和行为障碍的3000万。 其中,中小学生的发病率21.6%---32.0%,突出表现为人际关系、情绪稳定性和学习适应方面的问题。大学生中16.0%到25.4%的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障碍,表现为焦虑不安、神经衰弱、强迫症状等。当然这只是她一家之言,我们还缺乏科学的统计,但说明青少年中情绪能力培养必须引起我们重视。

      未来社会的竞争激烈,变化急速,压力加大,人际交往广泛而重要,道德和价值趋向的培育对社会发展和稳定至关重要。这些都更加说明在教育过程中情绪能力的培养十分重要.

      1993年我国政府提出了要实现全面素质教育,以后又把美育的目标增加到国家的教育方针中去。1997年李岚清副总理提出了要组织“情绪脑”的研究。我们所以推动情绪的研究,因为我们希望情绪的研究能为教育的改革提供科学基础。

       所以,为了孩子,这是我们推动这项研究的目的和动力,是我们能在较短时间里凝聚国内的研究力量,得到广泛国际学术界支持的原因。为了孩子,我相信这方面的研究会获得更大的支持,获得进展。

       衷心祝愿论坛获得成功,祝愿各位朋友在南京能渡过愉快而有意义的几天。 

发布于2005年04月24日 00:00 | 评论数(38) 阅读数(10679) 我的文章

加拿大归来


      在加拿大参与两周的工作后,15日乘机回国。我是自己一个人先回来的,其他的同志还要继续工作一周。我预定的任务大体完成了,包括和加拿大Alberta大学教育系的Rowell 教授一起编写一本给中国从事探究式科学教育教师用的指导书《探究式科学教育教师指导书》。通过面对面地讨论,我们达成了对初稿的一致意见。我们商定以我们两人的名义共同编写这本书,我已写成的前四章中,将加入这次Rowell 教授讲课中的一些实际课堂的策略和她的修改意见,而第五章科学教育评测已由Rowell教授写好了英文的原文,我将把它译成中文。回国后我希望能尽快完成书稿,然后还要考虑网络版的问题,以供西部教师使用。另外,我对中加西部教育项目,SCI、和探究式的科学教育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这次参加学习和工作两周,最深的感受是

  1. 在小学的科学教育上,我们和发达国家的差距大约是15-20年。他们大致在20年前起步,统一了对在小学里进行科学教育的重要性的认识,这以后教学法大致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而我们对小学科学教育重要与否的争论似乎还没有开始,相当一部分的教育工作者还没有把这个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2. 我认识到这次工作会议在整个中加《加强中国西部基础教育能力项目》中是很重要的一个步骤,中加西部教育项目影响很大,双方都很重视,但难度也是很大的,没有现成的经验,我们需要更加努力和用心。
  3. 这次我能有机会参加两周的学习和工作,机会难得,但学而后知不足,不是客气话。现在我愁的是怎样引起大家对幼儿园和小学科学教育的重视,如何组织国内的研究力量。

发布于2005年04月17日 00:00 | 评论数(42) 阅读数(6358) 我的文章

关于PISA考试


4日除了参加案例开发,我还应邀和埃德蒙特省教育部的常务副部长进行了交流,很有成效。他们在科学教育方面进行的改革,也已经近20年了,有很多经验,教材和参考资料都很齐全,不仅有对教师的、对学生的,连供家长使用的都有完整的一套资料。有文字的,也有配套的光盘,可以在线浏览。他们认为一项改革没有十年,很难完成,困难在教师培训。

我们讨论了关于PISA(OECD对15岁学生学习成绩进行的国际测试项目)的测试结果。

加方很高兴的向我们介绍了埃德蒙特省在2000年和2003年PISA测试中,作为省为单位参加(因为加拿大没有国家的教育部,各省的教育系统是独立运转的。),成绩是全世界最好的。而且数学、语文、科学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几方面都是这样。他们向我展示了OECD公布的图表,的确是这样。还有其它一些国内和国际的测试,他们省的成绩都名列前茅。这是我以前不知道的。

我向他们表示祝贺。可是,仔细看了以后,我向他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在表上名列前茅的国家里,有的并没有进行教改,而且,一般也认为他们的教育制度在培养有创新能力的人才方面有明显不足。他们怎么看这个问题?

没想到这个问题提出以后,会场上冷场了。我真后悔,不该脱口而出,有点对主人不够礼貌。出教育部大楼以后,陪我去教育部的埃德蒙特大学教育系的教授对我说,埃德蒙特的教改是成功的,他们做过评估,但是埃德蒙特的学校考试很多,对3年级、6年级、9年级和12年级的学生都要进行省级统一的考试,但同时,考试进行了改革,加上学校有各种不同的类型,家长和学生可以选择,自由度比较大。

接下来的四天里,我们实地观摩了三所学校。一座博物馆的科学课。只要有机会,我就问教师和学生关于考试的问题。他们有省级的联考,学生所以不像我们学生那样紧张,主要原因还是升学竞争不那么激烈,大学多元化,其次是考试尽量不和学生个人挂钩,3,6年级的考试不公布个人的成绩。探究式科学教育和考试的配合也还在逐步改善之中。

不管怎样,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即使PISA是著名的国际测试,也不能只以PISA成绩论英雄,何况其它考试。

可见,教育改革的复杂和教育评估的困难,我们更应多做研究,一切经过试验,再逐步根据具体情况推行。

发布于2005年04月11日 20:39 | 评论数(25) 阅读数(16221) 我的文章

赴加拿大参加“小学科学”资源开发


   2日从北京飞温哥华。历时11个小时,因旅程中能入睡,我没有感到旅程很疲劳。在温哥华等待了9个小时,在机场附近的旅馆里休息,接著飞往阿尔伯塔省的首府埃德蒙特市,当地时间午夜两点入住旅馆。

.其实我来过这里,大概应该是80年代中期左右,近20年了,真是有岁月如流水的感觉。我们住进的是阿尔伯塔大学校园里的旅馆,上网的条件很好,房间里可以做饭,这让我回忆起80年代初在西德Aachen留学的日子,非常温馨,我喜欢这种学术研究的环境。

         我们参加的是一个中加合作的西部教育项目。
 赴加拿大参加“小学科学”资源开发的人员名单。

韦钰

刘占兰             中央教科所研究员

章雪梅             中央电教馆研究人员

姜圣               四川省教育电视台副台长

荣军               四川省电化教育馆资源中心主任

古丽娜尔。阿比提   新疆教育电视台总编室副主任

赵振坤             新疆电教馆远程教育资源中心副主任

马晓炜             新疆鄯善县育才学校教师

洋仁康             四川天全教育局局长

徐淑慧             四川康定教育体育局教研员

吴洁               中加项目北京办公室工作人员

龚海燕             翻译

发布于2005年04月04日 18:44 | 评论数(18) 阅读数(7303) 我的文章

几个好消息


近几天有几个好消息。

首先是国际著名的神经科学家Damasio博士夫妇于3月29日访问了东南大学学习科学研究中心,

Damasio博士被授予东南大学名誉教授,并以“情感与教育”为题作了学术报告。报告十分深刻,内容正在整理之中。他们明确表示要和东南大学学习科学研究中心合作,特别对郑文明博士的人脸情感识别系统有很大的兴趣,希望能合作研究跨文化的社会情感。他们对东南大学的学生很有好感,觉得他们听懂了他的报告,提出的问题有一定深度。详细信息大家可在汉博网的首页上找到。

 国外著名学者来访在现在已不是什么很稀罕的事了,为什么我要特别提出呢?为什么我觉得特别高兴呢?因为东南大学学习科学研究中心的研究方向和研究路线不被国内的一些专家接受,两次评审都被否决了,和我们20年前建立分子和生物分子实验室时的情形十分相似。我们不得不请外来的“大菩萨”保驾。我真希望我们能鼓励更多的跨学科的研究,鼓励那些其实在国际上已不是什么创新的,只不过是比较新颖一点的研究方向。教育的研究应该是开放的、活跃的、勇于变革的,而不是在固定的圈子里、以固定的做法来进行,还是那句话,多一点科学精神。

另一件高兴的事是国内第一次基予脑科学和心理学的,集中研究儿童情感发展的学术会议,经过近半年的筹备,将于4月20-22在南京召开,而且会后请到了一些专家作较系统的讲座。详细的日程大家也可以在汉博网上下载

 最后,今天我将和一批来自西部的教师和教研员一起出发去加拿大,去和加拿大的专家们一起写小学科学教育的教案和教师培训的教材。希望半个月集中时间的工作,会有较好的成效。

 中国教育改革的路还很长,但路是人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发布于2005年04月02日 00:00 | 评论数(19) 阅读数(6086) 我的文章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