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关于儿童“感觉统合失调”问题的一次资料调研(1)


 

      刚刚过去的这个假期里,有一些家长向我推荐,或是向我咨询有关儿童“感觉统合失调”的训练问题。实际上,我对儿童“感觉统合失调”问题并不了解。虽然,我几年前参观过这方面的一些实践活动,看过以后,有不少疑惑。也曾经请教过一些专家,他们似乎对这方面也不很热情,认为是某些少数专家从台湾引入的,没想到这几年“感觉统合失调”的训练活动越来越火。不懂就学,好在现在是知识社会,可以方便地获取信息来进行终身学习。我根据有关网站上给出的感觉统合失调训练理论创始人的名字Ayresa.JGoogle查了一下,得到的结果是:Results 1 - 10 of about 598 for Ayresa.J.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Google搜索结果的第一页显示的居然都是中文网站,尽管我要求查的是全球的网站,不受语言限制。我出于好奇,决定一页一页地看下去,直到第187条。因为187条时,goole 给出说明,下面一些关系不大的条目已经不再显示了。

In order to show you the most relevant results, we have omitted some entries very similar to the 189 already displayeIf you like, you can repeat the search with the omitted results included

187条中,只出现了一条非中文的结果,这是第175条,是一篇德文的评论文章。我干脆打开来看一下这篇德文文章的内容,原来是讨论有关儿童营养的,和所谓的“感觉统合失调”无关,而且,只是在该文在参考文献的最后一条出现的作者姓名是Ayres A. J., 还不是中国各方“大圣”用的Ayresa.J
heute moderne

File Format: PDF/Adobe Acrobat - View as HTML
Obes.
Rev., 2,. Obes. Rev., 2,. 15-28. [24] AyresA.J.(2002):BausteinederkindlichenEntwick-. lung. Springer Verlag, Berlin, Heidelberg, 86.
suessefacts.de/download/wpd_2007_02.pdf - Similar pages

为了证实我的搜索结果,我限定只搜索简体中文的网站,得到的结果是:
Results 1 - 10 of about 591 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or Ayresa.J.     
 这个搜索的结果让我大吃一惊,怎么出自于美国的理论,在中国有这么多人在那儿推广,包括一些著名的一流大学的教授,官方的教育网站、公立的幼教机构,私人的幼儿园和儿童培训机构就更多了,可是在提出这个理论的美国竟一个网站也没有,在非使用简体中文的地区也很少,怎么会有这样的结果呢?
.     
      我好奇地用Sensory Integration Theory 作为关键词,再用Google查了一下,得到了一百四十多万条结果。Results 1 - 10 of about 1,440,000 for Sensory Integration Theory前面几页显示的竟全是英文网站。原来这位在三十多年以前提出感觉统合失调理论的始祖名字被许多中国的培训者搞错了,她的名字不是Ayresa.J,而是A. Jean Ayres   
   
    也不是所有的网站都错了,我用正确的姓名A. Jean Ayres查了一下全部文字和简体中文的结果:Results 1 - 10 of about 957,000 for A. Jean AyresResults 1 - 10 of about 459 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or A. Jean Ayres
在九十五万多结果中,包含有近500条来自简体中文网站的消息。说明在中国,把感觉统合失调理论创始人的名字用对的网页,不如用错的多,如果用占全球的比例来算,就更令人汗颜了。也许名字无关紧要,但是连创始人的名字也以讹传讹,至少说明我们学风有浮躁的一面。 
     我再复查了一下世界上和在中国对感觉统合理论的研究情况,结果是:Results 1 - 10 of about 1,440,000 for Sensory Integration Theory
Results 1 - 10 of about 573 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or Sensory Integration Theory. (0.07 seconds) 
 Results 1 - 10 of about 1,430,000 for sensory integration theory
Results 1 - 10 of about 697 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or sensory integration theory.   
     我们可以列到国际交流上的网页数大约是世界的两千分之一。在中文简体列出的第一页上有4-5篇是研究文章,这些研究文章是用中文撰写,Sensory Integration Theory的词出现在摘要中,这些情况至少反映了我们研究水平和国际的差距。  
     于是,我想继续调研一下国外在感觉统合失调研究方面近期的发展情况。所以产生这样的想法,一方面是因为这个理论是A. Jean Ayres在三十多年以前提出的,对其他领域来说,也许三十多年不是一个很长的时期,但是对脑科学来说,特别是对基于脑科学进展的儿童早期发展研究来说,四十年就是一个很长的时期了,因为近二十年来这个领域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我们必须了解这其间的发展和变化。另一方面的原因是,近几年在我做儿童早期发展的文献调研中,查阅过一些国外的主要网站,很少有继续使用A. Jean Ayres感觉统合失调理论的,至少不是主流,但是在国内对此领域,主要是实际培训工作而不是研究工作,却越来越火.(待续)  

 

发布于2007年08月26日 11:14 | 评论数(21) 阅读数(11083) 儿童早期发展

为什么我们需要研究儿童早期教育和发展的问题?


      在一次工作会议上,有一位同志提到:目前我国把早期教育和发展问题提到日程上来,已经具备条件了,因为义务教育的问题大体有了眉目,可以说,在全国实现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目标已经为期不远了;而高等教育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职业教育正在大力发展,我们可以有精力和条件来研究早期教育和发展的问题了。另一位部门的同志则说:早期儿童发展主要是健康和卫生部门的事,而不是教育问题,这方面的工作原来就有,但是国家不够重视,现在是重视的时候了。
       这两种看法,我认为都不全面,大体是在原来认识的水平上延续,没有跳跃的思维,没有看到为什么在最近几年早期儿童教育和发展问题受到发达国家及国际组织如此的重视。
       我们必须要清醒地认识到,现在谈早期儿童发展问题,不是原有的儿童早期保健的简单延续,也不是优生优育工作的简单扩大,在近几年国际上有关国家政策和早期发展的研究文献中,都明确的提到早期教育,或早期学习的问题,而且为了提醒大家对这一新政策的注意,往往把早期教育或早期学习放在早期保健之前。这说明在今天,讨论早期儿童发展问题应该从单纯对儿童的保健,扩大到对儿童发展的全面关注,包括医疗、教育、社会支持和平等对待等各个方面。
      OECD2001年发表了它对一些成员国早期教育和发展政策的评论性报告:《强壮的起点,Starting Strong在这份国家政策性的评论报告中,比较和分析了1997-1999年间,12OECD成员国在早期儿童教育和发展中主要采取的新的政策和主张,强调并推荐了一些好的改革措施和政府的决策,并从展望未来的角度,提出了作为国家决策者,在制定有成效的早期儿童教育和发展政策时需要关注的八个主要方面,并启动了早期儿童教育和健康项目(ECEC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and care
      2001年,我到巴黎执行公务,参加联合国教科文大会。因为我对OECD设立的脑和教育的研究感到兴趣,趁此机会,通过后门,访问了OECD的教育部门。那时还真的是走的后门进去的,因为正是在美国发生911事件以后,OECD不正式接待来访者。我是通过中国驻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使团一秘刘万亮同志认识的朋友,让我们从后门进入的。当时,我主要的计划是会见OECD负责脑与教育项目的人员,凑巧因为刘万亮同志认识的那位朋友是负责早期儿童教育项目的,他告诉我在瑞典刚刚开过会,中国派了一位代表参加,并给了我一本《Start Strong》报告的英文版。
      我回来以后并没有十分重视这个信息,总以为中国有代表参加了,一定会有后续工作。这几年我逐渐有较多的时间继续研究一点儿童早期情绪发展的问题,问起中国当时派谁去参加瑞典会议的,才知道,去参加会议的是一位地方的教研员,回来大概也不知道向谁汇报,所以也就难有下文了。
      国际上可不会不了了之,教育可是大事。到了200611OECD发表了对成员国在ECEC项目上所采取政策的第二个评论报告《Starting Strong II。报告总结说:ECEC已经成为OECD成员国主要的教育优先项目。报告列出了自2001年以后,参与国在这个领域里的新进展。报告撰写者在介绍这些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了进一步需要特别加以关注的十个政策领域。报告还给出了20OECD成员国在早期儿发展上的进展概况和数据。例如在投入方面,在早期教育和保健上,一些国家的公共经费投入已经达到了2%GDP

     韩国在了解与其它国家的差距以后,立即采取了措施。据去年来我国访问的韩国名人代表团介绍,韩国在ECEC项目上2006年预算为1.7286万亿韩元,与20013609亿韩元的投入相比增加了4.8倍,与1991919亿韩元的投入相比增加了18.8倍。实施新苗计划后,在2010年投入将增加到6.1590万亿韩元,比2006年再增加3.6倍。
      这些新的教育政策的制定和实施是基于科学研究的新进展,特别是关于儿童脑发展研究取得的新知识之上的。从脑科学的研究进展中我们已经知道儿童在进入学校的后的行为和成绩,甚至于在他一生中的成功与否,和他们早期的发展密切相关。而现在我国政府也好,社会也好,许多关注往往集中在高端的大学,或者是高中。实际上在那些阶段存在的问题,并不是在高中和大学形成的,特别是他们的社会情绪能力,他们的行为习惯,他们的性格和早期的经历关系是很密切的。失去了最好的时机,后来的补救十分费力,有的甚至可能不再能补救。中国有句古语说,三岁看七岁,七岁看到老,总结出的这种规律是正确的,现在只是需要用科学研究的实证来证实它、细化它,并且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找到可以用于早期儿童教养的正确方向或有效的方法。
      既然,早期儿童的发展会影响成年以后的教育、生理和心理健康方面的倾向、社会人口质量和社会公平。如果我们希望能建设一个具有高素质的人力资源的国家和一个稳定的社会,实施一项优良的早期儿童发展计划是十分关键的。而目前有一些政府部门正把儿童早期发展简单地推向市场,有些发达地区情愿普及12年教育,也不愿在早期教育上投资,这些都可能是错误的决策方向。我们需要用科学,而不是凭感觉来进行此类十分、十分重要的决策。
     我想,这就是全国政协教科文体委员会,希望能会同一些部门,在11月份召开一次有关儿童早期教育和发展论坛的缘由。我们在做一些努力,尽管力量甚微,困难也可能不少,但只要对孩子成长有利,我想都是值得去做的。

发布于2007年08月20日 10:48 | 评论数(10) 阅读数(11269) 儿童早期发展

现在需要有关领导对我国儿童科学教育做出决策


我接触儿童科学教育最早是在1993 – 1994年。当时作为一名科学家,我应邀加入了国际科学联盟(ICSU)组织的科学能力建设委员会(CCBS)。到了2000年,中国教育部和法国科学院就儿童的科学教育签订了合作协议。2001年夏天,中国教育部和中国科协共同发起了“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项目(针对3 - 12岁中国儿童的、基于动手的探究式科学教育),至今已经六年过去了。

在这六年里,经过大家的共同奋斗,其中包括教育部门和科协的各级领导、以及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包括科学家和教育研究者;包括第一线的教研员、教师和家长;包括参与试验的学生;包括许多国际专家和友人等共同努力。现在可以说,为迎接21世纪的挑战,中国儿童的科学教育改革应该如何进行,已经比较清楚了。在这六年里,同时培养和形成了一些能够进行研究、进行标准和教材撰写、进行教师培训以及课堂教育实践的中坚力量。

     七月初,在昌平举行了修订国家小学科学教育标准的第二次专家组会议。会上已经就小学科学教育国家标准修订的基本原则达成了共识,下面将进行标准修改稿的具体撰写、实践、讨论、再修改……等一系列工作,估计至少还需要一年时间。

大家认识到,作为国家标准,必须要让我们的儿童能够应对21世纪知识社会发展和全球化的挑战,能够具有国际的竞争力,这是我们标准制定者的历史责任。但是,我们也深深感到,要实现这样的要求,下面的路还很艰难。这种估计,远不是只对目前尚处于解决基础教育有无问题的某些农村小学而言的。

       在中国,解决此类问题可以说十分困难,也可以比较快,关键在于有关领导的决策。领导重视了,问题就好办多了,这就是中国的国情。与会专家明确希望有关领导能就以下三个问题进行考虑和决策:
1,                     将科学课列为小学的核心课程,这是发达国家上世纪八十年代,至迟在九十年代初做出的决策。
2,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开设科学课,这样做可以连续地对3-12岁儿童进行科学教育,这是基于近代神经科学研究结果的重要的教育改革。我国原来实践了多年的自然课教育一直是从一年级开始的,不知为什么,这次新教改却逆潮流而动,把科学课的教育延迟到三年级开始。
3,                     国家必须对教师培训和有关的教育研究大大地增加投入,资金需要作数量级上的增加。现在的投入,可以不客气地说,是处于还没有找到感觉的状态。

这三条是与会专家的共识,我们愿为此而提供有关信息、依据,愿意参与讨论和辩论。我们会为之而呼吁,但是决策要靠领导。

       现在,我似乎觉得除了参与呼吁以外,我可以从儿童科学教育的领域里再退几步了,因为有许多我的同事、朋友和学生的水平已经超过我了。我经常提醒自己,即使是自认为老年痴呆症还不明显,也要自觉地从年青人能更好地发挥作用的领域里退出来。。

下一步,也许我会更加关注对早期儿童发展和学习的研究进展,以及和有关朋友一起共同推进这个领域在中国的发展。这是一个我感兴趣的领域,当然也是一个至关重要,至关重要的,涉及千家万户。涉及国家和民族前途的、新的科学研究和教育实践领域。

       今年11月,由全国政协教科文体卫委员会和有关国务院的部门一起,将召开有关儿童早期发展和学习的高层研讨会。希望以论坛的形式,积聚跨学科的专家力量,唤起更多人对此领域的关注,并向有关部门提出政策建议。期望这次会议能为推动儿童早期发展和学习起一点积极的作用。我们已经在7月中旬召开了预备会议,现在会议正在积极地筹备之中。

发布于2007年08月15日 05:05 | 评论数(19) 阅读数(6790) 儿童早期发展

《关于未来知识获得与分享的Kronberg宣言》中译文


  《联合国i教科文组织关于知识获取与分享的高层研讨会》于20076月于德国Kronberg,举行,会议发表了《关于未来知识获得与分享的Kronberg宣言》。我作为邀请与会的专家之一,收到了联合国教科文发来的宣言的英文稿,我已将英文原稿和我的简短评论,发表在上一篇博客上了。 为了便于有些同志阅读和讨论,我把宣言翻译成了中文,供大家参考。我的翻译的水平有限,不当之处,请大家一起来帮助纠正。 
《关于未来知识获得与分享的Kronberg宣言》
   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德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的邀请,我们这些专家于2007622 -23 日在德国的Kronberg举行了会议,对未来25年知识获得和分享问题进行讨论。会议得到BASF公司的慷慨赞助。 
认识到:
知识是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关键。
知识的产生、获取以及分享正在经历一次引人注目的变化,这种变化是由于新的信息和通讯技术(ICT)的迅速发展,以及因此而导致的社会转型而引起的。
在保持文化和语言多样性的同时,需要寻求新的途径来弥合国际上存在的知识方面的差距。
互联网和新的教育技术为此提供了多方面的机遇。
为了推动以人为中心,并且以全面和发展为取向的知识社会的发展,需要继续借助新的技术和方法。 
确认
过去的一些出版物,至今仍然是重要的,包括:国际教育委员会提出的“21世纪的学习——财富蕴藏在其中”(1996)。
 特别提到
其中“新的信息和通讯技术的进展应该引起对在未来世界中知识获取的全局考虑”,这个观点在国际社会中持续地激起辩论,特别是在信息社会的高峰会议上 (WSIS)
 会议确认
为形成政治和结构上的变化,以满足改善知识获取和分享的需要,以下一些主要策略领域应予讨论:
技术对知识社会进展的影响
作为概念,广义的知识的标准含义(注解1
新发展的技术对知识获取模式的影响
传统知识获取组织在未来的作用,包括其中的教师/培训者
在知识获取和分享中,公立和私营组织的伙伴关系。 
 预期25年以后
知识获取和分享将越来越受到技术的影响(如在线进行),因而传统的教育过程将会被彻底改革,新的知识社区将会形成。
公立和私营部门的领导者必须迎接这种在组织结构和人员上变化,通过提供机遇和动力,促进和激励这种变化,同时克服在知识获取和分享上存在的特有的障碍。
从事知识获取和分享的机构应该更加注意社会的和情绪的能力与技能的发展,实现综合的、基于价值取向的教育。
接受具体知识的重要性将会降低,而在复杂系统中寻求某种途径的能力,去探求、判断、组织和创造性地运用有关信息的能力,以及学习的能力将会变得至关重要。
对于学习者来说,教师作为指导者的重要性会降低,而作为促进者、顾问、引导者、陪练者的重要性会增加,作为一种榜样和作为知识分享、产生和获取中的证实者与解释者的作用会增加。
 不断地进行教师专业培养,以保证他们能承担新的角色是必需的,其中,包括有效地运用新技术。
在知识获取和分享中,包括在内容的产生和传播中,学习者将会成为前所未有过的积极主动者。
为了应对更为专门的需求,学习场所和社会场所混合存在将仍然是重要的,包括(1)传统的学校,用于培养核心价值观和社会能力;(2)在线学习社区,特别是涉及实践方面的社区。
作为促进社会化的环境,面对面的知识获取机构将仍然是十分重要的,特别是对早期儿童、小学、中学的教育更是这样。ICT将更多地在中等教育以后的教育机构、高等教育机构以及终身学习中促进学习。
私营部门将会起到日益重要的作用。在知识获取和分享领域里,他们是技术发展、典型应用和效率的催化者、在内容生成、包装、传播和工具利用方面,也是对制定标准起作用的伙伴。知识的获取和分享将会日益具有针对性, 包括需要放宽认证的过程,既要考虑熟悉的成规,也要考虑内隐的知识。
全球范围内对免费和开放源软件(FOSS),以及开放教育资源(OER)的努力,将会在知识分享中起到更加深远的作用。
开放上网通路和内容的自由传递,以及参与内容的产生,这些都是公平地进行知识获取和分享中十分重要的。
强调以下的需求
a)发展一些长期的策略,以有效地利用新的通讯、信息处理以及技术的强大潜力,来发展新的用于知识获取和分享的方法。
b) 确保这些策略能符合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因之能消除增长着的数字差距。
c) 整合这些策略,制定前瞻性的和可持续发展的政策。
d) 邀请所有的有关方面,包括私营部门、学界和不同年龄段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使用者团体,参与这些策略的发展。
e) 建立有效的多方面有关者的合作关系,以提供解决ICT应用于知识获取和分享问题的有保证的、长期有效的解决方案。
f) 对所有人提供参与网络上进行社会内容学习的机会,不管是和本地的还是和全球有关的,不管它是允许的还是有助于增加信息量的。
g) 促进对使用友好的ICT应用软件,以使得任何人在任何地方和任何时间都可以进行知识的获取和分享。
h) 通过发展开放式的标准、开放式的数据结构和标准化的信息结构,以及世界上每个学习者所必须其它数字基础设施,以支持开放接收和内容的自由流动。
i) 使发展中国家的参与者能公开生成内容,保证能发展文化上敏感的内容。
j) 提出一种具有灵活性的知识的标准含义(例如:动态知识/技能的框架)。
k) 在鼓励具有一种或多种全球语言能力的同时,要保持母语。
l)  发展新的和有创造性的商业模式,以支持高质量内容可持续地生成和转播。
m)改造教育评测方法,以满足全球化世界需求,并能考虑到移民和智力流失的问题。
n) 重新定义评测的目标和机制,以包含学习的四大支柱:学习获知、学习做事、学习共同生活和学习做人。
o) 保证长期的和持续的数字内容的可利用性,以及数字教育和数字培训系统在全球平台上的互通性,这也是进行知识获取和分享的一个关键因素。
 我们建议
a) 在一个国际性的平台上继续专家层次的研讨。
b) 建立一个包括多方面代表的工作班子,用以促进ICT在知识获取和分享中的作用(将称为“2025年前瞻”)。
c) 为联合国教科文总干事准备一篇有关长期策略的报告,期望在200910月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35届大会上提出。
d) 将这个报告提交给各有关方面讨论(通过建立在线的合作园地和通过国际专家组织,会议。
e) 将对这个问题的讨论连接到正在进行的,对“信息社会高峰会议”成果的落实和跟踪上去。http://sharepoint.unesco-ci.org/sites/projects/futureoflearning/Shared Documents/Kronberg Declaration.doc(这个网页需要授权才能打开)
 注解1“知识的标准含义”应是一种提炼出来的概括的定义,它与在技能和知识不同领域中,在进行能力评测时,所使用的评估和认证模式有关。 

发布于2007年08月03日 00:14 | 评论数(14) 阅读数(8459) 我的文章

Kronberg 宣言英文原稿和我的看法


   《联合国i教科文组织关于知识获取与分享的高层研讨会》于20076月于德国Kronberg,举行,会议发表了《关于未来知识获得与分享的Kronberg宣言》。我作为邀请与会的专家之一,收到了联合国教科文发来的宣言的英文稿,现附在下面 为了便于有些同志阅读和讨论,
    我已把宣言翻译成了中文,将发表在下一篇博客上,供大家参考。我的翻译的水平有限,不当之处,请帮助纠正。 

    我先发表我的看法,以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1.        原来的草稿要比这一稿写得好。

2.        知识获取和分享是构成教育过程的基础,但不是全部,此宣言在论及教育变化方面不够深入。和梵蒂冈科学院的宣言《全球化与教育》相比,有较明显的不足。

3.        宣言的前半段写得较好,有些新的看法。可以改进和讨论的是后面“强调以下需求”的一段。它的内容显得比较杂乱,而且其中有些内容只是个别发达国家组织的意见,如WIKI 集团的意见。由于他们的网在中国一度不能直接连接,他们在会上就表现得十分激烈。

 4.        ICT的运用,没有提及它另一方面的副作用,也没有提及网络安全的问题,这是明显的错误。即使不考虑政治因素,也是不对的。网络对青少年的负面影响,即使在西方也是必须考虑的问题。这个问题我在会上和会后反复强调了,可是仍然从最后的文本中删去了,这是我们和西方某些专家分歧较大的地方,在这点上我们应该继续坚持我们的观点。 
    不管怎样,知识社会的到来必然会引起教育的重大变革,应对这样的变革,我们需要学习,需要倾听和了解各方面的意见、需要前瞻性的研究并认真提高我们的研究水平,以将我们的教育发展和改革建立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这是十分迫切的任务。
 原文
UNESCO High Level Groupon Knowledge Acquisition and SharingKronberg, GermanyJune 2007Kronberg Declaration on theFuture of Knowledge Acquisition and Sharing 
We, the members of a group of experts who met on 22 and 23 June 2007 inKronberg, Germany, at the invitation of UNESCO and the GermanCommission for UNESCO, with the generous sponsorship of BASF,discussed the future of Knowledge Acquisition and Sharing over the nexttwenty-five years:
Recognising
that:
• Knowledge is the key to social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 Creation, acquisition and sharing of knowledge has been goingthrough dramatic changes because of rapidly emerging new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ICT) and the societaltransformations that they generate;
• New approaches are needed to bridge international knowledge gapswhile ensuring cultural and linguistic diversity;
• The Internet and new education technologies provide manifoldopportunities for all;
• There is a need to continuously harness new technologies andprocesses to develop knowledge societies that are people-centred,inclusive and development oriented;
Affirming
the continued value of many findings included in the Report of the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Education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Learning:The Treasure Within” (1996);
Referring
in particular to its observation that “the progress of the new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should give rise to a generaldeliberation on access to knowledge in the world of tomorrow”, which hascontinued to nourish international debate especially at the World Summit onthe Information Society (WSIS);
Having identified
the major strategic areas which should be addressed toshape the political and structural changes that are needed to improveknowledge acquisition and sharing, including:
• The impact of technology on the evolution of knowledge societies;
• The concept of universal "knowledge norms”1;
• The impact of emerging technologies on models of knowledgeacquisition;
• The future role of classical knowledge acquisition structures includingthose of teachers/trainers;
• The role of the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 in knowledge acquisitionand sharing;Anticipating that over the next twenty-five years
:• Knowledge acquisition and sharing will increasingly be technologymediated (e.g. online), and thus traditional educational processes willbe revolutionized and new knowledge communities will be formed.
• Leaders in the public and private sectors must embrace change inorganizations and people by providing opportunities and incentives tofacilitate and motivate, as well as to overcome typical barriers inknowledge acquisition and sharing;
• Knowledge acquisition and sharing institutions will have to focus moreclosely on the development of social and emotional abilities and skills,and to come to a wider, value-based concept of education;
• The importance of acquiring factual knowledge will decrease whereasthe ability to find one’s way in complex systems and to find, judge,organize and creatively use relevant information, as well as thecapability to learn, will become crucially important;
• The importance of the role of teachers as instructors will decreasewhile their role as facilitators, consultants, guides and coaches forlearners, as role models and as validators and interpreters ofknowledge sharing, creation and acquisition will increase;
• Continuous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of teachers to assume theiremerging new roles will be demanded, including the effective use ofnew technologies;
• Learners will play an ever more active role in knowledge acquisitionand sharing, including in content creation and dissemination;
• A mix of learning and social spaces including (a) traditional schools forproviding core values and social competencies and (b) online learningcommunities, especially communities of practices, will remain importantto address more specific challenges;
• Face-to-face knowledge acquisition settings will remain vital assocializing environments especially in early childhood and in primaryand secondary education; and ICT enabled learning will become morerelevant in post-secondary and higher education settings and in lifelonglearning;1 The term “Knowledge Norms” is an abstract notion referring to assessment and certification models for measuringcompetence in various areas of skills and knowledge.
• The private sector will play an increasingly important role as anaccelerator of technology development, usage models and efficiency inthe area of knowledge acquisition and sharing and as a contributingpartner in standard-setting for content creation, packaging,dissemination and utilization tools;
• Knowledge acquisition and sharing will be increasingly tailor-made,including the liberalization of certification processes, taking bothacquired codified and tacit knowledge into consideration;
• Global efforts related to Fre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 (FOSS) aswell as 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s (OER) will play a more profoundrole in knowledge sharing;
• Open access to and free flow of content, as well as participation in thecreation of this content, will be of crucial importance for equitableknowledge acquisition and sharing.
Stress the need to:
a) Develop long-term strategies to efficiently harness the enormouspotential of new communication and information processes andtechnologies for developing new approaches to knowledge acquisitionand sharing;
b) Ensure that these strategies embrace the needs of developingcountries, thereby diminishing the growing digital divide;
c) Integrate these strategies into forward-looking and sustainablepolicymaking;
d) Invite all stakeholders, including the private sector, academia and usercommunities from various age groups and with different culturalbackgrounds to participate in the development of these strategies;
e) Establish efficient multistakeholder partnerships to provide sustained,long-term real solutions for ICT application in knowledge acquisitionand sharing;
f) Provide opportunities for all to participate in networked social learning,which is locally and globally relevant, which values tacit knowledgeand enhances informal learning;
g) Promote user-friendly ICT applications to make knowledge acquisitionand sharing available to everybody anywhere and anytime;
h) Support open access to and free flow of content through thedevelopment of open standards, open data structures, andstandardized info-structures, as well as other elements of cyberinfrastructurenecessary to support individual learners around theglobe;
i) Enable the creation of open content by practitioners in the developingworld, and generally ensure the development of culturally sensitivecontent;Kronberg DeclarationPage 4/4
j) Develop flexible knowledge norms (e.g. dynamic knowledge/skillsprofile);
k) Preserve mother-tongue languages while encouraging competenciesin one or more global languages;
l) Develop new and creative business models to support the sustainedcreation and dissemination of high quality content;
m) Adapt educational assessment to the requirements of a globalizedworld, taking into account migration and brain-drain issues;
n) Redefine the goals and mechanisms of assessment, to embrace thefour pillars of learning: “learning to know, learning to do, learning tolive together and learning to be“;
o) Ensure long-term and sustained availability of digital content andinteroperability of e-education and e-training systems on the globallevel as crucial elements of knowledge acquisition and sharing;
Recommend
a) Continued reflection at the expert level in an international setting;
b) Establishment of a multistakeholder Task Force on Harnessing thePotential of ICT for Knowledge Acquisition and Sharing (to be called“Vision 2025”);
c) Preparation of a report outlining long-term strategies to the Director-General of UNESCO for potential presentation to the 35th session ofthe General Conference of UNESCO (October 2009);
d) Presentation of this report for discussion to the multistakeholdercommunity (e.g. through the establishment of online collaborationspaces and the organization of an international expertsymposium/conference).
e) Linkage of further reflection on these issues to the ongoing workregarding the follow-up and implementation of the outcomes of theWorld Summit o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发布于2007年08月03日 00:02 | 评论数(8) 阅读数(12631) 我的文章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